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佛系男反派

作者:陈夏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病娇霸总25

      25
      
      漫天的烟火消失殆尽后,天空再次恢复到漆黑的模样。星星很少,月光朦胧。
      
      韩嘉树调整呼吸,轻轻推开易瑟瑟。他的手搭在她的肩膀,稍稍用力稳住她。
      
      “瑟瑟,你别这样。”韩嘉树看着她的眼睛,语气诚恳,“突然造访,还打扰你忙事情,是我考虑不周,对不起。”
      
      易瑟瑟往后退了退,跟他保持适当的距离,“韩嘉树,你之前对我说,希望我了解你。现在我大概明白了,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就是个懦夫!你拒绝了我!”
      
      女孩突然愠怒,声音传到韩嘉树的耳朵里,鼓噪得他心烦意乱。
      
      韩嘉树看着眼前人,彻彻底底懵了。
      
      他不知道是因为他不请自来刺激了易瑟瑟,还是易瑟瑟在他来之前不小心喝了假酒。
      
      她从刚刚说要看烟花开始就有点不对劲。
      
      什么送房子给他,陪/睡一晚?
      他又不是出来卖的!
      她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呢!
      再说了,钱财乃身外之物啊!
      他现在钱多的都送不完!
      
      韩嘉树想了半天,试探性地问:“瑟瑟,你是不是写了新剧本,在演戏找感觉?”
      
      这是他能想出来的最合理的台阶。
      
      易瑟瑟笑了下,似乎是顺势说道:“你会读心术吗?韩先生。”
      
      韩嘉树松了一口气,双手交握,“瑟瑟,下次要排戏先说一声,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易瑟瑟:“你今天要找的答案,找到了吗?如果没有,你可以继续找。我不介意你参观我的房子,哪里都可以。”
      
      韩嘉树愣了一下,摇头,“我没有窥探女孩子隐私的爱好。我来,只是想跟你聊聊,我们之间的秘密。”
      
      易瑟瑟点点头,“进去说,外边凉。”
      
      ·
      
      易瑟瑟带韩嘉树参观了她的书房。她有一个超大的书柜,书架上摆着各种大部头的专业书,种类丰富,版本齐全。
      
      韩嘉树看到最多的词是“精神分裂”和“多重人格”。
      
      如果不是事先接触过易瑟瑟,就凭这些东西以及她原本的反派设定,韩嘉树很可能会对眼前这个人感到害怕。
      
      “你研究的领域,跟精神分裂有关?”韩嘉树已经将易瑟瑟的身份代入成医学大佬了。在小说世界里,多逆天的设定都可能存在。
      
      易瑟瑟扬起唇角,轻描淡写:“谈不上研究,单纯的爱好而已。”
      
      韩嘉树:“你的爱好挺特别。”
      
      正说着,易瑟瑟低头看了眼手表,忽然情绪激动,“普法节目要开始了,你要一起看吗?农村妇女复仇记的结局,大结局!”
      
      韩嘉树看着眼前人这张风云变幻的脸,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
      
      “我们边看边聊呗。”易瑟瑟不由分说地拉着韩嘉树往客厅走去。
      
      重回沙发,捂着手里的杯子,韩嘉树的心一点点回落。他终于体会到了……安全感。
      
      电视开着,易瑟瑟轻车熟路地调了个频道。时间卡得很巧,画面里恰好在播前情提要。
      
      易瑟瑟就这么安静地坐在他的身侧,瓷白的肌肤染了淡淡的红晕,不知是因为看到喜欢的节目而激动,还是又害羞了。
      
      想到害羞这个词,韩嘉树苦笑。刚刚易瑟瑟的所作所为,跟“害羞”八竿子打不着。
      
      “诶诶诶,你觉得……”易瑟瑟咬了口苹果,忽然转过头来问他,“你觉得这个女的放荡吗?”
      
      “啊?”韩嘉树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脑子没反应过来,话先说出了口,“有点。”
      
      易瑟瑟一脸失望,“我还以为你会和别人不一样,没想到都是一样的。”
      
      她盯着电视机喃喃自语:“人家追求幸福有什么错?年龄是鸿沟么?非得动机单纯?最开始是引诱没错,可她也付出了真心呀。”
      
      韩嘉树眯起眼睛,“瑟瑟,我有个问题。”
      
      易瑟瑟抬头,“你说。”
      
      韩嘉树:“这个案子里,到底谁犯了罪?”
      
      一个普法栏目,花了好几期去讲爱情故事,到大结局了,还没说到重点。韩嘉树十分怀疑这个节目挂羊头卖狗肉。
      
      易瑟瑟搁下苹果,朝他招手,示意要说悄悄话。韩嘉树侧头,耳朵靠近她那一边,不多时,他听见女生说:“你听说过芳心纵火犯吗?”
      
      韩嘉树:“……”
      
      韩嘉树陪易瑟瑟把这期节目看完了。故事后半程,才说明这是一起情杀案件。幕后凶手是受不了刺激的小三儿子。
      
      小三的儿子拿刀捅了复仇的妇女十几刀,准备自杀殉情的时候,被父母拦下来。他没想到自己的爱情是一场精心设计的局,内心受到重大创伤,精神出现问题。
      
      在被起诉的时候,他的父母谎称儿子行凶的时候,精神就出现了异常,是被病魔操控了身体。
      
      最终,小三的儿子被判了刑,但由于已经得了精神病,刑罚缓期执行。
      
      片尾,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主持人严肃地总结这个案子,警醒观众不要逾越法律的红线,遵守道德底线。
      
      韩嘉树表情肃穆,时不时点头,他十分同意这个主持人的观点。然而一旁的易瑟瑟哭了,她的眼泪像是珍珠断了线,一颗一颗往下掉。
      
      韩嘉树很惊讶,拿了桌上的抽纸递给她,“你怎么哭得这么伤心?”
      
      易瑟瑟抽了两张纸巾擦眼泪,抽抽搭搭地问:“你不觉得难过吗?那个女人真可怜。”
      
      韩嘉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好硬逼着自己红了眼眶。他看着眼泪汪汪的易瑟瑟,叹气,“确实很可怜。”
      
      “男人真不是东西!我呸!”易瑟瑟咬牙,激动地说。
      
      韩嘉树:“……”
      现在去变性还来得及吗?
      
      几分钟后,易瑟瑟擦干眼泪,情绪低落地窝在沙发里。
      
      韩嘉树问她:“瑟瑟,你渴吗?”
      
      韩嘉树头一次看见一个女孩因为看普法节目,哭成了泪人。
      
      见易瑟瑟不回答,韩嘉树就没再问。他准备去给她倒杯水,起身的瞬间被扯住手腕。
      
      “你别、别走。”易瑟瑟拍拍身旁的位置,声音软得一塌糊涂,“陪陪我。”
      
      韩嘉树揉了揉她的头发,动作很轻很温柔,他看着易瑟瑟,用哄小孩似的语气说道:“我去给你倒杯水,润润嗓子。”
      
      易瑟瑟:“那我要喝鲜榨芒果汁,厨房有新鲜芒果和榨汁机,三个芒果就行了,多了我喝不完。”
      
      韩嘉树:“……我去给你弄。”
      
      ·
      
      十分钟后。
      
      韩嘉树看向捧着芒果汁在喝的易瑟瑟,她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微微笑起来的时候,双颊有浅浅的梨涡。
      
      他很难把她跟之前那个哭得像是死了爹妈一样难过的姑娘联系在一起。
      
      “瑟瑟。”韩嘉树叫她,易瑟瑟应了声,他便继续说,“你一直都这样吗?”
      
      易瑟瑟舔了舔嘴唇,捧着杯子的动作一顿,抬眸看他,“我哪样?”
      
      “突然情绪高涨,又突然陷入低谷,捉摸不定。”
      
      易瑟瑟反问:“韩嘉树,你有没有在某个时刻怀疑过自己,或许还有另一个人格的存在?”
      
      “这个人格想象力丰富,还可能存在被迫害妄想症。生性多疑,时而冷漠时而热情,阴晴不定。同时,他又十分善于伪装,伪装成谦谦君子,然而背地里冷酷残暴,丝毫没有做人的原则,甚至不配称作是一个人?”
      
      韩嘉树被她说得一愣一愣的,他仔细想了想,这描述像是在说他,又不是。
      
      易瑟瑟说的,应该是原来的那个韩嘉树。韩嘉树想了想,不确定地问:“我们以前见过吗?或者说,认识吗?我是指……在医院初见之前。”
      
      易瑟瑟微怔,“我不知道。不过,请你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韩嘉树:“你要相信坐在你面前的这个我,用你的眼睛、你的心去感受。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我不擅长伪装,也不屑于装。”
      
      客厅里很安静,窗外有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飘窗没关,风撩动纯白色的纱帘,悄无声息地在屋子里蔓延。
      
      易瑟瑟放下盛着芒果汁的玻璃杯,猛地扑进韩嘉树怀里,弄得他措手不及。他被压在沙发上,头望着天花板,双臂铺开,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你、你要干什么?”韩嘉树被吓到结巴。今晚,他受到的惊吓真的够多了。这个女人做事情从来不按套路出牌,他都快忘了自己来的目的。
      
      易瑟瑟侧耳贴近他的胸口,一本正经地说:“让我听听你的心,是不是你说的那样干净。”
      
      韩嘉树脸开始发烫,“这能听出来?”
      
      约莫过两分钟,韩嘉树问:“你有结论了吗?”
      
      易瑟瑟从容不迫地坐回去,拿起茶几上的芒果汁,慢条斯理地喝完。
      
      她正襟危坐,看向韩嘉树的眼神变得犀利。
      
      “第一,你在我说有事情要忙的情况下闯进我家,很没有礼貌。第二,你拒绝一个女孩子的邀请,实在不解风情。”
      
      韩嘉树:“……”
      
      “第三,我伤心落泪的时候,你居然还能保持冷静,足以见得没有同情心。第四,我刚刚朝你扑过来,产生肢体接触,你却不推开我,真的很轻浮。第五,你刚刚心跳速度超出正常水平,这代表你其实对我有意思,所以对于第二条控诉,你……是装的。”
      
      胡扯出五条歪理,易瑟瑟自己都不信。她故作镇定,偷偷用余光瞥韩嘉树,想知道他的反应。
      
      忽然眼前出现一道黑影,视线被遮蔽。唇角倏地一热,温热的触感很快又消失。
      
      男人的双手离开她的眼睛,易瑟瑟重见光明。指腹后知后觉地擦过嘴唇,易瑟瑟难以置信地开口:“你、你刚刚做了什么?”
      
      韩嘉树轻咳一声,“没什么。”
      
      “就是觉得你努力编瞎话的样子很可爱。”
      
      易瑟瑟抓了个枕头抱在怀里,她往后边挪了挪,一晚上刻意积累起来的厚脸皮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颊绯红。
      
      “韩嘉树,你轻浮!”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易瑟瑟:剧本告诉我你病娇呀,我都这样试探了你居然还不露出马脚???
    韩嘉树:抱歉,我对你病不起来^^
    你们能看出接吻了吗?
    感谢:读者“一二”灌溉营养液x5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