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尖

作者:小红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5章

      徐师兄说陆离有车,许秋来还以为他是自己开,没料到停在路边那辆平凡无奇的黑色小轿车还自带司机,就是那晚上三下五除二把歹徒打趴的壮汉。
      男人手臂上都是腱子肉,却十分称职寡言,连见到有女孩跟着陆离上车,都没有多问,只是从后视镜里多看了她一眼。
      
      许秋来不知道他有没有把自己认出来,本想说点什么,但一想起秋甜的事,顿时又没了心情,车子行驶了五六分钟,她心急如焚换了好几个坐姿,车终于在附小校门外停靠。
      
      正赶上小学生放学,许秋来匆匆道了谢,逆着人流,朝二年级的老师办公室一路跑。
      
      还在走廊里,就听见隔墙内里传来一阵小孩震天响地的哭声。
      秋来省下了找门的时间,因为王川晨那小胖子正扒办公室门口偷看。
      
      一见她,小胖飞快小跑到她身边告状:“秋来姐!蒋臣臣踩坏秋甜的文具盒,还把她的头打破了,秋甜才推他,赵老师就知道骂秋甜!”
      
      小胖子的归纳表达能力不错,寥寥几句话,就把事发经过都总结了。
      “先跟你奶奶回去。”她扔下话,快步进门。
      
      乱糟糟的办公室里,她只一眼就找到了妹妹。
      那孩子孤零零站在办公桌对面,早上梳的小辫子已经在打斗中被扯成鸟窝,但依然倔强地梗着脑袋不肯低头。一双大眼睛气鼓鼓往上瞪,任老师怎么骂她,眼圈都憋得通红了,两只小拳头攥紧,眼泪硬是没掉下来。
      
      “……你还瞪,你还敢瞪老师!我跟你说半天你一句都听不进去是不是,许秋甜,我命令你向蒋臣臣同学道歉。”
      
      “赵老师。”许秋来深吸一口气压下怒火,站在她身后唤她。
      
      女人回头,明显一愣:“你是?”
      “我是许秋甜同学的姐姐。”
       少女一看就只有十八九岁,赵老师不悦皱起眉,“你父母怎么不来?”
      
      “不需要,我就是她户口本上的监护人。”她的模样格外漂亮,一字一句冷肃沉着,气势倒又和普通年轻女孩区别开来。
      
      许秋来对这个新班主任的了解仅来自两个孩子平日的只言片语,结合平日几次接送孩子留下的印象,不难拼凑出一个大致的人物侧写。
      
      二十八|九,未婚,妆容精致,衣着入时,工资平日估计都花在了穿戴上,靠打扮堆砌出几分姿色。至于她为什么偏袒那个明显个头更大的蒋臣臣,秋来把目光移到对方家长那边的时候就明白了。
      那男人三十岁出头,样貌中上,身上是价格不菲的名牌西装,皮鞋锃亮,手上没戴婚戒,反而是小指套了银环,是个离异单身汉。
      
      秋来招手把秋甜叫到身边,近了才发现她脑门上有块蹭破的油皮在渗血,淤青肿了一大块,小孩子皮肤又白又嫩,格外刺目。
      她顿时又是心疼又是生气,火气蹭地冒上头。
      
      “姐姐……”
      秋甜又是委屈又是小心地唤了她一声,抱住她的腰,把头埋进她怀里。
      “怎么弄的?”许秋来把人推开。
      
      秋甜察觉姐姐在生气,但又不知道是不是生自己的,抠着手指小声答,“蒋臣臣用文具盒打的。” 
      “说大声点儿,我听不见!”
      “蒋臣臣用文具盒打的!”秋甜闭着眼睛大喊出声。
      
      这下足够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听到了。
      
      那叫蒋臣臣的男孩比秋来还高一个头,一只裤腿卷上去几道,皮都没破,膝盖上红红紫紫涂了些药水,闻言,哭声竟又大了几分。
      
      对比鲜明,事情发生到现在,还没有人帮秋甜处理过伤口。
      许秋来回头就是一声怒吼:“哭哭哭,烦死人了,你哭够了没有!”
      
      熊孩子大概被她的气势吓到,声音在空中停住半秒钟,打了个嗝之后,上气不接下气地抽噎起来。
      
      许秋来发火的时候眉梢挑起,菱唇紧闭,雪白的皮肤比平日更添几分绯色,格外有生气。
      
      男人不管在什么年纪,都喜欢二十岁的女孩子,那单身汉一时没挪开眼,毕竟这是一张在大银幕上无限放大都能叫人心悸的脸。反应过来时,刚才的气也消了大半,拍了两下自己孩子:“你怎么还不如个女孩子,别哭了。”
      
      赵老师口中的事发经过和她从王川晨那听到的截然不一样,说是亲眼看见秋甜先动手推了对方。
      许秋来叫秋甜自己说,这孩子这次却紧闭着嘴,除了一句她没先打人,什么也不肯开口讲。
      那边蒋臣臣一边抽噎一边打嗝,冒出来的话也是没句能听懂的。
      
      “监控呢?”许秋来想起来这茬。
      赵老师:“保安室说硬盘故障,调不出来。”
      每次一遇到点事情监控就坏,许秋来不信:“我学的计算机,会修硬盘,不行我去看看?”
      
      “你的意思是我在撒谎吗?”赵老师脸色一变,冷声道,“许秋甜家长,现在是下班时间,保安室也是要下班的。今天这个歉,许秋甜同学无论如何都得道,这种事大人包庇姑息只会害了孩子,没有规矩以后还会再犯。”
      
      她就欺负许秋来年轻。
      
      可惜,许秋来从来就不是逆来顺受任人欺负的家伙,僵持几秒,她忽然轻蔑笑了一声:“好啊,监控坏了是吗?”
      “如果我能找出证据证明我妹妹没有先动手,麻烦你为刚才批评她的每一句话道歉。”她盯着女人的眼睛:“就算她还小,也不是大人可以随意冤枉的,孩子的心灵更不容人践踏。”
      “黑白对错,我要从小把她教清楚。”
      
      话里的明嘲暗讽,赵老师怎么会听不出,反驳几次涌到嘴边,目光落到一旁的男人身上又克制住,按下翻涌的情绪云淡风轻整了整裙子:“好啊。”
      她倒要看看许秋来能找出什么证据来。
      
      教室里当时根本没多少人,如果是刚在门口趴着的王川晨,那个孩子的话根本不能采信。
      
      谁料许秋来并没走出办公室,她在室内环扫一圈,目光落在隔壁桌数学老师身上,“程老师,麻烦您电脑能借我一下吗?”
      她刚刚下车太急太慌,包和电脑都掉在了陆离车上。
      
      那小伙一时没反应过来许秋来怎么会认识他,傻乎乎起身才发现,桌面上摆的数学教案写了自己大名。
      
      赵老师隔空瞪他一眼,他无辜地耸肩摊手。
      
      奇怪得很,这姑娘看上去就小他许多,支使起人气势却一点也不弱,穿衣打扮都不是什么牌子货,但她不慌不忙在他的位子坐下,敲着他的键盘,仿佛那本来就是她的座位一般。
      
      一般学校都使用局域网,校内IP去找监控主机简直事倍功倍,还省了许秋来绑马的时间。
      没到两分钟,她就拿到了监控主机权限,学校保安室也根本没什么安全意识,管理员用户名都还是初始状态,密码连个数字加英文都没设,解开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找到那个时段的教室监控,她先给自己留个备份上传,然后才叫人:“自己过来看吧。”
      
      赵老师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情不愿屈尊挪腿,然后就在电脑里看见了自己的身影。
      
      两个孩子在下面打架的时候,她全程在讲台玩手机没抬过头。
      而且,监控画面里确实是蒋臣臣先摔了秋甜的文具盒,秋甜以牙还牙砸了对方的作业本和书包,然后就被蒋臣臣捡起铁皮文具盒敲了闷棍,接着,秋来大概是生气了,把人推倒骑那小子身上一顿乱揍,那小子嗓门大,听见哭,赵老师才终于放下手机,不分青红皂白指着秋甜骂。
      
      难怪不给她看监控呢。许秋来冷笑,“现在能道歉了?”
      
      “不管出发点是什么,打人就是不对,我在教导学生,许秋甜家长你这是什么态度?”
      “不知道拿着这段监控去教委投诉,学校又是个什么态度。”
      
      赵老师气得发抖:“你威胁我?”
      
      “瞪我没用,向我妹妹道歉。”
      这一次,许秋来彻底敛起笑意,语气是不容拒绝的命令式。她把进门时候赵老师对秋甜说的话,又还给了她。
      
      *
       秋甜最终还是收到了老师和蒋臣臣的道歉,尽管他们可能没有那么乐意。
      
      大获全胜,她跟着姐姐抬头挺胸走出办公室。中间蒋臣臣的爸爸还追上来,试图跟秋来搭讪,问她是不是附近艺术学院的,还邀请她出演什么电影什么配角,被秋来毫不犹豫冷漠拒绝。
      秋甜不喜欢他,觉得他油光水滑的头发像是抹了半斤猪油,她觉得自己的姐姐真帅。
      
      但秋来自从走出办公室就没再和她说过话,秋甜有点慌,几次想去拉姐姐的手,都被她躲开。快走到校门口时,秋甜小跑才能跟上她,终于忍不住委屈叫出声,“姐姐等等我,别生我的气了。”
      
      秋来长叹一口气,转回身,“许秋甜,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生气吗?”
      “知道,我做错了事。”
      “错在哪里了?”
      
      “我不应该打人,打了人也应该把事情的经过讲清楚,不应该不说话,”这孩子认错时候一向从善如流。
      “那你为什么不解释?”
      
      这句话问出口,秋甜又沉默了,就在秋来恨铁不成钢转身要走时,秋甜终于哇的一声哭出来。
      小家伙哭得脸都涨红了,眼泪鼻涕混在一起,“蒋臣臣说我没有爸爸妈妈,是没有家教的孩子,叫大家不要和我玩。”
      
      这世界上可能也只有血脉的力量能叫人如此感同身受,许秋来被她哭得心肝都在颤。
      她把妹妹拥入腰间,沉声告诉她:“谁说你没有爸爸妈妈,你爸爸是最伟大的安全科学家,你妈妈是最了不起的数学教授,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嘲笑你,你也决不会被三两句嘲笑打倒。”
      
      “秋甜你记住,不要给别人选择你的权利,你才是那个选择要不要和他们玩的人,懂吗?”
      秋甜似懂非懂地点头。
      
      许秋来拿出手帕叫她自己把眼泪擦干净,俯身低头,在妹妹破皮的额头上吹了吹,“疼不疼?”
      “疼,”想了想秋甜又摇头:“现在不疼了。”
      
      小女孩满头的卷毛乱翘,眼睛里是闪着未干的泪痕,气没喘匀,连着浑身抽噎个不停,秋来用手指帮她理了理,重新扎成两颗小丸子。
      然后示意她站到花坛边缘,转过身把她背在背上,一步一步朝前走。
      
      耳边的抽泣声渐渐小了,秋甜的脸颊安静伏在她肩头。小孩子用力哭完之后就想睡觉。其实一个八岁的孩子背在身上挺沉的,但秋来最终也没把妹妹叫醒下来自己走。
      
      她没注意到,身后有辆车在马路上跟了好久。
      
      *
      西装保镖男很奇怪,陆离明明是下车去还包的,怎么走到校门口站一会儿,又原封不动地拎了回来。
      
      “我看她们挺累的,要把人叫上车吗?”
      “算了,改天还也是一样。”陆离低头,把车窗升上。
      
      他不想打破那么温情的一刻。
      
      许秋来的包是两年前很旧的款式了,黑色,当年的品牌限量版,大小正好够装一台十五寸电脑,他柜底有个差不多的。
      皮质外壳上贴了几张卡通史迪仔,和包很不搭调,但贴纸即便磨花了,主人也没有将它撕掉。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彩虹屁在评论区提前帮我完成了这个愿望,你们也太可爱了叭哈哈哈,说不定有别的读者进来看到评论区,超期待把文点开然后超失望关掉,然后说这个不要脸的作者居然想出这种办法包装评论区曲线救国哈哈哈哈!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27196789 1个;
    黑衣人 18瓶;27196789、千秋、萌大喵 10瓶;予以Douceur 6瓶;苹果狗 5瓶;我走路带风 3瓶;航^o^ 2瓶;pmonstax、三七二十一、luelur、睡不着的小仙女、甜甜三岁啦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