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

      夜渐深。
      
      侍女伺候楚绾烟梳洗,有寒意悄然顺着窗缝爬进来,楚绾烟蹙了下眉头,夏书赶紧支下窗户。
      
      头上钗环尽褪,青丝散落榻上,侍女跪地拿着湿帕子仔细替她擦拭手心。
      
      见她似有心事,秋墨端来燕窝,轻声问道:“殿下可是在想国师?”
      
      她与夏书二人打小便在宫里伺候长公主,主仆之间已有几分亲近,故而说话不必太过拘谨。
      
      楚绾烟挥手让侍女退下,坐在桌前,捏着瓷勺,搅动着燕窝。
      
      “何以见得?”
      
      “自商陆离去后,殿下便心不在焉,就连荣斋阁送来的糕点也不曾多看一眼。”
      
      平日里殿下可是最爱荣斋阁的桃花糕了。
      
      “你倒是心细。”楚绾烟舀了一勺燕窝,然后又松手任由勺子掉回盏中,“哐啷”一声脆响。
      
      夏书秋墨立刻跪倒在地。
      
      “殿下恕罪,是奴婢多嘴了。”秋墨额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楚绾烟沉默片刻,方才出言道:“本宫并无责怪之意,起来吧。”
      
      她重新拿起瓷勺,一口一口将燕窝喝完,秋墨站在旁边,心里提着的一口气松了下来,但心里还是多了一份小心,殿下的事哪是她能打听的?以后切不可再如此越矩了。
      
      待她喝完,秋墨扶她上床,夏书点了安神香,收拾了桌面,正要退下,就听见外面一阵嘈杂,她暗自皱眉,何人如此大胆敢扰了殿下休息?
      
      回首一瞧,殿下已经睡下,秋墨向她使了个眼色,两人轻手轻脚去外面查看情况。
      
      长公主府的侍卫手里皆是长兵短刃,护院提着灯笼,止戈脸色不好的看着对面的黑衣人。
      
      “来者何人?竟敢擅闯长公主府。”止戈抬手让侍卫们分散行动,然后朝屋檐微不可查的轻轻点头。
      
      屋檐上的暗卫袖中滑落一把匕首,悄无声息地绕到黑衣人身后。
      
      “取你命的人。”黑衣人动作利落,长剑直指止戈。
      
      天色破晓,屋内安神香燃尽,秋墨想再续上,却被楚绾烟制止,“开窗透点气吧,本宫有些闷。”
      
      “是。”夏书手下动作不慢,“殿下难得早醒一回,昨夜可有休息好?”
      
      “甚好。”楚绾烟倚靠在床头,手中把玩着一块白玉,眸子清亮:“昨夜可安稳?”
      
      夏书准备伺候她梳洗,手中拧着帕子,道:“如殿下所料,半夜有只苍蝇飞进来,只可惜没能网住,被他逃了。”
      
      “可有看清相貌?”
      
      “未曾,”夏书轻松摇头,迟疑了片刻,方才道:“只是奴婢听止戈说,那身形与国师府的风隐有几分相似。”
      
      楚绾烟许久未出言,手指顺着玉牌上的刻痕勾勒出一个字形,翻过来一看,是个阙字。
      
      这是她趁南辞不注意时扯下来的,本以为对他不重要,没想到他表面上不动声色,暗地里却让风隐来讨要。
      
      她倒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位梁国国师了。
      
      夏书将她扶至铜镜前梳妆,她心直口快,忍不住问了:“殿下既然早知国师另有目的,为何又要装作不知让他靠近?”
      
      楚绾烟挑拣着首饰,笑道:“他想诓本宫,便让他诓是了,难得遇到一个有趣的人儿,你说他想要什么?兵符?还是下毒,让梁楚开战?”
      
      “奴婢不知。”夏书坦白道。
      
      “那便是了,不给他机会,怎知他想作甚?”接着,她又道:“唤止戈进来。”
      
      “是,殿下。”旁边的侍女应道。
      
      止戈先是将昨晚的情形一一禀告,然后惭愧道:“臣未能擒下贼子,自愿领罚。”
      
      楚绾烟放下青黛,“本宫本无抓他之意,罢了,让你查的事有进展了吗?”
      
      止戈头低的更下,挨着地砖,“昨日探子来信,南国尚有幸存者,正在来京途中。”
      
      楚绾烟皱眉:“你让他们来的?”要知现如今有多少双眼睛在暗中瞧着,一旦有风吹草动,幸存的南国后裔便会被立刻诛杀,偏生他胆子大,竟敢引人来京,真是鲁莽。
      
      不料止戈却摇头否认,“没有殿下旨意,臣不敢擅作主张,南国后裔此番进京,是另有他人安排。”
      
      “去查。”楚绾烟站起身来,冷道:“本宫倒是想知道,是谁的手伸在本宫前头去了。”
      
      “臣遵旨。”
      
      国师府。
      
      凤隐唇色煞白,大夫给他清理好伤口上完药后便写了一张方子让小厮去抓药,他挣扎着从榻上下来,跪倒在地,“是属下无能,还请主上责罚。”
      
      南辞负手立在窗前,目光深远,脑海里想的却是前些日子的点点滴滴,他在回溯,是否自己目的太明显,以至于被她察觉,将计就计,不动声色便把他玩弄于股掌之中,他却全然不知自己在她眼中不过是场笑话。
      
      楚绾烟抱着手炉窝在软榻上打瞌睡,秋墨从外头进来,见她阖眸,又不动声色的退下。
      
      本想禀报殿下,福柔郡主前来拜见,但殿下身子虚,好不容易合会儿眼,不好扰了殿下,思及至此,她唤来侍女,“将福柔郡主请入正厅用茶,殿下正乏着呢,不便见客。”
      
      侍女迟疑:“秋墨姐姐,若福柔郡主非要见殿下那可怎么是好?”
      
      秋墨冷笑道:“她是来赔罪的,不是来做客的,殿下为何身子虚弱她心里该有点数,要是实在没数的话你便告诉她,长公主府容不下她这尊大佛。”
      
      “是。”侍女领命而去。
      
      几盏茶水下肚,还未见楚绾烟,戚仪把茶盏重重一放,怒道:“这便是你们长公主府的待客之道?”
      
      侍女神色不动,“郡主息怒,殿下说了,郡主若是有心赔罪,便在这候着,若是无意,那还请尽早离去,不是谁都可以在长公主府摆架子。”
      
      戚仪指着她,脸色由白转红:“你……你……你一小小婢女,竟敢顶撞本郡主。”
      
      侍女微笑道:“郡主若是觉得奴婢冒犯了郡主,大可向长公主殿下说明缘由,奴婢自会认罚。”
      
      戚仪被气的不轻,恨不得摔杯子走人,可想起来时父王叮嘱的话,一双玉手紧攥,硬生生将这口气咽了下去。
      
      好一个目中无人的无忌长公主,她定不会就此罢休。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