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求生

作者:轻云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怪谈2

      心思百转,嘴上却不停,云落继续道,“人们认为,百物语是召唤鬼魂的仪式,讲完一百个故事会发生不幸。所以往往讲到第九十九个故事,他们便不会再继续下去。

      可也有人不信邪,觉得这是迷信。

      一次百物语游戏中,大家轮流讲故事,很快讲到第九十九个。有人说,不能再继续了,因为这已经是百物语。说完,大家纷纷离开。

      有一名少女酷爱怪谈,既喜欢听,又喜欢讲,并不希望游戏就此结束。鉴于其他人已经离开,她便熟练地说给自己听。

      第一百个故事说完,少女变成了妖怪。

      从此,她成为了新的怪谈。”

      云落刻意压低嗓音,放缓语调地诉说着。同时,她眸色幽深,满含深意地朝5号花月夜看去——这家伙是BOSS的可能性极高。听见自己的怪谈,会有什么反应呢?

      “啪嗒”一声,花月夜直接连人带椅子摔到地上。紧接着,她一边哆嗦,一边嚷嚷,“我我我我不玩了!快放我出去!”话里话外带着丝抖音。

      云落,“……”

      不,妹子你等等!

      她伸出手,似乎是想挽留什么,可终究什么都没能留住。

      转瞬间,花月夜化作一道白光,离开副本。很明显,玩家过于害怕,于是向系统提出申请,强烈要求离开副本。

      云落后知后觉记起,如果5号妹子不是BOSS,那她就是个一级新人。要是本身胆子不大的话,大概、也许、可能会被吓到……

      我有罪。

      云落低下头忏悔。

      严格来说,云落所说的“青行灯”的故事并不是特别恐怖。只是正好桌上点了蜡烛,几个人聚在一起讲故事,环境相似,所以特别有代入感。

      更重要的是,云落为了探明5号底细,一边讲故事,一边盯着对方看。就好像……故事专门说给5号一个人听。

      于是艰难挺过前两个怪谈后,花月夜再也撑不住了,毫不犹豫脱离副本。

      空气突然变得很安静。

      沉默片刻,云落硬着头皮询问,“我的故事讲完了……跑掉一人,现在该怎么办?”

      血红色大字浮现,【游戏继续。】

      云落稍稍松了口气。但紧接着,她又猛然意识到,垫背的人没有了!

      如果游戏规则没有做出修改,那么一轮结束后,三人会被扣生命值,只有两人能幸存。

      而原本花月夜呆在副本里,理论上是能占去一个惩罚名额的。

      云落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干过,眼观鼻,鼻观心。心里则在想,5号妹子也太不经吓了,怎么就跑了呢?

      思量间,低沉的嗓音蓦然响起,4号司徒开始讲述,“有个小伙子,租房到期,搬到廉价房居住。

      第一天搬家爬楼梯,来回好几趟,终于把物品搬完。谁知当天晚上,整个小区停电。因为搬家太累,小伙子洗漱完后直接睡下。

      半夜,有人敲窗户,热心询问,‘新来的吧?需要蜡烛吗?我这有。’

      因为太困,小伙子没有回话,很快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晨,回想起昨晚的经历,小伙子瞬间变了脸色,匆忙搬家离开。”

      接着,司徒闭口不言。就好像在暗示,他的故事讲完了。

      云落眼皮子直跳。

      司徒的故事听起来似乎平淡无奇,可是稍微一细想,就忍不住汗毛直竖。

      搬家需要爬楼梯,说明小伙子不是住在一层。那么半夜敲人家窗户的那位,能是什么玩意儿?可不就是鬼么!

      四叶草好像也反应过来,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

      云落无意间瞥见,心里不由犯起嘀咕。按照她的推论,BOSS是位女性,所以要么是1号,要么是5号。

      可如今5号跑出副本,1号时不时哆嗦下,怎么看都不像是喜欢听故事的人。

      难道这是个不走寻常路的BOSS?怂归怂,依然坚强地聆听惊悚故事?

      ……仔细想想,还是推论出错的可能性大一些。

      忽然,云落神色一动,不着痕迹地看向司徒。

      有一种说法是,青行灯会变成人们熟悉的模样,诱导他们玩百物语游戏。司徒,不就是熟悉的人么!

      虽说游戏前,司徒曾经用口型传递过信息,可谁都没办法保证,此刻待在副本里的就是司徒本尊。

      万一副本BOSS是个大妖怪,法力无边,能拥有伪装人群的全部记忆,那模仿本尊行动,不是相当容易的一件事吗?

      另外,她跟司徒只接触过一次,并不相熟。就算4号行为有什么异常,她也发现不了。

      再想想4号短小精悍的怪谈故事,熟稔自然的叙述方式,云落越发觉得这人可疑。

      接着是6号奇谭。

      从昵称来看,这位是妥妥的怪谈爱好者。不过也不一定,万一昵称是脑袋一拍,随便取的呢?

      只见他镇定开口,“我要说的,是个关于人偶娃娃的故事。”

      “有个女孩名叫阿菊,年仅2岁。某天,女孩的姐姐给她买了个穿着和服的人偶娃娃。”

      “女孩非常喜欢这个娃娃,平时抱着不肯撒手,还给它取了跟自己一样的名字。可惜没多久,女孩患上重感冒,不幸离世。”

      “为了悼念逝去的亲人,家人把娃娃供在神桌上,每天郑重地拜祭。谁知过了一段时间,人偶的头发居然变长了。”

      “后来,人偶娃娃被送到佛寺供养,头发仍在不断生长。据说,人死后灵魂附在木偶上,才会出现此等异象。”

      话音刚落,血红色大字浮现,【第一轮怪谈结束。】

      【BOSS正在排列名次,请稍后。】

      两分钟后,排名新鲜出炉。

      【第一轮怪谈排名:

      第一名3号云落。

      第二名6号奇谭。

      第三名4号司徒,生命值-30。

      第四名2号亚当,生命值-40。

      第五名1号四叶草,生命值-50。】

      她第一?云落怔愣住了。

      下一秒,四叶草、亚当、司徒、奇谭不约而同抓起笔,飞快书写起来。

      云落呆坐着一动不动,看起来特别奇怪。

      另四人奋笔疾书,仿佛每一分每一秒对她们来说都很重要。

      思索片刻,云落恍然大悟——这些人,怕是把她当副本BOSS了。这会儿正急着在纸上写“3号”,争当第一个过关的。

      她试着从客观角度分析了下,突然发现自己还真挺可疑的。

      开口就是青行灯的传说,背景与副本契合,仿佛在暗示着什么。

      虽然她没有主动提及,但听说过青行灯传说的人都该知道,青行灯是喜欢听故事的女妖怪。

      屋子里共有三名女玩家,1号坚持瑟瑟发抖,5号被吓得逃离副本,只有她,脸上毫无畏惧之色,如猫捉老鼠般从容逗弄玩家。

      第一轮怪谈结束,她又排名第一,也难怪其他人都认准了她。

      坦白说,如果副本里有另外一人跟她一样的行径,她也会毫不犹豫投那人一票——管它是不是BOSS,行为太可疑了!

      ……

      不一会儿,判定结果得出。

      四叶草生命值-50。

      亚当生命值-50。

      司徒生命值-50。

      奇谭生命值-50。

      云落心里犯嘀咕,这帮人该不会商量好了,都写的她吧?

      “怎么可能不是她?”亚当震惊,“这货怎么可能是玩家!”

      奇谭呆坐在椅子上,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

      四叶草懵住,半天回不过神。

      云落面无表情,否定三连,“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

      众人,“……”

      居然是玩家。司徒面色古怪,往旁边扫了一眼。不过紧接着,他便提笔在纸上写了另一个序号。

      云落暗地里时刻注意司徒的动向。瞥见他的举动后,不由皱了皱眉——一次性把两次机会用完?这才第一轮怪谈,猜错了怎么办?

      系统说过,BOSS在几人中间。可是刚才,BOSS分明跟玩家一起书写序号,一起被扣生命值,简直毫无破绽!司徒到底是怎么察觉到不对劲的?

      忽然,她灵光一闪,察觉到不妥——一轮结束后,副本BOSS会根据故事有(kong)趣(bu)程度,排列名次。那么,BOSS本身会参与比赛么?

      如果BOSS本身并不参与比赛,那么跟她一起免于惩罚的奇谭就非常可疑了。

      于是,云落决定拿出一张纸,写下“6号”。

      下一秒,司徒化作白光,消失不见。

      随后,新的文字在云落面前浮现。

      【恭喜玩家过关,获得B评价。】

      【是否立即离开副本?】

      【是,立即离开。】

      【否,之后随时申请离开。】

      至于为什么不是A评价,大概是被旁边的家伙捷足先登了。云落轻叹一声,只恨自己反应慢了半拍。

      “判定结束,没扣生命值?”一旁,奇谭装的跟没事人似的,嘴里念念有词,像极了玩家。

      四叶草猛的站起身,万分急切地说,“你刚才写了谁?快把序号告诉我。”

      云落一脸的冷漠,“自己想办法过副本,我不会公布答案。”

      “有没有提示?”亚当追问。

      “副本BOSS隐藏在六人中间。”云落毫不犹豫把系统提示复述了一遍。

      亚当气闷。

      奇谭一副失望的表情,嘟囔道,“说的净是些废话。”

      心里则在想,干得漂亮!

      云落坐在椅子上,颇有些难以抉择。司徒获得评价A,过关后的珍贵道具大几率会归他所有。她是继续留在副本里,还是赶紧出副本,再开一局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 是你的小可爱呀x5、半路纯良 的火箭炮
    感谢 甜甜x2、翁嗡嗡001x2、false、风∠※薛月、简周 的手榴弹
    感谢 晋江肠x3、狗年大吉x2、sll0807x2、胡萝北、奕奕秋水傍~、完颜琴心、笙如絮、本图、叶子、蓝莓蛋挞、29390773、落安拉、仰望星空、一颗豆芽飞、江漠清羽、桜の花、小小麦、莫呼洛迦、不喜欢番茄酱的薯条、20574636、败家o晓雨、18416121、珺宝、大白热可可 的地雷
    **
    好心邻居敲窗送蜡烛,来源于“细思恐极的小故事”。



    无限求生
    碾压副本,轻松解密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