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三章

      天色近破晓,南辞与楚绾烟失踪的消息传到宫内,梁帝暴怒,本国国师与敌国公主同时被贼人掳走,这简直就是直接在他脸上甩巴掌。
      
      奇耻大辱!
      
      凤阳心惊的看着满地狼藉的御书房,她从未见过父皇如此震怒。
      
      “封锁京都,都去找!就算翻遍京都,也要把他们找出来。”梁帝气不顺,“朕不信,不到一天的功夫,他们还能插翅飞了不成。”
      
      “臣遵旨。”御林军统领与禁卫军统领对视一眼,领旨退下。
      
      凤阳悄然退下,父皇此刻正在气头上,她应当避开,以免失言。
      
      国师府和长公主府也是乱成一锅粥,止戈拿着剑就要去国师府找风隐算账,要不是国师将殿下请去天香楼喝什么七步醉,殿下哪会下落不明?
      
      千秋在他迈出府门的时候拦住他,见他怒目相向,苦笑道:“我们如今最紧要的是先找到主上,主上身体虚弱,我怕她再次毒发。”
      
      “千秋所言甚是。”秋墨道:“宫内传来消息,梁帝下令,封锁殿下和国师失踪的消息,如今这都城暗处都是探子,敌我不明,切不可轻举妄动。”
      
      若是楚帝知道长公主在楚国失踪,正好借由此事发作讨伐梁国,这是殿下计划外的事。
      
      楚绾烟不愿看楚帝势力做大,楚国那些群臣都是墙头草,站队时态度暧昧不明,楚帝要是攻下梁国,恐怕朝臣会立即拿她开刀讨好楚帝。
      
      止戈冷静下来。
      
      “你有什么办法?”他看向千秋。
      
      千秋摊开手掌,一只手指大小的鸟儿落在他掌心,“殿下身中剧毒,这只知秋是其中一味药引子,对殿下身上的毒感应也最为强烈,我们跟着它便是。”
      
      知秋在他掌心停驻片刻,然后扑棱着翅膀,围着他转了一圈就向外飞去。
      
      几人对视一眼,抬脚跟了上去。
      
      楚绾烟听到了动静,把南辞掐醒。
      
      她凝神细听,外面有细微的闷哼声。
      
      偏头在他耳边道:“有人来了。”
      
      一个黑巾蒙面的人推门进来,沉声道:“你们快走。”
      
      夜色未全散,她看不清那人的身形,但能确定不是她的人。
      
      勾着南辞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南辞眨眼。也不是他的人。
      
      顿时,两人对门口的人提起戒心,没有回应。
      
      黑巾蒙面的人见他们这样,有些焦急:“再不走就都走不了了。”他将一个小瓶扔在楚绾烟面前,“上元节,十五盏花灯。”
      
      楚绾烟眼眸一颤,不可置信地望向他。
      
      “快走。”几乎是低吼出声。火光与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提剑冲了出去。
      
      楚绾烟深吸一口气,倒出两颗药丸,毫不迟疑的咽下。
      
      南辞见状,眼也不眨将剩下那颗吞下。
      
      内力逐渐恢复,南辞拉着她的手腕,趁乱进了树林。
      
      跑出十几里地后,楚绾烟仍有些失神。
      
      天色破晓,旭日初升,他回眸一看,才发现她早已泪流满面。
      
      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但身后有追兵,也就没有细问。
      
      在树林里转了几圈也没转出去,见她神情疲惫,南辞有些不忍,“我去找些吃的,你在这等我。”
      
      楚绾烟木然点头。
      
      他下意识蹙眉。
      
      在找食物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猎户。
      
      年龄尚小,看起来不过十四五。
      
      小猎户见他收获颇丰,再看看自己无一所获的背篓,他憨笑挠头,“你可以分我几只野兔吗?我请你去我家做客。”
      
      南辞心头一动,有人能将他们带出树林,自然是好的。
      
      但还是不动声色地从他口中套取情况,了解到他是附近山下的村民,嘴角的笑意柔缓,“当然可以,内子还在前面,不知可否让我偕同她一起登门拜访。”
      
      “自然自然,”小猎户笑得很开心:“我家许久没有来过客人了。”
      
      南辞微微一笑:“那便讨扰了。”
      
      小猎户家只有三口人,他母亲和刚满周岁的妹妹。
      
      见有陌生面孔,他母亲有些紧张。
      
      楚绾烟柔声道:“大嫂莫慌,我与夫君上山采药,不甚在山林里迷路,幸好这位小兄弟引路将我们带出来,无意惊扰了大嫂,还请谅解。”
      
      听到她说夫君时,南辞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
      
      小猎户也向娘亲解释,楚绾烟常年服药,身上有股药材味儿,她犹豫了一会儿便请他们进屋。
      
      “这山上草药虽多,野兽却也不少,林中有雾障,不熟悉山中地形贸然进山是会吃亏的。”妇人嘴里说着,手上不慢,端来了两碗茶水,放置二人面前。
      
      南辞道谢,“敢问大嫂,既知山中凶险,又为何让小兄弟独自一人上山打猎?可放心否?”
      
      “自是不放心的,”妇人心中发涩,“可家中已无余粮,无奈只得让小儿上山猎点皮子去卖,若是有野禽也可做口吃食。”
      
      南辞默然,一摸腰间才发现自己出门从不带钱财。
      
      他想问楚绾烟是否带有银两,一偏头,就见她含笑逗弄着摇车里的女童。
      
      以往总带着傲气的绝色脸庞,此刻多了三分温柔,他眸色晦暗,看得出神。
      
      察觉到他的目光,她细声道:“夫君?”
      
      南辞回神,笑:“为夫是想向夫人讨要几两散碎银子,不知夫人可有?”
      
      一旁的妇人听到这话,连连摆手:“使不得使不得,我们虽生活困苦,却也不至落到需人施舍的地步,公子与夫人好意我与小儿心领,若是公子不介意,那几只野兔我便拿去处理了。”
      
      “自然。”南辞颔首。
      
      待她与小猎户提着野兔走后,楚绾烟笑盈盈地望着南辞,“这是谁家郎君,怎模样生的这般俊俏。”
      
      南辞微微一笑:“自是你家的。”
      
      楚绾烟失笑,“国师大人脸皮愈发厚了。”
      
      “幸得殿下磨练。”
      
      想起救他们的黑衣人,南辞握着茶碗的手松开,“不知在树林那位侠士是何人?殿下可是与他相识?”
      
      楚绾烟收敛笑意,“不曾相识。”
      
      南辞心中一沉,全然不信,她一向最重仪态,却因为黑衣人那般失态。
      
      不知那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时至夜晚,千秋一行人寻了过来。
      
      “属下来迟,任凭主上惩处。”
      
      “望殿下恕罪。”
      
      楚绾烟冷然地看着跪了一地的下属,“回去各领十杖,起吧。”
      
      “是。”
      
      面对瞠目结舌的妇人和小猎户,她和善道:“多谢嫂嫂款待,我与夫君该回去了,还请嫂嫂日后多保重。”
      
      “来人,赏银千两。”话出口后,她又改口,“罢了,赏铜钱万贯吧。”
      
      止戈领命,他召来一名手下,吩咐他去附近钱庄取钱。
      
      妇人不知所措,方才她没听错的话,这帮爷称这位夫人为殿下?她心下大惊,拉着不明所以的小猎户跪倒在地,“民妇款待不周,不敢接殿下赏赐。”
      
      楚绾烟弯腰将她扶起,“嫂嫂严重了,若不是小兄弟将我与夫君带出林中,此刻便不能安然于此,还望嫂嫂莫要推辞。”
      
      妇人想到自家情况,再思及这位贵人设想周全,将银两换成铜钱,她脸红道:“既然如此,民妇便愧受了,民妇携小儿叩谢殿下赏赐。”
      
      楚绾烟轻轻一笑,便在夏书秋墨的搀扶下上了马车,她回眸看向立在原地的南辞,“夫君。”
      
      “夫人稍候。”南辞神情一松,趋步跟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