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九章

      楚绾烟自然看到了她变幻不定的神色,她眉眼淡淡,不甚在意。
      
      不得不说,换上了宫装的贤妃模样极好,特别是一双眼睛,像纯净的琉璃,只是望你一眼就让人心头宁静。
      
      也难怪她当年冠绝六宫,被梁帝独宠,连德妃都要忌惮三分。
      
      来到宴卿殿,众人目光都聚集在楚绾烟身后的母子身上,神色不明。
      
      皇后凤袍下的手紧攥,她目光如刃,死死盯着楚绾烟身后的女人。
      
      “长公主此为何意?”
      
      梁帝循着目光看去,她还是旧时模样,眉目如画,只是站在那便能让他心生怜悯。
      
      这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
      
      贤妃望着身居高位的男人,一双美目中只有爱慕,毫无半点幽怨,这也让梁帝心头一震。
      
      在贤妃的示意下,五皇子怯生生的跪地行礼,“梁舟拜见父皇,拜见母后。”
      
      贤妃也下跪:“废妃房氏拜见陛下,拜见皇后娘娘。”
      
      梁帝见梁舟的容貌与他有五分相似,心中升起一股亲近之意,“平身。”心头有几分唏嘘,这是他最小的儿子啊。
      
      皇后心中郁结,好不容易安了个罪名将她打入冷宫,她怎会让她继续魅惑皇上?
      
      “贤妃,谁准许你走出忏心宫的?”
      
      楚绾烟看着面色不虞的皇后,心中畅快,她上前解释道:“本宫方才胸口有些闷,便去御花园透气,哪知凤阳公主突然差人请本宫去凤鸾殿。”
      
      “哪知那小宫女意图不轨,将本宫带入忏心宫,反锁殿内。”
      
      “本宫进殿后,便瞧见四面八方爬来毒蛇。”她说着还用锦帕捂着心口,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像是余惊未消。
      
      “幸亏这位娘娘将本宫救出宫殿,怎知刚出去,那宫殿就垮了。”
      
      说到此处,楚绾烟面上怒容浮现,咬牙恨声道:“本宫堂堂楚国长公主,自小受尽荣宠,岂料来到梁国后先是被贼人掳走,九死一生逃出来又差点命丧皇宫,还望梁皇给本宫一个交代,否则本宫便与凤阳公主来个鱼死网破,本宫自知身中剧毒时日无多,即便舍掉这条性命也在所不惜。”
      
      “长公主空口无凭,可有证据?”
      
      “证据?”楚绾烟冷笑,猛地将贤妃的袖袍往上拉,轻声道:“得罪了。”
      
      贤妃白皙的手臂上,有沁出血的牙印咬痕,咬痕周围发黑,一看便知是毒蛇所致。
      
      梁帝倏然站起身来,厉声道:“太医何在?快传太医。”
      
      “是。”大公公急忙跑去太医院。
      
      南辞自始至终目光都在楚绾烟一人身上,见她面色苍白如纸,他眉心紧蹙,似是担忧。
      
      楚绾烟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朝他轻轻摇头,嘴唇动了动,像在说:“我没事。”
      
      南辞方才收回目光。
      
      梁帝扶住贤妃,眼中的心疼之色掩盖不住:“可疼?”
      
      贤妃柔弱一笑:“不疼的,陛下莫要担心。”
      
      皇后见状,心中一股气不上不下,卡在嗓子眼,看楚绾烟的目光更加不善了。
      
      晋廷对这场闹剧不感兴趣,他从始至终只看着楚绾烟,“殿下既说此事因凤阳公主而起,何不将公主请来一问?也好解了这误会。”
      
      虽然不感兴趣,但看个热闹也无妨,若是梁楚两国因此闹翻,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就算没有闹翻,以楚绾烟的性格,找不到幕后黑手,双方也定会不欢而散。
      
      他只需拭目以待便好了。
      
      梁帝沉吟不语,凤阳是皇后的嫡女,她自然容不得别人往爱女身上泼脏水,“凤阳昨日便已出宫去清风寺为大梁与她的父皇祈福,晋王说的法子怕是行不通了。”
      
      凤阳却是昨天出的宫门,这都是记载在案的,一查便知,皇后不会说这么拙劣的谎言来搪塞,所以,这件事凤阳倒是洗清嫌疑了。
      
      “长公主可还记得那宫女是何模样?”一直没出声的南辞陡然问道。
      
      楚绾烟向来健忘,再加上对方只不过是一个宫女,哪能得她正眼?她偏头问夏书秋墨:“你们可还记得?”
      
      俩人皆是摇头:“奴婢也记不大清了。”
      
      楚绾烟轻笑:“这倒也无妨,是谁不要紧,要紧的是这件事发生在守卫森严的皇宫之中,他这次下手不成必有后招,若是来日他潜入本宫的府邸将本宫害了还请梁皇将本宫的尸首送回楚国。”楚绾烟朝他略略弯腰,话里话外都是嘲讽,听得梁帝脸上青白交加。
      
      在他的皇宫还有人能来去自如弄出这么大动静还查不出丝毫痕迹,他的脸面往哪放?叫楚无忌和晋王凭白看了笑话不说,楚无忌若是真在这有个三长两短,不消一个时辰,楚国必定大军压境。
      
      这次的事必须彻查,不仅是为了给楚无忌一个交代,也是为了他自身的安危。
      
      禁卫军领旨在宫内搜地三尺也还是没有音讯,楚绾烟坐了马车回府,对外的理由是她需要压压惊。
      
      梁帝觉得他更需要压惊,这幕后黑手看不见摸不着的,也太可怕了,不知他是否还潜伏在这皇宫之内,若是那黑手有不臣之心,他的性命怕是堪忧。
      
      喝了盏老参汤,他将案上的奏折批阅后,对大公公道:“贤妃如何了?”
      
      “受了些惊吓,已无性命之忧,只是这些年娘娘……”说出来的时候他觉得不妥,见梁帝没有怪罪,于是继续道:“贤妃娘娘的身体亏空得厉害,太医说要好好调养一阵子才能补回来。”
      
      “让他们不要吝啬药材,”梁帝心里清楚太医院那群人也是捧高踩低的,等大公公领旨正打算退下后,他又突然叫住他:“算了,朕还是亲自去看看她吧。”
      
      当年的事也并不全是她的错,她只是爱子心切才将人带入宫来,以至于后来受人恩惠心怀感激,到最后识人不清,这些年她该受的罪也受过了,这件事便就此揭过吧。
      
      大公公是个人精,一听这话就知道贤妃怕是要复宠了,他先替贤妃卖个好:“陛下对贤妃娘娘如此挂心,娘娘若是知道了定会感怀天恩的。”
      
      回了府中,夏书问出心中的疑惑。
      
      “奴婢记得那宫女的样貌,殿下为何不让奴婢说出来?”她自幼便有过目不忘的能力,方才在宫中,当着梁皇的面她是想说出来的,但是长公主殿下却朝她轻轻摇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