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四章

      回到长公主府后,南辞对闻讯而来的风隐交代一番,整理好衣冠准备随大公公入宫面圣。
      
      大公公笑眯眯地对楚绾烟行礼,“长公主殿下受惊了,老奴不便多打扰,先行告退。”
      
      楚绾烟轻抬下巴,“京都纷乱,本宫在梁国有此番遭遇,心中烦闷至极,还望梁帝给个交代。”
      
      大公公笑道:“老奴定会将殿下的话回禀给皇上。”
      
      楚绾烟懒得再多看一眼。
      
      南辞见她一脸傲然,心里暗笑。
      
      待他们走后,楚绾烟喝了盏千秋熬好的安神茶,道:“陆承宣可在府中?”
      
      秋墨应道:“应是在的,奴婢这就去唤他。”
      
      楚绾烟颔首:“去吧。”
      
      陆承宣来时,先是行礼,偷偷抬头打量,见她安然无恙,心里松了一口气。
      
      楚绾烟挑眉,这是怕她死了无人给他做靠山?
      
      “免礼。”楚绾烟道。
      
      陆承宣被止戈扶起来,“见殿下凤体安康,在下便心安了。”
      
      “不知殿下这段时间发生了何事?”
      
      对他楚绾烟倒是没多少忌讳,将这两天所遇之事一一道来,陆承宣早已备好笔墨,在她说完为首的黑衣大汉的相貌特征后,略一思索,将一幅绘图呈上。
      
      “殿下瞧瞧可是此人?”
      
      止戈将宣纸接过,丹青跃入眼帘,楚绾烟心惊,然后赞道:“陆先生不愧是丹青圣手,竟与本宫所见之人丝毫不差。”
      
      “在下才疏学浅,担不得殿下谬赞,”他轻笑:“在下曾在京都见过此人,就在殿下被绑前夕。”
      
      止戈皱眉:“陆先生与他有交集?”
      
      陆承宣无语凝噎,粗人果然是粗人,“将军不先问在下是在何处见过他?”
      
      “你不是说京都嘛。”千秋接嘴。
      
      陆承宣扶额,“是京都不假,但确切地点是在驿馆。”
      
      楚绾烟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前些时日,我去驿馆寻当年王府一位故人,恰巧碰到此人,他是晋国使臣晋王的随从。”
      
      晋王名叫晋廷,晋帝最小的儿子,故而深受宠爱,这番出使梁国,是因太后八十大寿,携礼来贺。
      
      楚绾烟恍然,她年幼时见过晋廷一面,在楚国皇宫,时日久远,记不太真切了,只是他为何会参与梁国之事?
      
      是想将梁国的水搅混还是发现了南辞的真正身份想斩草除根?
      
      现如今她十分确定南辞的身份就是南国太子,只是不知在暗处有多少怀疑他的人,南国幸存者进京,便是一个征兆。
      
      有人打算对南辞动手了。
      
      楚绾烟挥手让他们退下,“本宫乏了。”
      
      几人纷纷告退。
      
      唯独止戈和千秋留了下来。
      
      “原善可有下落?”
      
      止戈苦笑:“并无,属下查遍了京都也未查到他半分踪迹,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千秋也苦恼着呢,那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了,茶楼青楼民宅他都暗地里查了,但就是声响全无,莫不是死在哪个角落里被野狗叼走了?
      
      楚绾烟揉着眉心,脑海中一个想法蹦出来,她陡然坐直身子,“皇宫可有查过?”
      
      止戈和千秋对视一眼,心道:糟了,哪里都查了,唯独忘了皇宫。
      
      按理说宫内一般有禁卫军把守,很难进去,他们也就忽略了。
      
      楚绾烟叹气:“你们忘了陆承宣是怎么进去的了?”
      
      止戈一拍脑袋,弱弱辩解道:“陆先生是因为熟悉宫中地形……”
      
      千秋却一脸凝重:“不要小瞧原善,他精通易容之术,随意混进宫中不成问题。”
      
      “会易容就更难办了,”止戈摇头,“宫中仅是宫人便有上千,我们如何分辨哪个是他?”
      
      显然都想到了这一点,屋内陷入短暂沉默,楚绾烟长出一口气,“总会有法子的,命宫中密探暗地里查探,有了消息即刻回报,至于你们,暂且不要轻举妄动,梁国不比楚国,切不可让人抓住话柄。”
      
      “臣遵旨。”
      
      “属下遵命。”
      
      本以为这京都会平静几日,却不想有人暗掀风波,止戈带来消息,裴氏兄妹失踪了。
      
      楚绾烟放下手中的玉佩,冷静道:“国师那边可有动静?”
      
      止戈回禀:“看上去风平浪静,可据探子回报,这几日风隐出府的次数着实频繁了些,国师大人倒是一切正常,照常去往宫中与司天监。”
      
      楚绾烟又拿起玉佩,眸光都在上面的刻字上,“他都不急,本宫急什么,你会轻功,腿脚快,去街上芙蓉斋给本宫买份糖炒栗子。”
      
      他正要去时,又被叫住。
      
      “殿下还有吩咐?”
      
      楚绾烟清咳一声,“切莫让千秋知道,即便他发现了也得咬死了是你嘴馋要吃,万万不可牵扯到本宫身上来。”
      
      千秋最近魔怔了,愣是说她身子骨差,毒素累积,不能什么都吃,要忌口,她天天吃着清淡小粥,只觉得愈发虚了。
      
      止戈憋着笑:“殿下大可放心,属下自是守口如瓶。”
      
      “如此甚好。”
      
      夏书加了块银丝炭,偷笑道:“殿下又贪吃了。”
      
      秋墨将手炉递给楚绾烟,“殿下这般不爱惜身体,若叫千秋知道了,怕又难逃唠叨。”
      
      “除了唠叨,还有一碗十全大补汤嘞。”夏书大着胆子接话道。
      
      面对侍女的打趣,楚绾烟选择沉默。
      
      她是真怕了那碗黑乎乎的汤药了。
      
      驿馆内,裴氏兄妹被关在房间,有侍卫推门,然后恭敬行礼,“王爷请。”
      
      晋廷手执一把玉如意,迈步进来,有侍从搬了一把椅子,他缓缓坐下来,看着对面绑着的兄妹二人,饶有兴趣道:“南国后人?”
      
      侍从将他们嘴里的布扯掉,喝道:“王爷问你们话呢,还不快快回禀。”
      
      裴双别过头。
      
      裴峥也不说话。
      
      晋廷笑了,“不说话也没关系,本王既然把你们抓来,自是有能证明你们身份的证据。”
      
      裴峥依旧面不改色。
      
      晋廷接过属下递来的茶,放下玉如意,轻抿一口,“你们进京的原因本王也知晓。”
      
      “既然你们不愿意说话,那本王便替你们说了。”
      
      “你们进京是来寻南国皇室后人,然后复国,本王说的可对?”
      
      裴峥目光倏然凌厉,“你从何处得知?”
      
      晋廷轻笑,语气颇有几分闲适,他单手撑着下巴,眼底全是戏谑,“因为南国皇室还有后人的消息,是本王散布出去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