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跋扈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悸动

      按以往规律,这时候不该有圣旨,可圣旨来了,就得接,天大地大没有皇上的金口玉言大,焦娇作为仰望阶级的人,当然立刻行礼接旨。
      
      只是这一回,圣旨的内容有些出乎意料。
      
      天子大大赞扬了焦家女的品行,说她端淑柔佳,雅贤顺慎,人品贵重,嫁到皇家正是合乎天意,顺阴阳伦常,日后封后大礼必须得是最高规格才配得上,随旨还赏赐了一堆东西,比如凤钗,金玉花冠,金锦扇坠……
      
      焦娇有点吓到了,她端淑柔佳,雅贤顺慎,人品贵重?哪儿看出来的?她只是面对欺负忍了下来,不吭不声乖乖的写了一夜字,以上所有,只有一个‘顺’字算贴切吧?
      
      还有这些东西,全是有规制的,不管风钗还是花冠都只有皇后可以用,金锦扇坠更非凡品,这是大礼未成,不方便把凤印送过来,别的就可以随性一点?故意拔高了她的身份,暗示别人她很尊贵?
      
      这还不够,圣旨上还另赐了院子给她,具体什么样不清楚,但位置离墨阳宫很近很近。
      
      不是要欺负她吗?怎么突然……
      
      是觉得昨夜不对,心生愧疚,还是另类的调|教方法,打一鞭子给一颗糖?
      
      焦娇满头雾水,怎么都想不透,但不管怎么样,圣旨还是要接的,听完一长串唱礼,她叩头谢恩,接旨站了起来。
      
      这一刻,四外安静无声,她深呼一口气,做好准备,以为还会有类似‘睡了就是好,男人总得给点东西’之类的污言秽语,没想到这个安静持续的时间非常长。
      
      她略不解的转头看——
      
      随着她的视线,所有围观的人不是讪笑就是尴尬,躲躲闪闪,草草行个礼转身就跑,一句话都不敢说,有那忘记行礼的,跑出去老远还赶紧转回身,补个礼又继续跑。
      
      焦娇:……
      
      皇权至上的社会,天子随意一句话,一个举动,带来的影响是空前的。
      
      视线滑过圣旨上明亮的黄缎,她从袖子里取出个荷包,微笑塞给传旨太监:“天热,辛苦公公跑一趟,一点心意,请您喝口凉茶。”
      
      御前听用的人,别人的赏看不看得上全看心情,这位可不一样,马上就是六宫之主,掌理后宫……
      
      传旨太监笑眯眯接过荷包:“分内之事,不足挂齿,这天儿确实热,咱家就贪了您这口凉茶了,稍后还得去刘家传旨,不好多留,姑娘您忙着?”
      
      “正事要紧,公公请——”
      
      目送传旨公公身影消失,焦娇脸上笑容收起,眸底闪过一丝思索。
      
      刘家……刘云秀家?
      
      姓刘的人家,值得一提的只有这家,去这家……传什么旨,非要同她漏一句嘴?是意外?说顺溜了不小心?
      
      不,焦娇摇摇头,御前的都是人精,不会做多余的事,会这么说,大约是在故意提点,同她卖好。
      
      所以这圣旨……是下给刘云秀的?她听了还会开心的那种?
      
      焦娇下意识关注刘家的消息,没一会儿甘露就来回话了,圣旨果然传到刘云秀家,同政事无关,只是单独给刘云秀一房调了个院子。
      
      和她换到墨阳殿附近不一样,刘云秀的院子调到了整个行宫最边缘,最偏僻的地方。
      
      大家嘴里小话立刻换了主人公,放过焦娇不敢说,都说起了刘家,说刘家怕是得罪了天子,为天子不喜,这才有意惩治。
      
      只焦娇觉得不大对劲,怕不是刘家,而是刘云秀自己。刘云秀尚在闺中,是未嫁之身,搬就得全家一起搬,否则怕这搬出去的只会是刘云秀一个。
      
      是因为她吗?
      
      皇上不喜欢她这个皇后,处处刁难,却也不想自己脸面被打,眉俏挑衅,他把眉俏杀了,刘云秀不敬,他便小惩大戒。
      
      一定是这样,不然为什么传旨公公会故意同她提一嘴?
      
      只是那位公公多虑了,她并不会因此而备感荣幸,情思荡漾,因为天子并不是在维护她,他维护的是皇权尊严。
      
      焦娇想的很透,刘云秀不服气啊,接完圣旨脸色顿时铁青,心道一定是焦贱人干的!她在御前告了黑状!之前发生的龃龉别人不知道,就她们两个门清,她倒没瞧出来,姓焦的看起来淑柔乖顺挺大气,竟是个装乖的告状精!
      
      心里不顺,她就把焦娇给堵了:“姓焦的你竟然敢!”
      
      焦娇眼神有些迷茫:“嗯?”
      
      刘云秀架着胳膊瞪着她:“你很得意吧?”
      
      焦娇看了看甘露手里提的食盒,是大厨房今日挖到的新鲜菌子,数量有限,去早了才有……因为这个?
      
      她恍然:“你要是早一点,你也可以。”
      
      刘云秀火气腾的飞起,这叫什么话!站着说话不腰疼,是炫耀么?一定是炫耀!
      
      她咬起银牙:“你真以很想为我没法对付你,是吧?”
      
      焦娇很不想为一口吃的打起来,不大气,可她真的很喜欢菌子,不大想让:“你现在快一点,或许还来得及。”
      
      刘云秀被这话噎的,好悬一口血喷出来:“姓焦的你等着!”
      
      她颤抖的指着焦娇放了句狠话,转身就走,气势汹汹。
      
      甘露皱眉看着她的背影,颇觉莫名其妙:“主子,刘姑娘这是怎么了?”
      
      “兴许……饿了吧。”焦娇看着甘露手里的食盒,眼睛微亮,“咱们回吧。”
      
      午后安静,绿柳荫荫,微风徐徐,焦娇在园子里散步。
      
      搬的新院子名青坞,有湖有船,有亭有榭,地方不算特别大,风格也不是肃正庄严,偏精致轻巧,十步一景,比起正经行宫别院,倒像个是园子,因离墨阳殿非常近,焦娇猜这可能是专门为天子准备,扩展出来的后花园。
      
      她心里思考着天子此举用意。
      
      是弥补,还是……这样更方便欺负她?
      
      一枚石子投进湖心,一圈圈涟漪荡开,似乎它也有心事不为外人诉。
      
      “焦姑娘?”
      
      视野里突然出现一个男人,长生玉立,眉眼清润,眸底墨色氤氲,看起来高贵又神秘,不管是站姿还是眸底温柔,都优雅完美的不似真人,正是之前见过的白衣男子。
      
      他似乎也很意外在此偶遇,眼梢微微扬起:“姑娘在此赏景?”
      
      焦娇看到了他手上的东西。
      
      是两个小瓶子,甜白瓷,圆底,细颈,没有花纹,但看起来很漂亮。
      
      察觉到了她的视线,男人微微垂眸:“近两日伏案写字,手腕酸疼,故而特意寻来些上好药膏——姑娘见笑了。”
      
      焦娇摇头:“公子客气。”
      
      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手腕,写字多了,的确有些酸疼难受。
      
      注意到她的动作,男人眉宇间闪过讶异:“姑娘……也是?”
      
      焦娇有些意外男人的敏锐,还没来得及后悔自己的小动作,对方已经把圆圆小小的瓶子递过来一只:“这个送与姑娘。”
      
      “多谢,不过我家中也有。”焦娇当然微笑拒绝。
      
      男人的手略执着的悬在空中:“你家中有的,效果定然不如这个。”他继续往前递了一递,“用的都是上好药材,在御药房寻得的,姑娘帮过我,我自得相报,姑娘不必多心。”
      
      见焦娇迟迟不动,男人垂眸盖住眼底的墨色,轻叹一声:“若姑娘在意外言规矩——”
      
      焦娇笑言:“我可不是吃激将法的人。”
      
      这男人看起来很仙,身上衣服一丝不苟,领口盖的严严实实,气质疏离,浑身上下写满一个‘礼’字,有股神秘又优雅的禁欲气质,和某些人一点都不一样。
      
      他应该没有害她之心,也没有理由。
      
      小瓶子里是好药,于她正有用,她闻的出来,对方有句话说的很对,这是她家里找不到的好货。
      
      “谢谢。”
      
      她犹豫片刻,将小瓶子收下了。
      
      道完谢离开,回到自己房间,焦娇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太好。她起身从柜子里翻出一个小盒子,找出一个小香包,又跑回了原来的地方。
      
      回来又瞬间后悔,捏着香包,责自己办的这叫什么事?
      
      不知对方姓甚名谁,这么长时间过去,人早不在原地了,怎么找?
      
      真是傻了。
      
      湖面突然蹦出一尾锦鲤,太阳底下散发着灿灿金光,打乱了一湖涟漪,看起来活泼又耀眼。
      
      她蹲在湖边看着乱糟糟的水纹,深觉自己真是自作多情自寻烦恼,什么都做不好。
      
      就在最尴尬的时候,白衣男子突然出现了。
      
      他拨开丛丛绿柳,眸底墨色流动,氤氲又生动,内里似乎藏着别人看不懂的东西:“姑娘……在找我?”
      
      焦娇莫名有些脸红,腾的站起来,觉得这话很暧昧,不想说是我就是在找你,但这又是事实……种种情绪冲击,最后憋出了一句话:“你不是……走了么?”
      
      男人很体贴,没有说让她更害羞的话:“午后无别事,随意转转,不想转了回来。”
      
      焦娇感觉这话有点微妙,可她没办法多想,也没那心思,将手里小香包拿出来,捏在掌心:“我说过,当初出头并不是为了帮你,只是为了自己,无功不受禄……这个,给你。”
      
      她小脸严肃,声音也严肃,可东西拿出来,半晌也没真递给男人,还是有些犹豫。
      
      她不想惹事,不想找麻烦,可即便是古人,也有正常的人际交往,不会被规矩框的那么死板。理智上,她不能轻信任何人,心里却莫名感觉这个人带着善意,也真的很君子……
      
      焦娇咬着唇,深深叹气,什么时候起……她变得这么优柔寡断了?
      
      为什么就不能相信自己的判断?
      
      还是面前男色惑人,这人长的太好,太暖,像今日的风,不带任何攻击性,连拂过头发都是轻轻的,生怕伤了谁?
      
      “这是香包?”男人主动开口问道。
      
      焦娇点了点头,垂眸看着小香包:“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只是功效尚可,尤其助眠。”
      
      男人惊讶了一瞬:“我这几日总是睡不好……被你看出来了。”
      
      焦娇心说长得再好,黑眼圈那么明显也是看得出来的,她又不是瞎子。
      
      “我叫予璋,你可以叫我予璋。”
      
      男人话音清润,似乎挟了笑意:“今日之事只你只我,无人在侧,出了这里,姑娘尽可以不认。”
      
      焦娇瞬间脸红,东西……其实都是没有任何记号,查不到来源的,不管他的小瓶子还是这个小香包,本就带着避嫌色彩,是故意选的,不惧怕任何意外,可现在对方话放在明处,她反而不好再犹豫不送了。
      
      “那个药膏……我确实有用,谢谢了。”
      
      焦娇把小香包塞给男人,动作有些急,二人指尖相碰,又迅速分离。
      
      光滑,干燥,微暖。
      
      像春日轻风冬日暖阳,她感觉到了对方指尖的温度和触感,那是属于男人的,和自己一点也不一样。
      
      奇怪,她明明还了礼,不欠对方任何,可为什么……还是觉得有点对他不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