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兔子妖

作者:匪梦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周五,早上七点五十,银星娱乐的舞蹈训练室。
      
      形体老师还没到,练习生们三三两两散在四周,为接下来的课程做准备。
      
      前门处的人数尤其多,不时望向门口,神色有些微妙。
      
      具体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彩票开奖时,看着最后一组数字球在摇奖机中翻滚,即将滚入出球区那几秒的感觉。
      
      这种微妙的气氛持续了好几分钟,直到一个人影撞开大门,连蹦带跳地蹿进舞蹈室,冲到墙边摁下签到器!
      
      所有人的表情都凝固在脸上。
      
      下一秒,墙上的电子钟正好跳到八点整,轻快的音乐声随之响起!
      
      前门处的几个练习生脸色一垮,“又输了……”
      
      来人把汗湿的额发掀上去,露出底下一双灵动澄澈的眼睛,虹膜竟然是少见的纯黑色。
      
      沈风朝这几个人伸出手,笑得牙不见眼,右脸颊上的酒窝深深凹陷下去,声音也是少年特有的清亮:“谢谢各位慷慨解囊。”
      
      明明已经21岁,看起来却像个刚成年的大男孩儿,让人很难生出恶感。
      
      练习生们哀嚎一声,不情不愿地掏了掏口袋,各自摸出几张粉红色的纸币递过去。
      
      最后掏钱的是个红头发的男孩儿,等其他人都交完了,才摸摸索索地翻出一张50的纸币,用力砸在沈风的手心。
      
      这数目可跟原来定好的不一样。
      
      几个一起打赌的男孩儿见了,互相对视一眼,到底是没敢说话。
      
      沈风也不计较,直接抽了两张粉的出来,递给旁边一个新来的练习生,说道:“今天的水我包了,剩下的再买点零食,给大家分分。”
      
      刚刚还在抱怨的练习生们顿时欢呼起来,舞蹈室里头一片狼嚎。
      
      “谢谢小风哥!”
      
      沈风笑笑,把剩下的钱塞进口袋,再将随身的背包往边上一丢,顺手摸出根苹果木,叼进嘴里用牙齿细细磨着,挑了个位置就开始压腿。
      
      当了两年练习生,他早已从诚惶诚恐的小萌新变成了无所畏惧的老油条,每天踩点比那些在这儿待了四五年的前辈还准,从未有过失误。
      
      这次就是有人不信邪,跟他打赌连续一周不迟到,结果加起来被他赢了小一千块钱。
      
      可算是不用为这个月的伙食费发愁了。
      
      沈风拍拍鼓起来的口袋,笑眯了眼睛。
      
      舞蹈室角落,电视上正播着早间娱乐新闻,是他们公司跟新晋视帝陆壬签约的媒体发布会。
      
      “哎,那不是前些天刚出炉的视帝?”有人突然扬声问道。
      
      一句话在舞蹈室里惊起不小的波澜,不少人都停下动作开始议论,这边突然热闹起来。
      
      沈风耳朵动了动,下意识扭头去看。
      
      只见屏幕上,宽敞奢华的会议厅里头,英俊的青年西装革履,带着得体的笑容,不时转换角度,好让每家媒体都能拍到自己的正面照。
      
      白色的灯光在他身上闪成一片,看得一群练习生心生羡慕。
      
      然而沈风的目光却很快略过他,望向跟他握手的另外一个男人。
      
      男人个子很高,比官方身高178的视帝还要高上半个脑袋,俊眉星目、肩宽腿长,套进剪裁得体的高定西装里头,似乎连头发丝都冒着沉稳庄重的气息。
      
      沈风看得有些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时,新人买了水和零食回来,走到沈风身边站定,顺着他的视线一瞧,眼神顿时黏住了。
      
      他凑过来,往沈风身边放了份零食,问道:“咱们公司的事儿?陆壬前辈旁边那位是谁?也是星娱的艺人?”
      
      沈风盯着画面里男人轮廓分明的脸,随口答道:“叶镇,咱们的老板。”
      
      不出所料,下一刻新人发出惊叹,“老板居然这么帅?”
      
      红头发的男孩调笑道:“你小子……盯着看那么久,该不会是看上咱们叶总了?”
      
      新人只觉得脑子一空,脸上温度霎时升高,连忙摇头:“没有没有……”
      
      红毛从零食袋里翻出一盒巧克力棒,撕开包装袋,学着沈风的样子叼了一根在嘴里,含糊道:“看上也没用。叶总是出了名儿的洁身自好,当年一姐脱了衣服站他办公室里头,人都没瞧一眼,直接让人给赶出去了。”
      
      “一姐那脸蛋、那身材,居然都打动不了叶总?他该不会是喜欢男的吧?”
      
      红毛哼笑一声,“喜欢男的又怎么样?就咱们这些人,没一个能入他老人家的眼。”
      
      有人不同意他的看法,“谁说的?我觉得小风哥的条件就够好,只要能到叶总面前逛上一圈,保准儿能入眼。”
      
      红毛就等着有人提沈风,当即呛声道:“嘿!你当你小风哥是神仙下凡还是狐狸精转世?人叶总几年来连个绯闻对象都没有,凭什么看上他?”
      
      沈风听见这话,脸色有一瞬间的古怪,很快便收回视线,准备换条腿压,却恰好瞧见自己身边的零食,表情顿时一空。
      
      ——那是一份麻辣兔头。
      
      “……”
      
      愣了不到半秒,他脸色一绿,嗖地一下蹿起身,紧接着退开两三米远,后背紧贴着墙面,下意识捂住自己的脑袋。
      
      沈风脑子里空了大约有半分钟,只知道靠墙喘着粗气,额头青筋突突直跳,舌头发麻,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新人似乎让他吓了一跳,“小风哥,怎、怎么了?”
      
      沈风此时双眼紧闭,因此也没瞧见新人脸上闪过的一丝得意。
      
      “你……”他发狠咬了下舌尖才找回些许理智,再开口时声音里还有些颤抖,歇斯底里地喊道:“拿走!快拿走!”
      
      “……啊?”
      
      “小风哥怕兔头,你赶紧拿走啊!”
      
      新人停留了片刻,才在其他人的提醒下反应过来似的,慌忙应道:“哦哦,好!”
      
      等新人的脚步声消失在门后,沈风才心有余悸的睁眼,额上已经布满了冷汗。
      
      舞蹈室里的人都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好几个人过来扶他,关心道:“没事吧?”
      
      “没事。”
      
      沈风咽了口唾沫,勉强镇定了一些,不着痕迹地拉了下衣摆,把裤子后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球形突起盖住,顺势沿着墙根坐下。
      
      还好,还好……这回吓出来的只有尾巴,没冒耳朵。
      
      隔着裤子,沈风揉了揉自己软乎乎毛茸茸的圆尾巴,在心里安慰自己。
      
      没错,沈风不是人类。
      
      他是一只兔妖,原形是海棠兔,因为眼周的兔毛和眼睛都是黑色的,也被称作熊猫兔。
      
      两年前,他刚修炼成精,还不习惯维持人形,曾经被当成逃跑的肉兔抓到屠宰场。
      
      当时兔头加工区就在兔笼边上,成千上万同类的头颅从眼前滑过,对于一只刚成精的兔子来说,那场景简直是修罗地狱。
      
      刚从屠宰场逃出来那段时间,只是听到人提起兔头,沈风都会吓得现原形,到现在虽然稍微好了一些,却也还是没能完全摆脱当年的阴影。
      
      兔头在他眼里,可比什么豺狼虎豹可怕多了。
      
      ……
      
      正想着,新人丢了兔头回来,旁边立即有人替他抱不平,不阴不阳地嘲讽道:“这一届新人底子不行,胆子倒是一个比一个大。”
      
      沈风怕兔头,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这新人到这儿也有一周左右的时间,不可能不知道,却特意给他送了兔头,这里头的心思颇有些耐人寻味。
      
      要知道,这东西在公司的小卖部可买不到,除非来公司的路上特意去熟食店买。
      
      沈风平时赢钱都会抽两成出来,买零食分给大家,免得有人输了钱闹脾气。新人或许就是盯准了这个时机,故意给他难堪。
      
      沈风脑子里还是一片轰鸣,用力揉了揉额头,深呼吸几次,屁股后头的突起才慢慢消下去。
      
      起身翻了翻零食袋,他的脸色沉了下来,把东西全都倒到新人脚下,指着零食堆说道:“你买这些东西,是想干什么?”
      
      只见他倒出来的,全都是泡椒凤爪、香辣猪蹄之类,辛辣油腻、会影响嗓子状态的零食。
      
      后头还有声乐课,到时候影响了其他人的表现,沈风这一番请客还请出仇来了。
      
      这一看就是早有准备,蓄意陷害。
      
      新人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我、我……”
      
      这时,红毛凑过来勾住他的肩膀,笑着说道:“嘴馋嘛……天天训练还这不让吃那不让吃,嘴巴里都淡出鸟来了。偶尔吃一次,又没什么大错,你这么生气做什么?”
      
      这是避重就轻,特意把焦点转移到了零食上头,却对吓唬沈风和挑拨离间的事情避而不谈,还暗指他小题大做。
      
      新人见有人替自己解围,连忙点头:“对对!我就是看大家前两天抱怨吃得太清淡,想着吃些辣的解解馋……”
      
      到现在还想给自己套白莲花的人设。
      
      沈风瞧了红毛一眼,知道他是输了钱心里不舒服,故意针对自己。
      
      拉了下身旁想替自己出头的同伴,他正要开口,耳朵突然动了动,捕捉到细微的动静,到嘴边的话立时转了个方向:“还不快把东西收起来?待会儿老师过来看到,大家都得受你连累。”
      
      这声音不大,刚好让舞蹈室里的人都听见。
      
      这是把新人的把戏都给放到了明面上。
      
      拿兔头吓沈风这件事,还可以推说不知道他的忌讳,但买这些零食,可就是明晃晃地在挑拨关系了。
      
      是人都不喜欢被别人耍,尤其还是个资历比自己浅的小毛头,周围的练习生们眼神瞬间就变了。
      
      “你……”
      
      “都不做热身,杵那儿干嘛呢?”红毛还来不及反击,舞蹈室的大门就开了,形体老师扭着腰进来,一边问道。
      
      瞧见散落在新人脚边的零食,老师的脸色顿时一沉,“训练期间吃这种东西,你们一个个嗓子和身材都不要了是不是?晚上加练两个小时!”
      
      略显尖利的声音响彻舞蹈室,练习生们安静了一瞬,很快便是一片求饶的哀嚎。
      
      但他们这位老师出了名的铁石心肠,脸色一肃,训斥道:“嚎什么嚎?再嚎一句多加两小时!对了,零食全部没收!”
      
      本来是欢天喜地地等着人请客吃零食,一转眼零食没了,还全体受罚,练习生们气的不行,暗地里瞪了新人几眼,埋怨他自作聪明。
      
      挨了几十个白眼,新人的脸上的无辜表情有些挂不住,没再敢像平常那样凑到沈风身边,而是走到了红毛边上。
      
      红毛还在骂骂咧咧,“沈风那乌鸦嘴……”
      
      沈风把他们的神态尽收眼底,很快便收回视线,继续压腿。
      
      新人把主意打到他身上,可算是看走了眼。
      
      他在这里两年时间,每个月请客一两回,虽说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他,好歹攒下个好名声。就新人那点儿蹩脚的演技,谁都骗不着,也就能给红毛当枪使。
      
      就是不知道他到底是哪里惹到了这人,刚来几天就想着对付他。
      
      训练的时间过得很快,晚上十点加练结束,几个练习生商量着出去吃宵夜,转头正要喊沈风一起去,却发现他已经不见了。
      
      “奇怪……小风哥最近怎么总是跑得这么快?”
      
      “该不会是谈恋爱了吧?”
      
      “谈恋爱不告诉我们?这也太不地道了吧……下次一定要让他请客,好好宰他一顿!”
      
      “诶?红毛怎么也不见了?”
      
      “……也谈恋爱去了?”
      
      ……
      
      “被谈恋爱”的沈风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钱包被这群损友惦记上了,连蹦带跳一路蹿到更衣室,却在门口顿住脚步。
      
      跟他一样莫名失踪的红毛,此刻倚靠在他的储物柜柜门上,用轻蔑的眼神瞧着他。
      
      “怎么着?赢了钱就想跑,被我给逮住了吧?”
      
      还没完没了了?
      
      沈风看了眼时间,深吸口气,尽量和气地说道:“……你让开。”
      
      红毛却以为他是怕了自己,嘴里叼着根巧克力棒,两只手掌风骚无比地擦过鬓角,似乎在为自己机智地提前过来堵人而得意。
      
      他慢条斯理地说道:“你放心,哥哥我不会为难你,你只要把我那份钱还给我,以后你赢来的钱再分我一半……”
      
      沈风没仔细听,更衣室的窗户没关,他耳朵敏锐地捕捉到楼下汽车的声音,下颌线立时绷紧。
      
      来不及了!
      
      见红毛还在装酷,沈风心下一狠,直接几步上前,捏住他后颈两边的动脉,略一用力!
      
      “你——”
      
      红毛压根没防备,还想着放句狠话,下一秒就见沈风扑了上来,紧接着眼前就是一黑。
      
      完了,这小子该不会被逼急了,要杀他吧?
      
      ……
      
      当然不会。沈风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妖精。
      
      一招放倒红毛,沈风顾不上擦身上的臭汗,从储物柜里拎出自己的背包,转身冲进更衣室旁边的楼梯间。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嘭!”
      
      直接撞开楼梯间大门,沈风脚下倒了几下小碎步调整方向,当即发挥兔子的跑步天赋,三步并作两步,连蹦带跑地奔向楼上。
      
      与此同时,银星娱乐楼下,黑色迈巴赫缓缓停靠,下午还在外地开会的叶镇下车,大步穿过深夜里空无一人的大厅,按下了电梯的向上键。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1月30日开新文:《你继续演[重生]》点击专栏可见!
    结婚七年,梁继每次吵完架都去找白月光寻求安慰,忍无可忍的林穆决定离婚。
    结果发现所谓的白月光竟然是条狗。
    ……这就很尴尬了。
    本打算安分下来好好过日子,一睁眼却回到了七年前。
    这时候两个人刚领证没多久,梁继又端着一张深沉脸跟他闹别扭。
    梁继:我今晚不回家,要去找我的白月光,不用等我。
    林穆:别老跟小白抢狗窝,我让管家给你在庭院铺了床,记得带驱蚊液。
    梁继:……



    你继续装[重生]
    完结高甜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