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吕布是个假主公

作者:寒雪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你说什么!”吕凤仙猛地踏前一步。
      
      一股清淡如春日青草的香气随着她的靠近缭绕在他鼻尖。
      
      曹操嗓子发痒,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他虚握着拳头抵在唇边,重复道:“你得罪的那位斥责那匹马护主不力,还被一个小姑娘踢断了腿,一看就是假的汗血宝马,他因为被骗十分生气,便想要将这匹马宰掉泄愤。”
      
      吕凤仙怒道:“别说是汗血宝马的腿了,就是一根柱子,我这一脚下去也照样能踹断,这跟那匹宝马一点关系都没有!”
      
      曹操的目光忍不住放在她修长又线条优美的腿上,“真的吗?”
      
      吕凤仙没听清:“你说什么?”
      
      曹操:“……真的……这就是你要我帮忙的事情?”
      
      吕凤仙点头:“原本我就对踹了那个宝贝的腿感到抱歉,没想到它的主人又是这种货色,孟德,我求你帮我将这匹马救出来,算我欠你一次,以后若是你有难,我即便一人一骑也必将杀进重围救你。”
      
      她言辞恳切,手因为愤怒攥的紧紧,脸颊也因为一时激愤泛起了潮红。
      
      真漂亮。
      
      曹操笑道:“奉先莫要看轻了我,若是你的请求,即便千难万险,操自然也要做到……你那是什么表情?”
      
      吕凤仙挠了挠脸颊:“嗯,没事,你继续说。”
      
      曹操狐疑,却没抓到她的小辫子,只得继续道:“你且安心,操这就去办你所托付的事情……奉先,你能告诉我,你究竟在纠结什么吗?”
      
      为什么每次他念出自己的名字,她总要露出那么一言难尽的表情。
      
      吕凤仙咳嗽一声,握着曹操的手摇了摇,“多谢,我定会报答你的。”
      
      曹操:“奉先说笑了,能交到奉先这样的……嗯,英雄,也是操的荣幸。如果当时我在场,我可真没有奉先这样的魄力和武力,冒着风险,从汗血宝马铁蹄下救出自己素昧平生之人。”
      
      这样的勇武,这样的胆气,无论吕凤仙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必将是英雄。
      
      吕凤仙解决了一件放在心上的事儿后,就从衣袖中掏出一串铜钱。
      
      她想了想又将束发的头绳上藏着的几枚铜钱都撸了下来。
      
      她捧着这些零零碎碎的小钱递给曹操,笑道:“我手里暂且只有这些,你先拿着,以后我再慢慢还。”
      
      曹操没有伸手,“这是……”
      
      她笑眯眯道:“你办事自然是要花钱的,总不能都让你掏钱。”
      
      曹操轻笑一声,“你觉得我是这么遵守律法之人吗?”
      
      “啊?”吕凤仙瞪大眼睛。
      
      曹操:“这世道乱了,自然要有乱的处世之法,要是用钱办事,那花钱的地方可多了。”
      
      他抬起手,手覆在她的手上,将她拿钱的手推了回去。
      
      “我自有办法让你一分钱也不用花,就得到一匹瘸了腿汗血宝马,”他笑着看向吕凤仙,试探道:“只是法子不怎么体面。”
      
      吕凤仙“噗嗤”一笑,手臂搭在曹操的肩膀上,凑近他,压低声音道:“不体面……要我说最好的方式就是抢了就跑。”
      
      她朝着曹操微微挑眉,神情潇洒,“如果你打的主意是这个,那要我帮忙吗?”
      
      曹操含笑点头。
      
      两人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两人商量好碰头的时间和地点,吕凤仙便将曹操不肯接下的铜钱扔进了一墙之隔的隔壁院子。
      
      “你这是何意?”曹操目露好奇。
      
      吕凤仙尴尬地将自己刚才不小心进错院子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犯的错总该偿还,这些钱够他换个门和锁了。”
      
      曹操:“怎么门也要换?”
      
      吕凤仙:“咳,临走的时候,我发现我扯锁的时候,不小心把门给拆了。”
      
      曹操:“……”
      
      他转过头,幽幽地盯着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咽了一下,明明是该害怕她的力气,可不知道怎么的竟被她白亮的皮肤闪了一下眼。
      
      等回过神来,他终于注意到不对劲儿的地方——她袖子少了大半截,一截皓腕显露于外。
      
      “你的袖子呢?”
      
      吕凤仙随意挥了挥手,满不在乎道:“断了。”
      
      曹操:“……断……断袖?”
      
      吕凤仙面无表情地盯着他,“救人蒙面时扯断了,你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啊,阿瞒!”
      
      曹操:“……”
      
      还不是你整天忽男忽女的。
      
      “别喊我小名。”
      
      吕凤仙眨了眨眼睛,凑得更近了些。
      
      他感觉她的睫毛都快扫到他脸颊了,不由得呼吸一滞。
      
      她莞尔一笑:“那我也告诉你我的小名如何?”
      
      她伸出食指在他掌心划下两个字。
      
      “凤仙花的凤仙,这是我的小名,”她嫌弃地撇了撇嘴,“是不是比你的小名要难听多了?怪女气的。”
      
      曹操看她连鼻子都要嫌弃出皱纹了,忍不住笑容,低声道:“不,很好听。”
      
      ……也很适合。
      
      “哎,你也别安慰我了。”吕凤仙蔫头耷脑,不听话的马尾也从肩膀一侧滑下,扫过他的掌心。
      
      他看着自己发红的手掌,咳了一声,左右看看,攥紧手掌,藏在身后。
      
      温柔的痒意一直从掌心爬到心口。
      
      ……
      
      半夜,吕凤仙仍旧穿着自己断了个袖子的衣服,翻窗出去。
      
      她溜到后院,刚要翻墙出去,马棚里的驴子突然“昂”的一声叫了出来。
      
      她一慌,赶紧扭头竖起一根手指抵在唇上,“嘘,别叫。”
      
      驴子用那双可怜兮兮的大眼睛瞧着她。
      
      吕凤仙看它没有叫,便转身继续爬墙。
      
      “昂——昂——昂——”
      
      她无可奈何地回过身,“驴大人,算是我怕了你了,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驴子仍旧盯着她。
      
      吕凤仙看向自己的老马:“老伙计,你倒是帮我翻译一下啊。”
      
      站在槽枥旁准备睡觉的老马睁开眼,顶了驴子一下,驴子“吧嗒吧嗒”走到吕凤仙面前。
      
      吕凤仙摸摸它的尖耳。
      
      驴子一脸乖巧。
      
      她猜测道:“你该不会是想要跟我一起出门吧?”
      
      驴子眨巴眨巴眼。
      
      得,现在这些牲畜都成精了是不是?
      
      吕凤仙一方面怕它再叫起来,吵醒屋子里的人,一方面又对这种大型牲畜的撒娇无法拒绝。
      
      “好啦,好啦,带你出去,但你千万不要出声啊,你若是出声引起别人的注意,我说不好就要扛着你飞檐走壁了。”
      
      驴子:“……”
      
      它用脑袋蹭了蹭她的手臂,又一个劲儿地往她腋下钻。
      
      吕凤仙痒的笑出声来,忙抱住它的脑袋,温柔地哄它:“乖一点,不要捉弄我啊!”
      
      她笑眯眯地带着驴子出门,原以为出门已经够早,可到了后墙的小巷子里时,曹操早已经等在那里。
      
      他双手背后,站在后墙对面,踮着脚尖儿眼巴巴望着墙头,活像是等情郎翻墙来的小娘子。
      
      吕凤仙悄悄过去,将脑袋探到他肩头,小声问:“阿瞒,你在看什么啊?”
      
      曹操“啊”的一下,被吓了一跳。
      
      他几无奈地看着她,开口道:“你就不能乖一点,不要再捉弄我了。”
      
      吕凤仙脸一僵。
      
      这不是她方才对驴子说的话吗?合着他这是把她当作驴子哄?
      
      曹操见她脸色不佳,心也猛地一跳。
      
      难道是他小心翼翼泄露的一点心思让她感到反感了?
      
      他立刻警惕起来,收敛神情,催促道:“快走吧,巷子口还有人等着。”
      
      吕凤仙:“你还叫了别人?”
      
      曹操微微一笑:“若是被捉住了,总要有个垫背的,咱们两个的身份都没他好用。”
      
      你这哪里是曹阿瞒啊,分明就是曹老奸,老奸巨猾!
      
      对此,吕凤仙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她也很好奇,那个倒霉蛋究竟是谁。
      
      两人出了巷子,正看到袁绍跟一头毛驴大眼瞪小眼,还一副很紧张的样子。
      
      吕凤仙率先打招呼:“我进巷子的时候怎么没见到你?”
      
      袁绍咳嗽了一声,扭过脸道:“因为有事情走开了。”
      
      吕凤仙拉长了声音“哦”了一声,递给他一个“男人心照不宣”的笑容。
      
      男人心照不宣个鬼!
      
      袁绍揉了揉耳尖,催促道:“你的事情孟德跟我说了,你行了这样的善举,我自然是站在你这边的,而且,牵连到一匹马身上,那位的气量也太小了些。”
      
      吕凤仙微笑拱手:“本初,多谢。”
      
      袁绍背过身子,大声道:“谢什么,快点走吧,小心碰到巡夜的士兵。”
      
      吕凤仙摇摇头跟了上去,忍不住道:“孟德、本初,你们可真是好人,是我一辈子的好兄弟。”
      
      曹操:“……”
      
      袁绍:“……”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吕凤仙总觉得两人一下子失落了不少。
      
      ……
      
      三人一驴宵禁的时候还在街上乱窜,幸好吕凤仙耳聪目明,让三人避过一波波巡夜的士兵。
      
      吕凤仙喃喃:“这里晚上巡夜的人可真不少。”
      
      曹操:“毕竟是京师重地,以前也没有这么多人,后来世道乱了,蛮族叛乱多了,京师的警戒也加强了。不过,前几天,我跟本初出来逛的时候,还没有这么多人,今晚的人增多了。”
      
      袁绍浅笑:“还不是因为女飞贼。”
      
      他笑睨了吕凤仙一眼,这才借着月光看清了她的衣服。
      
      他道:“我送的衣服你不喜欢吗?”
      
      吕凤仙奇怪地看着他:“去偷东西还穿什么好衣服?”
      
      打扮过的曹操:“……”
      
      精心打扮过的袁绍:“……”
      
      吕凤仙捋了捋头发。
      
      糟糕,她是不是又说错了什么,他们两个看上去更失落了。
      
      ……
      
      三人跑到大宦官蹇硕叔叔的宅邸外,直接翻墙去了后院。
      
      在马棚外的空地上,一匹朱红色的大马被捆住了四肢扔在那里,周围的地面红通通一片,像是流了一地的血。
      
      那匹马的前马腿呈现诡异的弯折。
      
      据说是被女飞贼踹断的……
      
      曹操和袁绍同时想到了这一茬,原本望向宝马的目光忍不住移到了吕凤仙的腿上。
      
      吕凤仙的腿一弯,在那匹宝马旁蹲了下来。
      
      宝马似乎知道来人就是断了它腿的那人,猛地挣扎了一下,想要站起来,可刚刚做了个动作,就无力倒下,不断喘着粗气,黯哑的嘶鸣呜咽在嗓中。
      
      吕凤仙拍了拍它的脖子,感受到手底下温热的肌肤以及一突一突跳动的脉搏。
      
      她的手指湿了湿的,沾上了它冒出的血汗。
      
      “对不起。”她盯着汗血宝马的眼睛,老老实实道歉。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讨厌我,可至少让我救你的命,医好你。”
      
      吕凤仙:“当然,我只是通知你,我定下的决定还没人能改变。”
      
      说着她就将一个东西塞进了马嘴里,马含枚后再也发不出声音来。
      
      吕凤仙直接抱起了那匹大马,扛在了肩上。
      
      曹操和袁绍惊了。
      
      卧槽,女壮士!
      
      袁绍:“你……你……你……”
      
      曹操立刻回神,“你能行吗?”
      
      吕凤仙微微仰头,神情轻松,“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呢?”
      
      袁绍和曹操二人同时沉默。
      
      袁绍:“我去开后门,你们稍稍等一下。”
      
      他说着就跑去后门的方向,只是被吕凤仙的巨力吓到了,神情还有些恍惚。
      
      曹操则围着吕凤仙绕了一圈,实在不明白她这样一个女孩子,力气怎么会这么大,当年“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西楚霸王可能都没有这么大力吧?
      
      “你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
      
      吕凤仙微笑:“我娘当年生我的时候,天有异象,我一出生便力大无穷,老家的人都说我是神人下凡。”
      
      神人……是神女吧?
      
      曹操咳嗽一声,越发觉得这人将来要不得了,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无法限制她未来的成就。
      
      不大一会儿功夫,袁绍就解决了守门的人,将后门拉开了,三人立刻溜了出去。
      
      走在一条三岔路口的时候,打头的袁绍刚一探头,就立刻缩了回来。
      
      他低声道:“有两队巡夜的士兵分别从两条路过来,咱们快找地方躲躲。”
      
      三人刚刚撤退,却发现来时的道路上又来了几个人。
      
      完蛋了,这下子三个人被堵在这三岔口了。
      
      曹操忙拉着吕凤仙往后退一步,对袁绍道:“本初,交给你了。”
      
      袁绍义愤填膺:“……曹阿瞒你又这样!上回抢新娘的时候你就这么把我给卖的!”
      
      曹操瞧了吕凤仙一眼,故意道:“那还是我来吧,奉先,你放心,我会护好你的。”
      
      吕凤仙:嗯?嗯嗯?
      
      袁绍一憋气,脸一红,转而道:“我又不是不乐意,曹阿瞒你急什么,奉先……”
      
      吕凤仙一脸受不了:“你们两个可真是婆婆妈妈的,等着我!”
      
      她脚在地上一踏,扛着宝马就翻进了旁边的一座矮墙内。
      
      曹操和袁绍再次行以注目礼。
      
      吕凤仙很快就将宝马安置好,又翻了出来,紧接着,她凑到曹操和袁绍中间,一左一右揽住两人的腰肢。
      
      袁绍:“这……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曹操微笑道:“奉先,你莫不是对我……”
      
      吕凤仙扯着两人的腰带,直接将两人抛进了矮墙里,比对待宝马要暴力多了。
      
      “砰”“砰”两声,重物落地。
      
      吕凤仙这才拍拍手,笑眯眯撩了撩头发:“搞定。”
      
      她来到剩下的驴子眼前,“小宝贝,忍一忍,我会带你过去的。”
      
      吕凤仙正要抬起驴子的时候,他们来时路上行来的那几个人中,突然有人发出一声惊呼。
      
      接着,一个人影就“嗖嗖嗖”蹿到了吕凤仙面前。
      
      一声“美人儿”,那人直接朝吕凤仙扑了过来。
      
      他身后跟着一帮人则不住大喊——
      
      “陛……大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吕凤仙:皇帝也照踹不误!
    现在的皇帝就是那个风评不好的汉灵帝~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暗翼逍遥 2个;M&L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忻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水浒]西门是个假官人
    女西门庆,全大宋都是我迷弟~



    全世界都是大佬的马甲!
    那些年让我们瑟瑟发抖的大佬都是同一人



    灿烂的小多肉
    感觉紊乱症豪门小少爷X多肉型灰姑娘小姐姐



    我的极夜先生
    不解风情老干部科学家男主X风情万种自由摄影师女主



    我在大学修仙
    没有灵根的我却成了修仙界的第一人



    佛系女魔头(穿书)
    今天也要努力当好一个女魔头哦!握拳!



    来自冰上的小王子
    花滑天才小狼狗VS冷艳迷人大姐姐



    [三国]吕布是个假主公
    炙手可热女猛将,人人都爱吕凤仙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大佬日天日地,假扮萌新欺负恐怖世界



    [红楼]宝玉是个假二爷
    风流倜傥·女纨绔·贾宝玉



    满城尽是我夫君
    满城都爱我娘子



    [西游]贫僧是个假和尚
    苏爽西天路,三界都想攻略贫僧



    想做姐姐的小狼狗
    想做姐姐的小狼狗,会摇尾巴的那种



    美人屠心
    你们迷恋我,我迷恋权势



    美人皮下
    荷尔蒙的情话



    扳倒女帝的正确方式
    女帝征服了满朝文武



    [综]美人天注定
    女主苏且渣,男神睁眼瞎



    人人都想要攻略女主
    女主不是你想攻就能攻的



    女主活在男人们的脑洞里[快穿]
    有本事开脑洞,没本事补圆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