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媳妇撩已是日常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军武大赛(六)

      佘孟邺在擂台上踹翻了七个人,眼见着还有最后一个了,可这倒数第二个怎么这么厉害,这不科学啊。
      
      刚刚那七个的水平很平均,大概在手底下过个三四十招也就可以了,可这一个现在已经过了七十招了,两人都没有下风的意思。
      
      佘孟邺心中不免有些虚,还有最后一个呢,他得留着力气。
      
      那人手中的槍忽然一分为二,攻势更加猛烈,站在人群底下的人渐渐认出这个兵器来,一个个窃窃私语。
      
      佘孟邺出身铸剑世家对这些剑啊,刀啊都是懂的,这柄槍的两端一亮出来他就知道事情不妙,这是个江湖人。
      
      江湖门派众多,而唯一一家兵器如此奇特的就是蜀灵门,只是江湖儿女大多闲游散漫怎会来参加军武大赛?
      
      佘孟邺两人又打了将近三十回合,他忽然发现这个人其实不想赢自己,他想做的就是耗费自己的体力。
      
      可后面还有一个呢,这么耗费下去,下一个不论是谁都无法赢了。
      
      佘孟邺终于集中精力,奋力一击,那人似乎也觉得时候差不多了,终于滑到台下,输掉。
      
      瞅着底下人验明身份的空当,佘孟邺跌坐在擂台的一角极速恢复着精力。
      
      伸手将额头上的汗擦掉,口干舌燥的,手边忽然递过来一碗水,佘孟邺狐疑地看过去,是个公公打扮的人。
      
      “这碗水是上面一位请你喝的。”公公指了指高台上的众多皇亲国戚。
      
      佘孟邺从不往宫中,自然不知那许多规矩,拿过碗就送到了嘴边,正欲喝下去时又挪开了,“那位在哪个方向?”
      
      公公转身状似仔细寻找了一番,瞅着这个空隙佘孟邺反手将水倒掉,“那位的水很好喝,解渴,劳烦公公跑一趟了。”
      
      佘孟邺将碗递还给他,站起来,对面台阶上走来一人——谢安然。
      
      右眼皮猛地跳了两下,怪不得刚刚的人那么厉害还让着他,居然是谢安然找来的。
      
      “参将大人好手段,佘某当日的话简直就是说给狗听的!”佘孟邺那么好脾气的人都被气成这个
      样子着实是谢安然的错!
      
      “佘先生这是什么话,在擂台之上哪有大人一称?”
      
      佘孟邺冷笑一声拿起地上的佩剑,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
      
      ====
      
      梁自清足足和傅朔唠了快半个时辰的闲嗑,才等到众人结束。
      
      高台上的皇亲国戚,看台上的文武大臣,目光时不时地会在梁自清身上停留,傅朔被逼地也时不时地还以微笑。
      
      “昨日说好不惹人注意的,如今这算什么?”傅朔实在是被看得身上都要漏洞了,忍不住问起。
      
      梁自清自然也注意到那些状似不注意的目光,“若是藏着掖着,还不定打到何时,等一下教训别人都没力气了,打起来不就不帅气了?”
      
      傅朔被她这一翻帅气论说得发笑,“非要教训?”
      
      “非教训不可。”梁自清目光灼灼,她认定的事情,谁都改不了。
      
      “那我准备一下应付弹劾。”
      
      “嗯?”梁自清眼神意外。
      
      “说笑而已。”傅朔从袖中拿出一块手帕递给梁自清,她接过来刚要擦嘴却发现这个手感莫名地熟悉。
      
      “这个——是之前我给你的?”
      
      傅朔摇头,满脸就差写三个字,“别信我”。梁自清忽感好笑,正欲再调笑几句时,台上的大喇叭开始说话了。
      
      “书挑战章的参赛者请到擂台下做好准备。”
      
      傅朔一转头的空隙,就见到一个庞大的队伍向梁自清方向的擂台走过来,他顿时觉得压力好大。
      “那个梁梁,你——还是别藏着掖着了,不然得打到中饭时辰。”
      
      梁自清点点头让他离开擂台边缘以免踹出去的人伤到他,却在站起身的一瞬间有些发愣,“他,他刚刚叫我什么?梁梁?呵呵呵……挺好听的,鹅鹅鹅鹅鹅鹅……”
      
      站在梁自清对面的男人一脸嫌弃地看着她笑,连带着觉得刚刚与她一起的男人也颇有几分傻气。
      
      “喂!打不打了,不然你下去让给我也行,这样你也不会丢人。赶紧回家找个好人家嫁了,不过可能也不会有人敢要参加过军武大赛的女人吧,哈哈哈哈。”
      
      话说得过不过分看底下一直没走的黎梓殊就知道,她一双杏眼等着台上的人恨不得一刀扎在他嘴里,让他一辈子都不能再说话。
      
      “不巧,我有人要!”梁自清手里的长剑没有一丝犹豫地跟着她的身体向前刺去,带着四周的风席卷四周。
      
      对面的男人瞬间睁大眼睛,好快,快到他没有反抗的机会,只能堪堪侧身躲过去。
      
      本以为她是蓄势待发,希望一击即中,没想到这女人的身体结构太变态,居然脚不沾地把方向扭转了,整个人向他的身体后面翻过去。
      
      背后是战场大忌,露出去就是在认输,男人根本连转身的时间都没有,就一刀被梁自清顶在侧腰。
      
      “您还是快滚回家嫁个人吧!”梁自清扬声道,“连个女人都打不过,您还有脸娶妻?”
      
      “你!是意外,是意外,是这个女人作弊了!是作弊了!”
      
      两个战士上到擂台上想要将人拉下来,那人一句比一句难听,“这个臭婆娘一定是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伎俩,她怎么可能会打得过男人,真是笑话!你们放开我,都是男人难道还要被这女人压在脚下不成?放开,给我放开!”
      
      梁自清越听越来气,虽然她承认当年在老和尚门下练功的时候,是师兄弟里最差的一个,但是她从来没觉得因为自己是个女人而有一点不一样。
      
      起早贪黑,不知疲倦的是她,将墙板踢破,石凳磨平的是她,她付出的岂是他们能够侮辱的!
      
      “兄弟把他放开,老子生气了!”
      
      两位战士相视无奈一笑,在下面看得最清楚的当属他俩了,这个女人简直不是常人。投给男人一个保重的眼神后,下了擂台。
      
      “哼,这回再让你跑了我老王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梁自清冷笑一声,后脚蹬在擂台栏杆上整个人腾空而起,手中的剑直上直下地冲着男人的天灵盖刺下,那副架势真的要杀人。
      
      男人猛地向后一撤沾沾自喜地以为躲过了一招,可梁自清是那种会给他撤的机会的人吗?
      
      她整个身子忽地低下,手中长剑随着扫堂腿直直地砍向男人的大腿,那人别说躲了,就是说离开,现在都晚了。
      
      距离擂台近的观战人,只听到一声清脆的骨头脱离的声音,男人的腿应声脱臼,紧接着梁自清抓起他倒在地上的胳膊向后一翻,又是一声清脆的声音。
      
      梁自清抬起脚踩在他的手指上,听他吱哇乱叫,痛得满头大汗,“你记住,这世间男人能做的,我梁自清一件不差地都能做,而且——做得不比你们差!”
      
      毫无还手之力,说得就是地上之前叫嚣的男人,估计从今往后他在京师是觅不到妻妾了。
      
      “兄弟给他找个接骨大夫。”梁自清冲两个抬人下去的战士说道。
      
      这一战让台下很多人心生惧意,这女人下手真的特别狠,待会儿万一真出个意外得在床上躺多久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台上的人在圈子里有些声望,底下的人霎时间就走了一小半,梁自清摸了摸唇角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傅朔站在人群中见她笑,心中默默为接下来上台的男人祈福,希望别被收拾得太惨。
      
      相比梁自清这边的吵嚷,另外两个擂台上居然并无挑战者。
      
      曲毅坐在擂台的一角,喝着齐远送上来的水袋,两人说起徐泾的遭遇皆是愤愤不平,余光扫到另外擂台上几乎苟延残喘的佘孟邺,曲毅挑挑眉。
      
      “佘孟邺!”
      
      佘孟邺闻言抬起头,刚刚他确实赢了,只是赢得实在太艰难,谢安然的损招太多,多到让他应接不暇,腰间大腿后背各处都有他拳头上暗桩的捶痕。
      
      卑鄙都无法形容他的行径!
      
      “小将军。”
      
      佘孟邺的声音极小,曲毅也听不见,便让齐远将手里的水袋递给佘孟邺,“给他吧,看他那样再不喝要死了!”
      
      就在这时,那边来了一位公公奔着佘孟邺过去,曲毅拉了一下齐远让他等等。
      
      公公走到佘孟邺身边,“这位佘先生,我家殿下给您的水袋,让您放心喝。”
      
      佘孟邺刚刚差点被害实在提不起兴趣,他只淡淡看了公公一眼便又合上了眼睛,公公却似乎并不恼,凑到佘孟邺耳边道,“公主殿下千金之躯,众目睽睽之下不能下来,还望佘先生见谅。”
      
      佘孟邺一惊,立马抬头看向高台,只见上面拐角处站着一个身形熟悉的人。
      
      他并不认得公主殿下,但他认得那个身影,虽然只有一饭之缘。
      
      “多谢殿下,还望公公如实转达。”
      
      公公应下后便匆匆离去,惹得佘孟邺心中瞎想,那人真的是……
      
      曲毅见到这一幕戳了戳齐远的肩膀,“上次进宫是不是见过刚刚那个公公,好像是公主院的?”
      齐远回想一下,“好像是常宁公主的贴身内监。”
      
      “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曲毅: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衣衣:就是因为你如此八婆才找不到女友!
    曲毅:这难道怪我吗?还不是你写的人设!
    衣衣:哎,都是亲儿子,为何你如此优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5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