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跋扈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朕就是要宠就是要护

      焦家摆香案接旨,明里暗里的围观群众集体兴奋,生恐错过哪怕一点。
      
      传旨太监见流程走完,抖抖袖子,展开澄黄卷轴——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焦氏女救驾有功,赐流金霞锦十箱,贡缎十箱,南珠十斛,御松烟墨十锭……焦家育女有功,赐家主焦厚炎紫金马褂一件,紫檀香木珠串一对…………”
      
      竟然不是责罚也不是问罪,而是赏赐?
      
      焦娇整个人愣住了。
      
      救驾?她什么时候救过驾?明明是予璋救了她……
      
      别人不知道,她自己心里有数,这事跟皇上没半点关系,可皇上不但没怪罪,还帮她遮掩了?
      
      她跪在地上,手指绞的很紧,看不透这是个什么章程。
      
      “焦姑娘,接旨吧?”
      
      传旨太监念完圣旨,笑眯眯看着焦娇,神色很是亲切:“虽是夏日,在地上跪久了也是伤身,皇上知道是要心疼的。”
      
      焦娇有些恍惚,神情麻木的站起来,接过传旨太监递来的卷轴。
      
      圣旨是明黄缎面,折射着太阳的碎金,映在眼睛里却不刺目,反而散发着温暖的光,一瞬间抹平了心间所有焦虑。
      
      是了……
      
      焦娇闭了闭眼,今早发生了什么,她不说,予璋不说,外面的人不会知道,皇上却未必,手掌天下权,世间之事,但凡天子想查,一定能查出,他定然……是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脾气不好,却不是傻子,流言四起,指向太明显,他听到必然气愤,却不会在没证据的时候随便做决定,万一误伤,就是进了别人的圈套,所以他去查了。
      
      查出来还下这样的圣旨……是相信她?
      
      心中有融融暖意流过,这一刻焦娇真的很感动。
      
      焦娇没想到局面翻转的这么彻底,围观众人也眼珠子掉了一地,怎么,这女人不是水性杨花和别人勾搭,原来是救驾?
      
      现场面面相觑,鸦雀无声。
      
      圣旨是真的,传旨太监的恭敬态度也是真的,还有什么可说?
      
      嗑瓜子的把瓜子收起来,撸着袖子的把袖子放下去,等着嘲笑讽刺的揉揉自己的脸,把不合适的表情收起来,只片刻,现场气氛一片祥和。
      
      待传旨太监走了,还围上来亲切的和焦娇说话,各种嗔怪——
      
      “焦姑娘也是,明明做了好事,为何不说?可不就叫外人误会了嘛。不过别人不信,我是信你的,咱们焦娇贤正淑雅,温柔纯真,哪里是做坏事的人?”
      
      “就是就是,那起子嘴上没把门的就爱乱传谣言,咱不跟她们玩儿。”
      
      “焦姑娘这裙子真好看,怎么做的?教教我好不好,我也想要一身。”
      
      “还有这妆,啧啧,人长得好看随便上点胭脂都清新脱俗美的别致,我就不行了,脸长的黄,抹什么粉都不好看呢。”
      
      一个这么说两个这么说,没一会儿所有人都这么说。
      
      焦娇心里知道,其实乱传谣言的就是她们,喜欢落井下石看热闹的也是她们,可她们懂眼色‘伏低做小’了,她就不能再端着。
      
      “多谢诸位信我,不嫌弃的话,进内喝盏茶吧。”
      
      没必要做好朋友,却也不介意表面平和,成年人的世界,总是充斥各种各样的虚假吹捧,塑料情谊。
      
      未来皇后的第一次茶话会,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在众人毫无准备的时候开始了,因为所有人都很给面子,办得特别好。焦家女不但没有被骂,反而扬名了!
      
      墙边暗处,刘云秀恨的手绢都咬破了,怎么可能!
      
      她不信!
      
      她看的真真的,姓焦的胳膊上受了伤,绑着个布条,那布条一看就知道不是女人的东西,是男人会选的衣料,还过于朴素,天子不可能用这种布做衣裳,肯定是别人!
      
      可圣旨下的这么快,传旨太监态度这么恭敬,天子高高在上,不可能愿意戴绿帽子,所以那个人……难道真是皇上?
      
      皇上富有四海,为什么要用那么朴素的意料?
      
      难道……是在玩什么乱七八糟的情趣?
      
      刘云秀给自己想到了理由,指甲都快掐劈了。
      
      玩,玩就玩,为什么一定要找那个贱人!她也可以的!
      
      各种不甘不愿渴望涌上心头,她眼睛里几乎瞪出血,不能再这样蹉跎下去了!现在她在那贱人面前都得不了好,真等别人成了皇后,她不是被踩到脚下无法翻身了?
      
      她必须要豁出去,尽快走到那个位置……
      
      为了他,她可以做任何事!
      
      圣旨一下,焦家局面陡转,焦厚炎父子面对的难局当然也立刻得解,同焦娇一样,父子两个面前的人突然自打自脸改鄙夷为羡慕,一脸‘这是误会,怎么不早说’的歉然。
      
      混迹官场的人最懂话术,气氛圆起来比女眷那边还热情。
      
      父子两个挂上笑脸,从容应付场面,游刃有余。
      
      只客散之后,老爷子背着人,长长一叹。
      
      焦本安宽慰父亲:“爹还担心什么?皇上宠爱,帮娇娇撑腰不是好事么?”
      
      老爷子捋着胡子,斜了他一眼:“你懂个屁。”
      
      早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也许就是因为太敏感,孙女才不好说,可不管发生了什么,定都与皇上有关。皇上太乱来,孙女应付的了自然是好,应付不了……只怕多的是辛苦。
      
      “送些血燕到小厨房,给娇儿补身体吧。”
      
      ……
      
      入夜,焦娇被召到墨阳殿。
      
      很久很久,天子都没有出现。
      
      焦娇看着书,眼皮渐渐沉重,慢慢的,睁不开了。
      
      男人来时,看到的就是小姑娘的睡颜。
      
      她趴在案上,侧脸凝着烛光,檀口微张,呼吸匀长,脸颊是润润的红,睫毛密长如鸦羽,在眼底留下淡淡阴影,似乎有些愁意。明明这样的睡姿并不舒服,她神色却很很巧很满足,仿佛能这么偷懒睡一下是十分幸福的事。
      
      男人哼了一声:“不过一点小事,就把你难成这样?”
      
      一道圣旨的事,他说她好,她就好,他说她有功,她就有功。
      
      朕的皇后,朕就是要宠就是要护,谁敢有二话?不要命了么?
      
      愁成那个样子都不肯过来撒个娇说句好听的,还得他主动给,小皇后真是越来越娇了。
      
      男人走近,看到了小姑娘胳膊。
      
      伤的不重,包扎也没有太夸张,她应该只是上了药,浅浅包了层纱布,并没有露出来,全藏在袖子底下,本不应该被看到,可她现在趴在桌子上,袖子绷紧,纱布痕迹就很明显了。
      
      小傻子……变成了小可怜。
      
      男人眸底暗色起伏。
      
      到底还是伤了她。
      
      之前想法……是不是有点异想天开?
      
      他和‘他’两个男人要斗,是死是活都是他们的事,不应该让女人买单。不然他成什么了?
      
      手下意识靠近,他想看看小姑娘伤处,可刚刚掀开一点她的衣袖,只看到一小截白白的腕子,人就醒了。
      
      意识还迷糊着,看到一片玄色衣角,焦娇就下跪行礼:“臣女见过皇上。”
      
      这是墨阳殿,能进来走近她的,只有景元帝。
      
      景元帝瞪着空茫的指尖,怔了一瞬,才恼羞成怒一般,将手握成拳负到背后。他才不像‘他’耍流氓!小姑娘皮肤一点也不滑软一点也柔嫩他什么都没记住!他才不会激动!
      
      焦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这男人什么心情,只觉得气氛过于安静,安静的也太久。
      
      她憋了一会儿,还是没憋住:“今天的事,您……”
      
      “朕准你说话了么?”
      
      这是……耍赖吧?
      
      不想跟她讨论这件事,干脆堵回来?
      
      焦娇不明白为什么,这件事有什么不能说的?她都摆出坦荡姿势了……可他态度如此拒绝,不谈便不谈,左右她问心无愧,他也所有事都能查到。
      
      “给朕画像,让朕端坐,嗯?”
      
      景元帝盯着她,声音里满是不友好:“看朕不爽,你很快乐?”
      
      焦娇怔了一瞬,有些想笑,所以到头来,他介意的还是这个?
      
      焦娇脸有点红:“臣女不会了。”
      
      没有否认,没有说不敢,只说不会了,因为她知道,他什么都明白。
      
      他其实只是嘴坏,容忍了她很多东西,比如不懂事不大气,还任性有小脾气,不是皇后的最佳人选。他自持是个男人不同女人计较,她可以小小任性,却要懂分寸,有些东西经不起一次次试验底线,别人的宽容不会是永远,想要长长久久的安稳走下去,自己是要努力的。
      
      景元帝视线在焦娇身上转了一圈,哼了一声,走到龙椅上坐下。
      
      白衣裳最讨厌,斗还是要斗的,但是不能这么斗。那人心思敏感,在意的条条框框比他多多了,能欺负‘他’方法多的是,不一定要伤人伤己,伤在身上,他自己也不舒服不是?
      
      “做错了事是不是应该道歉?”天子霸道视线盯着小皇后,声音里藏着浓浓隐意,似乎还是意难平。
      
      焦娇一怔:“是……臣女有错,请皇上责罚。”
      
      景元帝视线掠过书案,小皇后好像并不害怕写字,罚抄书对她来说根本不是罚,他必须不能这么好哄,随便就糊弄过去了,得换着花样来。
      
      看着天色,突然想到接下来的日程,景元帝唇角斜勾,有了个绝妙的主意。
      
      “天子亲狩日马上要到了,你给朕准备一件献礼,届时奉上。”
      
      焦娇僵住,这个……有点难办啊。
      
      天子亲狩是大事,祭礼也在当天,到时有礼官唱礼,群臣参加,大约是这次避暑之行的最大场面,当着所有人,稍微有哪里做的不好,就是大错。
      
      跟焦娇忐忑不一样,景元帝心里十分得意,献礼要当面献,一定会看到脸,这一次,‘他’要怎么应对?躲肯定是躲不过去的……
      
      焦娇小心翼翼发问:“不知皇上……想要什么?”
      
      景元帝:“朕想要什么,皇后这么聪明,怎会不知道?”
      
      焦娇心头一颤。
      
      要不是这位皇帝极不好搞,这样的声音,这样的气氛,她几乎以为对方在逗引调|情,暗意——我、想、要、你。
      
      可她知道不是。
      
      哪个男人在喜欢的姑娘面前,是这副样子这种表现?狂妄,自我,霸道,挑剔,爱欺负人,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嫌弃……
      
      喜欢?
      
      绝对不可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