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古代当作家

作者:禅心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众人道:“裴兄慢走!”“下次再约啊~”
      
      裴义淳抱拳,外头的小二打起竹帘,毕恭毕敬地道:“裴公子慢走。”
      
      裴义淳走出去,书童捧砚跑上来:“少爷!”
      
      裴义淳问他:“我的船呢?”
      
      “送回家了。”
      
      裴家很大。
      
      按制裴夫人有公主府,裴老爷有尚书府。皇帝仁厚,将两处宅子赐在一处,足足占了一坊之地。虽然开了两道府门,后院却是通的,仗着地方宽敞,想要什么就建什么,现在跑马划船都可以,湖面小河上光画舫就有三艘,再加条小船不算什么。
      
      捧砚觉得自己做得很好。少爷今日说,若是不宵禁,晚上就躺在船上随波逐流、卧看满天繁星,岂不美哉!现在小船进了自己家,少爷想有多美,就可以多美!
      
      裴义淳突然嫌弃:“怎么不卖掉?我又不是天天用它,放着坏了怎么办?”
      
      捧砚一噎,悲愤地低下头,一个字都不敢说,心里很想弑主。
      
      两人一前一后走下楼梯,快到底时,楼上突然传来杀猪般的叫声:“裴兄等等——”
      
      裴义淳停住脚步,回望楼上。
      
      刚刚那群“饭友”争先恐后地跑下来,跑在最前面的李二郎一把捉住他袖子:“裴兄别走!”
      
      裴义淳倒抽一口气,立即拿折扇指着他手:“给我放!你刚刚抓了猪蹄!我这衣服新的!赔我!”
      
      李二郎吓得马上缩回手,想好的台词全都忘了。
      
      旁边的人赶紧道:“裴兄,饭钱还没付呢。”
      
      裴义淳一愣,看了看他们,发现姚仲融不在:“仲融呢?不是他付钱吗?”
      
      “刚刚郡王府来人报信,说郡王妃病啦!仲融担心,赶紧回了,忘了付钱!这个……你是他表叔,帮他付了吧?”
      
      裴义淳:“……”
      好你个仲融小子,居然敢坑我,今天就要打断你的狗腿!
      ……不行!真打断了还得赔医药费,应该天天去郡王府要钱!双倍儿要!
      
      哎?不对!自己就不能付这钱!
      
      裴义淳握紧扇子,义正言辞地道:“大家吃的饭,凭什么我一个人给钱?不——我就不该给,是你们说了请我的!这样,他不在,你们平分了吧!”
      
      “话不是这么说啊!是仲融说了要请,大家才来的!他不在,你是他家长辈,就该替他付了呀!你付完了,直接去郡王府要钱不就得了吗?”
      
      “我身上没带钱。”
      
      突然,李二郎指着捧砚:“你腰间是什么?!”
      
      众人看过去,见那里系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钱袋!
      
      捧砚赶紧捂住钱袋,可怜巴巴地对裴义淳说:“少爷……我刚刚回家,怕你要买东西,就拿了几两。”
      
      裴义淳:“…………”
      
      “咳!”李二郎轻咳一声,忍住笑意,“那捧砚,你将银子给掌柜吧。”
      
      “不准!”裴义淳喝道。
      
      “二两银子而已。”
      “让我付没道理!”
      “你只是帮仲融垫付!”
      
      “什么垫付?我是他长辈,难道还会找他要吗?”裴义淳瞪大了一双在这种时候专门说瞎话的眼睛。
      
      众人想:你绝对会找他要啊!
      
      “所以,这样——”裴义淳略一沉吟,“咱们公平点,猜个拳,谁输了谁付,这顿饭就当他请。”
      
      “这……”众人迟疑。猜拳和赌博有什么差别?裴聚宝可是逢赌必赢!
      
      “就这么订了!我先来!”
      只有裴义淳自己知道,他的逢赌必赢,全靠技术,靠不了运气。拼运气的话,他大半都拼不上,猜拳就极易输。
      
      但他早已经思索过,想出了抓运气的办法!
      
      比如现在,大家一起猜拳,要猜好多次,他就最先猜,万一输了,后面还有机会;要是留到最后一个猜,那就只有一次机会!
      
      所以事不宜迟,他马上将扇子给捧砚,撩起了袖子。
      
      饭友们面面相觑。这事也不能一直闹下去,多难看啊?一群公子哥儿为了二两银子饭钱,要不是为了坑裴聚宝,他们万万丢不起这个脸!现在有了解决的办法,他们也只能照做了。
      
      于是两两相对,怀着忐忑的心情猜起拳来。
      
      对上裴义淳的那人,自然紧张极了——他要是输了,等于放跑了裴义淳,大家都得怪他。二两银子不算多,他付了没啥,但敲裴义淳的目的没达到,这就严重了。
      
      他颤颤巍巍地伸出手——诶?赢了?
      
      裴义淳一脸凝重,问其他人:“谁再来?”
      
      拢共十来个人,不一会儿就战到了最后,只剩下裴义淳和李二郎。
      
      裴义淳暴汗,觉得自己今天运气不太好,哪有一直输的?
      
      他不想猜拳了,觉得拳头靠不住,收回手说:“最后一把!我们赌别的!”
      
      李二郎叫道:“骰子骨牌可不行!谁不知道你从来不输的!”
      
      “那……”裴义淳摸着脑袋想了想,突然见门外进来俩食客,一拍脑袋道,“有了!我们看下一次进来的食客是男是女!”
      
      众:???
      
      “若是女子,这钱我付;若是男子,你们付!”
      
      看戏的掌柜:虽然我这里接待过女客,但要千百次才会有一次。
      其他人:不愧是裴聚宝,这么不要脸的办法也想得出来!
      
      裴义淳的心已经美滋滋了,暗赞自己机智。
      盛朝虽然民风开放,妇女酷爱外出,但在外面吃饭的却少,更不可能让他碰到!哼哼~
      
      “那要一男一女呢?”李二郎突然问。
      
      “嗯……”裴义淳拧起眉,想了一会儿后肉疼地说,“要那样的话,我们平摊。”
      
      “……成吧。”李二郎咬牙,和众人一起翘首以盼。
      
      掌柜、小二和食客都盯着门外看好戏。
      
      不一会,两名男子走近,正要进门,突然对上这么几十双眼睛,提起的脚硬是给收了回去,转身就跑了!
      
      “哎!”围观群众失望地叹气。
      
      裴义淳的饭友们松了口气。
      
      裴义淳很生气,对其他食客叫道:“你们看什么看?!不要看了,老板怎么做生意?!”然后对饭友说,“咱们楼上去等着,不然哪有人敢进来?捧砚,你在这里守着!”
      
      说罢他率先上楼,其他几位少爷也将小厮或书童留在了楼下,免得捧砚搞鬼。
      
      上楼后,裴义淳等人都走到靠街这边的雅间里,站在栏杆前往下看,能清清楚楚地看到门外经过的人,看见有谁要进门。
      
      一辆马车缓缓驶来,在门口停下,驾车的是个扎着幅巾的汉子。
      
      裴义淳的嘴角露出一点笑意,饭友们顿时捏了把汗!
      
      车夫停稳车,上前将车门卸下,然后退开了去。车门后还垂着竹帘,一双手在下方将竹帘慢慢卷起,看手的模样有些小,多半是个童子。
      
      待竹帘固定住了,车上才有人下来,是个梳着双丫髻的姑娘。
      
      “耶!”李二郎等人兴奋地跳起来。
      
      底下红梅正要扶余慧心下车,听到声音警觉地抬头,吓得众人马上缩了回来。
      
      红梅疑惑地看了看,估摸着是食客划拳喝酒,回头将手伸给余慧心。
      
      裴义淳眼睁睁看着一个头戴帷帽的女子被扶下车,告诉自己,也告诉众人:“别高兴得早,她们不一定是来吃饭的!”
      
      下一瞬,楼下一主一仆二女便朝店内走了。
      
      裴义淳惊得差点折断扇子,叫道:“怎么可能是女的?!”然后急急地朝楼下跑去。
      
      “哈哈哈——”李二郎等人抚掌大笑。
      
      楼下大堂里,捧砚看到红梅扶着余慧心走近,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天爷!少爷今天要是送出去二两银子,还不得念叨一辈子?
      
      他赶紧跑过去,想将二人挡住。
      
      其他的公子少爷留下小厮书童是为了什么?
      大家马上冲上去将他抱住,笑嘻嘻地道:“捧砚你去哪里?先将钱拿出来!”
      
      余慧心看了他们一眼,对红梅道:“这里果然热闹。”
      
      “大家都看我们呢……”红梅小声说,很不自在。
      
      说话间,二人已经进了食肆。
      
      余慧心感觉,四周的人好像同时松了口气,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不过大家在看她是事实,她也没觉得奇怪,估摸着少有女子来饭店吃饭。
      
      掌柜脚步虚浮地走过来,不敢相信地问:“姑、姑娘……用饭啊?”
      
      “听说你这里好吃。”红梅道,“怎的人这么多?叫我家小姐怎么坐呀?”
      
      “咱们有雅间,就是要多收点钱……”
      
      “钱你不必担心,带路吧。”
      
      “哎!”掌柜马上在前头带路,走到楼梯口,见裴义淳跑下来,赶紧让到一边。
      
      余慧心被他吓一跳,听上面咚咚咚,知道有人下来,就暂时不走了,也停了下来。
      
      一名年轻俊美的男子冲到她面前,她望着他,隔着帷帽发现——真帅啊!放后世绝对是娱乐圈顶级小鲜肉!
      
      余慧心忍不住笑起来。好看的人就是天使啊,能给人带来快乐!
      
      不过隔着帷帽看得不清楚,她下意识抬手,想揭开帷帽。
      
      红梅却误会了她的意思,以为她是担心被人看见、想捂紧一点,马上伸手挡在她面前,不让那细纱有任何被吹开的机会。
      
      “公子!”她一边护着余慧心,一边朝裴义淳喊,“我家小姐要上楼,请你让让。”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在文中发现和作者其他文里相同的人物名,可能是作者发动了技能——偷懒取名法!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