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跋扈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我才是最特殊的哟

      小姑娘一个人走在路上。
      
      路很长,阳光很盛,她走过地上斑驳光影,背影纤秾,仿佛一个人就能穿梭时光流年,不需要任何人陪伴,也不遗憾。
      
      难看她就要消失在视野里,景元帝突然动了。
      
      他跟了上去。
      
      悄悄的,没让焦娇知道。
      
      他与她始终隔着一段距离,不远,也不太近,洒在他们身上的阳光是一样的,走过的路是一样的,连风中带来的味道都是一样的。
      
      路边有两株栀子随风摇曳,白花清雅微香,它们明明没在一起,却气息彼此交融。
      
      小姑娘面前斜斜花枝伸出,她脚步未有停留,温柔的绕过了。
      
      有点可爱。
      
      景元帝看着小姑娘背影,夏衫单薄,飘逸衣裙遮不住身材的婀娜,她纤腰款款,蝴蝶骨线条若隐若现,看起来无限美好引人遐思,偏偏胳膊捂得严严实实,再调皮的风都吹不起。
      
      不知她胳膊上的伤……好了没有?
      
      想到那处碍眼的伤,就想到了那惊鸿一瞥的如玉肌肤,盈润触感,景元帝不知道为什么,鼻子有点痒。
      
      小姑娘突然停住。
      
      景元帝抬眼一看,皱了眉。
      
      焦娇遇到了刘云秀。
      
      与此前所有偶遇都不一样,刘云秀打扮停当,衣服华美,似乎原地站了很久,见到她视线立刻迎了上来,不避不退甚至不卑不亢……是在专门等她?
      
      焦娇一点都不好奇,略点了下头当做打招呼,就准备走过去。
      
      “不问问我为什么在这里?”
      
      刘一秀脚尖一转,拦了她的路。
      
      好吧。
      
      焦娇眉眼平直:“为什么?”
      
      刘云秀微笑,偏了偏头:“你听到了么?”
      
      夏日蝉鸣,风儿喧嚣,鼓鞭马嘶,焦娇听到了很多,但大抵都不是对方想要的那一种:“如果刘姑娘没别的事——我还挺忙的。”
      
      话是这么说,她并没有立刻走。
      
      天子亲狩日活动流程很多,至少对她来说很多,担了差事,就要提防任何意外的发生,她不想和刘云秀虚与委蛇,也不关心刘云秀在想什么,但这人给她的感觉不对,像是要生事……她最好确定一下。
      
      刘云秀嗤笑一声,带足了讽刺和恶意:“听闻焦老翰林从祖上起便是诗书传家,六艺皆精,后辈子孙无一庸才,便是出嫁女也在婆家出尽了风头,独独‘皇后娘娘’你,资质平庸,连曲乐都不会赏。”
      
      顺着她的话音,焦娇当然听到了远处传来的乐声。
      
      鼓瑟丝竹,皇家在大场面的乐奏一向大气优雅,寓意深远,可惜焦娇听不出来。
      
      她还真是不擅长这个。
      
      前身是个乖姑娘,读书写字,女红厨艺都会,偏对琴乐不敏感,而她自己,从小跟着爷爷长大,除了做个社畜在‘高级’的社会打工,学会的就是一笔还看得过眼的字,以及写字静心的习惯,穿过来两眼一抹黑,女红厨艺都没来得及熟悉掌握,琴乐就更别提了。
      
      对方要攻击的,原来是这个方向?
      
      见她‘呆呆’的,刘云秀以为戳到了肺管子,别人越自卑,她当然越得意:“最粗浅的都不懂,怎么配得上皇上?”
      
      焦娇想莫非——
      
      下一刻刘云秀就给出了答案:“皇上多喜欢琴乐,你知道么?他出生就在一片乐声中,五岁初见礼乐天赋,九岁仅凭对礼乐见解就折服了北狄使者,十三岁‘随便玩玩’的猜曲游戏就赢来了边关和谈的巨大利益,十八岁引大乐师摔琴非要拜他为师,更别说鞭辟入里的各种见解引各大名师追捧膜拜……”
      
      刘云秀慢慢变得激动,说得一脸向往与有荣焉,好像知道这些事自己都高贵了几分。
      
      焦娇是真不知道,但——
      
      “刘姑娘知道这么多,一定经常与皇上讨论了。 ”
      
      刘云秀一噎。
      
      她要经常能和皇上讨论,还用得着在这里下功夫?
      
      “你刺我也没用,至少我知道,我懂他,我见过他最真实的样子,而你没有。”她微微眯了眼,冷笑,“他在你面前是不是很凶?只是看起来很凶,实则没怎么罚你?”
      
      焦娇醋蹙眉。
      
      刘云秀更得意:“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是个外人——外人面前,当然要留出分寸藏好尾巴,外人,不能交心。可他心里是难受的,想要杀人的,他只是利用你。他在利用你,磨练他的杀人欲望。”
      
      “但是他伤过我。”刘云秀微微闭眼,似乎很享受,“我懂他所有阴郁和暴力,我愿意陪着他,哪怕付出生命。他点你做皇后,你以为是喜欢?”
      
      “他啊,只是在保护想保护的人。他……真的好温柔。”
      
      刘云秀说完话,看向焦娇的眼神充满悲悯:“你以为你赢了,其实你从最开始就输了,你永远也不可能同他并肩,他永远也不会向你展露真实的自己。”
      
      焦娇眉头蹙的更深。
      
      这高高在上的姿态,这观感特别的话语……
      
      实在不像平时的刘云秀。
      
      见自己表现震住了对方,刘云秀笑容更加自信:“你现在……是不是在想被废的皇后?”
      
      焦娇本来没想到这一出,也没任何逻辑角度非要想过去,被她这么一提,倒是想说一句:“你说他们青梅竹马,感情非常好。”
      
      所以你刚刚这一轮长篇大论又算什么?
      
      自打自脸?
      
      刘云秀笑了。
      
      笑得意味深长自信满满,似乎就在等着她这句话。
      
      “这男人么,心很大,能装天下,有时心也很小,只能装一个人。看起来的事实和真正事实,怎么会一样?”
      
      她看着焦娇,一脸‘你还太天真’:“帝王身边危机重重,怎能随便暴露喜好?必然有幌子么,有的只是‘看起来’,真正放在心尖上的,当然不一样。”
      
      这些话,这话里隐意,让焦娇有点恶心。没有嫉妒没有在意,只是生理性的恶心。
      
      大言不惭到这份上,刘云秀真的不觉得羞耻?
      
      “我这身衣服,看到了么?”刘云秀转了一圈,脸上一片娇羞,“我同皇上初遇穿的就是这一身,今日他再见到,一定喜欢。”
      
      自己美完,她还实力嘲讽焦娇:“你现在的层次,连废后都比不过,还敢肖想别的?呵呵。 ”
      
      她的话,焦娇一个字都不信。
      
      那男人那么霸道,脾气那么坏,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样子,如果有了心上人,如果心上人面对着什么麻烦,他大概不稀的来幌子那一套,最大可能把人牢牢锁在身边,由他亲自看着管着,他相信的,大概只有自己。
      
      焦娇非常确定,皇上不喜欢她,也不可能喜欢刘云秀。
      
      可刘云秀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只是想骗她?
      
      这人最初看起来胡闹,只是小姑娘的虚荣心,她很明显,但现在,一点看不透了,刘云秀一定计划着什么。
      
      对方举止不出格,没有伤害别人,她的教养不允许她下毒手,对方要是不一切不懂事——就别怪她不客气。
      
      焦娇心里很快有了决定,决定过后,仍然有疑惑,刘云秀一直有心思她知道,可想好计划,暗里悄悄行动不是更好,为什么一定要打草惊蛇,过来找她说这些似是而非不明就里的话?
      
      明明知道她会提防还这么选择……一定有什么目的。
      
      往日时光她没来的及参与,穿过来前后的事也忘了,不知皇上和废后,还有面前这个刘云秀,都有怎样的感情经历,但肯定是不大愉快的。
      
      太后弄权,杜国公野心勃勃,作为杜国公的女儿,太后亲自选定并很喜欢的皇后,废后杜氏是何性格,有何选择,嫁进宫是真心抑或假意……为什么到了最后,皇上只废了杜氏,却没有赐死?
      
      是往日情感不舍,还是顾忌杜国公?
      
      身份不同,焦娇看问题的角度开始改变,试着成熟起来。
      
      她视线微移,落在了刘云秀身后的青衣婢女身上。
      
      刘云秀今天好像特别聪明,是谁给的意见?现在身后站着的婢女,还是暗处她不知道的谁?
      
      眨眼的几个瞬间,焦娇心内转过太多思绪,最后归于平静。
      
      她看着刘云秀,面无表情:“不管你有什么想法什么打算,今日天子亲狩,不容有错,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
      
      “啧,这就伤心了?那你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
      
      刘云秀笑声放肆,“你看看你自己,出身不够好,相貌不出挑,礼乐懂都不懂更别提品鉴,脸上长什么不好长一对酒窝,做富贵人家的小妾是够甜美够妖娆了,做一国之后?不怕被别人笑话不端庄不优雅?”
      
      “你不要脸,皇上还要脸呢!”
      
      焦娇万万没想到,话题拔那么高后是直接的人身攻击。
      
      今天不是聪明局么!聪明人骂人明明不打这个段位不是这个风格!
      
      这也太让人措手不及了!
      
      她反应只慢了一拍,身后就有声音传过来:“你好像对朕的皇后很有意见。”
      
      男人的声音低沉微厚,哪怕夹杂着怒意,也并没有粗鲁难听,反而有一种天骄的矜贵,焦娇认出来了,是景元帝。
      
      只是这道声音……
      
      以前她从没注意,现在声音从背后传来,看不到人,耳朵更为敏感,她隐隐感觉到一份特殊的熟悉,这声音……很像一个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