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旨跋扈

作者:龙七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准喜欢他

      墨阳殿外,血流成河。
      
      职位不同,品阶不同的内侍或外臣,一个个被叫过去,一个个抬出来,或是杖或是鞭,当场被打没气,腥红鲜血染红了高高台阶,漫延往下……
      
      夜,还很长。
      
      没有人敢质问,没有人敢发出半点声响,毕竟这位是曾一夜下诏连诛五位大臣全族的皇帝。
      
      大景开国曾创盛世,几代帝王励精图治,深得民心,景姓几乎是百姓心中神圣的存在,然而王朝势颓,新帝绵软,大权日渐旁落,本朝太后更是一度试图改朝换代,年号都改成了凤。
      
      景元帝五岁登基,‘元’之一字,是力挽狂澜大臣们用鲜血性命换来的期许,也是他要走的路。他注定小小年纪就要在深宫挣扎,靠自己走出光明大道,再现开国盛世。
      
      他的确做的很好,卧薪尝胆,引而不发,在养母太后眼皮子底下隐忍多年,一点点蓄势,一点点强大,成长,大婚,亲政,再到去年终于熬死太后,将所有权柄稳稳拢到手中。
      
      内政无序,官场贪腐成风,百废待兴,不破不立,手段不狠一点,怎么控制的住形势?
      
      所有人都对这位天子都怀揣着期望,他偶尔暴戾,但大多时候是平和从容的,他有时不拘小节,更多时候优雅板正,或许不够体贴,每每杀人都在夜里,让人晚上一看到传旨太监就害怕,可国家大势在他手上确实在慢慢变稳,慢慢巩固。
      
      大景的未来,有这位帝王,一定可以!
      
      可再怎么安慰自己,遇到这种场景还是害怕,天子狠起来没人能治,也没人敢管,不知道这一次,要用多少鲜血才能平息他的怒火?
      
      夜色漫漫,乌云卷月,四周无声,万籁俱静,连廊下花儿都努力的收拢花瓣,任风刮来也紧紧抓着地,半分不动,不想被任何人看到。
      
      殿内,景元帝收拾完人,终于舒坦了,将龙案上折子扫开,再把脚架上去,随手扯了扯领口。
      
      “哗拉——”
      
      随折子散落的,还有清婉娟秀的字迹,是小皇后抄的经文。
      
      和她的人一样,漂亮,端正,观感舒适,也有倔强的小脾气,骨肉匀停,见之不忘。
      
      今日过后……大概不会有人敢找小皇后麻烦了。
      
      敢伸手,跺了!
      
      景元帝看了一会儿,觉得散落满地不像话,站起来准备去捡,刚走到案后,眼梢就扫到了一块碎瓷片。很小一片,泛着锋利冷光,隐在桌角侧里,并不明显,也不容易看到,可小皇后每次来都坐在这个位置……
      
      景元帝危险的眯起了眼。
      
      “方才打扫的人是谁,拖出去杀了!”
      
      小太监不敢有问,喏了一声,出去办事。
      
      男人修长手指伸向地上纸张,待到半空,又顿住了。
      
      宣纸洁白,上书小姑娘写的字,清润干净,反观他的手,虽未亲自杀人,却也满手血腥。
      
      她……肯定不会喜欢。
      
      怔忡片刻,景元帝突然恼了,纸也不拿了,站起来用脚踢了个大乱。
      
      为什么要考虑她喜不喜欢!
      
      他做这些事又不是为了让她喜欢!
      
      那个女人娇气又脆弱,脾气还不小,一看就是个麻烦,也就‘他’会感兴趣……
      
      “不准喜欢他。”
      
      景元帝瞪着地上的字,嘴唇紧抿乃神幽深,也不知道是在跟谁较劲:“朕不准你喜欢他,知道么?不然——”
      
      他单掌成刀,眼神无尽凉薄:“杀了你哟。”
      
      想起小姑娘雪颈,白生生,柔嫩嫩,那么滑,那么软,根本不消用什么力气,轻轻掐住……一定死得很快。
      
      死的很快。
      
      不知道想到什么,景元帝脸又黑了一层,抬脚踹翻了龙案。
      
      ……
      
      清晨醒来,景元帝看着狗啃过似的大殿,十分糟心。
      
      往前两步,视线触及双面绣的高大屏风,他突然怔住,拳抵唇前轻笑了一笑。
      
      “你是好心体贴我,不让我翻车,还是不想你自己翻车?”
      
      你也……不想被皇后讨厌吧。
      
      “每次较劲难受的都是你,真的爽么?”
      
      他修长手指伸到襟口,慢慢解开扣子,脱下身上玄色睡袍。
      
      同晚上那个不一样,他脱下不喜欢的衣服也没随便扔,好好的挂在了屏风上,顺手拿过白色里衣给自己换上,慢条斯理整理袖口,将一切整理的整齐端正又不失自然。
      
      干净的白色,一尘不染,优雅又灵透。
      
      这样的朕……
      
      “她怎会不喜欢?”
      
      景元帝站在铜镜前,唇角微扬,眉眼温雅。
      
      “吓着别人不好,你还是太冲动,这烂摊子,还是交给我来的好。”
      
      转身行至龙案前,拿起第一本折子,景元帝开始了今天的忙碌。
      
      巳时初,墨阳殿宣国公杜砺风。
      
      杜砺风是已废皇后的父亲,已逝太后的表哥,也是太后当政时最大的助力,以异姓获封国公,可见其根基之深。若非太后慕权,他只怕会成为摄政王一类的存在。
      
      只是如今太后已逝,新帝也已长成锋芒毕现,他也老了。
      
      杜国公走进大殿时似是眼神不好,没看清路,脚底趔趄了一下,泛着灰边的胡子都跟着抖。可这位国公骨相生的极好,年轻时以俊逸出尘闻名朝野内外,年纪大了也儒雅端方,就算这样的尴尬,他做出来也不会不雅,反而十分勾起人们的恻隐之心。
      
      “来人,给国公看座。”
      
      景元帝都眼神温和的问候了一句。
      
      杜国公满面感激的跪拜行礼:“谢皇上。”
      
      大殿寂静无声,只屋角三足兽鼎袅袅燃着安息香。
      
      景元帝翻着手里的折子:“将将炎夏,北部狄族就蠢蠢欲动,青瓦堡来报,说发现了一具女尸,相貌……和朕的废后很是相像。”
      
      突然一阵夏风刮过,屋檐下铃声大作,殿内纱幔齐齐一荡。
      
      窗外阳光渐被乌云遮挡,有了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景元帝声音缓慢又优雅:“往事已矣,别人的错是别人,国公仍是朕之股肱之臣,不必多虑,和以往一样直言便是,朕以后,还要仰仗国公襄助成事呢。”
      
      杜国公站起来,激动拱手,眼底似有湿意:“臣惭愧。”
      
      景元帝放下手里折子,看着他,目光平直,似充满诚恳:“你之忠心不必多言,朕都懂,只是这件事于朕有些烦恼,实不得解,想要问一问国公——这具女尸,你说朕应该惋惜还是庆幸?”
      
      屋角铃声清脆。
      
      又是风起。
      
      伴着鸣蝉,催的人心慌。
      
      杜国公并未思考太久,直接拱手,面容严肃:“臣以为,皇上该高兴。臣女性左,固执不懂事,一念之差犯下大错,皇上仍念少年情分,留了她一条性命,可见吾皇乃仁善之君。天子仁善,是社稷之福,是百姓之福,却不该成为别人利用的工具!”
      
      就差直说这女人死的好了。
      
      “这样啊……”景元帝话音里带着笑意。
      
      杜国公垂眉束手,后背似乎松了一分。
      
      景元帝轻轻叹气,看向杜国公的目光充满了满意和期许:“国公果然高瞻远瞩与众不同,朕只是介意这具女尸同废后肖似,恐处理不好会有麻烦,万没想过,她会是别人用来对付朕的工具。”
      
      杜国公只顿了一刻,就掀袍下跪:“臣不才,定为皇上找出这恶行源头!”
      
      景元帝微笑:“那就麻烦杜国公了。”
      
      ……
      
      从大殿出来,一步一步,杜砺风的脚步越来越稳,脊背也渐渐挺直,不见半分可怜老态。
      
      这小皇帝越来越厉害了。
      
      他转身看着刚刚离开的宫殿,以前还能看清,现在竟也慢慢看不透了,方才那些话,看似诚恳,又似引导,皇上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如果知道,知道多少?还是都知道了,故意表现的不知道看他态度?如果他反驳,找理由躲避,是否失了先机,一切无可挽回?
      
      杜砺风从不觉得小皇帝是好人,真的为民谋福不顾自己,可帝王心术,首要考虑从来不是正直仁慈,而是保住自己的位置。
      
      真正的威慑不是暴戾杀戮,那只会一时让人生惧,长久定会失民心,真正的威慑是让所有人看不清,你以为他在笑,实则他笑里藏刀,笑里有坑,他是最精明的猎人,知晓一切,做下足够陷阱,让你提防都不知道从哪里提防,一旦失手,便是身死滑消。
      
      以后的路,怕是要好好想想了。
      
      杜国公慢慢转过长廊,远远看到青瓦船坞,突然想起来,这是皇上亲为新后选的住处。
      
      对焦氏,小皇帝真心不知有几分,宠爱却是做在明白面上的。
      
      听闻焦氏近来过的有些不好……
      
      杜国公皱眉:“刘器的女儿是不是经常找焦家麻烦?”
      
      长随不知为何有此一问,恭敬拱手应是。
      
      杜国公不满:“叫刘器管管女儿,手别伸的太早,太长。”
      
      “是。”
      
      “还有咱们的人——”杜国公眯眼,“得紧紧弦了。”
      
      ……
      
      今日天气很怪,早上晴空万里,近午乌云密布,几阵风来,乌云竟又散了,一滴雨都没下,阳光依然耀眼灿烂。
      
      行宫里气氛也很奇怪。
      
      晨起,焦娇听说死了那么多人,直接就吓到了。
      
      怎么就……杀了那么多人?
      
      她不确定天子为何大怒杀人,但其中肯定有她有一份顶撞,她没法不害怕,一时间竟不知是该庆幸自己运气好躲过了,还是后悔不该那么顶撞,否则或许他不会那么生气,大开杀戒。
      
      她不安,别人也惶惶,到处,所有人都在躲她。这一次连私语小话都没有,大家看到她就跑,好像他是什么不祥瘟疫,沾之即死。
      
      焦娇知道,这些人是怕她告状。天子怒火,没人敢也没人那么好奇想要沾一沾撞一撞。
      
      她本身不怎么合群,可自己不喜欢,和被别人嫌弃孤立避之不及,是另一回事……
      
      焦娇垂眸,深深叹了口气。
      
      待到午后,随着天气转晴,四外内侍突然活泼起来,脚步轻快,打招呼都带着笑,各夫人小姐们也是,见人大方从容,就像早上一切都没发生过似的。
      
      焦娇感觉无比神奇。
      
      虽然不懂为什么,心里还是轻松了很多。
      
      看望完祖父,回去的路上,焦娇远远看到了予璋。
      
      她左右看看,脚尖转了个方向。
      
      决定做下就不会更改,这件事上她不会后悔。可远远看着,她就发现予璋嘴唇很干,似乎走了很久的路,有很多烦恼悬而未决,很久都没有喝水,或者想不起来喝水。
      
      焦娇想了想,招手叫甘露过来,冲了壶淡蜜水,留在予璋必经之路。
      
      没有记号的壶盏,没有痕迹的行为,她并不觉得对方会猜到是她。
      
      可她不知道,予璋这个身份,景元帝只在她面前用过,纵使什么痕迹都无,他又怎会不知?
      
      修长手指拿起长颈细壶,倒在杯中的密水浅浅莹莹,波光粼粼,一如她清透的眼睛。
      
      “小傻瓜。”
      
      天子什么都没说,只是从容坐下,捧着纯白小盏,静静的喝完了一壶蜜水。
      
      入夜,换上玄衣的景元帝气的跳脚。
      
      小皇后给那个人备了蜜水!
      
      “啪”一声踹掉龙案上折子,景元帝气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朕的事你凭什么插手!朕杀的所有人都该死,没一个无辜,用得着你当好人收拾残局?好事都是你做的是吧,别人都应该感激你是吧?呸——”
      
      听到动静,外面小太监战战兢兢的进来:“皇上……今夜要召皇后前来么?”
      
      “不召,滚!”
      
      他才不占那人的便宜!
      
      坏朕的事是吧?老子也坏你的事!
      
      景元帝唇角斜勾,打了个响指,露出一个非常邪气非常恶意的笑。
      
      待到天亮,你没办法在人面前保持优雅从容,会怎样?
      
      如果——这个人是小皇后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