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炮灰在一起了

作者:梨子喀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烤麻雀(修)

      在呆愣中,风苓被迫的体会了一次烈风呼啸。
      
      他的脑袋朝下,两个翅膀在地心引力的引导下,摊开着。
      他在想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那就是,这真的是亲妈嘛。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倒着,他没有大脑充血的感觉,但是,为什么一定要把他像待宰的老母鸡似的,提拉着两只脚丫子飞……
      
      明明一开始还是好好的捧着,结果飞了会儿,他这位亲鸟妈就一副很嫌弃的样子说,“啧,太小了,手痒。”
      
      然后,就把他给倒吊起来了。
      
      真是,太不顾及鸟的尊严。
      
      风苓目光呆滞了一路。鸟妈妈捉老母鸡似的把风苓从自家窝飞到了一处悬崖边上。
      
      风苓双目无神的看着那突然出现的悬崖,感觉自己的内心快要麻木了,他现在懒得在去把自己碎一地的三观缝补起来了,任由它碎着吧。
      他觉得现在这个悬崖的事情比较大条。
      
      鸟妈妈停下了,把风苓放到了悬崖边上的不知道从哪里延伸出来的一棵小树枝处。
      然后,伸出指头戳了戳风苓的小脑袋瓜子。鸟妈妈动作很轻柔,但风苓还是被戳得一个踉跄。
      
      他连忙捉紧了这根小树枝,无意识的往下一瞥,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翻过去。
      
      这悬崖下,可真是万丈深渊啊!
      
      “苓儿,来,听娘指令!单脚,抬起!站好哦,掉下去了,娘可不救你。”
      
      风苓条件反射的缩起了一只脚,另一只脚丫子牢牢地抓着树枝。然后,他懵了。
      
      风苓:???
      在万丈深渊上,单脚抬起是个什么虎狼之词!
      
      他滴亲娘啊,这可真是要死!
      
      风苓急忙刮搜着脑子里能想到的词汇,正想开口。就听到了温柔的妇人温和的说道,“不可以,上次饶了你,娘也信了你,结果呢?这才过去多久,半年不到!我和你爹爹不过是修炼中一时不查,你又溜出窝。这次必须站够一日!”
      
      修炼?是他想的那个修炼嘛?如果是真的,也就是说他是有机会变回人咯。风苓很敏感的抓住了重要的字眼,选择性的忽略掉那些稍微有点虎狼的话语。感觉这是他今天听到的最好的一个消息了。
      
      显然,之前所有的不合常理的地方,他都选择性遗忘了。在此刻,悬崖上吹来的凉风中,把头脑冷静了下来,将这些不合理之处整理了出来。
      
      这时,鸟爸爸带着两只鸟崽过来了。
      
      “啾?”
      —大哥,累嘛?—
      
      “啾,啾。”
      —大哥,坐下歇会吧。—
      
      这两句话让风苓感觉自己心肝脾肺肾都疼了。
      听听,这说的是鸟话嘛!
      这底下就是万丈深渊,老母亲又在旁边盯着,他往哪坐!
      
      “哥哥犯了错,所以要受罚,知道嘛?”鸟爸爸捧着风艾和风荔,指着风苓说道,“你们看,是不是很可怕?下面是悬崖,掉下去了,爹爹娘亲都救不了。所以,你们要听话,不可以学哥哥,知道嘛?”
      
      听着自己这辈子的老父亲说出这么一番话,风苓脑子里不合时宜的想到了四个字,‘杀鸡儆猴’。
      很明显,他就是那只鸡。
      
      鸟妈妈自从鸟爸爸过来后就没再出过声,只是笑容和蔼的盯着风苓。
      
      风苓有些欲哭无泪。他穿越过来到现在大半天,还没能给自己的唯物主义核心理论做一次心理建设,就先是经历了一次跳树,然后亲眼目睹了一出大变活人,现在又被迫在悬崖边上绝地求生……
      
      他哀怨的叫了一声。
      
      “啾。”
      —我真的是亲生的嘛。—
      
      “我倒是希望你是捡回来的!可惜,确实是我下的蛋,是和我血脉相连的鸾雀。”
      
      风苓默了。
      不过,话说回来,鸾雀,这两字为什么这么耳熟呢。
      
      “啾。”
      
      —爹爹,哥哥挺乖的,好无聊哦,我们回去吧。—
      
      风苓看了一眼风艾,它正一边用喙梳理着身上的羽毛,一边漫不经心的对着老父亲如此说到。
      
      这个妹妹是真的要来有何用!
      
      对于女儿的话。鸟爸爸自然是百般答应的。
      
      对着风苓说了一句,“苓儿可得小心些,别掉下去哦。”
      说完,就‘咻’的揣着两只崽子离开了。
      
      风苓发誓,那三只鸟临走时,他从他的便宜弟弟那豆大的两只眼睛里看到了怜悯。
      这眼神,不得不说,真是让鸟火大。
      
      风苓感受着自己瑟瑟发抖的脚丫子,目送着鸟爸爸带着两只小崽子飞走了。他又转了转小脑袋,用可怜又无助的眼神看向一旁浮在空中的鸟妈妈。
      
      他真的要撑不住了。他还小,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鸟妈妈回了一个冷漠的眼神。
      
      真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父母。哪怕换了一个世界,你妈依旧是你妈。
      
      这真的是亲生的嘛?他现在这身体可还是个小崽子啊。小崽子犯了错要惩罚,可以理解。罚站也没什么的,可是单脚站一天就真的很为难他了。
      
      风苓扩散着自己的思维胡思乱想着,以此来麻痹身体上的疲惫和劳累。
      
      远远的看过去,就看到一个万丈深渊边缘高处,横空出世一根小树枝,树枝上立着个雕塑……是一只鸾雀鸟崽。鸟崽眼睛半眯着,脑袋上的绒毛被风吹得凌乱得像个炸了的毛团。
      
      对此,风苓唯一的感受就是,为什么风是从后脑勺吹过来的,万一后脑勺秃了怎么办。
      
      他站多久,老母亲就陪着他多久。只不过,老母亲是坐在悬崖边边上陪的。
      
      风苓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
      
      太阳慢慢下沉,夜晚要到了。
      
      夜里的风总是特别的喧嚣。尤其悬崖边上,那风吹得小树枝弯曲得厉害,让人不禁觉得哪怕是马上断掉了都不为过。
      
      到底,能在悬崖上生根,抗风能力是杠杠的。但风苓的抗风能力很明显,很辣鸡。
      
      又是一阵大风,这一次,风苓站不住了,直接被风吹飞了。
      
      这夜里的风不止大,还刮得鸟浑身都疼。
      
      在悬崖上稳得一批,不动如山的老母亲“咻”的一下子直接跃出,快速把他捉住了。在老母亲把他捋过来的时候,风苓顶着炸成毛线团的脑袋,意识模糊的思考着一个问题,他可以选择离家出走嘛。
      
      老母亲搂着风苓从悬崖边上飞回,稳稳当当的停在了大树底下。
      
      风苓半眯着眼,迷迷糊糊的看着,有些许疑惑。
      这是要干嘛?
      
      很快,他就知道了。
      只见老母亲手掌一翻,掌心处多了一滴碧绿色的水珠子。
      
      风苓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水珠子出现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精神状况都好转了。周围的空气飘散着一股子的清香,这清香正是源于那一滴水珠子。
      
      老母亲将水珠子往上轻轻一抛,一挥手。那水珠子便化开了,成了许许多多的绿色点点,然后慢慢悠悠的浸入了大树的根处。
      
      随后,老母亲捧着风苓俯了俯身,“多谢木前辈每次替我送风苓回窝里,这是谢礼。”
      
      前辈?谢礼?
      
      风苓眨了眨眼,没怎么搞懂。
      
      “不过是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风苓现在不止脑袋炸毛,脑袋以下也凌乱了。
      
      什么玩意?谁说的话?
      哦,是眼前这棵大树。
      
      风苓那无处宣泄的惊恐直接体现在了他那炸成球的羽毛上。
      
      其实,在知道这是一个修仙的时间时,他是有预感的。但是,人的接受能力吧,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一步步加强的。他现在正处于接受的过程中。
      
      老母亲一手捧着风苓,又与大树客套了两句,这才带着崽子悠悠然的回窝了。
      
      于是,风苓发现,白天的鸟窝变成了一个特别大的木房子。
      
      风苓被老母亲托着,进了大门,又拐进了左手边三间连拍的房子中,门口上标了个苓字的房间,被放在了木板床上。
      老父亲闻声走了进来。
      
      “苓儿怎么样?”
      “被崖底的风吹跌了,这会晕乎着呢。倒是比我们想的还要好。这小子,得严着来。天资聪颖。就是耐不住心修炼,修行哪能浮躁的。”
      
      老父亲拍了拍老母亲的肩膀,“孩子还小,再大一些许就定心了,别急。”
      
      “谁知道呢。”老母亲摸了摸风苓的脑袋瓜子,用指腹轻轻的给他把毛都顺好了。
      
      “走吧,让他自个儿歇会。”
      
      风苓半眯瞪的眼睛在两人走出房间的那一刻彻底闭上了。
      他太累了,不止是在悬崖上站一天的疲惫,还有穿越后所看到的一切产生的心理劳累。
      
      ——————
      
      等风苓缓过来,醒来时。他发现,自己从悬崖回来看到的木房子又变成了鸟窝。老父亲和老母亲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躺在这个巨大的鸟窝中间,左边风艾正敞着肚子,两脚丫子朝上,嘴巴微张。睡得可香了,那两脚丫子还不时的往上踹一踹。
      右边风荔正有一下没一下的啄着一把彩虹糖一样的玩意。
      
      别说,这玩意看着还挺香……
      
      风荔:“啾?”
      —哥,要一起吃五彩谷嘛—
      
      这五彩谷,就是鸾雀一族小崽子们零食一般的玩意,不止解馋还能顺带增加点修为。灵力饱满的五彩谷往往一颗下肚子就能把小崽子们撑坏了。
      
      风苓三个还好,在鸾雀一族中属于血脉纯正的,生下来就有金丹的修为。
      
      但也因此,这五彩谷对他们来说,除了当零嘴图个好吃,真没用了。
      
      五彩谷也就那么大,再饱满,也就那点灵力。对他们三个的修为,完全没有实际作用。
      
      “啾。”
      —来点。—
      
      风苓毫不客气的接受了邀请。
      咽下第一口五彩谷的风苓感觉自己这辈子圆满了,他升华了。
      这玩意,也太好吃了吧。跟焦糖爆米花似的口感,入口中爆发出来浓浓的五谷香气。
      
      他满足的一粒又一粒的啄着,很快,兄弟两个就把这一点五彩谷啄完了。
      吃完了五彩谷,风苓呼了口气,像旁边呼呼大睡的风艾似的躺倒在窝里。
      
      怎么说呢,他感觉他找到了这辈子其中之一的目标。
      那就是,每天都吃一把五彩谷。
      
      就这样,在一把五彩谷的魅力下。风苓正式让自己慢慢的接受了这一切,成为一对鸾雀夫妻的大儿子,并且踏上修行的道路。
      
      当天,风苓就很积极的套话了弟弟妹妹,得知了好几件事。
      一:三人是同一窝破壳的崽,以及三人如今已经三十岁了,他们是五十岁成年的。
      二:三人现在的修为比较平均,都是金丹后期接近大圆满。
      三:等他们修到元丹,就可以化掉喉咙的横骨开口说话,也可以化为人形了。
      四:他们的修炼等级大概是金丹—元丹—大妖—妖王—妖皇,然后就可以飞升了。
      五:他们是属于鸾雀一族血脉最纯正的风姓一支,是本家。至于其他的血脉不纯正的鸾雀还有多少支脉就不清楚了。另外两大支脉是亦姓和少姓。风,亦,少也是世间所有妖都唯一认同的鸾雀三支脉。
      六:风姓一族虽然说是群居。但族人一般不怎么混在一起,都是关门各修各的。
      七:……
      
      ——————
      自从了解完目前的处境后,风苓就给自己立目标:在50岁,也就是成年前修到元丹。
      
      他本来就是一个喜欢做计划的人。虽然每次立完计划之后,都不一定可以完成目标。但他还是乐此不彼的,在每一个自认为重大的事情上立一个目标,然后做出一二三的计划方案。
      
      当然了,完成目标的过程中肯定是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三分钟热度退却不想动了,完成到一半觉得太难了要给自己放松放松,诸如此类的。
      
      他刚给自己立完目标过了不到一个月,就怠惰了。
      
      主要是这修炼太难了,没有他想象中的有趣。
      
      值得庆幸的是,未成年的鸾雀只能保持幼体状态,不需要修炼功法。原身修炼的心法,是分三部分,还有卷轴,本来就正在看第二部分。三兄妹又是修的同一种,他趁俩老不在,偷偷的套了风艾的第一部,看了入门,快速掌握后,这才得以能够顺利的修炼。
      
      他这身体毕竟还是孩子。因此每次修炼,老父亲和老母亲肯定会有一个看守着,倒也没出什么茬子。
      
      就是吧,修来修去,一个月了也不见修为有什么上升。让他觉得有点无聊了。
      
      啧,这跟他看小说完全不一样嘛。修炼原来有这么困难的嘛?他看那些小说,一个月从金丹升到元婴的多了去啊。
      
      他这一怠惰,日常就变成了每天例行被老母亲压着,三兄妹一起打坐完后去吃一把五彩谷,吃完就逗逗弟弟妹妹,把两只鸟崽捋炸毛了,再顺回来,然后再捋炸毛。
      风苓感觉自己越来越沉迷在了吸鸟崽的日子中,一去而不复返了,完全不去考虑弟弟妹妹的心情。
      
      这样日复一日,终于,有一天弟弟妹妹实在受不了了,他们感觉自己脑壳上都快要被哥哥扇秃了。两只鸟崽自发组成了告状小队。向老父亲老母亲告了一状。
      
      不过,效果不太显著。
      
      老父亲老母亲对此,只能说是热泪盈眶。这臭小子是族里出了名的调皮捣蛋,往常都是三天两头的往外窜,甚至有那么一次跑到了逝泽林外围去,差点没被人抓了。
      
      可是自从上一次掉下窝被罚站了一天后,到如今过去整整这么久,整整三年啊,居然一次都没溜出窝,每天老老实实修炼,欺负欺负弟弟妹妹怎么了,俩老真不觉得有什么大问题。
      
      鸾雀因有上古神兽的血脉,虽生得可爱,武力值却不赖,纯正血统的鸾雀一出生便是金丹的修为,哪怕是血脉偏杂的另外两支,出生也有着筑基初期的修为。虽然说金丹才算真正步入修行,这样看起来,在灵兽中算是起点低了点,却是最容易飞升的灵兽。
      
      在天泽大陆上,一向是人类修士梦寐以求的兽宠。毕竟养好了,可以跟着主人一起飞升。然而,鸾雀生而为灵兽,又有着上古神兽凤凰的一丝血脉,怎么可能愿意让自己被束缚。
      
      因此,鸾雀一族长年只在逝泽林深处中生活。血统纯正的风姓一支更是在整个鸾雀地盘的最里头。
      
      逝泽林在天泽大陆的南部,是因里面的环境变幻莫测,是人类修士眼中的危地。但也因为其资源丰富,也是人类修为较低的修士的历练地。当然了,人类修士顶多敢踏足中部,历练地更是只在逝泽林的外围。
      
      老父亲和老母亲目前为止,最大的担忧就是儿子女儿很快要成年了。
      鸾雀一族虽然长年在逝泽林深处生活,可为了能得到历练,幼崽成年后,是要离开,往外头去修行百年的。外头可没在族里那么简单,人类可复杂了。
      
      因此,幼崽在成年前能修至元丹期是所有鸾雀父母都坚决要完成的事情。
      
      而风苓三兄妹,还有不到20年的时间,就要成年了。修为却没有一个有涨一点点。别说突破到元丹了,连金丹大圆满都没一个。
      
      因此,时隔三年多,再一次被老母亲倒吊着到了悬崖的时候,风苓满脸懵,幸好这次有风艾和风荔陪着。
      
      那处悬崖是族里的一处小天地,崖下据说是鸾雀一族的埋骨地。每一只鸾雀身死后都会长眠于此,并将自己一生的感悟也传承于此。
      这个地方是专门用来给族中小辈修炼所用,但在这修炼也是很痛苦的。因为在这个地方,每一次运转周天所得到的灵气都仿若融入大海中的水滴一般,如果说平日运转周天能感受到自己纳入了一碗水的灵气,在这就是完全感受不到。而且夜里还要承受住悬崖下的厉风。
      厉风无处不在,刮在身上就像绞肉机似的。那是在锻炼筋骨。
      
      对于灵兽而言,最好的武器一定是自身的尖牙利爪。
      
      这三年里,风苓在了解到这悬崖的用处后,简直是后悔。因此再又一次来到这里时,虽然他有点懵,但还是蛮期待的。
      
      风艾:“啾。”
      —娘,你要干嘛。—
      
      风艾问完,抬头看着老母亲。风苓和风荔也仰头等着老母亲的回答。
      
      “从今日开始。成年之前,你们三个便在这呆着。”
      
      风苓:“……”
      emmm,他觉得这不太行。
      
      虽然他很期待在这修炼,但是成年之前,也就是说要在这呆满13年……
      
      风苓觉得如果同意了老母亲的做法,他们三兄妹接下来的日子会很难过。
      
      于是,他带着弟弟妹妹反抗了,又被镇压了。全程不过三秒钟。
      
      在老母亲的强势镇压下,这事就这么敲定了。
      
      三人在老母亲的注视下开始了白天在悬崖边边打坐,修炼心法。晚上集体在悬崖边的小树枝上排排站,锻炼筋骨。
      
      数不清被风刮跑了多少次又被老母亲提溜回来。终于,在那么一天里,风苓再一次被老母亲提溜扔到悬崖边边上的时候。他整个身子伏在那一动不动,浑身散发出了微弱的光芒。那光芒随着他的呼吸,一闪一闪的。
      
      他迷迷糊糊着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自己身体上发出的火焰,不假思索的蹦出了一句话,“着,着火了?我这是死了嘛。”
      
      说完,想了想,又接着道,“我是要变成烤麻雀了嘛?不知道烤麻雀好不好吃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晋江文学携手作者祝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春节假期,平安康乐!同时温馨提醒大家勤洗手 戴口罩 多通风 少聚集
    ——————
    再一次对看过文的小可爱致歉,改动幅度只会越来越大。
    另外,因为是精修,所以替换会很慢,我尽量一天能改完一章。
    新来的小可爱,没改到的章节可以先不看。因为估计会接不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