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媳妇撩已是日常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无头碎尸案(六)

      褚嘉树到木材作坊的时候一片寂静,听不到伐木的声音也看不见有人在院子里做工,完全就像个被废弃的作坊。
      
      让人去敲门,半晌才有人应答出来开门,一开门见都是黑衣官服“啪”地又把门给关上了。
      
      褚嘉树微微皱眉什么都没说上去对着大门就是一脚,那开门人直接栽在地上惨叫连连。
      
      “见官差不开门就罢了,还想关门?我有理由怀疑你和案子有关联,来人!把院里屋里的所有人给我带走!这作坊给我查封了!”
      
      “大人饶命啊,这作坊不能封,大人,您给小人留条活路吧,这院里屋里就小人一个,要是老板回来见这里被查封了小人还怎么活啊大人!”
      
      褚嘉树没理他抬手就让人进去,叮叮咣咣地好一会儿,“大人,屋里再没有其他人了。”
      
      褚嘉树这才移了眼神看向跪在地上的男人,“你说这里的老板没回来?”
      
      “是是是,老板昨儿就走了留下我看着作坊。大人,这真的不能封啊!”
      
      “昨日什么时辰走的。”
      
      “夜里,许是戌时前后。”
      
      “来人,给我把这儿封了!若是你老板回来了,你给他带句话,若是想拆了这封条就去正公厅找我,我等他。走!”
      
      本以为这一趟能有点收获,还是让人跑了,褚嘉树心里憋屈得紧,无奈之下只好回到正公厅等傅朔二人的消息。
      
      谁知这刚坐下就见到谢攸宁火急火燎地跑进来,“傅朔呢?”
      
      这质问的口气让褚嘉树很不爽,今儿一天心情都不好哪儿还顾得上他,半句也没搭理。
      
      奇怪的是一向脾气比他还不好的谢攸宁这次没有大喊大叫要跟他大战几百回合,而是弯下身柱在桌子上一脸的焦急,“你快点说,傅朔呢?靖宇被关起来了!”
      
      “你说什么?”褚嘉树一股脑站了起来,早上不是见他好好的,这怎么就被人关了?
      
      “是真的,方才从宫里传出来的消息,说是靖宇在殿前对圣上不敬直接被关进忠义祠思过了。”
      
      褚嘉树一听是忠义祠倒没那么紧张了,“他在殿前说了什么?怎么圣上发这样的火?”
      
      “所以来找傅朔让他回去问问傅伯伯,今日在朝堂上的就他和驻守外城的几位将军。”
      
      “好在忠义祠不是什么鬼地方。对了,曲老将军呢?他知道吗?”
      
      谢攸宁摇摇头,“应该还不知道,毕竟曲府不像咱们,在朝中多多少少有些门路。”
      
      “这便好,你随我一起去傅朔家问问吧,傅朔这会儿应该还在赌场呢。”
      
      “在、在哪儿?赌场?!”
      
      ====
      
      “这位姑娘怕不是没赌过吧,你这二两银子赢多少又赔多少,你清楚吗?”
      
      “你便当我初出茅庐什么都不懂。”
      
      “那你这二两银子……”
      
      “就押这个。”
      
      梁自清的话很坚定,那眼神一点都不像刚进赌场什么都不懂的样子,但是赌人这回事谁会就扔二两银子啊?
      
      “姑娘想赌二两我九哥奉陪!”说着九哥从怀中拿出两千两银票放在桌子上推了过来。
      
      梁自清见了一笑,“九哥这是抬举我了,我全部身家都没有两千两。”
      
      “那你这一赔岂不是要卖身了?”
      
      梁自清轻蔑地笑了,“我?卖身?嘁,那也得有人敢买啊!再说,你怎么就确定我会输?”
      
      “为什么两面数额可以差这么多?”傅朔站在梁自清稍后面一点的位置像是挡着身后的一双双眼睛。
      
      “赌人讲究的是识人,赔率则是随意而定,但是一般不会低于十两,因为如果低于十两就是投机取巧对方可以随意在两数后面添加数位,也就是说,我把以后赚多少,或者赔多少都交给对方决定。九哥现在拿出两千两,想必他想我赔的,不止两千两这么少了。”
      
      “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和爹两个人的俸禄一个月也就五十两,加上圣上额外给的,宫里娘娘给的,满打满算也就一百两,府中吃穿用度……”
      
      傅朔抬起手掰着手指头算银子的样子让梁自清忽然对平凡生活有了期盼,至少不会整日为了活着而活着。
      
      她笑了笑拍拍傅朔的肩膀,“好了,信我,我不会输。”
      
      “呦,这么笃定?”九哥收了扇子双手拄着桌子上,“这小姑娘就是小姑娘,真把赌场当乐园了!”
      
      “别叫我小姑娘,好歹也有二十了,都眼瞎吗?”梁自清左脚突然伸出去翘了一张板凳过来,长腿一伸就坐了上去,右腿曲着踩在椅子上胳膊随意地搭在膝盖上,俨然一副市井待久了的形象。
      
      对面的九哥见了,微微挑挑眉,叫人搬了张椅子来,也坐下了,“选人吧。”
      
      “就……那个吧。”梁自清随手指了一个场中穿锦缎衣服的男人,他半偻着身子好似害怕一样站在赌桌后面,目光时不时扫上骰子几眼,又掂了掂自己手上的荷包。
      
      九哥仰靠在椅背上,轻蔑的笑意都能让周边没看着他的人感受到,“那就他对面的那个吧,去,安排一下。”
      
      “是,九哥。”
      
      举哥说话间就走下了楼将两个人抓到隔壁一间房内被人看着,梁自清虽然不喜这样的拿人方式,却不得不默认,身旁的傅朔长袖下的手慢慢握紧。
      
      忽然他们身后厚厚的窗帘被拉开,原来后面并不是窗户而是一面透明的墙壁。
      
      “这面琉璃墙是从邵记掌柜那里讨来的,听说外面有些国家喜欢这种外面看不见里面又清楚的墙,我想了想,这东西在赌场用再合适不过了。”
      
      “东西是好东西,就是浪费了。”梁自清默默地嘟囔了一句,谁也没听见。
      
      两个人被举哥推进了这间屋子都有些怕,四处张望的眼神看得出来,可不是见过世面的。
      
      九哥拍了拍赌桌,语气满是调笑。“你若是要换,现在还来得及。”四周的人看着梁自清的眼神都满是恶意,这让站在一边一直都帮不上什么的傅朔心情很不好。
      
      “这位掌柜,请你放尊重一点,这位姑娘不跟你计较,不是计较不过。”
      
      听见傅朔忽然出头梁自清笑了笑伸手拍拍他的胳膊肘,“没事,这帮男人都算客气的,我都习惯了。”
      
      “呦呵,这男人原来还会说话啊!我还以为当的官都是买的呢!”越说越过分,这个九哥连一句阻止都没有。
      
      梁自清原本不想找事的,但这些人说自己也就算了,说傅朔是几个意思?她转身在赌桌上就拍了一掌,震得赌桌桌腿都裂了,“别他娘的给脸不要脸,老娘在这儿坐着呢,我看谁还敢多说一句废话!”
      
      九哥也算是见过京师不少人,有钱的没钱的,有权的没权的,他见过的宫中大官没有几百也有几十,但像这个女的这样的,还真没见过。
      
      “行了行了,都出去!”九哥出言将屋内一众人都清了出去,“我这九方开门做生意做了也有快二十年了,像你这样的女人还真没见过。”
      
      “哼,没见过就对了,我也没见过。”梁自清指了指对面的屋子,“别浪费时间了,开始吧。”
      
      九哥站起身在门边拉下了一根弦,连拽两下,对面屋里的铃铛就响了两下,举哥便拿起骰子扔进罐里摇了起来。
      
      “一共三局,两局押大小,一局猜点数。规矩想必你知道。”
      
      “自然。”
      
      对面屋里的两个人眼神紧盯着举哥的手,生怕漏掉什么,梁自清微眯双眼盯着那个自己选的人,他虽然看起来是个刚进赌场什么都不懂的垃圾,但是他的眼神很奇怪,明明是来赢钱的,为什么在举哥抓他进来后眼神有一丝的释然,好像这里最安全一样。
      
      他押了小,押钱的手很放松,甚至食指还在银子上轻轻点了一下。
      
      而站在他对面的那个人明显紧张一些,拿着银两的手犹豫不定,不知该放哪一面。
      
      九哥却并未对那人紧张举动有丝毫的担心,甚至嘴角还扬了起来。
      
      举哥百无聊赖地开了盅,“□□四”,大。
      
      九哥拉过梁自清面前的二两银子,“承让。”
      
      “哪里。”梁自清拿起一边的水壶给自己倒了杯水抿了一口,在九哥看来她是有些担心的。
      
      她选的人面对输并没什么特别的表现,反倒是赢的那位高兴地像个红脸乳猪。
      
      傅朔看了眼梁自清,又看了眼九哥,扫视一周找了个凳子坐在一边,也给自己倒了杯茶,悠闲地品上了。
      
      “叮铃,叮铃”两声后,举哥又抬起了手中的盅,摇晃起骰子,手法繁琐让人看着眼花缭乱,傅朔不禁掩住了眼睛。
      
      “别看他晃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也就骗骗这些刚来赌场的人,那些一辈子混的人,才不稀罕这种手法。”
      
      “那平常是什么样的?”
      
      “你知道做什么?你又不会玩。”
      
      傅朔看了一眼梁自清眼神里有点小埋怨,可又知道自己不会玩,小纠结真的不能再可爱了,梁自清真的想伸手在那张干净的脸蛋上狠狠捏一把,看看会不会嫩出水来。
      
      “你要是想知道以后再跟你说。”
      
      傅朔嘴角现出一抹无奈又带点粉色的笑,满足里有点不好意思。
      
      一男一女在自己面前这是明目张胆地谈恋爱?真把我这赌场当乐园了!
      
      九哥很气!
      
      于是第二局,还是九哥赢了。
      
      “这下一局可就定胜负了,不好好押一次?”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5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