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二章

      
      除夕将至,一辆马车悄然入京,本不安稳的京都又骤起波澜。
      
      马车内,唇红齿白梳着双发髻的女孩好奇地挑开帘子往外瞧,这些年来她与兄长四处躲避,生活在荒原,许久未见如此繁华,一时间自是瞧花了眼,看到冰糖葫芦,她更是不自觉咽了咽口水。
      
      “大哥,我可以去买一串吗?”黑溜溜的大眼睛里带着渴望,她摇着男人的胳膊撒娇。
      
      裴峥想到这些年妹妹和自己在荒原过的苦日子,犹豫了片刻便答应了,他对车夫说:“兄弟,劳烦稍待。”
      
      然后扶着女孩下马车,叮嘱道:“买完立即过来,切不可露出端倪让人发现我们的真实身份。”
      
      女孩连连点头,拿着碎银子一路小跑去买冰糖葫芦。
      
      买回来后,她正要上马车,脖子微仰,一眼就看到临窗而坐的男子。
      
      看清那有些熟悉的侧脸,女孩瞪大了眼睛,手中的冰糖葫芦掉在地上,嘴里喃喃道:“太子殿下……”
      
      话还没说完就被兄长一把捂住了嘴,硬拖上马车,“闭嘴!”
      
      马车的气氛凝固,裴双还在想刚才的事情,手指紧紧攥着衣角,松开时,已是一片褶皱。
      
      没看错的,没看错,方才那人,必定是太子殿下。
      
      幼年时常见到他,后来时刻谨记在心的容貌,她不可能看错。
      
      只是与他对坐的女子又是谁?
      
      “大哥。”她突然开口,定定地看着他,“方才那是太子殿下,你也认出来了对不对。”
      
      裴峥别过头去,“你认错了。”
      
      “不可能!”裴双斩钉截铁道:“大哥你说谎,你幼时与太子殿下是挚交,不可能连他也认不出来。”
      
      裴峥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双儿,你这样会害了殿下,也会害了自己。”
      
      裴双不置一言。
      
      酒楼上。
      
      楚绾烟手撑着下巴,眉眼带笑望着对面的人,“国师大人为何要带本宫来这儿?”
      
      “天香楼的菜肴□□味美,且臣听闻长公主素喜美酒,天香楼的七步醉天下闻名,故而请殿下前来品尝。”
      
      店小二很有眼色的替他们斟酒,南辞率先举杯:“殿下请。”
      
      楚绾烟素手执杯,没有丝毫犹豫,广袖遮面,一饮而尽。
      
      “殿下好酒量。”他轻笑。
      
      几杯酒下肚,楚绾烟只觉得神智模糊,对面南辞的脸逐渐看不清晰,她手摸向腰间缠着的长鞭,却体力不支,骤然昏过去。
      
      再醒来时,她是在马车里。
      
      南辞双眼紧闭靠在她旁边。
      
      感觉身上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就知道药效还没过,她冷静下来,追溯在天香楼的点滴,饭菜她没动,只喝了酒,所以,是酒的问题。
      
      她望向南辞,目光幽深看不出喜怒。
      
      怎么就这么巧,他请她去天香楼,酒里被下了药,恰好两个人又都中了招。
      
      马车还在行驶,外面应当是有人驾车,现在不明情况,她只能按兵不动。
      
      “南辞。”她附在他耳边,轻声道。
      
      “南辞。”她又唤了声。
      
      南辞终于有了动静,睫毛微颤,缓缓睁开。
      
      “殿下。”未待他说完,楚绾烟食指轻覆在他唇上,冲他微微摇头。
      
      他明白过来,剑眉蹙起。
      
      马车颠簸过后,逐渐平稳,听到外面窸窣的人声,二人对视一眼继续装晕。
      
      马车停下来,帘子被人撩开,黑巾蒙面的人问旁边的大汉:“他们怎么办?处理了?”
      
      “上面那位还没下命令,先关起来。”
      
      俩人被关到屋子里,药效未过又被强行喂了一碗白粥,为首的汉子见他们这样子,摆手让拿着绳子的手下退到门外,“仔细守着。”
      
      “是。”
      
      等他们走了,他蹲到南辞面前,“国师大人不必装了。”
      
      南辞淡然抬眸看着他。
      
      “我不会伤害您,”为首的大汉忽然笑了下,然后看向一旁的楚绾烟,“只是她就不一定了。”
      
      楚绾烟挑眉,“你想怎样?”
      
      “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闭嘴。”大汉不耐烦道。
      
      楚绾烟心中有了计较。
      
      这些人不是冲她来的,而且看起来并不知道她的身份。
      
      她现在倒不慌,只是看了一眼南辞便闭目养神。
      
      楚绾烟的反应让大汉侧目,就这份胆量绝非一般人。他叫来蒙面人,在耳边低语几句,蒙面人点头,暗自将她的容貌记下,等下便叫人去查。
      
      “国师大人,”大汉又道:“要委屈您在这待几天了。”
      
      南辞阖眸。
      
      大汉也不恼怒,转身往外走去,又对外面的人吩咐了几句。
      
      等他走后,楚绾烟睁眼,眸底一片澄净,“不知国师大人这是得罪了谁?害得本宫还要受这池鱼之殃,可是哪位山大王贪恋国师的美色,要将国师捆去做压寨夫君?”
      
      “殿下这话言重了,”南辞眉间淡漠,望向她时却眼底消融,“有道是夫唱妇随,你我既有夫妻之实,殿下怎可将臣拱手让人?”
      
      楚绾烟冷笑,“你欠我一个解释。”她说的是酒中下药。连自称都没用,看来真是动气了。
      
      南辞沉默,片刻后突然抬头,“我并不知情。”
      
      见他目光灼灼,楚绾烟不自在地偏过头,“我信你一次。”
      
      夜色将至,全身依旧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楚绾烟脸色冷凝,对南辞说:“要是你的相好嫉妒我的美貌想划花我的脸怎么办?”
      
      南辞无奈:“口无遮拦,我哪里来的相好。”
      
      楚绾烟冷笑更甚:“看来你平日里对我的恭敬都是装的,现在本相毕露了,连本宫都敢训斥,南辞,你好大的胆子。”
      
      南辞默默抬臂将她搂进怀里,“殿下思虑过重,臣对殿下的心日月可鉴,不敢有半分作伪。”
      
      思虑过重?这又是在拐着弯的骂她?
      
      “我会护着你。”南辞叹了一声,将她搂的更紧些,“休息一下,养好精神才能趁机出去。”
      
      楚绾烟窝在他怀里,轻“嗯”了一声,脑子里却在飞快盘算。
      
      距离她失踪已有八个时辰,想必止戈他们早已发现不对劲,她身上有特殊的草药味,千秋找来应当不难。
      
      只是也不能坐以待毙,夜深时,楚绾烟捏了捏南辞的胳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