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夜色至五更,南辞漆黑如墨的眼睛看着暖色的烛光,丝毫没有睡意。
      
      楚绾烟的手隔着中衣,轻搭在他腰间。
      
      她的长发有些许散落在他胳膊上,他侧眸,看到她恬静的睡颜,眼底却有丝忧虑。
      
      一夜未眠,他脑海里想了许多。
      
      在十岁前,他是南国的太子,母后最喜笑,他从未见过母后皱过那好看的远山黛眉。
      
      南国之人皆会观星,此话并不作假,南国皇室观星之术最为精湛,父皇从小教导他观星,他也痴迷黑夜中洒落夜幕的片片星光,每当他长夜不眠研究星象之时,母后总会为他备好桃花糕,父皇会在他趴在占星殿屋檐上入睡后,将他抱回寝宫,亲自给他掖好被角。
      
      他永远难忘,十年前也是这样寂静的夜晚,连天的战火染红了整个南国,一朝之间哀鸿遍野,梁楚晋周四国合力,百万铁蹄踏破国都,承天殿前,母后将他紧紧抱在怀里,泪如雨下,父皇执剑站在身前,高大的身影就此倒下。
      
      南国的天塌了,一夜之间,南国举国倾覆,百万余人,无一活口。
      
      除了他。
      
      如今想起,心中依然难以平静,他想起身走走,却被身旁沉睡的人抱得更紧。
      
      看着她绝色的容貌,他心中却有些烦闷。
      
      也不知为何,昨晚他并未强逼她回府。
      
      他身负国仇家恨,与她牵连万万不该,现如今将自己陷入两难之地,实属活该。
      
      晨雾渐散,楚绾烟坐在窗前,望着竹林里透进来的阳光出神。
      
      南辞倚在软榻上,不发一言地看着她。
      
      她突然笑了。
      
      指着空荡荡的房间对南辞说,“本宫觉得国师这儿还缺一样东西。”
      
      南辞许久才回话,“缺何物?”
      
      “本宫的妆奁。”
      
      南辞心绪难平。
      
      他赤脚下榻,站在她身后,勉强抬起自己受伤的胳膊,十指将她散落一地的长发拢起,肩膀上的伤口被牵动,他也不觉痛,一双眉眼全落在她身上,取过自己的发带,替她轻轻束起。
      
      楚绾烟懒洋洋地趴在窗棱上,头枕在双臂上,半眯着双目,神情极为享受。
      
      风隐和夏书在院门外守了一夜,夏书打着哈欠,瞪大眼睛看着那扇支开的木窗,“殿下......殿下与国师......”
      
      风隐在外被寒风吹了一夜神情已经麻木,在看到长公主身后眉眼难得温柔缱倦的主上时,嘴角连一抹惊讶都扯不出来了。
      
      最后南辞和楚绾烟是在卧房用的早膳。
      
      风隐站在一旁,替行动不便的南辞布菜。
      
      楚绾烟一脸的春风得意,逢人便赏,前来伺候洗漱的婢女已经得了好几片金叶子了,就连风隐也被塞了满满一兜。
      
      风隐见自家主上没有制止的意思,想到昨夜在寒夜里瑟瑟发抖的自己,心安理得的收了。
      
      但是在看到主上眼底难掩的倦色时,还是对长公主颇有微词,带着怪责的目光时不时落在她身上,就差明说他家主上身体不适她还不知节制。
      
      楚绾烟在明白他的想法后,失笑出声。
      
      南辞面色淡然,也不解释。
      
      她笑眯眯地看着风隐,风轻云淡地抛了句,“本宫府内最不缺的就是补药,你若是心疼你家主上,就去药房找千秋拉几车来,日后你家主上用得着。”
      
      风隐嘴角抽搐了一下,觉得自己还是适应不了楚国这位长公主的言辞。
      
      这也太不知羞了。
      
      楚绾烟没有回长公主府的打算,她顺势在国师府住了下来,这几日南辞换药都是她亲力亲为,风隐看着自家主上早该愈合的伤口极为忧心。
      
      这位长公主娇生惯养,何曾为人上过药?她换药时手上没轻没重,南辞又是个隐忍的性子,被她按住伤口了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风隐暗自叹气,主上以后怕是夫纲难振了。
      
      这个想法出来以后他悚然一惊,心道这位长公主真是妖魔幻化,他竟不知不觉中就把她当成未来夫人了。
      
      这可要不得。
      
      他收敛心思,看来得找个时间探探主上口风才行。
      
      他对长公主到底是什么心思?利用?
      
      在宫内为何不惜刺伤自己也要维护她?真的只是暂时不想梁楚两国交战吗?
      
      他心底有太多的疑虑,只是长公主这几日对主上几乎是寸步不离,国师府和长公主府都闭紧了嘴巴,无人知道敌国公主竟然昼夜与本朝国师同眠。
      
      梁帝若是知道了会不会对主上心生忌惮?
      
      要知道楚绾烟手里可还握着十万精兵,况且之前梁帝就对主上起了疑心,若不是主上那次果断,更换了汤药,将自己双眸毒瞎,让梁帝既窥不到他眸底的秘密,又让梁帝感念他的救护之恩,如今恐怕早就暴露身份。
      
      南国皇室后人,还是血脉纯正的太子。
      
      被其它四国知道了,怕是唯恐杀之不及吧。
      
      他们忌惮南国高深莫测的观星术,为了确保自己的江山无虞,不惜毁灭一国。
      
      要是得知还有遗孤在世,主上怕是永世难安了。
      
      这几日,楚绾烟每晚都是睡在南辞怀里,她有时会不自觉地望向他眸底,南辞虽然知道,却不动声色。
      
      夜色渐浓,长街上空无一人,千秋押送着满满一车的珍贵药材前往国师府。
      
      他扯下一根百年老参的根须,放到嘴里嚼着,递了一根给车辕上驾车的止戈,“你说主上是何用意?我竟有些参不透了。”
      
      止戈嘴里叼着根须,嘲笑他道:“就你这榆木脑袋,能猜到殿下的心思?”
      
      千秋斜眼看他,“如此说来,你是猜到了?”
      
      止戈轻哼,“我是武将,不是丞相那样的儒将,心里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和花花肠子。”
      
      千秋往后一躺,倒在草药堆上,“我怎么感觉你在讽刺言亦卿?”
      
      “你说是便是吧。”止戈抬了头眼皮,“陆先生怎么样了?”
      
      “死不了,”千秋望着夜空,“只是他的事有些麻烦,你知道他在御书房偷出来的是什么吗?梁国先帝的遗诏!原本皇位是要传给他爹梁亘的,结果被梁帝伙同朝中重臣抢了,还给他安上了谋反的罪名,贼喊捉贼,我算是见识到了。”
      
      说完他还恨声道:“陆承宣那病秧子受不了打击,气晕过去好几次,要不是府中人参多,他那条命怕是吊不回来了。”足足浪费了他十余根百年老参,梁帝那贼人着实可恨至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