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炮灰在一起了

作者:梨子喀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倾花王(修)

      两鸟拖着风荔出来后,回头看了看那一堆的残肢断骸。
      
      “大哥,要不,咱给埋了?”
      
      不等风苓说什么,风艾就眼中露出怜悯,接着道,“这些影兔好可怜,大哥,我们把它们埋起来吧。”
      
      风苓:“……”
      脑子是个好东西。
      
      “这可都是被阵法弄死的。”风苓叹了口气,耐心的说道,“而且这阵法很明显是人类修士所为。虽说咱也不怕,但能少一事不好嘛。你给埋了,要是引出什么事情来,那不是自己找罪受?”
      
      “可是,我真的想给它们埋了。这样子太可怜了。”
      
      谁要买鸾雀,一两银子一只卖了得了。
      
      风苓站在那,看着风艾许久,叹了一口气,“埋吧。”
      
      风艾眼睛一亮,直接蹲下来,就地挖坑了。
      
      风苓看着风艾这个举动,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感觉胸口仿佛突然郁结了一口闷气。
      咽不下,吐不掉。
      
      “大哥,你怎么不动呀?”
      
      “动什么?”
      
      “挖坑啊。”
      
      风苓嘴角上扬,扯出了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微笑,道,“……呵呵,我给你看着,不让坏人靠近。”
      
      他现在没有对着他妹来一顿动感暴揍就已经很给面子了,还要他帮忙?
      要让他来做选择,他宁愿直接把兔子打包带走也好过埋了。
      这么多兔子用法术保鲜放随身戒指里保存着当口粮,它不香嘛?
      光是想,他就能想出个一兔三吃。
      爆炒兔肉,冷吃兔头,烤兔腿。
      
      风苓沉默着稍稍后退了两步,紧盯着四周,生怕有人窜出来。又时不时的看一眼风艾,瞧着她手起一个坑,手落一只兔,三两下给埋好了,十分的干脆利落。
      
      他大概的算了算时间,也不过一柱香左右。再瞧瞧这一片静寂,也没有人要出现的模样,这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他觉得按照他看小说多年的经验,这顺利的有点过分,不过没意外发生就好了。
      
      “埋好了嘛,那我们现在可以走了?”
      
      风艾掐了个净身咒把双手的泥土都清干净了,然后点了点头,“嗯,可以的,大哥。”
      
      听到回答,风苓一把将倒在地上的风荔就往前走。
      
      此地不宜久留。
      虽然他们呆这里这么长时间,都没事。但不代表会一直没事。
      
      不得不说,风苓想的是对的。因为就在他们离开一刻钟多一点的功夫,有三个穿着一水儿绿色服装,额头上贴着绿叶额纹的修士来到了这里。
      
      这三个修士中只有一个女子,因此她是呈众星捧月的姿态被众人围在中间。
      
      这女子的样貌生得着实不错,不说话时整个人都呈现出了岁月静好的舒适感。
      然而,也只是不说话的时候。
      
      只见女子在地上扫了一眼后,一边的眉毛挑了起来,气急败坏的跳脚道,“我的阵法被动了!地上怎么这么多血!怎么没有影兔!”
      
      她可心疼了。这次的门派历练快到时间了,为了这次历练,她甚至连家族派来保护她的底牌都出动了。为了争门派的排名榜第一,她甚至不惜接了捉影兔的任务,进入逝泽林中部。
      在这盯这群影兔好几天,好不容易逮到了。结果就这样全没了!
      她的排行啊!她的任务啊!全没了!
      
      影兔生性谨慎,但修为普遍不高,而且影兔一般都是群体出动。逮活的特别麻烦,逮的时候不能靠得太近。而且影兔行踪难跟,不得已,她带人在影兔活动范围之内布下了许多的困缚阵。
      阵法一被触碰,一捉到影兔,她就能及时知道。
      
      可是,从阵法被触动到她过来也没多长时间……
      也不对,她是耽搁了一阵子的。
      路上遇到了天倾……
      
      女子恶狠狠的道,“回去之后给我查!看看是谁劫走了我的影兔!”
      
      “是!”
      
      ——————
      
      风荔在他们离开那片断肢残骸不久就醒过来了。
      风苓给他下了个诊断:晕血了。
      
      然后,三鸟就欢快的研究怎么走了。
      
      对于离开后,那里发生了什么,风苓三鸟毫不知情。
      
      然而,有时候,命运就是如此。上天是不会让你一帆风顺的。躲过一件事,不代表每件事都能躲。
      
      此时,他们正一块儿抱团苦恼着。
      他们,迷路了。
      
      当风苓看到那一望无际的,连绵不绝的,白皑皑一片的雪山时,他就知道,他们是迷路了。而且绝对偏离正确的方向偏离了很多很多。
      不得不说,他们的历练之旅从一开始就充满了挫折。
      
      风苓凝视着眼前一望无际的白色,又低头看了看地图,充满了无奈的道,“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啊。我就说嘛,刚才该往东。”
      
      他叹了口气,“走吧,咱得原路返回。”
      
      风荔转头,看向风苓问道,“大哥,什么叫出师未捷身先死?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还有,明明该往西才对。”
      
      “没什么意思,还有,我们就是因为向西走,才到了这个地方。我们走反了,该往东!”
      
      风苓本想拍一巴掌弟弟的脑袋,突然发现拍不到,于是把举到一半的手顺势背到了身后,叹了口气,“走吧。”
      
      希望还能找回他们走错路的那一个岔口,不然还要在林子里转悠多久真的不好说。
      
      话说刚才他们经过了多少个岔路口来着……
      
      风艾挠了挠头,“所以我们现在走哪边?”
      
      “东边!”
      
      又是走了大半天的路。这时,天色已经开始昏暗了。
      
      风苓扒拉着前方乱七八糟的藤蔓,正在努力的辨认着方向。
      
      “大哥,我们好像又走错道了。”
      
      “……我知道。”
      
      看到那一大片藤蔓,风苓就知道他们又走错了。
      
      这么说吧,人类修士的聚集地是东边,如果他们没走错,这会应该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类足迹。雪山在北边,别说人类了,除了那旮瘩土生土长的妖兽灵兽,其余的林子里的居民也不会靠近。像他们这样亲近火属性的灵兽更不喜欢靠近。而他们鸾雀居住的地方就是林子的西边。
      那么这连绵不绝的一大片的藤蔓所对应的就是南边了。
      
      他们正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但是,风苓却不着急了。他气定神闲的领着弟弟妹妹仍然在继续走着。
      
      风艾看着眼前的藤蔓,陷入了沉思。她没记错的话,娘亲给他们的图纸上,这里是存在着麻烦的,不算危险,但是会很麻烦来着。
      虽然是不危险,但也很麻烦吧。他大哥刚刚不是还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尽量不惹麻烦嘛,那现在为什么不离开呢。
      
      她决定善意的提醒一下他大哥。
      
      “大哥,我们好像真的走错了。”风艾扯了扯风苓的衣角,“这里是……灵植妖植的繁盛地。”
      
      “我知道。”
      
      “可是,大哥。那你怎么……”
      怎么还继续往前走?
      
      风艾欲言又止。
      
      随后,就听见他家大哥兴奋的道,“哈哈,找到了!”
      
      风荔和风艾好奇的上前一瞧,顿住了。
      
      怎么说呢。用一个词来形容他们现在的感觉,那就是毛骨悚然。
      
      这满是藤蔓围绕的地方中间长着一大片的长相诡异的植物。这地方在逝泽林处唤作欢乐园。听名字确实是个好地方。但是,真实情况就是,在藤蔓包围着的深处,是一大片的天倾花。
      
      为什么把这种花叫天倾呢。相传这花厉害起来,连天仙都能迷晕了。连天仙都得倒下,可不厉害了。
      
      但实际上,这天倾花,用简单一点的解释就是可以让人迷失自我,陷入幻境。
      乃是一种花不像花,草不像草,长相怪异的植物。
      
      风苓记得书中对其的描述,只要心中有欲念,那么,欢乐园就是万能的。
      
      修为高深的人类修士或是血脉强盛的妖兽灵兽的话,大概还好。天倾花属于精怪类,本身修为不高,自然也会攀强凌弱。
      
      若是看见强者,它们会自觉退开,老实得很。
      但是,来逝泽林历练的人类修士大部分都是修为不过筑基。修为不高,心中杂念也多。
      对他们来说,这里几乎可以称为百分百的死亡地带。
      
      灵兽,妖兽,精怪本就讨厌人类。所以即使遇到比自己稍微强一点点的人类修士,像金丹期,元婴期的修士,天倾花也是不会放过的。
      吸收了他们的修为,对天倾花来说是上好的养分。
      
      因此,对于人类修士来说,欢乐园就是逝泽林中部的一处明文标识的危险地带,小辈历练是千千万万的叮嘱绝对不能来这处。
      特别是最近这一段时间,欢乐园的天倾花中已经出了一大片的天倾花王,天倾花王的修为大概接近筑基大圆满。
      
      然后,风荔和风艾两人就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大哥跟土匪过村子似的,一边走着,一边顺手牵羊的把身旁一溜的天倾花的花苞拧下来。
      不等两人出声,就看到风苓似乎终于找到了什么似的,“嗖”的一下,就这么直奔到了一朵天倾花跟前,一个伸手,把花苞给摘了。
      
      随后,他们大哥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了回来,一边拉一个,跑了。
      
      大概跑了有好长的一段距离,风苓才气喘吁吁的停下了。
      
      风荔和风艾两个,整个鸟都已经呆愣住了。
      
      他们大哥在某些时候吧,还真是……
      别出心裁得很。
      
      “大哥,你干嘛把天倾花的花苞都摘了?”风艾不解的问道。
      
      “那一片可不是普通的天倾花,那是一片的天倾花王!”
      
      天倾花王才有花苞,他们当然知道那一片都是天倾花王。
      所以呢?
      两人依然不解。
      
      这天倾花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干嘛要摘。
      风苓看了看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说道,“这是个好东西。”
      
      风苓说着,就把那跟果核似的花苞拿了一个出来,抛了抛,“这东西我们用不着。如果没有走错路,我也不会摘。可遇到了不摘,这不是浪费了。这玩意拿出去可以换好多灵石呢。”
      
      “好东西?”
      风荔咂了咂嘴,他怎么没听说过天倾花王的花苞还是个好东西呢。风荔想着,也就好奇的问道,“大哥,你怎么知道这是好东西?还能换灵石?它有什么用处啊?”
      
      正辨别着方向的风苓沉默了片刻,道,“人类修士如此惧怕天倾花是因为,它们可以让人产生幻觉,相当于一个大型的天然幻阵。修为不高的人类修士进去了,根本无法抵挡,最后只能沦为养分。但,想在遇到天倾花群时活下来,也是有办法的。将它的花苞制成灵药,佩戴在身上,就可以免疫了。”
      
      至于风荔问他是怎么知道的这个问题,风苓选择直接无视掉了。
      毕竟,他总不能说,因为他看过书,所以他知道这是好东西,不止知道这是好东西,他还知道很多别的好东西吧。
      
      好在,对于风苓是怎么知道的,风荔并非很关注。他跟风艾更想要知道的是,这是个什么样的好东西。知道后,也就不好奇了。
      
      风艾:“大哥,什么是免疫?”
      
      风苓:“……”
      
      风苓一时语塞。这要怎么解释?
      他沉默着,绞尽脑汁的想了想,最后回答道,“……额,就是……戴着天倾花苞制成的灵药,出入天倾花所在的欢乐园就不会陷入幻念,就可以很清醒。”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评论哦~
    ……
    悄悄问个问题,我卖个萌,你们会不会评论多一点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