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章

      
      南辞离开了,长公主府却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
      
      楚绾烟正懒洋洋地瞧着新进府的戏班子搭台唱戏,她在府内实在憋得慌,偏偏身子骨又弱,毒性发作,任由她怎么摔古董发脾气千秋都咬死了不松口,一排人齐唰唰的跪成一排,她手里的青瓷缠枝花瓶举在手里最终还是没有砸下去。
      
      见长公主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止戈实在怕她把自己闷坏了,堂堂楚国长公主殿下,想要什么没有?委屈了谁也不能委屈了长公主殿下,于是他和秋墨一商量,把梁国最好的戏班子请来府上,长公主眉间的郁气才消散几分。
      
      听得昏昏欲睡之时,秋墨弯腰凑在她耳边低语,“殿下,商陆前来拜访。”
      
      “哦?”商陆?这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请他进来吧。”
      
      “是。”
      
      止戈在前引路,商陆一身月白长袍,身上戴满了各种挂饰,脖子上大大小小的玛瑙挂串不下十副,手腕上盘着几串沉香珠子,手指上还有几个玉扳指,见止戈看他的眸色异常,他笑着解释道:“平日来无事就喜欢收集些小玩意,见笑了。”
      
      止戈轻轻颔首,也没有多说什么。
      
      商陆在抄手游廊闲庭信步,他目光也在打量四周,长公主府里的建造可以说得上是精致典雅了,从假山流水到亭楼小榭,一瞧就是顶级的能工巧匠手笔,再说游廊,每隔数十米便有一串风铃,若是寻常风铃也就罢了,这些风铃都是金子锻造的,止戈说这些风铃都请清风寺德高望重的大师开过光。
      
      商陆听完不由觉得这位长公主殿下真是个妙人儿,对他胃口。
      
      一阵风儿穿过,风铃叮叮当当碰撞起来,声音清脆悦耳,撞在心头,心旷神怡。
      
      走下游廊,则是汉白玉砌的地砖,光滑的都能清晰的倒映出他的影子。
      
      饶是他这种梁国首富都不敢这么招摇,要知道当年梁楚一战后国库空虚,梁帝看什么眼睛都是红的,恨不得都拿来充国库,要不是他行事一直谨慎,没有留下什么把柄,恐怕现在不光是个穷光蛋,还早去吃牢饭了。
      
      就说这次梁帝突然把他召回都城,无非是要把他放在眼皮子底下监视。
      
      到了后院,听着台上咿咿呀呀婉转唱腔,止戈伸手请他入座,然后躬身退去。
      
      楚绾烟没有出声,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身上的挂饰。
      
      他面上没有丝毫不自在,从善如流地起身行礼,“商陆拜见长公主殿下,愿殿下凤体安康,福寿绵长。”
      
      油嘴滑舌。
      
      这是楚绾烟对他的第一印象。
      
      首富都有一副好口才吗?
      
      “免礼。”楚绾烟见他又坐下,不由发笑,“不知阁下来访,所谓何事?”
      
      商陆脸上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他垂首道:“听闻殿下来梁国,一直未能得空前来拜见,故而一直心中有憾,前些时日得见殿下,似是身体抱恙,冒昧前来请安,还望殿下恕罪。”
      
      楚绾烟挑眉,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见她不信,商陆苦笑道:“我本是楚国人,后来随家父流落至梁国。”其中辛酸苦楚自是一言难尽。
      
      楚绾烟嘴角松动了几分,“原来如此。”
      
      有侍女前来奉茶,商陆端起茶杯,撇去浮叶,轻啜一口,然后惊讶道:“这是西泽向楚国进贡的贡茶?”这种茶树西泽只有十棵,就连普通皇室宗族都没有资格自用。
      
      楚绾烟轻轻颔首,笑道:“滋味可好?”
      
      商陆叹了口气,连楚国皇帝都未必能天天喝的茶,他能说不好吗?
      
      刚才是他大惊小怪,失态了。
      
      要知道眼前这位可是楚国最尊贵的女人,也是全天下唯一一位握有军权的女人。
      
      楚绾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明白他来府中的目的绝不单纯是一个楚国子民来给长公主请安这么简单,她心里在快速飞转,思考他突然来访的原因。
      
      她抱着手炉窝在狐裘里看着戏台上的桥段,双眸却是一片沉寂。
      
      许久,商陆饮完茶,起身准备告辞,但神色犹豫了片刻。
      
      楚绾烟直视他,挥退在一旁伺候的侍女和戏班子,冷然道:“阁下有话不如直说,本宫最讨厌拐弯抹角。”
      
      商陆突然跪倒在地,行了一个大礼,在楚绾烟冷凝的目光中一字一句道:“还请殿下小心国师。”
      
      说完不等她反应过来,就已经大步朝外走去。
      
      楚绾烟许久没出声,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她唤来了千秋,“国师给的药方你可有仔细查过?”
      
      千秋不知主上为何会突然问起药方的事,如实答道:“属下仔细看过,国师开的药方并无问题,药的剂量也是恰好。”
      
      楚绾烟揉着额角,看来是她多心了。
      
      不知为何,她刚才竟然信了那商陆的话。
      
      她突然想起来,以前风隐说过,国师和商陆一直不对付。
      
      莫非是因此?
      
      只是思及方才商陆行礼时的神态,像是知道些什么,却不方便说出来,所以才用这句话提醒她。
      
      小心国师,小心他什么呢?
      
      秋墨站在她身后替她轻揉额角,轻声道:“殿下最近越来越容易毒发,千秋你可能查明原由?”
      
      千秋一听顿时惊醒,吓出一身冷汗,“对呀......我怎么忽略了这件事......”本来殿下来梁国这段时间毒性已经逐渐稳定下来,可是殿下近日来经常梦魇,还时不时吐血晕倒,他只当是毒性加剧了,却没想过为什么会这样。
      
      思及至此,他额头冒出密密麻麻的冷汗。
      
      大意了。
      
      他只是查了国师给的药方有无问题,却忘了国师也精通岐黄之术,大可以在别的地方做手脚。
      
      于是,他正色道:“是属下疏忽了,还请殿下伸手,属下需要重新为您把脉。”
      
      楚绾烟面无表情伸出手,千秋仔细探脉,神色古怪,“并无异常。”
      
      “罢了。”楚绾烟摆手,“此事莫要再提。”
      
      千秋本来还想去她闺房查看有无不妥,现在只能将话咽回去。
      
      “是,主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