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美人

作者:泊烟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转眼入冬,今年京城的雪特别多。昨夜刚下过一场大雪,各家各户都在忙着清扫庭院和门前的积雪。
      
      南城一座普通的宅院里,一名穿着灰色袄裙的婆子快步走过偏僻院落的拱门,问坐在廊下煎药的丫鬟:“红菱,姑娘醒了吗?”
      
      名唤红菱的丫鬟抬起头,十六七岁的模样。她摇了摇头:“姑娘还是老样子,有时睁开眼,但没力气说话,没多久又睡过去了。林妈妈,你这是打哪里来?”
      
      林妈妈凑过去,压低声音道:“我刚从前院过来,据说救姑娘的人找着了!”
      
      红菱一惊,连忙起身,手在围裙上胡乱擦了擦:“不知是哪家的公子……?”
      
      林妈妈的神色露出几分不自然:“不是什么公子,而是靖远侯!侯府来了人,正在老太太的屋里谈事。我得了消息,赶紧先回来禀告夫人。哎,不同你说了,你好生看着姑娘。”
      
      红菱点了点头,望着林妈妈匆匆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道:“靖远侯?怎么会是他……”
      
      屋中的沈潆睁开眼睛,听到了外面两人的对话。
      
      算起来,她寄身于此已经三个月了。起初,她还觉得震惊和难以接受,毕竟借尸还魂这件事超过了她所有的认知。可现在她逐渐意识到,自己重生了。也许是佛祖听到了她临终的祷告,成全了她的心愿。
      
      这户人家也姓沈,原本住在南方,祖上以打渔为生。圣祖下江南的时候,吃了他家一碗鱼羮,夸赞味道极好,还恩赐了一块匾额,沈家凭此发达。二十几年前,沈家的姑娘不顾家里反对,毅然嫁给了一位叫徐器的穷武夫,与家里断了联系。
      
      没想到二十几年后,徐器从龙有功,他的女儿受封庄妃,徐家一跃成为朝中新贵。沈家得知消息,举家迁来京城,想沾徐家的光。可甫一安顿下来,便出了事。
      
      那日,沈家的二姑娘沈蓉跟三姑娘沈潆去城外的慈恩寺上香。到了山道上,两人下轿休息,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位纨绔,欲行不轨。挣扎之中,沈潆不慎摔下了山涧。
      
      沈家下人乱做一团,奔走呼救。此时,恰有位青年出现,不仅赶走了那个纨绔,还徒手爬下山涧,将沈潆救了上来,然后不发一言地离去。
      
      几个月来,沈家一直在寻找这位恩人,不想对方竟是大名鼎鼎的靖远侯。
      
      关于这位靖远侯,沈潆也略有耳闻。
      
      靖远侯裴延,算起来还是皇室宗亲。裴家先祖与开国皇帝是从兄弟,后来他们这支虽然没落,但也得享富贵尊荣。十年前,裴延的父兄因卷入九王夺嫡之争而获罪,双双被判流放,先后亡故。裴家也被削去宗籍,离开京城,繁华尽散。
      
      十年后,裴延因战功彪炳,戍边有功,再度得以封侯。
      
      而在他声名鹊起的同时,关于他的谣言,也一桩比一桩骇人。几年前,他不顾皇命,在阵前斩杀了几个参军的世家子弟,得罪朝中不少权贵。大半年前,他又坑杀了数万降兵,在朝中引起轩然大波。裴章几度下召,要他卸兵权回京省过,但过了几个月,他才慢吞吞地回来。
      
      裴章对他也无可奈何。一来他在陕西和山西经营多年,从兵将到地方官,皆对他唯命是从,极难取代。二来此人几乎没有弱点,金钱权利或者美人,他皆不为所动。
      
      裴章还想过用联姻的方式来拉拢他,但朝中亲贵一听说皇帝要将自己的女儿赐婚给靖远侯,各个宁死不从。
      
      沈潆没想到自己的新身份竟然能跟这么个人物扯上关系,一时之间哭笑不得。
      
      屋中烧着火盆,放在炭盆边上的栗子发出爆裂的一响,打断了她的思绪。一个圆脸,穿着绿色袄裙的小丫鬟连忙抓起栗子,双手背在身后,惊慌地看了看左右,用力咽下一口口水。
      
      沈潆想笑,牵拉到心肺,忍不住咳嗽出声。小丫鬟连忙跑过来,探着身问道:“姑娘,您醒了?”
      
      沈潆轻轻点了点头,觉得口渴,眼睛用力地望向桌上的水壶。幸好这丫鬟还算机灵,赶紧去倒水了。
      
      沈潆再次打量周围。头顶的床帐是普通绫布做的,床边围板上的雕花都有些模糊了。这屋子还不如她从前的书房大,家具陈设也都很老旧。沈家虽说积攒了些祖业,可到了这辈,已经所剩无几,只能勉强撑着门面。
      
      小丫鬟端了水回来,坐在沈潆的身边,一边吹一边喂她:“姑娘,您小心烫。”
      
      这丫鬟名叫绿萝,跟外面的红菱都是沈潆的丫鬟。红菱小时候被沈母所救,一直跟着沈潆。而绿萝刚买来几年,年纪不大,有些贪嘴。
      
      喝完水,沈潆又有些饿了。她看见床边矮几上放置着一碟糕饼,用力眨了眨眼睛,绿萝连忙拿了一块喂她。
      
      这丫头虽是个贪嘴的,但宁愿自己偷偷烤栗子吃,也不敢碰这点心。可见沈家虽然没落,治下还是很有一套。
      
      沈潆饿了太久,连着吃了两块。这芙蓉糕的味道其实很糟糕,只怕连普通的宫女都要嫌弃。但她饿了太久,也不觉得难以下咽,反而吃得津津有味。
      
      绿萝扁着嘴道:“姑娘,您总算能吃东西了。老天保佑,这几个月可教奴婢们担心死了。”
      
      “叫红菱,去主屋,打探消息。”沈潆断断续续地说道。她的嗓音仍显得虚软无力,却带着女子天生特有的柔美细腻。沈潆没照过镜子,不知道沈家姑娘的相貌到底如何。但料想有这样的嗓子,必定是个美人。
      
      绿萝愣了愣,才反应过来,忙不迭地跑出去,把沈潆的话转达给外面的红菱。
      
      *
      
      沈家的主屋,面阔三间,因着沈家本就不大,也没起正经的名字。屋中的家具都是黑木所制,还有一股药味。沈老夫人入京之后,就常服汤药,还没怎么出过门。
      
      屋中的老妇人身上穿着一件寿纹的锦缎褙子,还是早些年家里光景好的时候做的,衣缘已经起了点毛边,要不是侯府来人也不会特意翻出来穿。她听罢侯府下人的话,笑眯眯地命身边的婆子送他们出去。待人走后,她的笑容敛起,目光望向坐在下首的长子沈柏远和次子沈柏林。
      
      “侯府的人说的,你们也都听见了。现在商量看看,这件事该怎么办吧。”
      
      作为长子的沈柏远声音沉稳:“娘,我看靖远侯府颇有几分趁火打劫的意思。虽说是靖远侯出手救了蓉姐儿和潆姐儿,但报恩有很多种方法,怎么就要我们家的姑娘去做妾?高门里的妾就跟个丫鬟差不多,太糟蹋人了。不行,我不同意。”
      
      沈柏林在旁用力地点了点头,他就沈潆一个女儿,自然更加紧张。
      
      沈老夫人看了长子一眼:“不同意?你说得容易,那靖远侯府,轮得到我们说不?莫说如今你妹妹根本不想认我们,就算她认,也未必敢跟靖远侯叫板!”
      
      沈老夫人并非出生名门,但从小家境殷实,年轻时又走南闯北见过不少世面。侯府来人,说是商议,其实根本没给他们留余地。侯府乃是高门,像他们这样的人家平日想要高攀都攀不上。若送过去的姑娘得宠倒还好,那对沈家来说是件天大的好事。若姑娘不得宠……那侯府可就跟个火坑差不多了。
      
      老夫人心里正盘算着,下人禀报:“老夫人,大夫人求见!”
      
      她就猜到大儿媳肯定坐不住,淡然道:“叫她进来吧。”
      
      话音刚落,一位瘦高个,鹅蛋脸的妇人就迫不及待地进来了。这妇人便是沈柏远的妻子孙氏,她穿着一身绿色的妆花褙子,杏黄的祥云纹马面裙,头发梳成桃心髻,两侧各插一对花叶型金簪,装扮得极为讲究。自从知道侯府来人,她一直在房中坐立难安。这会儿听说人走了,赶紧跑来主屋这里。
      
      孙氏先施礼,老夫人让她在沈柏远的身边坐下来。孙氏坐定,假意问道:“娘,侯府的人怎么说?”
      
      “让老大说吧。”
      
      沈柏远也没打算隐瞒:“侯府的人希望蓉姐儿或者潆姐儿中的一个过去给靖远侯做妾。我们正商议对策。”
      
      “蓉姐儿可不行!”孙氏惊叫了一声,屋中的人都看向她。她勉强笑了笑,说道:“娘,蓉姐儿真的不行。她姿色不如潆姐儿,嘴又笨,去了也肯定讨不到侯爷的欢心,还是潆姐儿合适。”
      
      沈柏林听到孙氏这么说,着急道:“大嫂,你不想蓉姐儿去受罪,也不能把我的女儿推进火坑里啊!”
      
      孙氏发现自己情急之下措辞不当,连忙补充道:“二叔,你别误会我的意思。其实是这样,早前我娘家在京城里铺了些门路,给蓉姐儿定下门亲事。对方是翰林侍讲高大人家的庶子,他的嫡姐嫁到谢家作媳妇,有诰命在身,又是先皇后的闺中密友。我还来不及告诉娘,就出了这些事……”
      
      沈柏远听了,瞪大眼睛,身子刚动,便被孙氏一把按住。
      
      这下沈柏林彻底傻眼了。若沈蓉真定了亲,对方家世还这么好,肯定不会怕靖远侯府。到时候,只能送沈潆去了。
      
      “你们都回去吧,这件事容我好好想想。”沈老夫人说道。
      
      几个人陆续从主屋出来,沈柏林闷头往前走,沈柏远夫妻俩都落在后面。
      
      沈柏远看着弟弟离去的背影,负手皱眉道:“你怎么也不跟我商量商量,就自作主张?那高家虽说门第不错,可高公子却是个跛脚的……”
      
      孙氏没好气地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计较这个?若不是他有缺陷,能轮到我们蓉姐儿去高家做正妻?而且高家那边压根儿还没答应呢。听说同时有好几家的姑娘在相看着。”
      
      沈柏远惊到:“那你刚才怎么骗娘说高家已经答应下来了?”
      
      “我不这么说,难道送蓉姐儿去侯府吗?我打听过了,高公子除了跛脚,人品没有问题,只要我们再使些钱,用点力,这桩婚事应该能成。那靖远侯可就不一样了!听说有回他在军营,随便就弄死了几个军.妓,咱们蓉姐儿可不能跟他!”
      
      沈柏远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愣在原地:“此话当真?那潆姐儿岂不是羊入虎口?”
      
      孙氏瞪了他一眼,用力推他的胸膛:“你心疼你侄女?那好啊,你舍得就换你亲生女儿去吧!”
      
      孙氏的父亲是县里的推官,她也算官宦人家出来的小姐,颇有几分脾气。沈柏远被她推得踉跄一步,差点摔倒,胸口呲呲地冒火。他平日一直以长子自居,家中事想要一碗水端平,可毕竟关系到自己的亲骨肉,很难没有私心。
      
      孙氏意识到自己下手有些重了,连忙过去搀着丈夫的手臂:“哎,是我不好。你想想,侯府毕竟是高门,靖远侯又身份显赫,凭潆姐儿的相貌,万一过去得了宠,那以后可就是享不尽的富贵荣华呢。”
      
      沈柏远知道孙氏的脾气,懒得跟她计较,只轻轻把她推开,自己整了整身上的衣裳。那位靖远侯至今都没娶妻生子,肯定有问题。但事已至此,不是沈潆就得是自己的女儿,他也只能默认妻子的做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佬们~关于生娃这件事,其实是计划外。
    没生的时候家里催生,还有点反感。生了之后,确实被闹得不得安宁,但很多事情只有经历过,那种感觉可能才会明白。
    这章继续发红包~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香微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乌冬、uheryija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乌冬 4个;小仙女 3个;轩题墨竹、辰小胖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卟呐呐、c 20瓶;明天接着看好文 5瓶;悠悠 2瓶;宁宁、玉娇龙27、uheryija、时雨、ayaka、啷个哩个啷咚咚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