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一章

      回到驿馆,二人翻身下马,自有小厮将马牵走。
      
      晋廷边与商陆说笑边往里走,却见迎面走来的贴身侍卫一脸急色,他挑眉道:“何事?”
      
      侍卫行礼:“回禀王爷,楚国长公主前来拜访。”
      
      晋廷闻言,与商陆对视一眼,惊讶道:“这倒是稀罕了。”
      
      “她人在哪?”
      
      “长公主殿下在正厅用茶。”
      
      晋廷心中思来想去也想不明白这楚绾烟是为何而来,心中虽有淡淡的欣喜之意,却又疑虑。
      
      她与自己的关系谈不上熟悉,幼时去楚国献礼,每每见她,都是如出一辙的高傲张扬,连个正眼都吝啬。
      
      穿过回廊,走过青砖,到了正厅。
      
      抬眼望去就见身着浅紫缎衣的女子坐在主位低头品茗,白皙修长的手指虚握着茶杯,听到小厮的通报后,方才抬头。
      
      晋廷向来知道她乃世间少有的绝色,但再次见到时,还是被她的美色惊艳。
      
      楚绾烟朝他微微一笑。
      
      晋廷按下心头悸动,与商陆前后入厅。
      
      他贵为王爷,可以直接入座,商陆却不能。
      
      “草民商陆,拜见长公主殿下。”
      
      楚绾烟看到跪在地上的人,想起之前他的一番话,心里有些烦躁,丝毫没有开口让他起来的意思。
      
      “本宫倒是不知晋王与梁朝皇商还有这般交情。”
      
      晋廷面色从容:“商兄有才有德,与之相交,本王深感荣幸。”
      
      能说出这番不符身份的话,看来他与商陆的交情确非一般,她深深看了眼商陆,缓缓道:“晋王折节下士,本宫着实佩服。”
      
      商陆上次拜访的用意让她一头雾水,现如今他又与晋国王爷搅在一起,还被晋廷如此重视,倒真是不一般。
      
      “地上凉,起吧。”她淡声道。
      
      晋廷让商陆入座,面对楚绾烟的戏谑目光,他也没推脱:“草民遵命。”
      
      待他入座,侍女奉上热茶,晋廷轻抿了一口,对楚绾烟道:“此茶随本王从晋国而来,殿下觉得如何?可还喝得惯?”
      
      “尚可。”她轻轻颔首。
      
      又过一盏茶,见她没有要说话的意思,晋廷心里叹了口气,侧头与旁边的商陆目光交汇。
      
      商陆轻轻摇头,意思是这位长公主的心思他也捉摸不定。
      
      本来还想去询问一番那抓回来的南朝幸存者,暂时是脱不开身了。
      
      她若是不走,他二人也只能寸步不离。
      
      晋王是主,基于她的身份以及待客之道走不开。
      
      而他是不敢走开。
      
      依照这位的喜怒无常,他还是老实坐着吧。
      
      晋廷率先打破沉默:“殿下来驿馆不是就为了喝茶吧。”
      
      楚绾烟弯了弯唇,“在府里无聊了,便想来见见故人。”
      
      与她同来的有三人,夏书秋墨寸步不离侍候在侧,止戈则借故在院中查探。东走西看,知晓他是长公主身边的人,倒也没人出来阻拦。
      
      到一处院落时,有侍从带着笑脸挡住去路。
      
      “将军请留步。”
      
      止戈挑眉,手按在剑鞘上。
      
      “此乃晋王爷的私人院落,常人不得进出,还望将军谅解。”那人倒也客气,他是驿馆的人,暂时被分配到晋廷这儿,不求得晋王青眼,只求无功无过。
      
      止戈是楚国无忌长公主的人,他也是不敢得罪。
      
      止戈不经意地往院里看了几眼,看到有处厢房看守严密,他心中了然,微抬下巴: “也没什么好看的,不及长公主府丝毫,本将军便不与你为难了。”
      
      侍从脸上笑意不减:“多谢将军体恤。”
      
      楚绾烟离开驿馆时,晋廷亲自将她送出去,“本王招待不周,殿下莫怪,下次再来,还请殿下提前告知,本王也好准备一二。”
      
      这是怪她不请自来了。
      
      听出他的意思,楚绾烟也不恼。
      
      她意有所指:“晋王可莫要忘了,此处虽非我大楚,但也非你区区晋国,王爷行事可莫要太过。”
      
      区区晋国。
      
      晋廷衣袍下的手紧攥,晋国以往臣服于楚国,十年前那场梁楚大战消耗了楚国大半国力,晋国才能一举翻身,与梁楚周形成鼎立之势。
      
      可在她眼里,也不过是曾经的附属小国。
      
      楚绾烟被扶上马车时,突然顿首道:“本宫向来睚眦必报,晋王可要当心了。”
      
      经暗卫查证,那日掳走她和南辞的是晋廷身边的近卫,那近卫初来乍到,只知晓南辞容貌,她久居府内,甚少有人得见真容,故而并未被认出。
      
      马车在街尾消失,商陆也听出个大概,他沉默片刻道:“允之兄可是哪里得罪长公主了?”
      
      晋廷眸色暗沉,看来是查到他头上来了。
      
      “天香楼那件事,是本王做的。”
      
      见他毫不避讳在自己面前说出这件事,商陆先是心中一喜,觉得晋廷是真的将他当盟友了,而后又无奈摇头:“得罪这位,得不偿失啊。”
      
      不止是晋廷对南辞有疑心,他也对国师甚是怀疑,听闻长公主近日来与国师走得近,故而登门拜访探长公主的口风,却是没得出个结论来。
      
      不是国师藏得太深了就是他与南国当真毫无关系。
      
      晋廷目光深远:“有南国诱饵在此,有无关系,一试便知。”
      
      “倒也是,允之兄想如何行事?”
      
      ……
      
      楚绾烟刚回到长公主府,止戈就将驿馆所见缓缓道来,并说了自己的猜测:“属下觉得那二人定在驿馆之中,此事颇有蹊跷。”
      
      “噢?”她眉眼微掀:“说说看。”
      
      “晋王抓了人不假,可他的目的是什么?”
      
      “天下人皆知,南国已无后人,晋王大费周章布局,恐另有所图。”
      
      “而千秋令,南国曾有一块。”
      
      “你不说,本宫倒是忘了……”她将手中的书籍随手扔在桌上,“梁国好像也有一块?”
      
      “是,”止戈想了想,“在凤阳公主手中。”
      
      “哦?”这倒是出乎她意料。
      
      她来梁国也有些时日了,梁帝有五子一女,她却只见过皇后所出的凤阳公主以及贤妃所出的五皇子。
      
      其他几位皇子有的被关在深宫,有的发配戍边,还有的四处游历,这梁皇倒是心大。
      
      凤阳公主深受梁帝宠爱,以盐地为封邑,甚是罕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