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佛系男反派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病娇霸总8

      8
      
      自从深夜顺风车事件后,乔雨馨再也没联系过韩嘉树。他的耳根子因此清静许多。
      
      韩嘉树不清楚那天晚上乔雨馨的突然转变是为什么,只是女生离开时的眼神,惧怕之色令人印象深刻。他偶尔想起来,都会情不自禁地去照照镜子。
      
      接着反思:他,很可怕吗?
      
      这天,韩嘉树又对着镜子练习眼神,易瑟瑟跑过来问他:“一起去吃饭吗?组里来了个超级棒的大厨,做饭超级好吃!”
      
      韩嘉树看见易瑟瑟说到吃的眼睛瞬间亮了,连忙应了声好。他随后问人:“你看看我,我的眼神怎么样?”
      
      “凶不凶”三个字还没说出口,他就被女孩扯住了衣袖。
      
      易瑟瑟对他说:“你低头,靠近点,我帮你看看。”
      
      作为一名小护士,寻常的病症,易瑟瑟还是有信心看好的。
      
      因为要看眼睛,易瑟瑟特意昂着脑袋,仔细地盯着韩嘉树的双眸看。她先检查左眼,清澈干净,没有任何问题。
      
      紧接着,她又看了右眼……
      
      然而一直被动的韩嘉树不淡定了。
      
      因为,两个人的距离实在太近了。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弄得他心猿意马。女孩的呼吸声时而轻缓时而急促,像是富有节奏的鼓点,悉数落进韩嘉树的耳朵里。
      
      他突然好不自在。
      
      “那个,你误会了。”韩嘉树说,“其实我不是问你眼睛有没有病,我是想知道我的眼神有没有问题。”
      
      女孩子听到这话明显愣住,微微踮起的脚有些发虚,人往前颠了一下。韩嘉树扶住她,下巴碰到了易瑟瑟的额头。
      
      “对、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刚、刚才……没站稳。”易瑟瑟往后撤了两步。
      
      “不妨事,我没多想。”韩嘉树理了下被女孩抓得皱皱的衬衫袖子,强装镇定,“那易护士,你……还要继续帮我看眼睛么?”
      
      易瑟瑟绕了绕手指,脸颊不经意间染上一抹绯红。她深吸了一口气,语速飞快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能别说话吗?”
      
      这下子换韩嘉树发懵,他问易瑟瑟:“为什么不能说话?”
      
      易瑟瑟撇开眼,有些难为情,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出了心里话,“我怕痒。”
      
      韩嘉树的心脏“嘭”一下,像是被烟火击中。他轻笑了声,点头答应,随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得到许可,女孩再次倾身过来。两个人之间存在身高差,于是,韩嘉树把头低得更狠了。
      
      视线撞进一双漆黑的明眸,眸中有盈盈水雾点缀,吸引了韩嘉树全部的注意力。
      
      “你的眼睛没毛病,就是偶尔眼神有点飘。这个得改改。要不然上镜的时候,会很难看的。”
      
      女孩子说话的声音轻又软,像是一根柔软白皙的羽毛,缓缓地刷过韩嘉树的下眼睑。
      
      温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脸上,有点痒。
      
      韩嘉树看见易瑟瑟的唇瓣一张一合,却愣是一句话也没听进去。他只是呆愣愣地看着女孩,不自觉晃了神。
      
      “哎,你想什么呢?”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韩嘉树的意识回笼。他抬眸,看见易瑟瑟脸上纯真的笑,诚心道了句:“谢谢。”
      
      易瑟瑟:“不客气,小事一桩。咱们去吃饭吧,晚了就没菜了。”
      
      韩嘉树:“好。”
      
      -
      
      吃饭的时候,韩嘉树时不时盯着易瑟瑟看,这让小姑娘一度感到不自在。
      
      易瑟瑟难为情地瞥了他一眼,问:“你、你盯着我看干什么?我的脸上有、有米粒吗?”
      
      韩嘉树吃了一口茄子,摇了摇头。茄汁入口,滑而不腻。他喜欢,就多吃了几口。
      
      “你喜欢吃茄子?”易瑟瑟问。
      
      韩嘉树:“这个大厨做的茄子好吃。”
      
      易瑟瑟夹了满碗的菜,转过身,不徐不疾地说道:“那你多吃点。吃饱了有力气背台词,争取少NG。”
      
      韩嘉树:“借你吉言。”
      
      一顿饭吃完,韩嘉树顺便收拾了下桌子。他见易瑟瑟依旧背对着他,轻启薄唇:“我吃完了,你转过来。”
      
      “我不看你。”
      
      易瑟瑟盯着墙壁,目光泛直,“没事。这墙上的涂鸦挺好看的,我想多看几眼。”
      
      韩嘉树:“那你看吧。”
      
      -
      
      下午的戏开拍前,易瑟瑟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问韩嘉树:“中午的时候,你到底在看什么?你是不是也想看看,我的眼睛有没有问题?”
      
      韩嘉树深吸一口气,看着人,他想说些什么,奈何被导演打断。
      
      因为,拍摄正式开始了。
      
      《天籁之音》讲述的是过气新人歌手楚珩在遭遇打击后陷入人生低谷,在邂逅灵感缪斯后重新振作追求音乐梦想的故事,主题是青春梦想与燃。
      
      然而在这个看似小清新设定的故事背后,又包含着各种狗血的桥段。
      
      比如,楚珩生在一个单亲家庭里,母亲既当爸又当妈,对他特别严厉,稍微哪里做的不好,就是一顿家法伺候。
      
      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的楚瑜存在着性格上的缺陷。他在音乐上自负,在感情上自卑,后期与女主角吵架的时候,常常陷入痛苦的折磨里。情况不好的时候,他还会自残。
      
      女主赵念,也就是楚珩的灵感缪斯,她出生在一个温馨的大家庭里,从小无忧无虑,开朗活泼,是所有人的开心果。
      
      故事前期,楚珩在赵念的帮助下重新振作,找回了写歌的状态,事业蒸蒸日上,两人的感情也不断升温。
      
      后期,楚珩成名,外界各种压力驱使下,他的性格缺陷渐渐显露,弄得赵念喘不过气来。加上反派挑拨,昔日的恋人陷入了猜忌和不信任当中。因为喜欢,因为爱,二人最终破除万难,修成正果。
      
      他们今天要拍男女主第二次见面的场景。楚珩和赵念在花田偶遇,进行了一次有趣的交流。楚珩被女孩吸引,对她产生了好感。
      
      正式开拍,韩嘉树和易瑟瑟马上进入了状态。
      
      韩嘉树坐在秋千里,安静地看着远方的云彩。他的身后是一片薰衣草花田,花田附近有一个小木屋,屋前的风铃正随风飘动,发出阵阵脆响。
      
      这里的空气清新,呼吸一口,令人不自觉地变得心情舒畅。
      
      韩嘉树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深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这时候,他的身后响起一个女孩的声音。
      
      “是你呀,好巧。”
      
      韩嘉树转过头,眼神困惑。
      
      “我们,见过吗?”
      
      “你不记得了?上回在西村公园,我是你唯一的观众。”女孩毫不见外,直接走过来,扶着秋千的粗藤,笑着问,“介意我坐下吗?”
      
      韩嘉树默默地挪到最边上。
      易瑟瑟挨着他坐下。
      
      “你刚刚在想什么?”女生问。
      韩嘉树敛眸,“我在想啊,这里的云彩真美。”
      
      易瑟瑟:“你那里的云不美吗?”
      韩嘉树摇头,“沾染了世俗的气息,透着一股死亡的味道。”
      易瑟瑟做了个鬼脸,“像这样吗?”
      韩嘉树绷着的嘴角松了一下,扬起一个细微的弧度。
      他的语气略带嫌弃:“好丑。”
      
      少女不以为意,脸上的笑容更深。
      “可你笑了呀。”
      
      韩嘉树怔住。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她的笑容纯粹干净,清新脱俗,让人看了赏心悦目。
      这还是第一次,他听到有人对他说:“可你笑了呀。”
      ——做鬼脸很丑,可你笑了。
      
      潜台词:那便值得。
      
      韩嘉树垂眸,若有所思。
      
      易瑟瑟接着说:“你笑起来很好看。”
      韩嘉树鬼使神差地摸了下自己的嘴角,不确定地低喃:“是吗?”
      易瑟瑟肯定道:“对。”
      
      两人之间安静了一会儿。
      易瑟瑟坐过来一点,主动挑起话题:“你有喜欢听的曲子吗?”
      韩嘉树抓着粗藤,身体往外靠。
      “升c小调第十四钢琴奏鸣曲。”他说。
      
      易瑟瑟脸上浮起喜色,“好巧,我也是!我特别喜欢第二乐章,就像李斯特说的,它就是深渊中开出的一朵花。”
      韩嘉树显然有些意外,“我还以为像你这样的人,会更喜欢第一乐章。因为,更热情。”
      
      易瑟瑟看了他一眼,“你不也和外表看起来不一样么?没有谁是能够被一眼看透的。就算是再干净的眼睛,也会说谎。”
      
      韩嘉树被她的话吸引,一下子靠过来,细细瞧她的眼睛。“你的眼睛不会说谎。”
      
      少女紧张了,呼吸开始变得急促。她掩盖住一闪而过的慌乱,把耳机从口袋里拿出来,塞进了韩嘉树的耳朵里。
      
      “比起贝多芬,你现在更适合听德彪西。”
      
      耳机里响起钢琴的声音,韩嘉树闭上眼,感受着和煦的微风,仿佛看到了一片波澜壮阔的大海。
      
      晨光透过薄雾落在蔚蓝色海面,海面升起一座庄严肃穆的教堂。渐渐地,钟声响起,人们开始吟颂。傍晚,暮色笼罩世界,风平浪静的海开始被动摇,宏伟的建筑随着翻涌的海浪下沉,直到消失。
      
      一切复归宁静。
      
      ……
      
      一曲终了。
      
      女孩在他身边说:“如果这换成一个爱情故事,一对相爱的恋人触怒天神受到惩罚,他们一个生活在海上,一个生活在海底。教堂是他们的媒人,只有在黄昏夕阳漫天的时候,他们才能有短暂的相遇。你觉不觉得突然就变得浪漫了?”
      
      韩嘉树睁开眼,忽然笑了起来。
      
      “如果海上终日无晴呢?”
      
      易瑟瑟:“那就看开点,找下家啊。何必自寻烦恼。如果是你,你会如何?”
      
      韩嘉树安静地看着远方,眼底波澜不惊,语气平淡:“如果是我,我在第一个黄昏时刻,跟她告别。”
      
      女孩追问:“怎么告别?”
      
      韩嘉树靠近,忽然捏住女孩的下巴,嗓音低磁,“你想知道?”
      
      震惊中的易瑟瑟又羞又兴奋,她讷讷地点点头,完全忘了下边要说什么台词。
      
      ——因为,剧本里根本没有韩嘉树捏她下巴的这段,完全是他即兴加的。
      
      男人歪了下头,笑容灿烂如骄阳。他对女生耳语,声音不大不小。
      
      “首先,你得爱上我。”
      
      -
      
      “卡!”导演喜形于色,不吝夸奖之词,冲二人喊道,“这段过了!非常好!就是这个状态!继续保持!”
      
      第一次得到导演夸奖,韩嘉树内心升起一丢丢小得意。他转过身,对导演微笑示意。
      
      要知道,吴导从他正式开始拍摄的第一天起,就把他完全当新人而不是老板看待了。那是一次好脸色都没给过啊。
      
      韩嘉树不知道,自己这率性一笑,在围观群众里惊起了多大波澜。
      
      一旁围观的两个女龙套眼冒桃心,她们凑在一起讨论刚刚韩嘉树的表现,激动得不得了。然而碍于片场环境,不得不压低声音,克制情绪。
      
      “我的天呐!听说他是新人我都惊呆了!这也太帅了吧!刚刚那个眼神苏哭我!”
      
      “我同意!原本听说顾沉被压了一头,成了男二,我都对这个剧组不抱希望了。可是!居然有意外惊喜!等韩嘉树休息了,我要找他合影!”
      
      “啊啊啊,一起一起!”
      
      “对了,刚刚你拍了视频没有?”
      
      “拍了拍了,回去就做成动图发微博!”
      
      “……”
      
      与此同时,B组外景。
      
      男二号顾沉刚拍完一场飙车戏,喝水补充了下能量。离换下一场还有一段时间,由于他实在太累了,便窝在椅子里休息。没想到,很快就睡着了。
      
      前来探班的粉丝看到自己偶像累成这副模样,那叫一个心疼。
      
      由于事先开了探班直播,粉丝又不好直接关了。拍下顾沉休息的画面后,那人开始令人心痛的解说:“这里是《天籁之音》的拍摄现场,哥哥饰演男二号顾沉。他的角色是女主角的青梅竹马,一个身世可怜的穷小子,好像还是混混头子。”
      
      “你们看,哥哥刚拍完一场飙车的戏,马上要去赶下一场。帅是蛮帅的,可他都累瘫了……”
      
      直播屏幕上很快刷起弹幕。
      
      “我们家哥哥被新人压番不说,还要被迫拍这么毁形象的角色。无良剧组为了捧新人真是没下限啊!”
      
      “带资进组就是牛逼,不知道哪来的野鸡居然让我们家哥哥当绿叶衬托!”
      
      “呜呜呜,哥哥好可怜!好心疼啊!你看他都累成什么样子了呀!”
      
      “谁知道这俩新人什么来头吗?听说现男主挤了我家哥哥的戏份,现女主逼走了当红小花乔雨馨。这两个人还真是666!到底是后台够硬,还是靠睡上位啊,啧啧。”
      
      “大大能不能去拍一下男女主呀,好想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到底多大脸才能演的下去哦。”
      
      “楼上+1,我要记住他俩,见一次骂一次!”
      
      “同意楼上!我们不向恶势力低头!”
      
      “……”
      
      拍摄的粉丝看情况不对劲,连忙补救道:“大家稍安勿躁,哥哥都没表态,你们先别激动。”
      
      “哥哥已经转场了,我要去下一个景,争取采访他一下。”
      
      粉丝愤怒值稍微降了降。
      
      第一个直播关闭前,有人特意问。
      
      “大大,可不可以发个定位?”
      
      探班的粉丝头子发了条直播预告的微博,贴心地附上了自己的定位,满足粉丝们的要求。
      
      她没多想,往顾沉离开的方向快步走去。她只想抓住机会,能跟顾沉说上一两句话。
      
      然而她万万没想到,自己随手的宠粉行为,竟然引来了一场不小的骚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三无小剧场】
    韩嘉树:正经粉丝没几个,黑粉一堆???
    楼助理:(望天)公司股价要跌了……
    黑粉:爬墙真快乐,真香。:)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