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跋扈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偷看小皇后

      这几日焦娇很忙。
      
      白天,她忙着躲和予璋的偶遇。她并不确定对方是不是故意制造偶遇,也没这个时间确定,只是提前叮嘱下人,避开一切可能与他见面的机会,不管去哪里都叫人事先看过,要离开也是,只要看到他,就立刻更改决定或转换路线。
      
      目前来看,效果很好。
      
      自那日后,她与他一次都没见着,可见之前一切都是缘分使然,别人只是顺手温柔,对她并没有什么旁的意思,如此刻意他都没发现端倪——显是她想太多。
      
      晚上,她前思后想深思熟虑怎么面对天子,万一被传召如何应对。
      
      这个竟然也很顺利,自那日后,景元帝再没有深夜使人过来召她过去欺负。
      
      好像应该可以轻松了,可事实并非如此。
      
      皇上的恩宠意味着什么,粗神经如她也懂的衡量取舍,太重要,偶尔必须得放下自尊,何况到处都是比她更敏锐精明的圈内人?
      
      先是院里东西送的不勤了,甘露千催万促,送过来也可能是质量不好的次品。
      
      再是不管什么地方,焦家都要排队靠后了,比如做衣服的绣院和吃饭的大厨房,使钱加塞,想快点拿到新衣,想自主点菜?也行,但得照顺序往后排,你有钱,比你有钱的更多,别人出大价钱排在前头呢,你可不就得等等?
      
      到了这两日,竟然有不知道哪来的小管事找过来,请示焦娇狩猎之事,说皇上亲猎,女眷们也是要参加的,这中间如何安排,前后流程怎么走,谁站在哪儿谁谁有仇不能在一块谁家情况特殊今年立了功虽官位不高但得往前排排……都有讲究,需要人主事。
      
      焦娇沉吟。
      
      照理,皇后为一国之母,确有此职责,问题是她现在只顶着个名头,还未嫁进皇家,未行立后大典,手上也没有凤印,仍算闺中女子,怎么管?
      
      她刚要拒绝,小管事扑通一声跪下,都要急哭了,声声言大管事病了,事情全撞到如他这样的小人物身上,实在没办法了才过来相求,如果焦娇不答应,他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焦娇看着跪在面前略有些倒霉相的小管事,听着小管事的话,明白了,这是有人想搞她。
      
      真正起意行计的人在暗里,收了好处发了财的都是人精,自不会走到她面前来,过来的可不就是什么都不懂容易被欺负顶锅的新人小鹌鹑?
      
      这事两难。
      
      她接下,是僭越,是逾矩,是不要脸,是德不配位,办的好落不下什么好处,是应该,一国皇后本就得有这点手腕;办不好,想也知道外头会说什么……以后的路更难走。她还年轻,没人教过也没有经验,再谨慎小心,出点小错漏小意外也是难免,不可能十全十美,何况现在明显有人盯着,不想让她好。
      
      不接下,不敢办,别人不用说别的,一句话就能把她压到地上摩擦:胆子这么小,能力这么差,如何做得国母?
      
      知道自己不配,就赶紧认怂滚!
      
      皇上狩猎行程并不在眼前,看起来不急,可女眷们事多,各种准备非常花时间,新衣服做不做改不改,首饰要不要常戴常新,近些日子谁家有什么特殊大事要避讳还是要较劲……全部考虑进去,各种流程安排就得提前,这事,日内必须要订下来。
      
      焦娇想,琢磨着对付她的这个人真的很聪明。这事不影响大局,看着还远,男人们没一个会在意,只对她是个烫手山芋,做不做,做不做得好,怎么选结果都不会完美。
      
      太懂得戳人痛脚了。
      
      焦娇更头疼的是,这一波怕只是前奏,别人既然开了头,就绝对不会随便停下——
      
      她不接招,别人会逼着她接招。
      
      只沉吟片刻,焦娇就想好了,这个坑避不开,就跳下去,因为这就是皇后要走的路。这一次避过,还有下次,她不可能永远躲避,总要迎难而上,学会成长。
      
      往好处想,经验教训能使人进步,这样蹉跎着蹉跎着,她许就熟练起来了呢。
      
      只是……这坑怎么跳,得她说了算。
      
      焦娇笑容得体温婉,技巧性的应付过小管事,让小管事安心退下,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思考很久,又是转圈想事又是扑桌子上写写画画列重点注意事项分析。
      
      眼下首要的是,想要对付她的人是谁……必须得找出来。
      
      大半天过去,房门‘吱呀’一声打开,焦娇端坐正厅,气定神闲:“甘露。”
      
      ……
      
      斗转星移,日夜交迭,时光从来不会考虑人们心情,体贴的快一点或慢一点,它总是顾自流淌,静静带给你期待的,或者讨厌的真相。
      
      新的夜晚降临,飞鸟归巢,蝉鸣稍歇,窗外花枝绿叶都打着卷,看起来死气沉沉没什么精神,太多东西随光线消失委顿,也有不可说的气氛随着夜色降临——
      
      暗夜,意味着危险。
      
      墨阳殿,天边最后一丝光线消失的时候,景元帝伸手捂住脸,唇角斜斜,一点一点勾起,笑的张扬又放肆。
      
      “还敢笑话我?你温雅体贴又怎么样,人家不还是不愿意见你?换个身份,你连留住她的权力都没有,怎么样,难不难受?伤不伤心?”
      
      景元帝站起来,皱眉撕掉身上板板正正,严严实实的白袍,随手扯过屏风上挂着的玄衣披上,也不好好穿,懒懒散散慢慢悠悠,领口袖角没一处规整服帖。
      
      他全当看不见似的,还在那得意的看铜镜里的自己:“看来,小皇后是中意我了。”
      
      “你不敢做什么,我敢。”扭了扭脖子,伸了伸腿,他唇角斜勾,随手抄过桌上凉了的茶一口饮尽:“这当皇上,还是随心所欲让自己爽快才好。”
      
      “来人,叫朕的皇后过来!”
      
      连声音都透着骄傲恣意。
      
      小谭子跪下起来,还没出去传话,景元帝眼角扫过屏风,勾手让他停下:“把屏风挪个位置,放到大殿中间。”
      
      屏风是内造,拉开够大,双面绣,透光性良好,隔着屏风能看到人却看不清脸,角度调整适当的情况下,可以保证一边的人看不清另一边,而另一边可以看清对方。
      
      屏风放好,景元帝围着转了一圈,很满意,随便斜了眼甩在一边乱糟糟的白衫,心道大家总归熟人,给你个面子,不让你翻车。
      
      脚架在龙案上坐下,背后是软软靠垫,手边是浅香清茶,按说应该很舒服,可景元帝还是坐不住。
      
      太安静了。
      
      安静的让人不爽。
      
      左右无事……
      
      他双臂一挥,站了起来:“朕便去看看朕的小皇后在做什么。”
      
      数日‘冷静’过后,再得他召见,小皇后有没有知错,有没有惊喜万分感激涕零?
      
      他追上小谭子,示意不准出声,一切照他眼色行事。
      
      小谭子怂的一声不吭,脖子缩的像个鹌鹑。
      
      一段路并不远,行至焦娇院外,开始有焦家护卫,然御驾前来,有小谭子在前一路开道,没人敢发出声音,悄无声息的跪了一地。
      
      窗内烛光融融,人影成双,皆是钗环梳发的女子。
      
      有客?
      
      景元帝挥挥手,让所有人散开,静悄悄走到窗外——舔舔手指,把窗纸按了个洞。
      
      小谭子头几乎垂到胸口,其他人也跪的远远,没一个敢抬头,假装不知道皇上干了什么糟糕的事。
      
      房间里,焦娇请来的人是刘云秀。
      
      焦娇笑容徐徐,亲自执壶给客人倒茶:“不日圣上即将亲猎,随扈女眷亦可一展英姿,近来有小管事寻到我,说想请我帮忙理一理流程,此事——刘姑娘怎么看?”
      
      发帖子相请,笑脸相陪,软言相谈,在刘云秀眼里,姓焦的姿态相当低了。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这是终于有自知之明,知道什么都不如我了啊!可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求了,我就会帮你?
      
      刘云秀随意扶了扶鬓发,姿态高傲又矜持:“这事问我没用啊,我又不是皇后。”
      
      焦娇笑容越发柔和:“我倒觉得,问你有用。”
      
      刘云秀姿态更加骄矜:“你倒还有些自知之明,可你这——也不像求人的态度啊。”
      
      焦娇突然道:“刘贵是你的人吧。”
      
      来寻她帮忙问主意的小管事叫周正,太年轻,没什么主意,口里的顶头上司,近来称病干不了活躲懒的那位,就是刘贵。
      
      有些事不好深查,有些信息却并不难套到。
      
      刘云秀瞬间变脸:“你什么意思!”
      
      “刘姑娘莫急,”焦娇揽着袖子,姿态优雅的把茶盏递给对方,“我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这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还是别闹那么难看的好。”
      
      刘云秀眼神微阴:“你在影射什么?我闹什么了?”
      
      焦娇垂眸,半晌,轻笑一声:“刘姑娘这话就没意思了。前些日子,我被圣上召见之时,刘姑娘冒充我手帕交,在金甲卫面前丢了脸吧?”
      
      刘云秀脸色涨红,差点儿站起来:“你怎么知道!”
      
      焦娇抬眼看着她,似笑非笑:“圣驾身侧,有太多秘密,也有太多不是秘密,刘姑娘该当知晓。”
      
      烛火摇曳,‘啪’的一声爆了个灯花,声音本不大,在安静房间却显的尤其刺耳。
      
      刘云秀琢磨过味来,眯了眼:“你威胁我?”
      
      焦娇笑而不语。
      
      刘云秀火气一下子就冲上来了:“你以为去皇上面前告状有用?你都失宠了!我那点算什么事,说出去顶多丢点人,皇上不会罚我的!”
      
      焦娇静静看着她,长长叹了口气,眸底满是怜悯。
      
      “我得不得皇上宠爱是一回事,皇上颜面是否有损是另一回事,”她声音浅淡,似乎讲述的一切和自己并不相干,怎么样都没关系,“我到御前告状,诚然我得不到什么好处,你——一定会倒大霉。”
      
      刘云秀一噎,狠狠瞪着她,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焦娇垂眸看着手上的茶,凉凉音色在幽幽暗夜里漫开:“大家都是聪明人,非要我明说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