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愿你被温柔以待

作者:沈初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0 章

      霍琛驾车带她来到郊外的一栋别墅,别墅不大,但是但是院子里佳木葱茏,鲜花竞放,又有菜畦被理的整整齐齐,桑榆枝条编成青篱围在四周,蔬菜长得生机勃勃,豆角黄瓜绿油油的挂满枝头,很有几分农家野趣的感觉。
      
      温宁前世已经来过,但是仍不住低声感叹:“好漂亮的院子,一看院子的主人就很热爱生活。”
      
      霍琛轻笑了一声,忍住没拆自己爷爷的台:他爷爷从小就没见过庄稼地,锄头和榔头估计都分不清,人临老了还想体验一把田园之乐,好好的宅子他嫌弃空气不新鲜,非要跑到郊外去住。
      
      但毕竟不好随便吐槽自己爷爷,而且还要给小孩树立一个尊敬长辈的形象不是?
      
      霍琛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没有反驳。
      
      下车时,霍琛说:“走吧,带你见见我爷爷老人家。”
      
      “啊。”温宁作出惊讶的表情:“霍琛哥你怎么不早跟我说,我什么都没有准备。”
      
      “放心吧,有我呢。”霍琛打开车的后备箱,拿出给老爷子准备的两盒礼物拿着。
      
      “跟上。”霍琛说
      
      “哦。”温宁点点头,连忙跟上霍琛的脚步。
      
      来到门口,一个中年妇女过来接住。
      
      霍琛问她:“周姨,我爷爷呢?”
      
      “刚刚吴老爷子派人送来了两幅画,现在正在楼上看画呢。”周姨想要接过霍琛手里的东西。
      
      霍琛忙说:“不用,我直接给老爷子就行。”
      
      正说着,只听见拐杖“咚咚”撞击地板的声音,一个精神矍铄,身着唐装的老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霍琛来了呀。”
      
      “嗯,爷爷,我带温宁来看看您。”
      
      霍琛走上前去把老爷子扶到沙发上。
      
      霍老爷子之前已经听霍琛说过他的打算,温宁的爸爸温俊杰是霍老爷子当年的得力助手,后来还是他给了霍琛用,因为温俊杰因为霍家丧命,照顾他留下来的唯一遗孤是应该的。
      
      霍老爷子细细打量眼前的小姑娘,小姑娘虽有些瘦弱却不怯懦,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显得乖巧安静,一双眼睛清亮有神,透着一股子灵气,看见他还有甜甜的笑了笑,叫了一声“霍爷爷”,声音清清泠泠,又有着这个年龄女孩的软糯清甜。
      
      霍家的小姑娘本就少,这个年龄的老人的多又喜欢乖巧懂事的晚辈,所以看见温宁就添了三分喜欢。
      
      问了小姑娘几句,了解了大致情况,就叫周姨把之前准备的见面礼拿出来。
      
      霍老爷子把黑漆花雕的小盒子打开,拿住一个木兰花簪出来,发簪上的木兰花玲珑剔透,不含杂质,雕刻的栩栩如生,一看就不是凡品。
      
      “初次见你,也不知道送你什么好,这个簪子你就拿着玩吧。”
      
      温宁觉得这有些贵重,但是老人的心意又不好推辞,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霍琛在旁边说:“爷爷给你,你就拿着吧,我奶奶的好东西多着呢,不差这一个簪子。”
      
      霍琛奶奶家当时跟霍家也是门当户对,家境也十分不凡。
      
      霍老爷子瞪了一眼霍琛:“这么大人了,说话还这么不稳重。”
      
      这时,周姨过来叫吃饭,三人吃过饭之后,天还没有黑。霍老爷子心心念念自己的那块地,就要出去看看,霍琛和温宁两人跟着走了出去。
      
      霍老爷子边走边给温宁介绍自己的菜园子,温宁也是城市长大的的小孩,没怎么见过田园风光,对很多事情都很稀奇,老爷子又喜欢展示自己的劳动成果,她跟老爷子一问一答,院子里弥漫着温馨欢乐的气氛。
      
      温宁惊喜的指着悬挂在空中的一个事物问霍老爷子:“霍爷爷,那个是不是葫芦。”
      
      霍老爷子回答说:“是,我们平时说的瓢就是把这锯开而形成的,你想要啊,爷爷一会送你一个。”
      
      “可以吗?”温宁一张小脸上满是惊喜,
      
      “你现在就可以挑一个带走。”
      
      女孩顿时欢喜雀跃起来,在绿色葫芦藤下,这个仔细摸一摸,那个又瞧一瞧,挑的好不仔细。
      
      女孩这时挑中了一个不大不小,表面釉泽均匀的葫芦,扭过头来先问葫芦的主人:“霍爷爷,我可以要这个吗?”
      
      霍老爷子慈祥的笑了:“行,你去屋里问周姨要把剪刀拿走吧。”
      
      温宁欢快的进屋去拿剪刀,回来后发现霍老爷子和霍琛在那边的杏树下说起话来,知道两人可能有事要谈,剪了葫芦就进屋了。
      
      霍老爷子眯着眼看了一眼女孩的背影身影,吸了一口嘴里的烟斗,缓缓吐出,在烟雾中跟身旁的霍琛说:“是个好孩子,纯良真诚,大方懂事,好好对她吧!”
      
      得到霍老爷子的肯定不容易,霍琛心里不禁有些骄傲。
      
      “你今天来,还有别的事吧?”弹了弹手上的烟斗,霍老爷子问。
      
      “是的。爷爷,这段时间二叔的动作有些大,挪用公款的数目日益增多,手下的几个子公司也一直在亏本,再这么下去我怕……”
      
      霍老爷子听完后面无表情,半响才叹了一口气,似感叹又似无奈:“做大一个企业很难,搞垮一个却很容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用给他留情面。”
      
      这个时候的霍江不再是刚刚菜园里那个慈祥的爷爷,而是执掌霍氏企业长达四十多年,跺一跺脚商界都要抖一抖的霍董事长。
      
      “我想着,他毕竟是我二叔。”霍琛说
      
      “人老了,心就不免有些软,我知道你是照顾我的心情,可是霍家近百年的心血不能因此付之一炬。最近你召开股东大会,夺走他在总公司的职位,收回手下亏本较多的子公司,让他好好当他的富贵闲人吧!”
      
      霍老爷子说完拄了拄手中的拐杖,向前走去。
      
      夜晚的微风中,霍老爷子身形有些瑟缩,但是依然□□,每一次拐杖触到冰冷的水泥地,都发出沉闷坚定的声响。
      
      霍老爷子人到老年,还是那个杀伐果断,闻名商圈的霍江,一代枭雄的气魄并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消弭半分。
      
      霍琛心中有些敬佩又有些苦涩,敬佩老爷子的杀伐果断,苦涩的是霍老爷子冷血手腕,但也正是霍老爷子这样的手段,才能养出他这样的继承人,在27岁就可以取得惊人的成就。
      
      在爷爷心目中一个人的能力永远比亲情重要的多。
      
      *
      墙上的倒计时终于来到了“1”这个鲜红醒目的数字,因为要布置考场,所以大家提前一天离校。
      
      考试的那天,霍琛旷工半天送温宁进考场。
      
      霍琛情绪有点紧张,左手中指一直上下敲击着车窗檐,看见一辆车违反交通规则更是没忍住骂了一句。
      
      温宁看到霍琛的表现,一时没忍住轻笑出声。
      
      霍琛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看着旁边笑的没心没肺的温宁,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脑门:“笑的没心没肺的,我看你根本一点就不紧张是吧。”
      
      温宁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头,有些不满的小声抱怨:“干嘛打我。”接着又说:“不过我就是不紧张,你等我考一个全市前十给你看。”
      
      在霍琛印象中,温宁一向温和安静,鲜少看见她这么笃定的模样,小脸上满是自信笑意,透漏着这个年龄女孩应有的神采风扬。
      
      “诶呦。”霍琛叫道:“没想到我们家温宁成绩还挺好,那等你考了全市前十我就满足你一个愿望。”
      
      “真的?”女孩一双秋水般清澈的眼睛认真的看着他,像是在等他一个重要的承诺。
      
      “真的,我何时食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