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你我的小心心

作者:妤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个小心心

      这条路径的尽头是一个墓园,位置绝佳的地方立着他一个最重要的人的碑。
      
      上面刻着的字极具讽刺意味,吾爱妻之墓,这是他那个渣男老爸亲自提上去的字,然后在母亲入葬的那天,他风光无限的迎娶了第二任妻子。
      
      感情是这个世界上最虚无缥缈的事情,譬如他的老妈明明说好要陪他一辈子,末了却选择了自杀身亡。
      
      但是本心而言老妈生前对自己还算不错,该祭奠还是得祭奠的。
      
      把百合花放在墓前,看着旁边的一大束百合花,楚辞动作条件反射的僵在了原地。
      
      谁来过?
      
      他立刻抬头四处张望,空荡荡的墓园只有他一个人的身影,楚辞攥紧拳头,不由得嗤笑一声,你期盼什么呢?
      
      说不定是谁送错了呢,就他那个渣男老爸每天醉卧温柔乡,哪有这个闲情逸致来祭奠他的短命妻子。
      
      来之前楚辞纠结了良久,最后还是来了。
      
      就当互相给彼此做个伴,留个念想也是好的。
      
      天有不测风云,老天爷也仿佛察觉到楚辞有些低落的情绪,乌云密布,太阳也被遮住,阴沉沉的一副要下雨的架势。
      
      “老妈,这算是你给我的回应吗?”楚辞苦笑,话音刚落,天空便急促的下起了雨点,衣服很快就被打湿,头发被淋湿垂了下来,眼睛眯缝着有些微的睁不开。
      
      头顶突然出现一把黑伞,背后传来一阵咳嗽声,有烟味和香水味混杂在一起的味道从后面飘来,这是常年浸染在酒色之中的味道,楚辞厌恶的皱眉这个男人还真的是死心不改。
      
      他的后妈讨厌香水,所以从不用香水,但男人身上分明带着香水的味道,一想到是如何沾染上味道的,楚辞冷着一张俊颜,胃部翻滚着恶心的想吐。
      
      “小辞啊,都三年了。”男人长叹一声,语速缓慢嗓子沙哑,一听就知道是个老烟鬼了:“也该放下了吧。”
      
      “放下?你说的倒是简单”,楚辞冷嗤,目光淬了毒般凌厉逼人,“敢情死的不是你妈,你当然无动于衷。”
      
      “小辞。”男人气的胸腔剧烈起伏,剧烈的咳嗽了两声,仿佛要把肺都咳出来。
      
      楚辞冷眼看着这一切,这个男人是天生的做戏高手,唯一可取之处便是这幅皮囊,用来骗取女人芳心的凭介。
      
      而偏偏他的五官像极了老爸,两个人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所以楚辞极其厌恶自己的脸。
      
      “你可注意身体,得留口气,否则你要是嘎嘣了,我就得去喝西北风了。”楚辞此人嘴毒的很,尤其是对待讨厌的人,话是怎么恶毒怎么说,怎么伤人怎么来。
      
      老楚果然被气的够呛,指着楚辞半天,脸色憋的通红,最后又硬生生的把口中未说的话咽了回去。
      
      老楚对这个儿子是很愧疚的,失去了母亲不久就多了个后妈和一个便宜弟弟,这对一个高傲的人来说无法接受也实属正常。
      
      但楚辞太倔了,一倔就是几年。
      
      楚辞的性格很像年轻时候的老楚,尖锐刻薄,周身竖起了一圈盲刺,作为为人处世的屏障。
      
      但现在这身盲刺却对准了他,这让老楚有些难过。
      
      毕竟没有哪个父亲想和自己的儿子兵戎相见,非要争个你死我活的,但楚辞厌恶他厌恶到了听不进一切解释,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都是徒劳在做无用功而已。
      
      两人的对峙还没有结束,楚辞也懒得再与他再进行无意义的争辩,于是大跨步转身就想着走。
      
      “我要跟你佩文阿姨离婚了。”老楚在他背后喊了一声。
      
      楚辞顿住,下了雨温度降了不少,裸露在外的皮肤都被吹的很凉。
      
      离婚了?
      
      是不是所有的人都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伤害到别人之后只要自己道个歉可以再弥补回来,简直是异想天开,痴人说梦。
      
      离婚了又怎么样,当初的伤痕依旧还在,不是说离婚了就可以弥补过来。
      
      况且还搭上了老妈的性命。
      
      “楚雄海,你是不是太天真了。”楚辞笑了,目光变得哀怨,“因为老妈爱你,所以无论什么时候你做了什么,她都会原谅你,而我不行,我没这么大度,我也不会相信你的花言巧语,你对我来说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所以你会跟一个陌生人说你要离婚了吗?”
      
      楚雄海心里哀痛,当初一步错,步步错,就是因为当初的一个误会,从而导致现在父子俩反目成仇,谁也不愿意搭理谁。
      
      楚辞嘲讽的笑了笑转身进了雨幕,雨势非但没有减小的趋势,反而更大。
      
      回到家后他把湿衣服换洗下来,进了盥洗室。
      
      今天的心情因为楚雄还的出现再次降为零,楚辞洗完澡发现微信上弹出个好友通知。
      
      千与千寻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头像是个抚摸自己胡须的杰瑞,穿着个白色大裤衩,看起来既滑稽又可笑。
      
      楚辞点了接受,两人加为好友。
      
      对面的信息很快的就发了过来。
      
      【千与千寻:嗷嗷嗷,阿辞,老师说我们学校艺术节要表演节目,你要不要参加】
      
      后面配上一个猫咪表情包,配字撒娇。
      
      奇异的,楚辞脑海中居然可以想象出这幅画面,不过艺术节对他来说一点可取之处都没有,没有丝毫的吸引力,在他眼里还比不过一盘花生米。
      
      【cc:不】
      
      楚辞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她的邀请。
      
      太难了,小哥哥是石头心吗?
      
      多次被拒,饶是脸皮厚如林之寻也难免有些丧气,随即想到什么又兴奋的舔舔唇,眼睛弯了起来。
      
      他不参加没关系,她参加就好了啊。
      
      反正只要他可以看到就已经达到目的了。
      
      林之寻被自己的智商感动,简直太聪明了,无懈可击。
      
      报上了节目之后,她趁着老师不注意拿出手机跟楚辞闲聊,脸上的笑容几乎扯到耳后。
      
      【千与千寻:阿辞,你现在干嘛呢,我好无聊】
      
      【cc:不要叫我阿辞】
      
      楚辞似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林之寻的称谓,林之寻忍俊不禁,本以为他一开始就能发现的,结果还不错。
      
      口头便宜占够了,林之寻故意曲解他的意思,存心存了逗他的心思。
      
      【千与千寻:咦,那叫你什么好!阿楚?楚楚?辞辞?】
      
      【cc:...】
      
      看到楚辞无语的回复,林之寻笑出声,结果自然是被点名批评,她吐舌,行为可算是收敛了一些。
      
      拿出手机她继续回复。
      
      【千与千寻:不然叫什么,都不让叫那我就叫你小哥哥了】
      
      楚辞脑壳突突的疼,这下再看不出林之寻是在刻意逗他就是傻子了。
      
      林之寻的性格他是了解的,属于那种越说越带劲的,为了以绝后患,他直接进行了冷处理,就当他什么也没看到就好了。
      
      林之寻抱着手机坐等右等等不到回复,她抿着唇思考自己是不是太过得意忘形了。
      
      沉思几秒后得出结论,她明明很中规中矩啊,楚辞这接受能力也太差劲了吧,这么不禁逗,这绝对不是她的问题,这可跟她林之寻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她觉得自己很无辜。
      
      椅子被人从后踢了一下,林之寻被踢的有些反胃,厌恶的皱眉,她注视着后面的同学,寓意很明显,没事别惹她。
      
      王鑫笑了笑,手指间夹着根笔不停地在转:“林之寻,果然人不可貌相,你长得这么乖,居然也是个坏学生,啧。”
      
      林之寻一脸懵逼之余还有些生气,这个人是不是脑子瓦特了,要不然干嘛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鬼话,关她屁事啊,都说了多少遍了,为什么他就是不能理解,纪检委也没见这么查的。
      
      林之寻脸上挂着疏离的假笑:“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
      
      “林之寻,你可真行。”王鑫恼羞成怒,愤恨的瞪了他一眼,书在桌子上拍的“啪啪”的响。
      
      嘁,这种人真的很迷,主动来招惹人就算了,还说不得,一说就生气,简直双标的无法比拟。
      
      林之寻极其厌恶这种人,玩不起你就别犯贱呗,先撩者贱不知道吗?哼,就是嫉妒她可爱。
      
      林之寻决定跟楚辞吐槽一下王鑫这沙雕行为。
      
      【千与千寻:小哥哥,你说王鑫是不是有毛病,每天都说骚话,怼回去他还生气,真当自己是国民儿子了】
      
      楚辞看到国民儿子这四个字有些无奈,脸上也含着笑意。
      
      国民儿子这个梗绝了。
      
      【cc:别理他】
      
      王鑫此人好虚张声势,为人热爱出风头,针对林千寻的原因反而可能是想吸引她的注意力。
      
      林之寻嘴角忍不住向上翘,笑意盈盈,小哥哥说别理他欸,这代表了什么,小哥哥不希望她和别的男生玩。
      
      四舍五入就等于吃醋了吧。
      
      好帅啊。
      
      林之寻笑的合不拢嘴,当然也不能放弃口头上调戏楚辞。
      
      【千与千寻:小哥哥,你是吃醋了吗/害羞】
      
      【cc:……】
      
      骚还是你林千寻骚,楚辞不相信王鑫的骚话能超越林千寻。
      
      除了这一串感叹号,这一次楚辞似乎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回信息,即使林之寻这边说的天花乱坠那边依旧稳得一匹,连个标签符号都欠奉。
      
      没关系,反正明天就可以见到了,不过是一个夜晚而已,睡一觉也就过去了。
      
      林之寻内心想的美滋滋,但事实往往是残酷的,楚辞第二天并没有来上课。
      
      看到空荡荡的桌椅时林之寻内心是崩溃的。
      
      谁能跟她解释一下小哥哥怎么了?!
      
      林之寻开始怀疑人生,一上午的课都在愣神中度过,她成绩中等,说好不好,说坏不坏,卡在中间,就是传说中那种无论卷子难度系数大或者小,分值都是不变的那种人。
      
      所以,犹豫了几秒后林之寻觉得自己可能需要请个病假。
      
      俗话说得好,说什么来什么。下午时,林之寻坐在椅子上,小腹一股剧烈的下垂的疼痛,她敏感的意识到不对劲,借了个“止血贴”,她去了厕所发现果然如自己所料。
      
      林之寻身子骨弱,这是打小留下来的病根,不好根治,所以身子也异常的敏感,各种乱七八糟疼痛感也就更加的强烈。
      
      譬如此时她趴在桌子上,疼的直不起腰来。
      
      我去你奶奶个腿,林之寻觉得她以后可以改行去算命了吧,这嘴是开了光的吧。
      
      疼的实在是厉害,新同桌祝愿帮她在超市买了红糖,林之寻喝了一大杯红糖水,除了肚子内部滚烫,疼痛感依旧剧烈。
      
      可咋整。
      
      最后,林之寻又去找班主任请了假,这次班主任倒是非常和颜悦色的帮忙签了假条,还不停的.追问关于她的身体状况,与之前的态度天差地别。
      
      等小姨把人领回家,很好的解决了林之寻的困惑。
      
      林之寻老妈在学校里捐了一个楼,并且承包了林之寻在读时期的学生奖学金。
      
      “扎心了,小姨”。林之寻假哭,哼哼了两声,“我以为她是因为我的人格魅力才对我这么好,没想到是因为我的钱。”
      
      “人之常情,你别太难过”,小姨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怎么去劝,只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林之寻躺在床上,异常乖巧的说道:“小姨,你先去忙吧,我自己可以照顾好自己。”
      
      “没事,我不忙。”小姨无所谓的摆摆手。
      
      林之寻:“……”
      
      可我想去找楚辞啊。
      
      咦呜呜咦。
      
      末了小姨是天快黑时才离开,林之寻没什么胃口,吃了点粥也就没再继续吃。
      
      等小姨离开了一段时间,林之寻才敢偷偷溜出去找楚辞,按照大脑储存的路线,她走到之后直奔10楼。
      
      林之寻摁了门铃,里面没有回应,也没有声音。她不死心的继续摁,依旧是没有反应的。
      
      林之寻心里直犯嘀咕,难道说楚辞没在家?可他不在家又能在哪儿?
      
      叹出一口气,林之寻决定最后再试一次,再没有回应的话就回家。
      
      手指屈起在门上敲了敲,她喊了两声:“是我啊,我是林之寻,小哥哥快开门。”
      
      她趴在门上听了半天,也没有啥动静,林之寻绝望的撩了撩头发,这也太悲惨了点。
      
      小肚子翻滚着,恶心感油然而生,林之寻靠墙而战,打算休息一会再下去。
      
      打算走时门突然开了,一张憔悴不堪的脸出现在她面前,楚辞的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头发略微凌乱,身上的睡衣也有些折痕,硬生生透出几分颓废感。
      
      但好看的人无论怎么样都是好看的。
      
      林之寻看着他通红的脸颊心中敲醒警钟,伸出手在自己额头贴了一下,又贴在了他的额头。
      
      “你发烧了!”林之寻很惊讶,这个人昨天下午见得时候还是意气风发的,他到底去干什么了,怎么短短的时间内就变成这样了。
      
      把楚辞扶进屋里,林之寻打了个寒颤,懂得了楚辞为什么会发烧的真相,这温度太低了点吧,她找出遥控器把温度调高几度才松了口气。
      
      见到是她楚辞似乎很惊讶,眼睛睁不大开,就眯缝着眼睛,拖着一口破铜锣嗓子问道:“你怎么来了?”
      
      听到他的声音之后林之寻是一点看法都没有,也是绝了,一天之内把自己弄的跟病入膏肓似得,小哥哥真乃神人也。
      
      林之寻想给他倒杯温水润润嗓子,艰难的给他喂进去一点,她急忙跑下去给楚辞买了药。
      
      林之寻本来痛经就厉害,剧烈运动后双腿都有些打颤发软,大脑阵阵发黑。
      
      等再次回来林之寻出了一身虚汗,额前和两边的头发也都被打湿,她倒了一杯水,打算就这么给楚辞喝。
      
      但是却喂不进去,楚辞很不配合,发烧的后劲上来,他全身滚烫,大脑意识模糊的情况下行动根本有些不受控制。
      
      林之寻无奈之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在床边坐了一会,突然想到电视剧中喂药的方法,脸上染上几抹羞红,她把药和水含在口中,口对口贴了上去。
      
      林之寻觉得窒息,她这算是趁机占便宜吗?可她明明是为了给他喂药,那这该怎么算,她纠结了。
      
      药品和水送入他的口中,林之寻轻缓的吹气,庆幸的是这次药喂进去了,也就不用再想其他的招数了,她终于松了口气。
      
      或许是因为缺氧,大脑有些发晕,林之寻吸了吸鼻子,觉得自己好像被传染了,她好像也感冒了。
      
      大脑越来越昏沉,林之寻趴在他床边就这么睡了过去。
      
      等楚辞醒来时,他揉了揉还有些酸胀的大脑,眼前渐渐变得清晰,等看清床边趴着的人,他扶额的动作僵住,眉头忍不住蹙了起来。
      
      扒开女生散在脸上的头发,一张清丽的小脸展露出来。
      
      林之寻?
      
      他鼻子堵塞,脸色依旧有些苍白,眼神茫然,整个人的气质一下子就软了下来。
      
      大脑关于昨天的记忆已经断片,什么都记不太清,只有隐约的一点印象,在失去意识前好像真的是有见过她。
      
      下一秒林之寻的眼睫动了动,似乎随时要醒。
      
      楚辞惊慌之下不假思索的阖眼装作假睡。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