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炮灰在一起了

作者:梨子喀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化元丹(修)

      风苓感觉自己像是被火烤。
      这让他哪怕在意识迷糊中仍然不禁悲从心来。
      
      风苓不知道的是,在他身体冒出微光的前一刻,老母亲睁开了眼睛,眼中满是惊喜。连忙化为人形,一道传讯符飞了出去。赶在他冒微光的那一秒,让老父亲将他捧回了窝里,在他的周围摆满了灵石。
      
      上等的灵石就这样堆得鸟窝满满当当的,除了风苓躺着的地方,都堆得满满的。甚至连他身下都铺着一层细细碎碎的灵石。若让人瞧见,少不得来一句暴殄天物。然而,老父亲似乎还觉得不够,手一挥,又是一堆灵石。噼里啪啦的一顿砸下去,这下子,从外头看,连风苓的毛都看不见了。
      
      灵石与灵石之间巧妙的搭着,正好的在风苓周围形成了一面弧形的灵石墙。
      
      上等灵石珍贵异常,然而在风苓这却像是不要钱的破石头似的。
      
      老父亲一柱香便要换上一堆灵石。仔细看便会发现换下来的灵石上都是已经灵气全无,布满裂痕的。
      
      这样过了整整大半天的功夫,风苓身上的光芒没消减,反而越发浓郁了。
      
      就在此时,老母亲捧着两个小崽子急急忙忙的飞了回来。仔细一看,风荔和风艾俩个身体上居然也在散发着微光。这下老父亲和老母亲有些许慌了,鸾雀每次的进阶所需要花的灵石是不可计数的。
      他们手中的灵石虽然多,可也架不住三只同时进阶。上品灵石他们只筹够了一只崽子大概所需……
      
      老父亲和老母亲两个想看了两眼,又望向在窝里排排躺着的三只崽子。
      
      “要不,放极品灵石吧。”
      
      老母亲一脸的肉疼,“放吧。”
      再肉疼也没办法了不是。
      
      这进阶元丹的同时可还要接受传承的。要是关键时刻灵气不够,那就好玩了,分分钟有什么生命危险,可不是好玩的。
      
      “还要去拿冷石,不然镇不住。”
      老母亲担忧的说道。
      
      老父亲回答道,“你看着,我马上去。”
      
      老父亲急急忙忙的冲到族中大长老处拿了冷石,此时正好赶上了三只崽子的身体发出更为强烈的光芒。他浮空在鸟窝旁,把鸟窝中的上品灵石撤下,在三只崽子的头,翅膀两侧,头部都摆上了冷石。随后,老母亲从随身空间处拿出三颗极品灵石。
      
      三颗极品灵石一出来,便相应的飞到了三只崽子的上方,肉眼可见的浓郁灵气直接从上方洒下,三只崽子的身周就像个深不见底的漩涡似的,灵气来多少纳多少,丝毫不浪费。
      
      老父亲和老母亲在把极品灵石和冷石布置好后,就呆在一边,紧皱眉头看着。做好了这些事情后,他们就帮不上什么忙了。老父亲轻轻的拍了拍老母亲握紧了的手。两鸟相视一笑,脸上带着担忧,担忧下又夹杂着骄傲。
      他们家的三只崽子,天资一向是最聪颖的。50岁的幼龄下化元丹,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化元丹,可以说是鸾雀一生中除了破壳外最为重要的事。
      
      鸾雀血脉中含着的那一丝凤凰真血,会在他们化元丹的那一刻被彻底激发出来,在他们化丹的那一刻,会在其丹府处模拟出凤凰涅槃的场景。
      
      化元丹后的鸾雀往往血脉上会有所提纯,更为接近凤凰,身体的素质也会有质的飞跃。
      
      虽然只是模拟,或许连原版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可涅槃对鸾雀来说除了有着莫大的好处,也异常难受。血脉的提纯,打个比喻相当于把原本身体里的血全抽干了,再加以提炼,然后打回去。所以提纯得越高,越是难受。而且凤凰涅槃所要承受的从有至无,再从无至有,经脉,筋骨,甚至灵魂都要被碾压敲碎,再组合起来。本就是撕心裂肺般的痛苦。
      
      年纪越小,血脉能提纯得越高。但相对的,年龄越小,能在化元丹中活下来的几率也越小。
      
      所以也就可想而知鸟爸鸟妈为何会即担忧又欢喜了。
      
      鸾雀本性属火,本应对火不抗拒才是。可是在化元丹时,也只会像个手无寸铁的凡人般。而且也正因其属火,又是历劫,灼热感更是会只增不减。
      
      又因为鸾雀化元丹时会同时接受传承,所以它们在化元丹时,更是不容一丝的意外。
      
      冷石是逝泽林特有的一种灵石,只有一个地方能产出。那就是逝泽林鸾雀栖息地的埋骨之地。
      每当一只鸾雀回归天地时,便会产出一冷石与一温石。由族中的五位长老轮流看管。一直以来,都是鸾雀一族的宝物。冷石可以在鸾雀化元丹时助其在灼热中保持灵台清明。以此确保化元丹和接受传承能顺利。
      而温石则是用来在有鸾雀控制不住心魔时,助其抑制心魔的。
      
      风苓不知道外界发生什么,他只觉得自己现在浑身热到快炸了。
      
      火焰早已经从仅仅虚虚的环了一个圈包围着,变成了目光所及之处全是火。而且这些火开始争先恐后的,躲不及的往他身体里钻。在这无边无际的火焰,都让人在火海中无比的压抑。
      风苓感觉自己都要缺氧了。他渐渐的蹲下了,他趴在了地上。他心里很燥,哪怕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现在应该是修炼出了什么问题,在这种危险的时刻需要保持冷静。但却是情绪控制理智,压根冷静不下来。
      他想要逃,但是又逃得到哪里去呢。天上地下,四面八方全是火,哪有路可以走。
      
      风苓难受极了,他开始试图在这无边火海中乱撞了。已经开始热得迷糊了的脑袋里头想着,也许这样就能逃出去了。
      
      火苗本就在往他的身体灌,他这一动,更是加快了火苗窜进身体的速度。此时的风苓俨然成了这无尽火海中的一团火球了。
      
      先是皮肤开始感受到了焦灼的疼痛,再到肉,骨头,经脉。
      风苓可以很清晰的看到自己在被火焰一点一点的吞噬,虽然身体表面似乎没什么异样,可那种被火焰吞噬的感觉却伴随着时间的增长,越来越强烈。他很痛,还有着一种强烈的恐惧感。
      但出乎他自己意料的是,在灵魂深处,有着一个莫名的念头支撑着他,让他忍了下来。
      直到灵魂都开始感受到这种灼热的痛感。
      风苓开始想,要不放弃吧。反正,他早就该死了,这段日子也算是偷来的。可是,他实在不甘心啊。他还不想死呢。
      又不是看淡世间,有谁又真的甘心去死呢。
      不说为了谁,单纯的自私,为了自己。风苓也不想死!
      
      这个念头支撑着他,在灵魂彻底被烧灼完全之际,丹田处“轰”的一声,开始灌进了大量的灵气。
      
      灵魂开始重塑。
      
      重塑灵魂的过程比被烧灼的痛感,有过之而无不及。渐渐的,风苓的灵魂挣扎的动作越来越小了,他扑腾不动了,有心无力。
      他,不行了。
      
      ——你没坚持到最后,又怎知不行?生路本就是是九死一生的生,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开始了便再不能回头。你这是要半途而废嘛?鸾雀一族绝不认半途而废毫无坚定之心之人。
      
      是谁?
      
      风苓躺在地上,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了声音,模模糊糊的,偏偏又可以听到说什么。像是这声音是直达灵魂深处的。他一动不动的趴着,好一会儿,挣扎着转了一下眼珠子。
      
      ——你,要放弃了嘛?想就这样结束这一辈子嘛?
      
      不!他,不想!
      
      ——既然心中不甘,为何不拼一把。就这样窝囊的死去,你甘心嘛?
      
      他,不甘心。怎么可能甘心!
      
      ——大道无情,修行本就是迎难而上。如今一点小小的挫折,你便放弃嘛?
      
      可是,这是,小挫折嘛。他好痛,真的好痛!
      
      ——凤凰,遭遇困境便选择涅槃重生,那种痛楚是你现所承受的十倍有余。但依然坚定的选择涅槃重生。想成就大道,又怎能轻易放弃!
      
      那声音似乎是直接钻到脑子里似的。一句话比一句话清晰响亮。待到了最后一句,更是想一锤子敲在了风苓的脑袋上。让他一下子变得无比的清醒。
      
      他神志清醒了,身体依然难受着。但是他心里那种想放弃的念头消失了。他不甘心就这样死了。他都撑了这么久了,再撑下去又如何。只要他还有意识,他就要撑下去!
      灵魂的重塑是很慢的。
      风苓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已经痛到麻木了。不是说麻木了不痛了。而是持续的疼痛让他内心麻木了。
      
      ……
      灵魂重塑完后,肉体也开始一点一点的重塑起来。
      
      身周的火焰落到身上开始变成皮肉。
      
      肉体的重塑,风苓可以开始观察到了。他苦中作乐的想着,这即视感还挺像有人拿针线一点一点的缝上去。
      
      肉体的重塑比灵魂的重塑要快一些。
      
      待皮肉完全重塑好后,更多的火焰伴随着灵气灌进身体里了。
      
      这是要开始重塑筋骨了。
      先是塑筋脉骨骼,再填经脉。
      
      这一步是漫长的,堪比灵魂的重塑。
      
      待感觉到经脉开始慢慢接驳后,风苓开始试着使唤身体,挣扎着挪了一下,不动,咬咬牙,继续。
      这么反复的试了许久,他的手指轻微动了。
      
      那声音,又出现了。
      
      ——难能贵在坚持。不过三言两句便能恢复信念。坚守自我,不染心魔。小子可成大器,生不逢时。
      
      风苓心中一动,不太明白这句话什么意思。但是,他发现自己的经脉接驳速度越来越快了。而那种围绕着身体周围让人生不如死的,无力的灼热感在逐步消退着。
      他缓缓的睁开了一直紧闭的双眼。
      
      那声音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随后,风苓便感觉有一阵的微风拂过了自己的脸。
      
      他意念一起,试着站了起来,又动了动,身体果然没这么疼痛了。
      
      就在他心中狂喜的时候,比方才更猛烈的火焰直接扑面而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前,他的身体先一步条件反射躲开了。不曾想那火焰还会来个回车,他又瘫了。整只鸟都焦黑了。
      
      ——到底年幼……
      
      风苓不知道为啥,总感觉这一下火焰是故意的,自己是被耍了。但这声音出现得突然以及所说的话让他有些谨慎。于是试探着,小心翼翼的问道,“敢问前辈是谁?”
      
      他一边问着,眼睛也滴溜溜的转着,企图能发现些什么。可是,声音消失了。
      
      风苓呆在原地等了片刻,想了想,决定先把僵局破了,不然他就这样站在这也太傻了。
      
      然而他刚有这么一个想法,四面八方窜出了比一开始大了两倍不止的火球出来。
      
      风苓压根躲不掉,他又焦了。
      
      他心里暗喘喘的想,也许是不让他动?
      
      但是,风苓同学是一个在某些时候很执着的人。这鬼地方不让他动,他还就偏偏要动。
      
      反正这鬼地方似乎,大概,也许对他是没恶意的。就那声音的神出鬼没。
      他能感觉到经过刚才,他的身体素质和精神上都有了很大的提高。如果这鬼地方是有恶意,他压根逃不掉。又怎么可能还提升了身体的素质和精神力。所以,他现在一点都不慌。
      
      而且,风苓也发现了。比起一开始,他的身体敏捷度也在变得越来越强悍。
      
      于是,风苓开始了‘乐此不疲’的躲火球游戏。
      
      跨一步,火球来了,躲,躲不开,焦了。
      再来跨一步,火球又来了,继续躲,继续焦。
      
      这样反反复复的焦了三个月。终于有一日,风苓突然发现这些火球,自己可以反过来,掌控它们了。他得意洋洋的想,自己果然是个人才。
      
      他开始考虑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然而,很多历史无数次告诉我们,做人不能太得意。否则,现实教你做人。
      
      熟悉的火海‘蹭’的冒起来了。
      
      很热,但是风苓感觉自己明显比上次承受力好了不少。起码,这一次,他只感觉到了轻微的痛楚而已。
      
      那个声音又出现了。这次,它并未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说了一句话。
      ——接受传承吧。
      
      风苓眼睛一亮,正想开口询问,就眼前一黑昏过去了。
      
      ——————
      
      再次醒过来,就齐刷刷的对上了四双豆大的眼睛。
      
      风艾第一个兴奋的跳到风苓身旁,用小脑袋拱了拱他,“大哥你醒了!”
      
      风苓惊了,“你会说话了?”
      
      “大哥,我又不是哑巴,为什么不会说话!”
      
      “我的意思是之前不都是啾,现在怎么?”
      
      风荔疑惑的转过脑袋,“大哥,我们都化元丹了。”
      
      风艾忙点头应和,“就是,就是。大哥你自己不也会说话了嘛。我们还可以化形了呢!”
      
      他话音刚落,就被老母亲一翅膀扇过来,给糊了一脸。
      
      “化个元丹化了三年。你个臭小子,往后修炼时间给我翻倍。”
      
      化元丹?
      风苓想到了那稀奇古怪的火焰和高深莫测的声音,连忙问道,“我这是化元丹嘛?那,我现在成功了嘛?”
      
      老母亲暼了他一眼,咬牙切齿的说道,“花了那么多的灵石,如果还没成功,你娘我早揍你了。”
      
      老母亲话音刚落,就很干脆的一翅膀糊了风苓一下。
      
      这让风苓很无语。这不还是揍了嘛。
      
      老父亲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老母亲跟大儿子的互动,待风苓被狠狠的扇了一翅膀才慢悠悠的说道,“苓儿,现在感觉如何?”
      
      风苓抖了两下身子,“挺好的。对了,化元丹时有一个奇怪的声音,多亏了它,我才坚持下来了。你们知道那个是谁嘛?”
      
      “什么奇怪的声音,那是先祖的遗念!是冷石起的作用。”
      老母亲轻呵了一句,又仰头闭着眼睛嘴里念叨着‘先祖莫怪。’
      
      鸟妈念叨完后又蹭了蹭风苓,“苓儿,先祖的遗念对每只雀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你可都得一一记住了。这些话,在你以后的历练包括修行来说都特别重要。”
      
      “嗯,我知道了。额……历练?”
      
      老母亲听出了风苓的茫然,脸色一沉,“成年后去历练百年,这是从小就说到大的事情,难不成你忘了?”
      
      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可以不记得,老母亲觉得,这崽子属实是有点糟心了。
      
      风苓僵了僵,梗着脖子道,“我当然知道了!”
      
      他来这个世界这么久,也没鸟跟他说过啊!
      所以,这也不能怪他吧。
      
      朔日
      风苓扯着两个弟弟妹妹,在老母亲前转悠了好几圈,转得老母亲头都大了。
      
      在又一次转悠溜达到老母亲跟前时,她一把扯住了三只崽子,“有事快说。”
      
      “嘻嘻,也没什么……就是,我们不是快要出去历练了嘛。我们好奇。娘亲,你可不可以跟我们说一说外面呀。”
      
      “这倒是稀奇。你们小的时候,娘亲要说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认真听。如今知道自己化了元丹,很快要出去了,就好奇了?”
      老母亲撑着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三只崽子。
      
      咦,不是成年后嘛?
      很快???
      不是还有7年嘛。
      
      老母亲见他们感兴趣,也来了兴致。索性把三只崽子都给搂到自己怀中,“既然你们感兴趣,那娘亲就给你们说道说道。来,荔儿,艾儿坐到娘身边。”
      
      “娘,那我呢!”
      风苓开口道。
      
      “艾儿坐我身边吧。”老父亲走了过来,坐下说道。
      
      “那你坐过来娘这吧。”鸟妈妈用严肃的不容置疑的语气,轻柔的道,“好啦,孩子们,娘亲要开始讲咯。”
      
      风苓抬起手盖在了老母亲的嘴巴上,道,“娘,你等等。爹,五彩谷呢!”
      
      有句话说得好,听八卦怎么能不备零食呢。
      
      没错,在风苓眼中,这就是一场大型的八卦会顺便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历史啥的。
      
      老父亲,老母亲:……
      这糟心的崽子。
      
      被他这么一打断,老母亲也严肃不下去了。她没好气的掏了一把五彩谷,放在了三个崽子和自己的中间。
      
      “天泽大陆,始于……人妖神魔从此各分……有传闻逝泽林处多珍奇异宝……荒漠……”
      
      而老父亲,很干脆的在老母亲话音刚起,便开始闭上眼睛,闭目养神起来了。他并不想听这些,这些常识,毕竟还是挺没意思的,特别容易让鸟犯困。
      
      在听到天泽大陆这四个字的时候,风苓就有些惊疑不定了。再听到逝泽林与荒漠时,他觉得自己可以不用听了。这剧情,或者说这个世界的设定,就是他死前正追的书,《霸气天君》。
      这剧情和世界历史,他能不耳熟嘛!
      
      于是,他开始专心致志的啄五彩谷了。
      
      “苓儿,你又走神!”
      
      风苓啄五彩谷的动作一顿,迅速把嘴里那一粒咽下去了,道,“娘,我没有走神。我只是在想,你方才说的那位以身献祭的先祖,他为什么可以有宠兽。还有,他真的跟他的宠兽一起飞升了嘛?”
      
      风苓话音刚落,就引起了风艾和风荔两崽子的好奇心。话茬就接上来了。
      
      “娘,他为什么要献祭啊?献祭了就不能飞升了吧?他怎么还可以飞升啊。献祭的话不就死了嘛?”
      “他的宠兽也是鸾雀,为什么会这样啊?”
      
      “娘说了这么多,你们就听到了这些?”鸟妈妈很愤怒,她痛心疾首的道,“你们怎么不向你们父亲学……”
      
      话音戛然而止。老父亲的闭目养神直接变成打盹了。正脑袋瓜子一点一点的,睡得香着呢。
      
      老母亲更愤怒了。直接把三个崽子给捋到了鸟窝边缘处,让一个个站好了。又给老父亲后脑勺来了一掌,把人唤醒了。
      
      这才又开始讲起了外头的世界,期间谁做一点小动作,在一旁的老父亲就会啄一下。
      
      那力度,才叫一个狠啊。
      
      老父亲两只豆大的眼睛里也是充满了生无可恋。听着无聊的科普,又不让鸟睡。那他只能发泄在儿子身上了。
      
      是的,只是儿子身上。至于女儿嘛,当然是妹妹犯错,哥哥受罚了。
      
      风苓感觉自己完全是自作孽不可活。就这样傻不愣登的站那听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毫无意义的科普。
      老母亲说的,他都知道啊!甚至更详细。比起这些,他更好奇剧情开始了没有!他想去围观男主大杀四方,然后再看看那些后宫的美女啊!而且穿书,有什么比跟在男主后头当跟班这个操作更划算的?没有!
      
      但是,在这之前,他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先把武力值提上来。
      自古以来,跟在男主身边的,除了一起飞升的后宫和小弟,还有更多的是死在半途的炮灰。
      
      因此,一直到成年前,出去历练的那天前,风苓都十分积极的跟在老父亲的后头修炼功法,学习怎么战斗。
      
      立志当天下第一小弟,当然不能输在修为和武力值上面了!更何况,他前世看小说,有句话一直记得清清楚楚。
      
      那就是每本修真小说都提及的,元婴遍地走,金丹不如狗。
      
      按照对此,元丹也就等于元婴吧。也就是说他现在的修为着实一般。
      
      所以,他一定要更加努力。不然,怎么实现跟随男主这个伟大的梦想呢!
      
      在风苓跟打了鸡血似的修炼中,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很快,就到了要出去历练的这天了。
      
      想到老父亲曾经满脸肉疼的说要给他们筹备灵石,让他们历练时用。
      
      风苓就一直好奇老父亲说的‘那么多的灵石’到底是有多少,终于知道了。
      
      他第一次知道,他爹娘是个土豪。
      
      瞧瞧他娘,大手一挥,就是一堆的灵石。丝毫不见心疼,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然而这么一堆灵石不止,这一堆放进了一个随身戒指。鸟妈眼睛都不眨一下,又是大手一挥,一堆灵石的添上了。
      这么打包了三份后,又拿出了三块鹅卵石大小的灵石。
      
      风苓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可是极品灵石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越修,字数越多。emmm,删得也多。无奈。
    ……
    小剧场:
    某一日,
    风苓:我是要成为男主大佬的小弟的人!
    玄悠:哦呵,和离。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