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跋扈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皇后疑似不贞

      今日遭遇有些尴尬,焦娇从心底里感激予璋,更多的是抱歉。
      
      她不知道为什么景元帝明明下了口谕却没有来,但这结果似乎正好,避开了更尴尬的见面。她内心坦荡,不觉得自己有任何错处,可男人对‘绿’这个字的解读总是很微妙……
      
      确认彼此安全无虞后,她没时间多做停留,匆匆和予璋道了别,脚步快速的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
      
      皇上守不守约,来不来是他的事,她没会到他,还顾自走了,不管慑于皇权还是出于礼貌,都得赶紧派人过去禀一声。
      
      只是……实在对予璋不住。
      
      焦娇嘴唇紧抿,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总是说不想和他有更多牵扯,可好像总别不过去。
      
      她走的很快。
      
      青坞说是院子,更像园林,是从墨阳殿延伸出来,设计为皇上休憩赏玩暂歇的地方,十步一景五步一画,观感十分舒适,而皇上的地盘面积都不会小,住个人当然绰绰有余。
      
      焦娇被赐住青坞,距离皇上最近,是恩宠,也是信任,这在行宫是独一份,别人只有羡慕,没有人会攻击这不是个院子。
      
      然而它真不是个院子,也没有门,理论上任何人都可以来。
      
      御前护防有金甲卫,没人敢擅闯,焦娇从不用操心安全问题,可小树林太远,不是金甲卫的巡防范围。这里偏僻,少有人经过,本也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偏偏今天,尴尬了。
      
      焦娇遇到了刘云秀。
      
      仇人见面,狭路相逢,刘云秀第一个反应就是走,她提起裙边转身就跑!焦娇也不想看到她,同样立刻调转方向走别的路。
      
      跑出去一大截,刘云秀突然停住,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上回她机灵,提前躲避没撞上就罢了,现在撞上了……姓焦的为什么不怼她?换她是姓焦的,回回被压着骂,好不容易熬到皇宠实实,刘家都要碍着气氛绕道,她不好好抖一回才怪!
      
      诚然有性格不同原因,可刘云秀还是觉得不对。
      
      狐疑转身,她盯着焦娇背影看了一会儿,发现不对了,这衣服……有问题啊。
      
      她眯起眼,想了想决定不再躲,转脚追向焦娇:“姓焦的!”
      
      焦娇闭眼,叹了口气。
      
      路很宽,她很累,别人非要追,她是跑不掉的。
      
      刘云秀走到焦娇面前,看得更清楚,果然不对劲!不仅衣服,还有脸,还有胳膊!这么脏这么乱——
      
      “‘皇后娘娘’好兴致啊,这一大早的,跟哪个野男人鬼混去了?”
      
      她围着焦娇转了一圈,脸上满是不怀好意的笑。
      
      包扎胳膊的布条太扎眼,不是女人衣服会用的面料,是男人的,还这么朴素,一看对方就不是贵人!
      
      “走这么急干什么,怕我告发你啊?”
      
      焦娇眉眼平直:“刘姑娘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刘云秀盯着焦娇,兴奋到颤抖:“都这时候了还藏着掖着有什么意思?不如你求我——好好求一求,我就不会告诉别人。”
      
      这可不是她故意搞事,是姓焦的自己不检点被她逮住了!就算她不说,别人也会看到!
      
      焦娇大方任她看。不大方也没办法,刘云秀想到的事她也能想到,注定无法遮掩,不如就坦率一些。
      
      “我求你,你真的不会告诉别人?”她眼睛微眨,眸底有微光划过。
      
      刘云秀眼珠一转,笑容里透着明晃晃的算计:“当然,我说话算数!我同你是好手帕交么,手帕交之间没有秘密……你先告诉我,你心上人是谁呀?”
      
      焦娇就知道,这人才不会放过她,求不求都没用。
      
      她若心虚害怕,腰弯下去各种卑微,照对方说的去做,所有内情交代出来都不算完,对方拿到她自己亲手献上的把柄底牌,威胁的就不单是这个了。
      
      她才不会那么蠢。
      
      慢慢理了理衣袖,焦娇微微一笑:“刘姑娘说的对,手帕交都感情极好,不分你我,没有秘密,我的事你都知道——也一定帮着遮掩了,若事情败露,我固然得不了好,刘姑娘觉得自己呢?”
      
      “你这是要拉我去死!”刘云秀气的跺脚,“谁跟你不分你我了,你的事我都不知道何谈帮忙遮掩,你吓唬谁呢!”
      
      焦娇脸上笑意更深:“刘姑娘不是我最好最亲密的手帕交么?”
      
      刘云秀:“谁跟你亲密了!我才不是你的手帕交!”
      
      “哦,不是啊,”焦娇声音微缓,带足了提醒,“那刘姑娘不久前被墨阳殿金甲卫制住又是怎么一回事?”
      
      刘云秀指着她,气的颤抖:“你威胁我!”
      
      用的还是同一桩事!
      
      焦娇做讶异状:“怎么会?我们可是手帕交呢,你是个好姑娘,从不会威胁我,我又怎会威胁你?”
      
      这语气一点也不像‘怎会’!
      
      刘云秀气的磨牙,为什么!明明每次都是她占理,为什么总是占不了上风,还被这个贱人欺负!
      
      夏日阳光灼热又刺目,兜头砸下来,砸蔫了草叶砸浅了溪流,砸败了花枝也砸烫了石板路,好像在嘲笑世间万物的自不量力。
      
      刘云秀憋的眼睛都红了,气自己就是太过实诚,没有别人的伶牙俐齿舌灿莲花!
      
      她咬着牙,指着焦娇:“好好好,我便不跟你纠缠,可你以为你这个样子除了我别人就看不到?我不说,自有别人会说!你堵得了我的嘴,赌不了所有人的嘴!有本事,你就带着这一身同野男人滚出来的痕迹味道,让皇上继续宠爱你,打我的脸!”
      
      焦娇面无表情:“那刘姑娘可要睁大眼睛看好了,别错过。”
      
      “呸!”刘云秀愤愤离开。
      
      焦娇看着她的背影,眼帘垂下,轻轻叹了口气。
      
      表面再硬气,心里还是很没底的,她自己知道自己,行得正站得端,可流言害人,从不管真正事实是什么样子,她不确定皇上对她的信任度。
      
      派去传话的人回来了,墨阳殿那边毫无动静,只一位叫德公公的老太监说知道了,再无下文。
      
      气氛安静沉默,焦娇的心也一点点沉了下去。
      
      果然,到了下午,更让她担心的事来了。
      
      她走那一路不算短,还真不只刘云秀看到了,有别人也看到了,你悄悄跟我说我悄悄跟她说,‘一个不能说的秘密’开始疯狂传播。
      
      从准皇后衣衫不整疑似不贞,到跟不知名野男人花前月下缠绵风流滚床单八百遍,再到珠胎暗结打胎肚子又大又打胎,最后准备先怀个孕让皇上做傻狍子接盘侠,混淆皇家血脉试图筹谋让女干夫儿子登位的话都出来了……
      
      焦娇是准皇后,一日上面没有明旨下来治罪,就一日尊贵无比高不可攀,别人不敢当着她的面骂,可此事一出,问罪基本已成事实,所有人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
      
      夫人们鄙视,小姐们厌恶,连来来往往的下人都敢瞪她两眼,在她看得见的地方啐几口口水。
      
      与她相关的任何东西都倒了霉,她穿的衣裙样式,佩的首饰风格,一瞬间成了低级的代名词,各夫人闺秀第一时间检查自身,一有相似立刻换掉;她去过的地方,喜欢的口味无人问津,大厨房的例菜都瞬间换了牌子;连她的家人,焦家院子也成了众矢之的。
      
      祖父气的不轻,拉着父亲一起站在门口怼人。
      
      他们问焦娇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有什么误会,她没说,他们就没再问,只把她关在院里不准出门,同时严令下人们乱传消息。
      
      焦娇坐在桌前,看着窗外随风摆动的绿柳,眼眶有些红。
      
      她都懂。
      
      长辈心里肯定遗憾这种事情的发生,可他们并没有责怪她。他们相信她不是那样的人,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他们站在最前面,替她遮风挡雨,所有最不堪,最可怕的场面,他们硬生生扛住,不让她去面对。
      
      她在被好好的疼爱着啊。
      
      可不看不听,心里还是会难受的,外头气氛越来越不好,她光是想象,就知道是怎样的暴风骤雨,皇上……会怎么想?
      
      会不会……废后?
      
      大风忽起,窗外原本轻缓摆动的柔软柳枝齐齐一荡,差点折了腰,让人看着就觉得痛。
      
      焦娇指尖扣进桌沿,她想,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她得想个法子面圣,解除皇上的误会!
      
      “圣旨到——”
      
      焦娇刚换好衣服,准备去殿前请见,就听到了传旨太监的唱声。
      
      糟糕……是她太晚了吗!
      
      传旨太监三个字悠长高亢,不仅通知了焦娇,还通知了附近所有人。
      
      几乎一瞬间,听到声音的人就迅速涌往焦家院子的方向,这场热闹,她们必须参与!
      
      皇上会怎么惩罚这个小贱人呢?
      
      杀了,剐了,还是先杀再剐顺便诛九族?女干夫抓不抓?要不也顺便诛个九族?
      
      比起所有,大家更好奇的是这个女干夫是谁,连皇上都敢绿!
      
      焦家人也是神情不一,心里各种打鼓,然而还是得装作风平浪静,照规矩肃容整衣,摆香案——
      
      老爷子站在最前面,带着族人齐齐跪下:“老臣焦厚炎,携焦家小辈,接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改了名字仍然惨,收藏点击就是不涨,于是改回来辽……大概就是我文丑,啥都没用_(:зゝ∠)_
    谢谢WuliKKW大大的地雷,我会继续努力的,看看这文还能怎么扑_(:зゝ∠)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