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美人

作者:泊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日子一天天过去,沈潆其实也没底气。
      
      她虽然冒险选了靖远侯府,但裴延未必会为了她跟霍家作对。她其实也在赌,并做了最坏的打算。幸好裴延没有让步,宫里为他纳妾的事,赏下很多东西,霍家那边也放手了。
      
      她当然不会以为裴延看上了自己,只是恰好赌赢了,并着手为进侯府做准备。没过两日,侯府就把十抬大礼送来了,还要她在年前入府。老夫人派徐妈妈来传话,沈柏林也无可奈何,为免再出纰漏,只能答应下来。
      
      眼下有两件事,沈潆亟需解决。
      
      一是没有钱。二房本来就拮据,为给她养伤治病,更是雪上加霜。好在侯府送来的东西,老夫人尽数给了二房,另外还添了妆,加起来也有笔不小的数目。有了这些钱,沈潆在侯府行事就方便多了。
      
      另一个是身边的两个丫鬟不经人事,像上回慈恩寺的情况,只能急得团团转。
      
      曾经的沈潆身份尊贵,又久在高门和深宫之中,安全不成问题。但就算这样,裴章还是安排了会点拳脚功夫的玉屏跟在她身边。现在,她的身份卑如草芥,随时有像霍文进这样的麻烦缠上来,不得不做些准备。
      
      好在陈氏是漕帮出身,门路很广,听了沈潆的要求,立刻叫林妈妈去寻人了。
      
      林妈妈几经挑选,最终真给沈潆找到这么个人。这妇人在大户人家看了多年的内宅,很得主母信任,颇有几分手段,应对一般的麻烦足够了。她姓易,膀大腰圆,面容严肃,不问话便不开口,沈潆第一眼就很中意。
      
      据易姑姑说,主家遇到些事,放她出来。她没成亲,也无子嗣,本想跟着母亲和兄嫂一起生活。但嫂子与她不睦,明里暗里给她小鞋穿,家里的钱全在嫂子手里,母亲和兄长都不敢吭声。她一气之下就搬出来自己住了。
      
      沈潆听罢,笑道:“以后都是自己人,不用这么拘谨。易姑姑放心,只要你好好跟着我,我会给你养老送终的。”然后命红菱送了一片金叶子过去,说当做见面礼。
      
      易姑姑见姑娘一出手就这么大方,赶紧谢过。先前,她听说要去给一个小户人家的姑娘使唤时,不大情愿。毕竟在大户人家做了那么多年,眼界颇高,看不上小门小户的做派。但那牙婆平日对自己还算照顾,她才勉强过来试试。
      
      刚见到姑娘,就觉得跟天仙儿似的,再看她行事作风,丝毫不输给那些大户千金。她犹如吞了颗定心丸,料定跟着这样的主子不会吃亏。再听姑娘说给她养老送终,就更加死心塌地了。
      
      沈潆喝了口茶,不经意地问道:“方便告诉我,你原来的主家遇到了什么事吗?”一般而言,像这样养了多年,又得用的仆妇,只有遇到很严重的事情,才会被放出来。
      
      易姑姑已经把沈潆当做主子,见屋子里只红菱一个贴身丫鬟,便压低声音道:“不怕告诉姑娘。我们家的主母有个内弟本来在太医院当值,医术颇为了得。听说皇上一直命他暗中寻找治好嘉惠后的方法,刚刚有了些眉目,嘉惠后却突然病故了。龙颜大怒,主母一家怕受到牵连,赶紧辞官,离开了京城。”
      
      “怎么还有这种事?”红菱这些日子频繁打听宫中的事,自然也知道一些,“不是都说皇上冷落嘉惠后,不管她的死活吗?”
      
      易姑姑摇头道:“宫里的关系复杂着呢。前朝内廷都连着,牵一发动全身。我家主母曾说,很多事情不能看表面,恩宠有时是假象,真心都得藏着掖着。哎,做天家的人也没那么容易。”
      
      沈潆有些意外,她病中的时候,的确每日都有御医前来问诊,但大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生脸,根本没见到医术高明的御医。她倒是知道太医院最擅妇科的叫钟天问,被蒹葭宫霸着,她一次都没有见过。
      
      “你的主母可是姓钟?”
      
      易姑姑吃惊:“姑娘神了,您是如何知道的?”
      
      沈潆勾了勾嘴角,没有回答,心里五味杂陈。嘉惠后的那一生,已经过去了,不论对与错,真与假,再与她无关。
      
      接下来的日子,沈潆专心养身子,不再过问其他事。期间,沈蓉应高南锦之邀,去了两趟谢家在京郊的别院。高南锦素来是个八面玲珑之人,自然也邀请了沈潆,但沈潆以身体没有复原为由,全推掉了。
      
      沈潆不想跟过去的人扯上瓜葛,而且她怕再见到一个人。一个在她心中,曾经十分特殊的人。
      
      离开沈家那一日,沈潆打扮得十分庄重。一套金蝴蝶纹的头面,桃红的祥云纹窄袖短袄,白罗折枝花卉百褶裙,外罩一件镶兔毛的披风。她平素都十分低调,骤然这么一打扮,更加明艳动人。
      
      沈蓉被孙氏强行拉来相送,看到沈潆,嗤之以鼻。她心想,二房肯定是拿出全部的身家给置办了这一身行头。可惜打扮得再像凤凰,也掩饰不了穷酸的出身。她一直觉得漕帮出身的陈氏上不得台面,嫌这个婶母丢人,连带看不起二房众人。但侯府抬进沈家的礼,居然比自己的聘礼还多出四箱,她心里正不痛快。
      
      “我让你办的事,办好了吗?”她侧头问身边的小桃。
      
      小桃点了点头,低声道:“姑娘,这样做不太好吧……毕竟三姑娘……”
      
      “那又如何?”沈蓉冷冷道,“祖母偏心,给她的添妆比我的还多。那些东西,她未必能用得上,我就不想让她称心。”
      
      小桃叹了口气,毕竟她是沈蓉的人,也不能胳膊肘往外拐。
      
      沈柏林和陈氏一直把沈潆送上马车,各拉着她一只手,依依不舍地话别。这马车是侯府派来的,十分宽敞富丽,权贵之家就是出手不凡。
      
      门外来接人的青峰刚看见沈潆时,晃了下神。先前他就奇怪,霍六平日眠花宿柳惯了,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怎么对一个沈三姑娘这么执着。
      
      但他看到沈潆的那一刻就明白了。这江南的水土果然养人,跟北边的就是不太一样,这姑娘像水做的,身段又柔得像柳条,我见犹怜的姿态,几个男人能抗拒?
      
      沈潆坐进马车里,又撩开窗上的帘子,对站在外面的沈柏林夫妇说:“爹娘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若有机会,再回来看望你们。”
      
      陈氏眼眶微红,别过头去。这孩子说的是傻话,都说侯门一入深似海,再想回来哪那么容易?只愿她平安康泰,别的不敢再多求了。
      
      “去吧。”沈柏林挥了挥手。
      
      沈潆把帘子放下来,发自真心的不舍和难过。短短时日的相处,他们对她毫无保留的爱,她都铭记于心。如果可以,她也想留在他们的身边尽孝道。毕竟除了过世的父亲母亲,世上再没人对她这样好。
      
      绿萝闷闷地说道:“姑娘,您没瞧见刚才二姑娘的眼神,真让人生气!”
      
      沈潆倒没怎么在意沈蓉。这丫头被孙氏宠坏了,心比天高,自私自利。等她嫁进高家,免不得被公婆和妯娌磋磨,到时候有她的苦头吃。但比起沈蓉,她更担心自己的前程。
      
      像高家那样的书香世家,极爱护自己的名声,对沈蓉不满,也只是关起门来的事。而靖远侯向来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万一过去后,无法与他达成协议,日子就不好过了。
      
      马车一路往北,到了主道上,低矮密集的平房变成了沿街热闹的商户,行人也多了起来。京城的排布是北疏南密,北边靠近皇城,住的都是达官显贵,地价自然是寸土寸金。而南边住的是平头百姓,家家户户紧挨着,几乎没什么私密可言。
      
      沈潆有两年没出过皇城了,看不出街市上有什么变化。只记得这条路同样通向安定侯府,也就是曾经显赫的定国公府。她死后,也不知继母和弟妹的生活如何。
      
      母亲死时她还小,继母也就是她的亲姨母小周氏被父亲娶回来,也算待她不薄。直到父亲去世,继母因为沈光宗承爵的问题,与她闹了很大的矛盾,再不往来。她始知在他们眼里,自己不过是棵可以背靠的大树,而不是家人。
      
      心灰意冷,自然也不再挂心。
      
      马车在侯府门前停下来,沈潆扶着两个丫鬟下车,看了眼侯府的正门。靖远侯府比想象中要破旧一些,但门庭开阔,气势恢宏,一看就是显贵人家。沈潆来做妾,自然不能像当年做妻时一样由正门入,几个人只从偏门进了府。
      
      管事婆子带着沈潆在偏院住下。说是偏院,但已经比沈家那方寸之地好上太多,两进的院子,主屋面阔三间,两侧有耳房,还连着东西厢房。
      
      沈潆在明间落座,神色淡然。倒是青萝好奇地四处打量,满脸喜色。管事的婆子道:“姑娘先在此处好生歇下,我去向大夫人回话了。”
      
      “有劳妈妈。”沈潆微微颔首,让红菱送她出去。
      
      绿萝里外看了一圈,兴奋地跑到沈潆的面前:“姑娘,这院子可真大啊!后面有几间厢房空着,我们可以一人住一间吗?”
      
      沈潆点头:“你去挑吧。”
      
      绿萝谢过沈潆,兴高采烈地抱起自己的包裹跑到后面去了。
      
      正收拾东西的易姑姑皱了皱眉:“这丫头不懂规矩,前些日子我要□□她,姑娘还不肯。”
      
      沈潆笑道:“绿萝天性如此,没必要管得太严。只要该守的规矩守好,别的随她吧。”
      
      易姑姑应是。红菱回来,沈潆对她说道:“刚才去接我们的那个小厮,是侯爷身边的亲信。你最好记住他,平素多走动走动,说不定有用到的时候。”
      
      红菱好奇地问道:“姑娘怎么知道他是侯爷身边的?”
      
      沈潆知道她是个聪慧的,不吝赐教:“他年纪不大,进退有度。那些下人比他年长,却都对他毕恭毕敬的,可见他在府里的地位不低。另外他对我们给的赏银完全不在意,能看出平常不缺这些,或者见惯不怪了。”
      
      “可这样也不能说明他就是侯爷的人啊。易姑姑不是说在大户人家,像这样得势的小厮多了。”红菱说道。
      
      易姑姑近日常教导红菱,这时从旁提点:“你再好好想想他的穿着。”
      
      红菱仰头,仔细回忆青峰身上的每一个细节,突然醒悟过来:“鞋子!他穿的不是普通杂役所穿的粉底皁鞋或黑布鞋,而是……像军中的长靴!”
      
      沈潆赞许地点了点头:“而且沈家的内宅就两个女眷,平素办事还是使唤婆子和丫鬟方便些,不会随便让年轻男子出入。像这样地位高的小厮,又去接我这个妾室进门,只可能是靖远侯的亲信。”
      
      红菱觉得姑娘和易姑姑都是聪明人,她跟着,能学到不少东西。以前姑娘太文静懦弱,这一病,性子变得通透多了,也有自保的能力。只要靖远侯不刻意为难,日子应该过得下去。
      
      她心中实在好奇,靖远侯究竟是个怎样的人物。那日在山道上匆匆一面,没看仔细,只记得一个高大的身影和背着光的轮廓。
      
      大概不是坏人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高铁来了,系好安全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轩题墨竹 2个;奏是猜猜猜、甜甜圈小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Younger810 10瓶;uheryija 2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