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媳妇撩已是日常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参加军武大赛吗?

      肖想在自己的宅子里待了好一阵,闷得实在难受,刚一开门就被一个小乞丐给撞了,正要给人家扶起来,小孩递给他一张纸条转身就跑。
      
      肖想拿着纸条摸了摸脸,我有这么吓人?
      
      捻开纸条,上面清楚写着一个地址,还留了一个姓,“游”。
      
      回想起迎春宴的事情,肖想迟疑了一下,游掌柜是见过的,朝中各位也似乎的确跟他有各种各样的联系。
      
      如若这个联系把握好,是不是在往生军中的职务还能往上走一走,这次军武大赛看起来像是友好的切磋,其中那些见不得人的弯弯绕绕,可能只多不少。
      
      还有四营的都头一直都无人敢坐,圣上此番大概也是被某位提醒过,就是不知是谁这么狼子野心想要坐梁盛平的位置。
      
      不过不管谁坐,只要不是梁盛平,他都夹道欢迎。
      
      低头又确认了一遍地址,既然有人相请他得给人面子不是?
      
      缘竹曲这地方还未到京师便已经如雷贯耳,京师附近的所有城池几乎都有这样一家店,听说京师的缘竹曲才是总店,他们的老板娘是个绝色美人,深谙情理,是江湖上出了名的会做生意。
      
      “军爷可约了人?”
      
      “游掌柜。”
      
      小二把抹布往肩上一甩,“二楼雅间玄子接客!”
      
      “军爷楼上请!”
      
      二楼露出脑袋的玄子是玄字房专门的负责人,能够得上雅间自然非富即贵,做的上雅间的伙计也是同样的高人一等。
      
      肖想跟着玄子上了二楼,开门后他意外地见到了几位本该坐在朝堂上的大官。
      
      桌上没有菜,一张桌子那么大的地图,四人面前摆着笔墨纸砚,大家都在交谈,好像很开心。
      
      游掌柜见到肖想来了,忙起身迎他坐下,“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以后就负责咱们线路安全的问题了,保准瞒过所有的防线,安安全全给大家送到府邸。”
      
      肖想虽然知道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但是这样不计姓名的介绍他还是头一回,伸手正要给大家伙行礼,一把被游掌柜抓了手,“这位,您认识在座的谁?”
      
      “我……”肖想正要说话,就看到了游掌柜的眼神,试探地回道,“我都不认得。”
      
      “这就对了嘛,那还客气什么,快看看咱们这回走哪条路?”
      
      如此光明正大的偷贩肖想还是头一回,可看到在座的人,又觉得这样理所应当,这个国家有他们几个挑头做一件事,有什么是做不成的?
      
      就在所有人低头密谈之时,门外的玄子皱着眉对另外一间屋的小二使了个眼色,匆匆下了楼,转至后厨边的地窖弯身钻了进去。
      
      “掌柜的。”
      
      坐在里面的四娘缓缓转过身,“他们来做什么?”
      
      “好像是谈偷贩东西。”
      
      四娘微微皱眉,“店里的规矩不清楚?内斗谋权陷害,不关缘竹曲之事要烂在肚子里!”
      
      “不是的掌柜的,后面来的是个往生军的军爷,进去之后谈的路线是从北夏到京师,小人觉得不简单。”
      
      四娘目光淡下来,“你出去吧。”
      
      “掌柜的,这北夏……”
      
      “出去好好盯着!”
      
      玄子眼睛一亮,“得嘞!您擎好吧!”
      
      四娘翻着手里的账簿渐渐停下来,一个半分权势没有的小二都知道国体大事,怎么那些坐在朝堂之上的文武大臣就……
      
      提起笔在一张二指宽的字条上写了一句话,卷起来绑在一边鸟笼里信鸽的腿上,“我一个开饭馆的,就只能做到这儿了。”
      
      ====
      
      “您说什么?您让在下去参加军武大赛?”佘孟邺皱紧眉满脸疑惑地看着面前的谢太尉,他实在弄不明白这个谢太尉脑子里在想什么。
      
      谢太尉对他的态度一向很好,“孟邺啊,你看这你来都来了,在军营也待了这么久了,就对当兵没什么想法?”
      
      佘孟邺不是没有当兵的念头,可经过这个什么军武大赛,他总觉得当今皇上对军队的事情太过儿戏,一时间情绪有些抵触。
      
      “太尉,不是在下不想参加,只是佘氏从上至下就没有当兵的……”
      
      “也没有如你一般功夫如此好的。”
      
      “佘氏习武为的是能更好地打造兵器,不是为了争什么功名利禄,如若那样,佘氏的名声早就废了。”
      
      “也许对别人是那样,可佘先生你可不是,再者说老夫请你来到底是做什么的,你心里一点都不清楚?”
      
      “在下只知道太尉请我来督军军饷,如今事情也算是做完了,图纸也已经给了您。”
      
      “只要先生答应老夫参加军武大赛,谢家军里的职务随你选。”
      
      佘孟邺顿了一下觉出话中的不对劲,“太尉这么说,就是压根没想让在下赢……嗬,你是想让我给您儿子开路吧。”
      
      “所以先生去也得去,不去还得去,这京师里还没有我太尉办不妥的事。”
      
      佘孟邺这才明白,他这是被逼着去参加,“太尉在京师未必只手遮天,恕在下脾气贱,何事都喜欢试试,不试怎么知道不行。”
      
      佘孟邺转身就要离开营帐,眼神中的不屑没有一点掩饰地射在谢太尉脸上。
      
      “佘先生现在走是要去往生军?”
      
      “佘某如今要去哪儿用不着您惦记,不过您记得,若是您再这般巧言令色,挂牛头卖狗肉,您请谁都是白费。”
      
      若是一早请他来的时候就说清楚是来做什么的,他也不会这么生气。生在世家,他身上的确有些惹人恼的臭脾气,遇上明里一面暗地一面的人实在是喜欢不起来,更别提为他做事,简直笑话一般!
      
      回营帐收拾了包袱就离开了谢家军的校场,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件事根本就没完。
      
      佘孟邺前脚走,后脚谢安然就走了进去,“爹,没谈妥?”
      
      谢太尉眼神阴郁地看着营帐的出口,“找几个身手利索的,他胆敢去往生军的营地一步,就给老子曝尸荒野!”
      
      茶杯砰的一声就摔出了营帐,浑身粉碎,谢安然从没见他这么生气,赶紧应下差事离开了。
      
      “太尉大人这是怎么了?”一出门就遇见了副参将,谢安然表情不好地摇摇头,“谁他么知道他怎么了,你去找几个身手利索的去远山客栈给那个佘孟邺做了,干净点,别被人看出来,回来之后给点钱让他们往后离京师溧阳都远一点。”
      
      “卑职领命。”
      
      “就算是没整死,也要把脏水泼到往生军身上,知道?”
      
      “卑职清楚着呢!”
      
      “滚吧。”
      
      ====
      
      往生军营地
      
      一众将士在校场训练,高台上两个打斗的人身手不相上下,斗得酣畅淋漓。
      
      蹲在高台台阶上的齐远和徐泾正争一袋水的先后,“你松手,刚刚是我打赢了,你怎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我让你。”
      
      “你这个人怎么就心里没点数呢,刚刚就是我打赢了,怎的,要不咱俩在打一场?来来来,你……”齐远起身就站到台阶下面等徐泾再打一场,谁知道徐泾已经抱起水袋喝了个痛快,还囫囵地擦嘴把水弄得哪里都是。
      
      “你!徐泾!你太过分了!奶奶的,气死老子了!”齐远抬腿就踹在徐泾的大腿上,正打算大战三百回合时,台上的两个人收了手,曲毅叫了齐远一声。
      
      齐远可顾不上再欺负徐泾了,拿起徐泾手里的水袋就朝曲毅跑过去。
      
      “将军,给。”
      
      曲毅一口喝了个干净,“还有不?”
      
      “木有了。”
      
      “去打啊!”
      
      曲毅一脚给齐远踹远了,站在曲毅对面擦汗的闫朗咂咂嘴,“这有个副将就是好。”
      
      “徐泾那不是在那儿吗,你去问问,看他愿不愿意!”
      
      闫朗白了他一眼,“徐泾若是愿意还轮得上我?从前护梁将军那副架势谁不想要,那都豁出命了!”
      
      “其实我一直不明白,你说徐泾好端端的,他当什么逃兵啊,这当时若是爹在,那还不一斧子给砍成两半,还能有他今天!”
      
      “说起逃兵,唉,不说了。”
      
      曲毅知道闫朗想说谁,可那是大家都闭口不言的一个人,掀起热血的是他,后来做了逃兵的也是他。功,他有;过,他更多。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曲毅双肘撑在身后,吊儿郎当地问,“军武大赛你参不参加。”
      
      闫朗耸耸肩摇头,“论起勇猛呢,我胆小,论起功夫呢,我也就能跟你在这高台上打打,真让我上战场,见了血我得晕过去。所以啊,我自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军师的活我干着挺好的,争什么校尉!”
      
      “四营都头呢?”
      
      闫朗一脸明知故问,“往生军里谁敢跟你抢,可能也就那个?”抬手指了指台阶上坐着的徐泾。
      
      曲毅笑了笑,闫朗却忽然正色道,“不过,你得防着点别人,圣旨下到咱们这儿的时候我就发现,那四营都头是圣上后加进去的,你若是挡了谁的什么路,自己小心。”
      
      “哼,把四营当手段?我看那人是不想活了!”
      
      “就因为这四营在往生军像个灵魂,所以才那么多人想往上凑,我说的小心你可别不当回事!”
      
      “小爷知道了,别啰嗦,再打一场?”
      
      “不打了,累了。”
      
      “快点!给你强身健体的机会你得把握住!”
      
      “谁稀罕!”
      
      “你给小爷回来!回来听见没!”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5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