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六章

      止戈实在无法掩饰自己心中的震惊,也顾不上是否失态了,他声音颤抖道:“殿下,是一个长相与先太子极为长相的孩童。”
      
      先太子?那不是殿下已故的亲兄长吗?秋墨怔愣。
      
      当年长公主行了及笄之礼后,先太子便被先帝立为储君,可未曾想,立储不过半载,在一次秋狩中,先太子竟被发狂的坐骑带入悬崖。
      
      那次坠崖之后,先帝与安平候派大量兵马在悬崖下面寻找一月未果,终是心灰意冷,宣告太子殿下坠崖失踪,且在来年初春,重新册立储君。
      
      楚绾烟不是没有想过兄长或是被救,可在她接掌幽卫与千秋门后,四处暗查他的消息,依旧是杳无音讯。
      
      直到前些时日,那蒙面黑衣人出手救了她与南辞,还说出一件只有他俩知道的往事。
      
      她年幼时,极为调皮,花灯节时耐不住热闹,非要出宫去瞧瞧,可母后不应允,哀求了父皇数次,父皇只是说:“绾儿还小,待乖女及笄,再去赏灯不迟。”
      
      以楚绾烟的性子,哪能等到那时?
      
      父皇母后都不宠她,她去找皇兄。
      
      皇兄待她再好不过了。
      
      只是没想到皇兄也婉拒她:“绾绾乖,今日……当真不行,来日,来日皇兄必带你去。”
      
      她当时不懂事,气呼呼的跑回寝宫,谁也不理,后来才知道,当晚有叛军潜入城内,皇兄奉旨平叛。
      
      她还记得那晚月儿格外圆,她辗转反侧还是难以入睡,后来一翻身,便看到床榻边上有十五只兔儿灯。
      
      皇兄显然是累极了,窝在她的贵妃椅上双眼紧闭呼吸平稳。
      
      她赤脚下床,提起一盏兔儿灯悄然上前,就闻到皇兄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殿下?”夏书轻唤。
      
      楚绾烟收回思绪,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沉声道:“扶本宫去瞧瞧。”
      
      穿过抄手游廊,踩在汉白玉铺就的地砖上,到府门口时,便见一个软糯的小人儿仰头与千秋说话,见她来了,那一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绽放出光芒,惊喜地扑向她:“姑姑~”
      
      楚绾烟停住脚步,止戈眼疾手快将他拦在身前,身份不明的人,不可贸然让他接近殿下。
      
      楚绾烟从夏书手里接过灯笼,“放开他。”
      
      止戈犹豫了片刻,将手里张牙舞爪的男童放下,下一刻,他委屈巴巴地望着缓步前来的楚绾烟:“姑姑,您不喜欢稷儿吗?”
      
      楚绾烟走到他面前,蹲下身,抬起灯笼试图看清他的脸,看到记忆深处那张熟悉的面容时,她再也克制不住,声音带着几分喑哑:“你父亲是谁?”
      
      男童突然退后一步,恭敬地跪地行礼,一张如玉般的小脸满是认真:“楚稷拜见姑姑,回姑姑的话,父亲姓楚,单名一个儒字。”
      
      在听到皇兄的名字后,楚绾烟手中的灯笼滑落在地,她将地上的楚稷扶起,紧紧搂在怀中,眸中含泪道:“稷儿受苦了。”
      
      将楚稷带回府内,见他穿得单薄,楚绾烟拿出自己的披风给他披上,然后吩咐道:“炭火烧旺些。”
      
      “是,殿下。”
      
      夏书悄悄打量楚稷,见他眉眼五官与先太子有八分相似,不由偷偷撞了下秋墨的胳膊。
      
      “怎的了?”秋墨轻声问道。
      
      “虽说你我自幼长在宫中,也见过先太子真颜,但仅凭容貌就认定他是先太子后裔,是不是太武断了?”
      
      止戈也在问千秋:“你们千秋门那个原善不是精通易容吗?他会不会故意弄个赝品来害殿下?”
      
      千秋见主上眉眼温柔看着楚稷吃糕点,也拧紧了眉头,“你我派人去暗中查清他的来历,先不与主上说,难得她高兴。”
      
      两人对视一眼,一起告退:“殿下,臣与千秋想去街上再买些烟花回来,还望殿下恩准。”
      
      楚绾烟头也没回,眉间带着几分喜色:“准了。”
      
      随即她又转头对夏书秋墨说:“你们也不必在这候着了,退下吧。”
      
      “是,殿下。”门被轻轻关上。
      
      她侧眸望向满嘴糕点渣子的楚稷,用手帕轻柔替他拂去,“稷儿,你父亲……为何没来?”
      
      楚稷两腮鼓鼓,像只白团子,“回姑姑的话,父亲还有事情处理,让稷儿先来陪姑姑,这样姑姑就有亲人一起过除夕接新年啦。”
      
      楚绾烟心中湿润,柔软塌陷。
      
      兄长一直是记挂着她的。
      
      那她便等兄长归来,本该属于兄长的东西,她会一一讨还。
      
      用完了糕点,楚稷拍拍小手,就跑去院中与夏书秋墨一起放烟花了,看着他雀跃的背影,楚绾烟轻笑。
      
      终究还是个小孩子。
      
      她觉得有些乏了,想去榻上躺会儿,就听见外面风动,木窗“吱呀”晃动。
      
      她单手按在腰间,眼底有一丝冷意。
      
      冷风袭来,木窗被吹开,满室烛光摇曳,黑衣男子临窗而立,一头墨发用玉冠束起,他转过身来,淡淡凝望她。
      
      楚绾烟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摘掉男子的面巾,踮起脚尖,唇齿啃咬他下巴。
      
      南辞随她发泄,等她安静下来,关上木窗,将她抱去床上。
      
      “我刚从宫中出来。”他说。
      
      “然后便换了夜行衣来我这做贼?”
      
      让她平躺在自己身上,扯过锦被盖上,他缓缓说:“国师府太冷清了。”
      
      楚绾烟头埋在他脖颈处,嗅着他身上的檀香味,心绪宁静,“可是想我了?”
      
      “嗯。”他罕见地直接回应:“想你,所以过来了。”
      
      楚绾烟听了他这话,心花怒放,一双凤眼眸光潋滟,“有多想?”
      
      她起了坏心思,手指拨开他外衣,抬腿屈膝往他腿间蹭去,知道她在刻意点火,南辞哑着嗓子:“相思成疾。”
      
      楚绾烟稍稍用力,就听他闷哼道:“唯你可医。”
      
      窗外映出烟花的璀璨,楚绾烟视线全在他脸上,手贴着他胸膛,温热的呼吸在他耳边徘徊。
      
      南辞觉得有些痒。
      
      他偏头:“殿下?”
      
      身上的人没有反应。
      
      默了片刻,他再次轻声道:“楚无忌?”
      
      依旧没回应。
      
      “绾绾。”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