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夜零和

作者:墨钧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02
      “母亲!您什么时候才回来?”
      莫伊莱奔跑出冥界宫殿的大门,大声地问。
      女人停下手里的动作,回过头来,她的手上握着宝剑,黑色的战马在她身边喘着粗气,战车已经准备好了,可是它的主人却暂时地停下了脚步,看着自己的女儿。
      “莫伊莱,这不是你该问的问题,回去。”女人总是充满了威严。她是从混沌中出生的创世神之一,是世界最古老最古老的神明,哪怕是神王宙斯,见到她也会弯下腰来。所有的神都敬畏着黑暗的主人,连她的儿女们也不例外。
      小莫伊莱对上母亲的眼睛时,发了个抖,她一向不敢向威严的母亲渴求什么,可是她待在这冰冷的冥界中太久太久了,久到寂寞盖过了对母亲的惧怕。
      “我想出去……”她虚弱地对嘴,有些畏惧地看看母亲,但是母亲没有责骂她。于是她壮了壮胆子,继续说“我想念芬妮园里的小草,也想念阿波罗的琴声……”她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出去过,她害怕朋友们会忘记自己。她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不能出去。
      “你有一双漂亮的眼睛,可是你却看不见真实。”母亲如此对她说。
      她不明白。
      她是命运的莫伊莱,但她却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
      “好了,莫伊莱,我现在没时间听你的废话。”女人不耐地打断她,登上战车,看着她:“你应该乖乖地待在冥府。记住,别到处乱跑,特别是北边,那是我们奥林帕斯神尚未控制的区域。管住你的好奇心,记住我的忠告!”
      黑色的战马幸灾乐祸地看了莫伊莱一眼,在女主人的喊声中迈开六条腿奔跑起来。
      于是,新的一个黑夜就这么来临了。

      我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引来听故事者的不满。
      “然后呢?”她已经没有了睡意,昂起头,显出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小女孩可真好哄,随意编造的一个故事,居然让她这么高兴,这让我这个作者也获得了虚荣心的满足。
      “然后嘛……”我开始动脑子认真想着接下来的故事。但女孩很快地叫了一声:“哎呀,都这么晚了,我得赶紧回去了。”
      她跳了起来,朝大屋的方向看了看,朝我挥手:“再见,莫伊莱,我们下次再见。”
      “啊……”我还没来得及叫住她,就看见她奔跑着,消失在庭院的深处了。我抬头看看天色,也吓了一跳,赶紧起来朝大屋跑去。
      一推开门,到处都是人声。女佣与男仆们欢快在深红色的走廊上来来回回,光线稍暗的地方都点上了蜡烛,各种声响从各个地方传来,热闹地宣告着它们的存在。我被这种巨大的反差弄得不知所措,呆呆地站立着。
      “原来您在这里!难道没有人教导过您不该到处乱跑吗?”尖利的声音传来,我再一次看到了哈布斯堡夫人那标志性的鹰钩鼻,还有毫不留情的责骂声“瞧瞧您这个没有教养的样子。告诉我,您是刚从隔壁农庄里的草丛里钻出来的吗?看看您的裙角,还有您的靴子!”
      女管家歇斯底里地叫着,周围的看好戏的人传来阵阵窃笑声。我红着脸低下头去,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最好再也别出来。
      “主人正等着您呢!斯维德小姐,也许我该给您找个黑袍,把您遮盖起来,就好象您的名字那样!”
      “我……我立刻去梳洗……”我急忙说。
      “来不及了!”女管家蛮横地打断我的话“跟我来,主人说要立刻见您。”
      我觉得我就像自己故事里的那个性格软弱的命运女神,只能服从,无法反抗。我在心底叹气,其实我也该知道,从很早以前起,我的性格就是软弱的服从了。我把抱怨埋在心里,垂头丧气地跟在哈布斯堡夫人身后,像个迷茫的鬼魂。
      “主人”的房间在大宅的深处,我看着一队又一队的仆人们从我们身边走过,他们挺着胸膛,脚下是闪亮的黑皮鞋,他们用饶舌的波兰语欢快地交谈,把银制与瓷制的家什搬来搬去,从遥远东方运来的精美的漆器在角落闪着动人的微光。石膏柱雕制着复杂的花纹,朝天花板延伸上去,将宏顶分割成多块,每一块都闪烁着特殊的光芒,好象抬头看见了一个五彩缤纷的天空。
      “到了,进来吧,普鲁士人的小姐。”哈布斯堡夫人用一种讽刺的语气叫唤着我,仿佛占领这块土地的不是普鲁士人,而是波兰人。不过我没胆子反驳她,只得顺从地走了过去,踏上上好的地毯,又有些不安地拉了拉裙角,这是我母亲留下来的最好的衣服,可是现在看来,它还是不能上台面。
      “主人,我将斯维德小姐带来了。”哈布斯堡夫人说道,我低着头,两人静静地等待着,谁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哎,这可真不像您,尼克斯的女儿,命运的掌握者。”这是非常非常熟悉的声音,我惊异地抬起头,看到女孩拉开的微笑“还有,才华横溢的作者。”
      “我的上帝啊……”我低声轻喃。
      女孩皱起眉头,走到我面前,用着大人的语气对我说:“斯维德小姐,在冥府主人面前念诵其他年轻神明的名字,可是种不敬,不论是对我还是对您的母亲来说,都是。”
      “我的母亲是虔诚的天主教徒……”我喃喃的回答。
      女孩眨了眨眼,然后陡然笑了起来,转过头去,对着我身边的哈布斯堡夫人说:“真是个有趣的人。谢谢您,哈布斯堡夫人,您的任务完成了。现在,请给我和我的客人一点私人时间。”
      “遵命,我的主人。”
      我看着哈布斯堡夫人回答,恭敬的走出房门,感觉到了一丝不可思议,她居然也有如此顺从的一面
      。
      “好了,我的客人,这本该是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女孩拉着我的手朝墙角的椅子上走去。我注意到她那可笑的帽子已经取下来了,也换上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金色的头发闪耀着阳光碎片一样的光芒,落在肩上,随着主人的动作晃动出明亮的色彩。光洁的额头饱满有神,五官精致美丽,脸上完全没有像她这个年纪大部分的女孩都有的雀斑。
      真是个漂亮的女孩。我在心里感叹着。
      坐在椅子上,我有些不安。女孩转动着头,看着周围,然后看着我,说:“最近餐桌上的食物开始变的不那么美味了,您知道为什么吗?”
      “去年,欧洲歉收……”我回忆起去年,整整一年的时间,我都在啃着黑面包,这还是托了母亲遗产的福,被饿死的人不计其数,再加上战争与□□,都逐渐开始显现出一种不吉的预兆。
      “你的眼睛里看到什么样的未来了呢?”
      女孩轻声问。她的头发垂下来,遮住半边脸庞,露出一半精致美丽的脸。她的声音不可思议的低沉,仿佛从幽冥深处传来的那样,没有温度,永远的寒冷。
      “莫伊莱,我真想知道,我们看到的未来是不是一样的。”女孩低声说,我牢牢的盯住她的脸。
      她的一半来自于神,是可爱活泼的女性形象,她的另一半来自巨人,是丑陋枯槁的白骨。她住在黑暗寒冷的尼弗尔海姆……
      “让我看一看你的脸……”我伸出手去,想要揭开她的头发。女孩一扬头,躲了开去,她的发丝被她的动作带起来,露了与左边一样光洁的脸孔。我不知为何松了口气,喃喃地道歉“对不起……”
      Hel沉默了一下,看着我:“我原谅您的无礼。”
      我们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地流走,我逐渐感觉到不安。对于这个女孩,我似乎带着天生的畏惧感,尽管我不知道这样的感觉到底从何而来。
      Hel一下子站起身来,将巨大厚重的窗帘拉上,房间的光亮一下子暗淡下来,我有些惶恐地看着她,她则向我解释道:“我不太喜欢阳光。”
      我想起她那顶造型夸张的遮阳帽,还有那苍白的皮肤……“不晒太阳,对身体不好。”
      她看了我一眼,低下头去:“它们总让我感觉到疼痛,想起不好的回忆。”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对她的过去一无所知,对她的难过也无法感同身受,这样的唐突……
      “莫伊莱,为我念一段文章吧。”Hel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放到我面前。
      我这才想起我的正职,为这个家的主人每日读一段书。于是我急忙拿起那书,是《尼伯龙根之歌》,德语写就的史诗之歌。我刚刚张口,就在Hel的要求下用了母语,因为她觉得这样更能原滋原味的欣赏。
      “尼伯龙根族的宝物
      沉埋在莱茵河
      淤泥包裹邪恶
      压力压迫心魔
      澄清爱情过错
      嫉妒自食其果
      王后眼角泪滚落
      追忆那段传说

      躲也躲不过
      脱身脱不得
      等你身经百战,赴汤蹈火
      为我登宝座
      再为你闯祸
      证你爱我比我多

      死亡不许拼搏
      命运不肯讲和
      只有你说原谅我
      听我轻轻唱诗歌”
      我轻轻的念着,Hel就斜躺在沙发上,时间似乎停顿,又似乎流走,这一刻好象持续了很久很久……
      当我合上书时,Hel闭着眼睛,小小的身子随着呼吸有轻微的起伏。我小心地起身,不愿打扰这个天使一样的女孩的睡眠。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裙角。
      我回过头来。
      那是鲜红的双瞳,映出迷茫的我的样貌。
      “莫伊莱,你来了。”
      透明的泪水自那双奇异的眼中流中,落到我的手臂上,我开始感觉到全身一阵冰凉……
      落荒而逃。

      莫伊莱回到了冰冷的冥府,她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了,这里的一切都那么的寒冷,冷漠,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也许自己可以走出去,悄悄的。她想起了母亲的警告,我才不怕危险呢?她突然有种孩子般的冲动,如果母亲看不到自己,会着急吗?会去找她吗?她想象不出母亲焦急的样子,但她却为这种可能而感觉到由衷的快乐。
      出去,是的,现在,就出去吧。到北方去。
      冥府很大很大,遍布了奥林匹斯神可掌握的一切土地,深埋在地下,是寒冷和幽暗之所,是罪人们受罚的地方。莫伊莱蒙住眼睛,在寒冷与黑土交杂的土地上行走,她跨下的马只有四条腿,可是走的并不慢,也不用年幼的命运女神吩咐,就能自动地朝主人想要行走的方向走去。
      她听到耳边传来呜呜的风声,那是罪人们的哀号与哭泣,她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那么悲惨。渐渐的,哭声越来越少,沿路的鬼魂不见了踪影,她知道,自己已经越来越接近北方。
      边境是黑暗的河,河水的对岸是冻土与石头,比莫伊莱脚下的土地还要荒凉。河上有有座水晶桥,看上去却异常华丽。莫伊莱想要走过去看看,但是身下的马却再也不肯走动了。于是莫伊莱跳下马背,朝那桥走过去。
      “站着!异国的神灵,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
      黑暗的世界中突然闪过一道白光。
      在年幼的莫伊莱眼中,再没有见过如此神秘的情景。
      冥府是永恒的黑暗,自己的母亲,是黑夜的化身,再没有其他颜色出现。当纯白的三足天马落在水晶桥上时,女孩发出了惊奇的叫声。
      “真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头。”调侃的声音从马背上传来,莫伊莱望过去,马背上的人裹着黑袍,手里拿着黑色的大镰刀“你叫什么名字?异国的神明?”
      “我……我叫做莫伊莱,我的母亲是尼克斯!”莫伊莱大声说着。
      “呵,尼克斯,我听说过她”那女人一边笑着,挥动着手里的镰刀,在黑暗中划出一道白色的亮光
      “回去吧,尼克斯的女儿,这里不再是你们管辖的范围了。”
      “喂,你,你叫什么名字!!”莫伊莱看到她要走,急忙叫了起来。
      “……我叫Hel……”女人回过了头,冥界的风吹开她的长发,露出她一半美丽一半丑陋的脸,莫伊莱吓得大叫起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