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跋扈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子也是要脸的

      日子如水流过,再怎么担忧,该来的还是要来。
      
      天子亲狩这一日,焦娇很紧张。
      
      景元帝避暑之行安排的很悠闲,可能也是人前很悠闲,事实上每天天子做了什么事,遇到了什么难题或危机,边关巡查是否有意外发生,大家都不知道,只自己观感是悠闲舒适的,这一次随扈出行,体验良好,种种原因加持,天子亲狩便成了整个行程里最大最重要的场面,四周气氛都很是期待。
      
      亲狩前有个短暂的祭坛流程,而后天子亲自拉弓射出第一箭,活动正式开始,狩猎一共有五日,天子皆要与百官同乐,共襄盛世。
      
      献礼环节就在祭坛后。
      
      祭坛仪式有祭文,皇上笔都没碰,都是她写的……身为准皇后,位置尊贵,与百官献礼,顺序肯定排在最前面,出风头是必然的。
      
      送什么东西……
      
      一度让焦娇非常头大。
      
      场合特殊,需要注意的东西很多,要符合皇后身份,太小家子气,太讨巧太邀宠都不合适,最好端庄大气,彰显皇家应有的格局姿态。可规格太高意义太大的东西,向来不怎么被当事人喜欢,照那位的狗性子,会喜欢她送端庄优雅高大上的东西?他霸道随性,对条条框框的东西最为嗤之以鼻。
      
      权衡前者,不合皇上心意,到了夜晚他定会‘理所当然’加倍欺负她;考虑后者,往心意上走,皇上满意了,朝臣百官会挑剔。
      
      天不亮就起来梳妆的焦娇幽幽叹气,她太难了,真的。
      
      甘露握住主子柔软鸦发,巧手快速又端正的挽出一个发髻:“小姐不必烦忧,您精心准备的东西,皇上一定喜欢。”
      
      焦娇还是有点心不在焉:“是么……”
      
      精心准备是真的,别人喜欢就未必了。
      
      “小姐这么好看,送什么都是锦上添花,皇上定没有不乐意的!”
      
      甘露很乐观,御前规矩大,小姐每每被召唤她都无法相伴入内,不知皇上和小姐是怎样的相处模式,可只观结果,皇上这么在意这么宠爱,圣旨一道一道的护,也未孟浪欺负小姐,给了很多尊敬,小姐的地位稳稳的呀!有什么好愁的。没准小姐随便扔个手绢,皇上都满意。
      
      焦娇很紧张,墨阳殿的景元帝也有些烦躁。
      
      祭天献礼,就是两个紧紧挨着的流程,中间没有空隙,基本没有操作空间,他要被皇后看到脸了吗!
      
      一想到即将被戳穿,景元帝现在就是后悔,非常后悔,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呢?
      
      他面色肃穆,盯着手上礼部呈上的流程单子:“献礼紧随祭坛,香火熏鼻,献礼人距离是否过近?”
      
      礼官王大人小心答话:“再远就看不到圣颜了……皇上若不喜香火味道,可再往前行五步。”
      
      景元帝:“……不必了。”
      
      他就是不想被看到。
      
      注意到流程单上详细画好的站位,景元帝指着略高黄幔:“幔在侧,可会被吹乱遮挡视线?可问过钦天监,天气如何?”
      
      王大人微笑束手:“皇上放心,钦天监已测过数次,今日晴空万里,天气宜人,一定不会发生任何尴尬的意外。”
      
      景元帝:……
      
      最后的期望也打破了。
      
      说话间,衣服已经穿的差不多了,景元帝心内叹口气:“冕冠。”
      
      天子在重大仪式上的衣服很隆重,不但里三层外三层,冠也与寻常不同,是正式旒冠,前后有五彩圆珠穿成的十二垂旒,头顶以玉簪固定,两侧朱缨交结系于颌下,还有两指宽的朱红天河带从冕板垂下,直到下|身。
      
      耳边一阵轻响,视野遮盖,景元帝眼睛一眯,怎么忘了这个!
      
      五彩珠串一共十二条,稍稍离远点,别人就会看不清楚!
      
      再怎么嘲笑‘他’狗性子,不成熟,这作妖搞事的本事,他也得认。
      
      太坑了!
      
      礼部捋的流程很细,内侍及金甲卫提前排练过,一切进行的相当顺利,没任何波澜。
      
      从天子出了墨阳殿,一路前往祭坛,长鞭开道,鼓声长鸣,到朝臣叩首,礼官唱序,再到天子祭坛,亲手扶三柱香,场面浩瀚而宏大,没有人不为这一刻的盛事心生澎湃。
      
      焦娇也很激动,这是她第一次亲眼见到这样的大场面,恢弘而肃穆,庄严又厚重。
      
      天子龙行虎步,站姿挺拔,明黄礼服包裹着男人强健身躯,也包裹着他的强霸与峥嵘。距离太远,垂旒太密,她看不清他的脸,可不知为什么,他每走一步,都能让她惊心动魄。
      
      这是天子,也是她的未来夫君。
      
      天子亲手扶香,点燃祭文,内容则由礼官念讼,听到自己写到的东西,焦娇瞬间绞紧手指,耳根都红了。
      
      她不大会写……
      
      可好像所有人都没有异议的样子?群臣一脸肃穆,神情认真,一副‘没错说的都对’的样子。
      
      这一刻跪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焦娇感觉景元帝看了她一眼……
      
      她的脸更红了。
      
      “翰林之女焦氏,献礼——”
      
      焦娇心中一紧,果然她在前排。
      
      她还是闺阁女子,然皇后位重,礼制之下君贵臣轻,虽大礼未成只能简单称焦氏,该有的尊重却一点不能少。
      
      “臣女献——五谷丰登!”
      
      她起身出列,走到祭台前的规定位置,按规矩叩首。
      
      众人齐齐转头看。
      
      焦娇所献之物十分简单,就是五谷,真实的,粮食的五谷,用红绳绑着,装在藤编小篮里,颗粒浑圆饱满,丰收姿态喜人,与五谷放在一起的,还有一小卷并不好看的字,以及一幅非常漂亮的双面绣。
      
      双面绣做工精致,以颜色相近的不同丝线绣出明暗对比,五谷在风中摇摆的样子栩栩如生,有小童在稻间欢畅玩耍,有老农在远处抚胡浅笑,寓意也是五谷丰登,未来可期。
      
      双面绣不稀奇,稀奇的是绣的这么好,这么灵,每个人都像真的,活生生像要从上面走下来似的。
      
      这绣样在哪里找的!
      
      “臣女不才,不懂家国大事,幼年曾随父住过乡间,对农耕颇感兴趣。世人尽知,自去年到今年,先后有水灾,大雪,洪暴,颇为让人揪心,然臣女亲去走访,有经验的老农并不忧愁,言道天灾已过,自秋起风调雨顺,明年必是丰年……”
      
      这些话是真的,她的确去了一些地方,见过一些人,收集到了足够信息,那一卷并不好看的字,就是老农亲手所笔。
      
      双面绣不是她绣的,她没那么大本事,寻是的好手艺的绣娘,绣样却是她亲手所画,带着她所有真心祝福。
      
      焦娇轻轻叩首,声音清润悠扬,似春日那一管细雨,轻轻洒在人们心田:“臣女便忝颜借这好名头,献上‘五谷丰登’,我大景得天庇佑,定会海晏河清,昌隆万年!”
      
      “海晏河清,昌隆万年!”
      
      群臣跟着喊出声。
      
      无它,四个字四个字太有节奏了,皇上面前当差,遇到这种气氛都忍不住跟着下跪附和。
      
      不过这位小皇后……的确不错。
      
      不管真假,到底是关心百姓,真正去了解过了,知礼懂事又大气,拎的清,没有为了皇宠去搞什么花头献媚,很好。
      
      就是太板正了,恐怕不大会讨皇上喜欢。
      
      有人开始为焦家女担心。
      
      众人看不见的方向,景元帝愣住了。
      
      她一定看到了……她知道他在愁什么。
      
      两年的连续天灾,带给他的远远不只是一时麻烦,粮食,人口,河渠……他思考的问题很多。马上要入秋,往事已矣不可悔求,来年的准备却要安排上了,他重视未来,未来才能回报他。
      
      只是有了粗浅想法,尚未一一细想思量,没有任何人知道,朝臣也未必知道他在想什么,小皇后……大概是看到了龙案上杂乱的笔迹。
      
      知道他担心,所以悄悄做了这么多事,问了老农,想要让他安心?
      
      负在身后的指尖轻轻摩挲,景元帝眼梢微扬,勾出浅浅暖光。
      
      这才不是什么彰显自己气度,拔高自己位置,充满站稳野心的礼物,皇后是真的把他放在心上的。
      
      “好一个五谷丰登!承你吉言,朕大婚后,定有上天赐福,四海定平,百姓安和,国运昌隆!”
      
      他看着她的脸,不知是太阳晒的,还是鼓声催的,感觉心跳有些漏拍。
      
      焦娇羞红了脸。
      
      什么大婚,同谁大婚?另一个主角就是她……他一定是故意的!
      
      这种时候都不忘了欺负她!
      
      她大着胆子瞪了景元帝一眼。
      
      规矩允许,她现在是可以偷偷看他一眼的。
      
      然而就在她抬头的时候,景元帝已经转身,又朝祭坛拜了一拜,似乎很是高兴,特别需要告慰祖宗或请祖宗保佑。
      
      焦娇:……
      
      好不容易这么近的距离,她却仍然没有看到未婚夫正脸。
      
      不过这个背影……怎么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垂头想想这些夜晚这人作的妖,焦娇面无表情。
      
      大家‘接近了解’这么久了,她是该对对方稍稍熟悉一点。
      
      ……
      
      暑热扰人,祭坛献礼并没有用时太久,稍后是短暂调整,待到下一个吉时,天子开弓亲猎。景元帝离开现场,群臣恭送后,按顺序撤离,速度准备接下来的流程。
      
      焦娇因为要献礼,没跟自家人在一起,离的有点远。她略略等了一会儿,等大家走的差不多了,才转出来去找祖父,因事先约定过,方向定的也正,她并没有着急慌张,走的很稳。
      
      谁知那么巧的,又遇到了圣驾。
      
      二人关系特殊,遇到了肯定不能躲,会引起不好流言,焦娇便走过去见礼。
      
      景元帝看到小姑娘时,已经来不及转向,见小姑娘朝着自己方向走,心里更急。亲猎拉弓冕冠正装不合适,他已更衣换上劲装,脸不可能遮住,走近了一定会被看到!
      
      小姑娘走的不快,一点点靠近,每一步都像踩在他的心上,景元帝心跳从没这么快过!
      
      他四下看了一眼,眼疾手快挑中一个东西,啪一下扣在了脸上。
      
      盂兰盆节将至,行宫上下流行鬼面具,德公公看着他从小长大,怜他忙于政事不知休息,特意寻了一个摆在边上,想引他看两眼,哪怕休息片刻也是使得的,他珍惜老太监一片苦心,虽然嫌弃,还是放着没动。
      
      不想现在正好用上!
      
      “臣女拜见皇上。”
      
      焦娇按规矩行礼,被叫起后好悬吓一跳,这什么鬼!
      
      面,面具?
      
      “皇后可是要去寻焦老爷子?”景元帝声音润朗,“朕方才看到过他,在西边。”
      
      “多谢皇上指路。”
      
      焦娇一边谢,一边觉得略奇怪,这声音,这感觉……一点也不凶?
      
      景元帝心思敏锐,小姑娘表情滞一瞬,他立刻就察觉了,心内叹口气,声音一变:“还不走,是等朕送你?”
      
      凶了凶了他凶了!
      
      果然还是那个狗脾气!
      
      “臣女失礼。”
      
      焦娇转身就走。
      
      对么,这位哪有什么温柔,一定是装样子,今天有大事,人太多,不好太凶太霸道,天子也是要脸的么。
      
      景元帝垂眸看了下自己衣裳。
      
      好在今天有大事,必须得穿明黄皇服,若穿了白衣……
      
      没想到竟然有一日,他得装成‘他’,才能混过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黑恶犬(搓手手):她来了她来了她要拆穿‘朕’了嗷嗷嗷嗷!(☆_☆)
    白优雅(施展面具大法):朕的面具好看吗?▼_▼
    焦娇(认真欣赏了一会儿):还真挺好看的。<(^-^)>
    白优雅(招手):随朕进屋,朕有更好看的东西。▼_▼
    黑恶犬(呸——):流氓!禽兽!=( ‵o′)凸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