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异游戏 [校园]

作者:观寂见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My Poison 1

      
      经历了一整晚的折腾,微熹的天光穿过窗帘的细缝,一寸一寸的照亮室内
      斜倚著窗框的夏羽寒,只觉得头疼。
      
      她忍不住摩搓自己的太阳穴,又曲起拇指,从脸侧到后颈,顺著酸疼的点一路按下,最后停留在风池穴上,
      她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总觉得好像有什么残留在灵脉之中。
      
      隐隐的,肉眼看不见的隐毒,藏得很深,却又一阵阵刺痛著,
      好似在提醒她,所有的一切都曾经存在过。
      
      不是梦。
      
      夏羽寒偏著头,对自己那白皙的脖颈揉了又揉,调息了半晌,才悠悠睁开眼,
      窗中的她容颜依旧,和过往没什么差异,
      精致小巧的巴掌脸,一双长而飞翘的眼睛,有别于世俗的泼辣浓艳,是古典又高雅的美感。
      
      夏羽寒试著转动手腕,舒展每一个指节。
      
      术师最重要的便是手。
      夏羽寒的手很美,十指纤细修长,指尖一抹玫红蔻单,粉嫩又高雅。
      
      她双掌合十相对,徐徐变印,便如一朵花盛放的形状。
      她的伴生法器漂浮在半空中,彼岸花的狭长花瓣开始随风飞舞,快速遁入虚空之中,化为红色的烟岚。
      
      空气悄悄被染红了,
      若有似无的红雾,又像沁人心脾的魔香。
      
      但夏羽寒本身却无知无觉。
      她把彼岸花收好后,很专心的研究自己的手:
      指甲好像又长了点。
      
      这是否象徵她总是还活著呢?
      是活人,就像世间的每一个凡人一样,在时光荏苒中呼吸著,生长著,变异著,即使什么都感觉不到 ────
      但依然这样活著。
      
      夏羽寒用力拉开窗帘,阳光哗啦啦的洒了进来,金色的光辉迎面泼溅了她一身,
      那一刻,所有的种种全都历历在目,一瞬间兜上她的心头。
      
      故事的开端,起于刚升上高中的那年暑假。
      
      连续好几夜她都做著长梦,在星河中漫游,在血海中沉浮飘荡,
      在残梦的最后,她跌入巨大的漩涡中,强烈的吸力抓住她,把她强行往下拖,终至灭顶。
      梦就在那儿结束了。
      
      夏羽寒躺在床上,一睁眼,她发现自己开始能见到各种鬼神。
      
      大概是乡民俗称的阴阳眼,或天眼?
      总之全是民俗胡乱定义的狭隘名词,说不准的。
      但对夏羽寒来说,这场人生灾难可是货真价实的从天而降。
      
      她举目便可看到整个世界人鬼神交叠,不同空间的众生交错穿梭,
      鬼,整条街上都是鬼。
      除了鬼以外还有别的,名称各异的灵体到处都是。
      
      在熙熙攘攘的街口上,不是人就是灵体,
      有时候,在夜深人静的旷野,灵体还比人更多,放眼望去,一整片异界居民就如活人一样热闹喧腾。
      
      那些魑魅魍魉总是离地悬空飘移著,偶尔还会彼此挥手,打招呼,甚至打架,
      异界乡民生猛活跳的程度完全不输人类,或许是因为法治不严的缘故,甚至有过之无不及,
      路边斗殴简直是家常便饭,外头还会有一圈吃瓜群众围观。
      
      此等超乎凡人想像的生命力,简直把夏羽寒给吓懵了,
      一开始她总是捂著脸,快步通过,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那些妖仙鬼魔的模样与生活型态各异,五花八门,
      但共通点就是,它们全都很自在的活动著,
      穿过人群时,大方坦然,彷佛千百年来它们就是如此度日,倒嫌凡人后来造出来的路障妨碍了它们。
      
      对这一切感到不习惯的,大概只有夏羽寒一人。
      它们鲜活的日常姿态,就这样强行跳入她的视野。
      再也挥之不去。
      
      起初,夏羽寒在自己身上试过不少努力,
      各种坊间的号称能够关掉灵感的偏门,全都宣告无效,收惊喝符水试过一轮又一轮,依然药石罔效。
      
      比她本人更著急的,莫过于望子成龙的高知双亲:
      自己的女儿天天见鬼正常吗?当然不正常!
      该不会是生病了吧?
      要是继续闹下去,会不会精神错乱?这样还能学习吗?
      
      所以,状况外的父母拉著她,各地奔波,展开求助之旅,
      他们寻访灵山、爬了几百阶的天梯,拜庙烧香、三跪九叩求神问仙,
      泪眼汪汪的到处哭求传说中的高人大师救救自己的女儿,只差没有上刀山下油锅了。
      
      夏羽寒被这些法事搞得很烦,
      当然,所有努力都成了无谓的徒劳,
      而口若悬河的神棍一个接一个,又把她父母指使得团团转。
      
      神棍们总是在兜售了数万元的避邪摆饰之后,双手一摊,笑得不怀好意:
      “啊,让我掐指一算……这是她的天命啊,命中注定要走这一路的,
      我看你女儿天资聪颖,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灵修奇才,要不就拜我为师吧?”
      
      掐指一算、掐指一算,这是仙侠剧看太多吧?脑子都浸水了!
      掐你老母。
      夏羽寒就想抄起那昂贵的破神像,直接打暴神棍的狗头。
      你自己都不通呢?就出一张嘴胡乱骗。
      
      在她看来,她父母大概就是被当成了病急乱投医的肥羊,
      不仅被拔毛,还剥了好几层皮,最后还想把羊吃乾抹净呢。
      这一切都很滑稽,但夏羽寒的父母被搞得晕头转向,全都照单全收。
      
      带天命?
      什么命呢,他们说的不外就是那些,宗教师、灵修者、能通灵传达神旨的天选之人,
      还有一些神棍说她是带天命下凡的小仙女,要拉她入门继承衣钵。
      
      那些老掉牙的江湖骗术在她身边没停过,但夏羽寒更关心的是别的:
      
      她烦恼的是,总有孤魂野鬼想骚扰她,
      白日搭讪不成,夜半时分还会入梦骚扰,
      说来说去,就是说前辈子跟她有情人关系,想来再续前缘。
      
      一天,两天,三天,接二连三的男鬼都纷纷上门认亲,
      于是,夏羽寒很快收集到上百位的前世情人(自称),还有上百则她始乱终弃人家的悲恋故事。
      
      由于族繁不及备载,那些据说以她为女主角的前世剧情,如老太婆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颠来倒去的,
      剧情有的狗血有的恶俗,才子佳人的陈腔烂调,就像三流网小套路一样,糟糕透顶,
      就算是学霸的脑袋也不堪负荷,夏羽寒还得特地拿一本笔记本摘要大纲,提醒自己哪位非人男士对应著哪个故事。
      
      更可怕的是,夏羽寒什么也想不起来。
      
      后来新鲜期一过,她睿智的把笔记本一扔,断定这些找上门认老婆的家伙,肯定都是登徒子,没有第二个可能了。
      大概就是看她萌新好骗好欺负,所以才敢这般油嘴滑舌、胡说八道,整天还想动手动脚,骚扰没完。
      
      原来不只人间有神棍敛财,连里世界也有爱情诈欺?
      夏羽寒这回发怒的对象横跨阴阳两界,她希望全世界的垃圾全都去死─────
      
      后来,夏羽寒的父母被那些高人大师的鬼扯搞得筋疲力竭,再搞下去大概得卖房了。
      重点是,夏羽寒的困境丝毫没有好转,反倒还更恶化了,没日没夜的灵扰,连睡都睡不好。
      于是父母也暂停了那些求神问卜的愚行,他们决定回头怪罪夏羽寒自己胡思乱想、无心学习 ────
      
      夏羽寒想不通,这种锅还能飞回她身上?
      她可是从头到尾都站在反迷信反诈骗的那方啊!
      
      夏羽寒转学了。
      她只想斩断过去所有的亲朋好友的关注、以及从小到大资优生的光环,
      独自一人适应她跌倒过后的人生,换个新环境,试著重新开始。
      
      从零开始。
      
      她在新学校交到新朋友,虽然不多,但对于她适应通灵人的生活很有帮助,
      原本她以为,日子就这样太平过吧,
      但事情总无法尽如人愿,昨晚发生了一场斗法,硬生生把她卷入人鬼神的混乱角力之中。
      
      …
      
      一方香奈儿丝巾系在HORIZON 55行李箱的把手侧,夏羽寒拖著行李箱推开房门,
      大清早,走廊上却莫名其妙的挤满异界男士,
      不只是走廊,半空中也漂浮著一些灵体,全都用痴谜的眼神,巴巴的盼望她走出来。
      
      夏羽寒向来专注自己更胜于注意旁人,
      但当四下动静太大吵到她时,她就不得不抬起头来,狠狠瞪人一眼 ───
      
      呃,瞪的是非人。
      清晨四点半,寅时未尽,凡人都还没醒呢。
      
      她这么抬眼一望,媚眼如丝,非人群众中就开始有小小的骚动,
      好几只男鬼都想靠近,却又面露犹豫,不敢真的伸出咸猪手。
      
      根据过往的讨厌经验,夏羽寒确定她自己可没有此等震摄力,能镇压住一大群蠢蠢欲动的异界男士,
      她忽然醒悟过来,仰头看自己的头顶,
      一只金鳞闪烁的小龙在正上方盘旋飞著,嘴边两条龙须不断甩动,像是威吓。
      那才是这批鬼灵不敢靠近的原因。
      
      而她肩上的一球毛团,已经飞快的弹出去,
      一只银黑虎斑猫挥动肥厚的喵掌,胡乱左挥右击,迅速帮夏羽寒杀出一条路来。
      
      喵喵喵喵喵喵!
      
      猫妖扇动嘴边长长的猫须,张嘴作势撕咬,颇有小老虎的气势,把异界乡民闹得阵脚大乱,
      夏羽寒便趁乱从中间通过了,宛如摩西分红海一般,众人顶礼。
      
      她看了看饭店的地图指标,左转下楼,
      一路横越长廊,走到大厅。
      
      初夏的天光亮得特别早,在这最南端的度假胜地尤甚。 
      她拉著身后的行李箱,穿过铺着地毯的饭店大厅,穿过一群夏威夷衫腆着肚子刚check-in的外国人,
      外头已是朗朗的蓝天白云,南岛的艳阳照在海面上波光粼粼。
      
      亮得很刺目。
      
      夏羽寒抬起手,遮住了面光的半边脸蛋。
      不知道为什么,她这型的灵能者,能见鬼神,能语魍魉,站在阴阳交界之间,偏偏最受不了强光。
      
      她的皮肤特别白皙,近看好像能看出淡淡的血管纹理,几乎吹弹可破,是带点病态的美,
      被落地窗外的烈日斜映半分钟,立时浮起一层薄晕。
      淡粉红色的,像是浑然天成的胭脂。
      
      饭店走道尽头,临时加贴了一张告示:
      【西川的同学们,请至中餐厅集合用餐。】
      
      这是西川高中校外教学的第二日。
      今天的行程非常密集,海生馆,恒春古城,白沙湾,灯塔……洋洋洒洒一大串,还得顶著毒辣的艳阳,令她想到就发昏。
      
      但她知道,她的107班同学都会在那里。
      一群吃瓜乡民。
      
      夏羽寒很清楚预感,经过谣言的渲染,没多久全107班都会聚集在餐桌上,用期待的眼神追问她昨晚跟119班的斗法事迹。
      那些对她来说微不足道的九牛一毛。
      而她的烦恼总在世人看不见之处,幽暗生长。
      
      但通灵能力无法禅让,所以吃瓜的还是吃瓜,打酱油的还是打酱油,
      只有夏羽寒独自被厌世感困扰著。
      
      夏羽寒站在岔路口,恍神了一瞬,
      刚刚在大厅擦肩的几名外国男子,就从后头快步赶上她。
      
      浓烈的古龙水混合体味,同时钻入她的鼻尖。
      
      夏羽寒还未蹙眉,对方就抢着开口了。
      
      “Are you here alone? ”
      
      “Haha......what's a pretty girl like you doing here alone ?”
      
      “Let's go surfing!”
      
      小姐你一个人吗?单身吗?要不要一起浪一下!
      这台词听起来跟东方土味搭讪没啥两样。
      被男性人类与非人搭讪过无数次的夏羽寒根本懒得回答,只是单手压下墨镜,露出一双微微上挑的狐狸眼睛。
      
      她从镜框上缘冷淡的扫视三个陌生男子,美目一转,像是眼神就能杀人似的,隐隐透出一丝刀光剑影。
      原本挡住去路的三人,下意识倒退了,很快闭嘴让出一条路来。
      
      “Excuse me. ”她说。
      夏羽寒重新戴好墨镜,像猫一样微眯起眼睛,懒洋洋的。
      
      总算清净了些。
      行李箱的小轮子继续骨碌碌的滚动,发出细微的响声,
      夏羽寒一路排除各种雄性障碍物,终于走到迎宾红毯的尽头,她站在饭店门口,正想搭计程车。
      
      昨晚彻夜所经历的惊恐,却又倏地占据她的思绪。
      
      被剑气削落的衣衫,被斩断的臂膀、高高飞起的半截头颅,
      她堕入那遍满大小蜘蛛的恐怖深渊,无数蛛群在她意识中钻进钻出,噬咬著她的皮肉,
      那些在幻阵中感知到的真实,宛如一张恐惧的巨网,将她紧紧攫住不放。
      所有纷乱的一切,全都颠覆她过往的通灵认知。
      
      画面中的最后一幕,是他。
      程晓东蹲在地上,举起手中的剑,把那试图伤害她的人全都化为血肉模糊的尸身,又一具一具剜眼剖腹。
      
      刚挖出来的三颗真元,在他的掌心莹莹生光,
      他朝她递出一串以指骨编成的手环,要她接下。
      
      他唤她,小冷 ────────
      
      夏羽寒拉住行李箱站定,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她忽然觉得很累很想哭,潜伏的头疼又开始抽痛了起来。
      
      倏地,一股冰凉的异气滑过她纤白的小腿。
      那来自异界的气息很凉爽,如清风吹拂,却又宛然如真,
      
      夏羽寒低下头,伸手欲抓,手指的触感却滑溜溜的。
      一只蓝黑色的巨蛇,摆摆尾巴,从她的细腰边悠然滑开,像是打招呼一样。
      
      它有著极长极粗的蛇身,蓝黑双色的锁链鳞纹,交错组成诡谲的美感,在夏羽寒的脚边扭来扭去,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
      那是,唯独她净眼能见的异界生物。
      
      夏羽寒差点惊呼出声,但终究忍了下来。
      “你是程晓东的......?”
      
      巨蛇的蛇尾昂扬,抚过夏羽寒系著凉鞋绊带的白皙足踝,又挑逗的回卷,
      一下又一下,宛如调情。
      
      它眨眨半透明的眼睑,伸出鲜红的蛇信,认真以看起来没什么喜怒哀乐的蛇脸,对她吐舌扮鬼脸。
      
      乖乖等我。
      
      夏羽寒扁扁小嘴,正想赶它。
      巨蛇却迅速溜远,消失了。
      
      来无影,去无踪,
      那是凡人看不见也触不著的风。
      
      那瞬间,东东的声音恍然在她耳畔悄言:
      “我很想你。”
      
      他的絮语轻吟,亦如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亲爱的施主们,请点收藏捡走本作喵~



    我只怕你想不起我
    神跟你想得不一样!带你一秒进入通灵人的异想世界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