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尽欢

作者:Ytu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楚绾烟把玩步摇的手突然顿了顿。
      
      陆承宣不是被救回长公主府了吗,为何皇宫还有刺客?
      
      越想越觉得这事不对劲。
      
      她问道:“消息可属实?”
      
      “不敢有误。”夏书回道。
      
      她手指摩挲着金丝步摇上的红宝石,心里却在细细推敲国师遇刺是怎么回事。
      
      想到出宫前他问的话,她陡然停手。
      
      “去库房取一支千年人参来,本宫要去国师府看望国师。”
      
      皇宫内,御书房。
      
      梁帝看着空空如也的暗格,心底却是一片冰凉。
      
      “陛下。”大公公担忧地看着他。
      
      “朕无事。”梁帝仿佛蓦然垂老了十岁,神情萎靡,“是他的后人来寻朕报仇来了。”
      
      大公公张了张嘴,欲言又止,但终究还是闭上嘴。
      
      “国师如何了?”梁帝不再看墙上的暗格,迈步到御案前翻看着奏折。
      
      大公公如实禀报:“国师伤了肩膀,御医瞧了说伤着了经脉,需要静养,国师已经回府了。”
      
      梁帝疲惫地揉着眉心,“让禁卫军仔细搜查皇宫,加强戒备,去朕的内库取一只千年老参送去国师府。”
      
      “老奴遵旨。”
      
      梁帝把手上的奏折往案上一扔,行至窗前,望着夜空中高悬的明月。
      
      退出御书房,轻声关门的大公公听见了一声叹息。
      
      楚绾烟到了国师府,不等下人通报便直接走了进去。
      
      下人傻眼,但风隐摆了摆手,示意他们退下,顺便交代:“这位是楚国的长公主殿下,以后长公主来了都无须通报,你们下去吧。”
      
      “是。”下人退下,谨记在心,经过她面前时还忍不住悄悄抬头想记住这位长公主的容貌,以免下次冒犯。
      
      楚绾烟下颌高抬,夏书捧着锦盒跟在她身后,她开口问道:“国师呢?”
      
      风隐作揖回道:“回殿下,主上正在卧房休息。”
      
      她傲然道:“你带路,本宫要去探望他。”
      
      风隐皱眉,“已是深夜,恐怕......不妥吧。”
      
      “有何不妥?”她拂袖,长发堪堪垂在脚踝处,一瞧便知是出来匆忙来不及梳妆。
      
      风隐心里暗暗咧嘴。
      
      他平日里所见到的长公主哪一刻不是从容高贵?偏偏这时因为主上失了分寸。
      
      不好再拒绝,他想既然主上以往那么纵容她,今日想必也不会多加责怪吧。
      
      于是他在前引路,探手道:“殿下请。”
      
      楚绾烟跟着他走过了前厅来到一个四面环竹的幽静小院,见她挑眉,风隐解释道:“主上不喜吵闹,故而栽竹与外隔绝。”
      
      楚绾烟淡淡点头。
      
      这倒是像他的性子。
      
      风隐站在门外,轻声道:“主上,长公主殿下来了。”
      
      里面很久没有声响。
      
      风隐以为主上已经睡着了,满脸歉意正想委婉劝走她,岂料屋内却传来沉稳的声音,“请殿下进来吧。”
      
      “是,”风隐推开门,“殿下您请。”
      
      楚绾烟拿过夏书手里的锦盒,道:“你去外面候着。”
      
      “是,殿下。”夏书退到院门口。
      
      等她进去了,风隐关上门,和夏书一同守在院门处。
      
      南辞此刻正坐在床上,背靠床头,见她来了,不咸不淡道:“南辞身体抱恙,不能起身行礼,还请长公主殿下恕罪。”
      
      楚绾烟撞进他黑沉的眸子,怔愣了片刻,才摇头道:“国师在本宫这儿永远被恕无罪。”
      
      南辞沉默不语。
      
      “你眼睛可是大好了?”她再问。
      
      “已然痊愈,劳殿下记挂。”
      
      楚绾烟将锦盒放置桌上,瞧见还有一个锦盒,她伸手打开,里面赫然是一只千年人参。
      
      “方才陛下派大公公送来的。”他道。
      
      楚绾烟嗤笑了一下,“上次送本宫就抠抠缩缩给了几根百年人参,这次他倒是舍得。”说完,她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看来国师在陛下那儿还真是被另眼相看。”
      
      南辞保持缄默。
      
      楚绾烟放下锦盒,在他床边坐下。
      
      “国师伤哪了?”
      
      南辞抬眸看她,不答反问:“殿下可知在大梁不能随意入男子房间,也不能随意与男子过于亲近?还是楚国民风开放为南辞所不知?”
      
      楚绾烟:“......”这是记恨她在宫内对他态度不好?
      
      她难得有耐心,一字一句道:“国师不是寻常男子。”
      
      “哦?”南辞反唇相讥,“为何不是?”
      
      楚绾烟突然翻身压在他身上,挑落纱帐,一头墨发散在他脸边。
      
      “本宫要试试才能告诉国师。”
      
      南辞陡然失笑。
      
      “殿下是想趁人之危?”
      
      他声音已经有些虚弱,肩膀刚上好药的伤口再次崩开,中衣下的白纱已经沁出血珠。
      
      可惜楚绾烟从不是怜香惜玉之人。
      
      她捏住他的下巴,直直望着他的黑眸,道:“国师早就知道救走刺客的人是本宫对吧?”
      
      南辞不出声,楚绾烟当他是默认了。
      
      她看着他的伤口,冷笑道:“为了掩护本宫,刺伤自己,国师当真是好狠的手段。”
      
      南辞垂眸不语。
      
      楚绾烟故意按了按他的肩膀,“疼?”
      
      南辞掀了掀眼皮子,“不疼。”被子下的手却微微颤动。
      
      楚绾烟起身,问道:“可有金疮药?”
      
      “桌上便是。”他道。
      
      楚绾烟松开手,从他身上下来,拿来金疮药,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自己脱还是本宫替你脱?”
      
      南辞:“......”
      
      楚绾烟:“现在你双眸也能视物了,你瞧瞧本宫的容貌,是否倾国?”
      
      南辞从未见过如此不自谦的人,他认真地看着她,从头到脚,无一遗漏。
      
      “殿下天人之资,自是倾国。”
      
      楚绾烟点头,“那本宫与你可是天地之合?”
      
      南辞:“......”他噎住了。
      
      不待他反应过来,楚绾烟利落上床,手往他衣带探去。
      
      “本宫行事向来不羁,既然你我二人情投意合,以后你宽衣解带之事便都由本宫亲手来做。”
      
      南辞一把按住她的手,道:“殿下恐是误会了,南辞不知何时与殿下情投意合,还请殿下勿要妄言。”
      
      楚绾烟坐在他腿上,身体前倾,带着女子独有的幽香,右手覆上他的眸子,红唇蜻蜓点水般落在他眸间。
      
      “那想来是本宫一厢情愿,误会了。”她轻笑,芊芊素手一路往下,顺着他的胸膛,划过小腹,南辞睁眼,眸子愈发幽深,眸上的温存犹在,愣神之时却并未制止她。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