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跋扈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皇上别乱动呀

      “皇后今晚准备怎么讨好朕?”
      
      夜晚来临,景元帝坐在高高的龙椅上,屁股底下是软软的舒服的垫子,手边不远放着漂亮的悦目的冰月玉盏,他隔着屏风看向小皇后,目光充满戏谑。
      
      焦娇有备而来,还是有点紧张:“臣女想着,送礼物不能算用心,真正把一个人放在心上,送不送都没关系……不瞒皇上,臣女穷,送不了几件自己怕都出不了门了。”
      
      景元帝声音低沉,有他自己都没发觉的笑意:“胆子倒是大了很多。”
      
      别人哭穷,或是有意为之故意卖惨,或是眉眼卑微无所适从,姿态都谈不上好看,小皇后说这话却一点都不讨厌,坦荡的直白,还有些可爱。
      
      焦娇是手心里捏着汗,把这些话说完的。
      
      前几次见面印象太深,皇上又是杀人当礼物送给她,又是让她滚责她没规矩,她怕死了,可后来发现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她反倒皮实了,顶撞就顶撞,反正你又不会杀了我……真赏了板子,再说。
      
      ‘大逆不道’的话说完,他没太过激的反应,她心中略略松了口气,好像真的可以——更大胆一些?
      
      “臣女不敢。皇上说要看臣女本事,臣女不敢藏私,今日前来便想要献丑一番。 ”
      
      “献丑?”景元帝大方挥袖,兴致颇浓:“说吧,今天有什么主意?”
      
      焦娇目视前方:“臣女想为皇上画一幅画。”
      
      景元帝皱眉:“画画?”
      
      “臣女不才,画技谈不上高超,却也有些野趣,画法同当代画师不同,想请皇上看个新鲜,”焦娇知道这道题有些敏感,自动提出,“臣女不敢肖想天颜,皇上只露侧影便可,隔着屏风也可。”
      
      景元帝指尖轻叩椅靠,缓缓眯了眼:“也不是不行,画的好,朕有赏,画的不好——”
      
      一句话根本不必说完,也知道隐藏的威胁和警告。
      
      焦娇顿了一下,才又跪下:“臣女有求。”
      
      “讲!”
      
      “臣女只是会些不一样的画法,并不精深,需要皇上配合,不知皇上可否……”她微微抬头,脸有些红的看了屏风一眼,“可否配合摆个姿势,让臣女临摹?”
      
      小姑娘有些害羞,又有些怯怯的不好意思,一双杏眸水汪汪清透透波光粼粼,像是实在没办法了,才苦苦哀求。
      
      景元帝又想起了小时候的那只白猫。
      
      “朕向来大方,不为难他人。”
      
      他大方的双臂一振,倚在龙椅上,全当摆好了姿势。
      
      焦娇:……
      
      你有脸再说一遍?对着你在夜里杀过的一具具尸体?
      
      景元帝:“要画多久?”
      
      焦娇已经快手快脚摆好了画架:“一,一个时辰?臣女会尽量快。”
      
      “哦。”景元帝顺势半躺在了龙椅上。
      
      “皇上……”焦娇声音有些委婉,“画像……姿势还是端正些好看。”
      
      景元帝啧了一声:“真是麻烦。”
      
      为了小皇后的画,他选了个位置板正坐好,角度么,当然是保证小皇后能看清楚他全身,偏有阴影遮挡,看不清他的脸——马甲还是要好好保护的。
      
      焦娇当然不满意这种光线,但她敏感的觉得皇上对这件事很在意,而且他已经照她要求板正坐好了,便不再多说,拿起笔,垂眸画了起来。
      
      景元帝身为帝王,也有太傅,书读的不可谓不多,就是太忙,年少时一度又过得不好,倒是想多学些陶冶情操的东西,时间不允许。文史兵韬他懂,礼乐也会,琴曲能品,一笔字也能见人,独独这画画,没半分研究。
      
      他看着小皇后折腾手里的一堆小玩意儿,她的手小,手里的笔更小,时不时还要换一支,不同别的画师做画毫无声响,她的笔落在纸上有轻轻的沙沙声,不吵,很有规律,听着听着竟有几分悦耳。
      
      他的视线太过灼热太过专注,哪怕隔着一道屏风,焦娇也觉得身上毛毛的。
      
      “您别瞪臣女呀,臣女胆小。”
      
      这话是真的,她的手都有点抖了。
      
      景元帝可不要脸,被抓住点破没半分不好意思,声音还很放肆:“这没办法,朕天生威武,视线犀利,改不了。”他看着小皇后,眉眼不明的笑了笑,“倒是皇后你——还得多多练习,适应才好。”
      
      焦娇猛的吸气。
      
      她这是被,被调戏了?
      
      摇摇头晃去脑子里的想法,她又道:“您……您笑一下可好?能让身体放松些。”
      
      景元帝眯眼,指尖一下下叩在椅侧:“你确定要朕对你笑?朕可是——从不白笑。”
      
      他声音拉长,话尾尤其暧昧,似乎藏着什么别人必须要懂的意味深长。
      
      焦娇品了品这话,脸立刻就红了。
      
      他不白笑,想让他笑,就得做点让他高兴的事。然而眼下,夜黑风高孤男寡女,什么事能让一个男人高兴?
      
      焦娇羞的几乎想转身就跑。
      
      景元帝似乎心情极好,逗完了小皇后,还替小皇后收了尾:“再说朕就算笑了,你看的到么?”
      
      焦娇干脆不再说话:“那臣女继续了。”
      
      她说认真就是真认真,手里拿着画笔,眉眼专注心无旁骛,只要景元帝动作不变,她根本注意不到其它,也没有发现,对方看她看的光明正大,欣赏的蠢蠢欲动。
      
      无它,皇后太好看了。
      
      小姑娘整个人蒙在烛光之中,轮廓说不出的灵秀,本就清澈灵动的眉眼如画一般,雪颈修长,素指纤细,仿若世间所有灵气全汇在她一人身上。
      
      朕的皇后。
      
      她是他的,他一个人的。
      
      可是没过多久,景元帝就觉得不对了,坐的累啊,这种板正姿势他一会儿都不乐意,现在这么久——他腰疼,腿疼,屁股疼,连头都疼!
      
      刚刚小皇后说需要多久来着?一个时辰?一个时辰这么长的么!扎马步两个时辰都没这么累!
      
      刚刚不着痕迹挪动一下,就被小姑娘给看到了。
      
      “皇上别乱动呀。”
      
      小姑娘嗓音和颊边酒容一样,清甜柔软,听在耳朵里痒痒的。她还略皱着小眉头,似乎很不满,又像在撒娇。
      
      景元帝心内十分受用,然而他是随便一哄就能哄住的人么?
      
      必然不是。
      
      “朕就是——”
      
      动了怎么样!
      
      他刚摆出唬人的脸,话还没说完呢,就见小姑娘的脸从画架上侧偏出来,怯生生道:“皇上要是累了,坐不住,动一动也是可以的……我们可以休息片刻再继续。”
      
      这话很体贴,很温柔,可听在景元帝耳朵里十分不对。
      
      他什么时候需要一个小姑娘让着了?人家在画画,站半天都没喊累,和着他就坐一会儿,就累的不行了耍脾气?
      
      “怎么,在你心里,朕就那么不行?”
      
      景元帝相当不悦。
      
      焦娇想起各种暧昧的关于行不行的小段子,脸腾一下红了,声音嚅嚅:“皇上自然是行,行的。”
      
      景元帝满意了:“算你眼光不错。”
      
      自己把自己架到了高处,景元帝再也做不出无耻休息的动作,就这么硬生生,坐在原处扛了一个时辰,直到小姑娘画完画。
      
      从龙椅上站起来时,他觉得自己都快散架了,浑身的骨头都在咔咔咔响。
      
      他瞪了焦娇一眼。
      
      要不是她……
      
      他堂堂天子,富有四海,什么时候这么为难过自己?
      
      焦娇画完画就没敢抬头,自是看不到皇上表情,只把画架挪了个方向,以供圣览。
      
      景元帝往前走了两步。
      
      别说,小姑娘画的的确不错!
      
      景取的就是这大殿,画中重点是面前这架屏风,江河翻涌,金龙乘浪,气势雄浑,身为帝王的他只在侧角露了个侧影,竟全然不减气势,其构图,留白都恰到好处,观感非常舒适。
      
      不是常见的水墨写意,她用的是墨,却非寻常毛笔,是很细小很小的笔,每一笔都很细,线条间便糅合了一种清灵柔软,非常细腻,他的衣服,袍角的云纹都栩栩如生,很有活气。端正坐姿画出来果然好看,隐在暗影里模糊处理的五官竟也很有气势,侧脸线条锋利,气势雄浑又神秘,透出不一样的尊贵……
      
      这是他!
      
      景元帝光站着,就觉得另一个自己扑面而来,他强大,果断,拥有太多秘密,也能掌控这些秘密。
      
      不单单是耳目一新的画法,小皇后的画,他竟然很喜欢!
      
      但他是不可能露出来的,只高傲的扬了扬眉:“行吧,也辛苦你站这么久,赏。”
      
      焦娇抱着比送出去最贵的冰月玉盏还贵很多的赏赐,退出墨阳殿。
      
      走完所有台阶,拐上庑廊,她才忍不住,笑出了声。
      
      果然没错,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必须的逆来顺受,好多事她也是可以努力的!
      
      她其实明白,皇上一直在用自己的方式和她相处,告诉她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能每每都表达的不好,才搞的局面那么僵。他可能最初并不属意她做皇后,只是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他也可以接受,可以试着了解她,毕竟他是男人,怎么都不会吃亏……
      
      第一次,焦娇笑得很开心,心中负担放下大半,前所未有的轻松。
      
      没关系的,所有人都是从不认识开始,只要自己坦诚相待,真心诚恳,让对方看得到,路就能走下去。
      
      夜空之下,小姑娘眼睛亮亮,小小身躯走出了一往无前的气势。
      
      ……
      
      景元帝是真的很喜欢这幅画,放在案前看了半宿,还摸了几把,才回寝殿睡下。
      
      清晨,阳光下醒来的男人悠悠叹气,修长手指无奈抚上额头:“小姑娘欺负了你,你还没看出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