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媳妇撩已是日常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偶遇小皮球

      梁自清和傅朔面面相觑没了主意,站在一边的佘孟邺看了深觉好笑。
      
      “你二人也是奇怪,刚刚大好的机会不要,现如今是在后悔吗?”
      
      梁自清白了他一眼,“佘先生您还是闭嘴的好,老,我现在很烦!”
      
      生生憋回去的老子让梁自清更烦了,佘孟邺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惹到她,气性这么大,只好转而看向脾气好像好一点的傅朔。
      
      “傅大人今日到靶场真是找在下吗?”
      
      傅朔这才忽然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佘先生,烦劳您给这位姑娘打一把匕首吧,有用得上傅某的地方定不要嫌弃。”
      
      “怎么变成匕首了,之前……”
      
      “先生,匕首就是匕首。”
      
      面对今日颇有些奇怪的两人,佘孟邺只好挑挑眉选择原谅。
      
      “就怪你,没事来什么靶场,没事逼我射什么箭!呼,气死我了!”梁自清一生气,话就像炮仗一样炸出来,眼睛都瞪圆了。
      
      傅朔见了只好拽了拽她袖子,“也不能全怪他,心里骂骂就好了,还要他给你做匕首呢。”
      
      佘孟邺被气笑了,“我没聋呢!”
      
      “就是说给你听的!”梁自清声音立马高了一音阶。
      
      一时间三人都没了声息,渐渐地梁自清恢复了理智,她挠挠头看了佘孟邺一眼,“不都说溧阳佘氏铸剑很麻烦吗?你……没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准备吗?没有我可走了。”
      
      “跟我来吧。”
      
      ====
      
      当圣旨下到军营时,除往生军好不容易同意让出来的校尉之职外,竟然还有四营的都头!
      
      “砰”
      
      楼南天一脚迈进营帐,身还未站稳就被一柄飞来的军刀逼退了两步,结果刀就扎在了营帐的木桩上,“什么玩意!”
      
      这一抬头看到徐泾一脸怒气地坐在里面瞬间就想跑,刚转身就听徐泾道,“回来!”
      
      楼南天觉得自己今天出门的时候铁定忘记看黄历了,“徐副。”
      
      “圣旨在谁那?”
      
      徐泾的语气冷若冰霜,没有温度得让楼南天胆寒,“徐副,您消消气,这四营的都头总是要填的,您……”
      
      “不说就滚!”
      
      楼南天赶紧从营帐里跑出来,迎面撞上了齐远。
      
      “干什么慌慌张张的,徐泾又不能吃了你!”
      
      “今天真的能!”楼南天满眼的坏事,转眼就跑远了。
      
      齐远莫名其妙地掀开营帐的帘子,“咱们徐副这是怎么……”
      
      话都没说完,直直射到眼前的笔让齐远立马抓住,差点就射到眼睛,“你发什么疯!奶奶的,吓死我了!”
      
      “圣旨在谁那?”
      
      齐远被问得莫名其妙,“什么圣旨,我上午在城里去老程家尝了尝嫂子的手艺,真特娘的太好吃了!我跟你说,这老程别看平时在军营里耀武扬威的,回了家简直就是一孙贼,就嫂子拿起铲勺的那一刻什么地位一下子就……不是你什么表情,天塌了?”
      
      徐泾的表情真的好像天塌了,“四营都头有人要来填。”
      
      齐远刚拿起来的水杯掉落在桌上磕掉了脚,“将军和几十万的英魂没进忠义祠,现在还要人来填将军的位置!他娘的!混蛋!这个兵当得怎么就这么窝囊!我艹了……”
      
      一句跟着一句从齐远的口中断断续续地骂出来,却始终没听到徐泾说过一句话,终于齐远停了下来。
      
      没一会儿的安静,齐远又开口,“兄弟,是不是特想杀人。”
      
      “是。”
      
      “可你不能,将军不让。”
      
      “那就找皇帝老儿问清楚!”
      
      “命不要了?”
      
      “不要了!”
      
      “将军还是不让。”
      
      “我……”
      
      齐远把站得笔直的徐泾摁回椅子,“你的命是我给的,无论怎么样,你只能战死沙场。这是将军的原话,忘了吗?”
      
      徐泾像是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他把自己窝在臂弯里,不再说话。
      
      良久,齐远凑到徐泾身边,“记不记得你刚坐上副将位置的时候我问你,你有什么资格做梁将军的副将,那个时候你把刀架在我脖子上说了一句话,我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根本就没说话!”徐泾一下子从臂弯里抬起头,却撞见齐远的一脸坏笑。
      
      徐泾终是白了他一眼坐了起来,“军武大赛你去吗?”
      
      “啊?军武大赛?什么东西?”这一上午不在他都错过了什么!
      
      “圣上下旨,往生军谢家军两军校尉一职,还有往生军四营都头都会是这次全军军武大赛的彩头。”
      
      “居然是校尉之职?那在军中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徐泾点头,校尉只在将军之下,有的时候甚至有权调配全军兵力,看来真是下了血本。
      
      “不过,你不觉得咱们四营都头有点格外扎眼吗?我怎么都觉得是有人想要这个职位而故意让军武大赛的彩头多了一个。”
      
      虽然齐远的话有点阴谋论,但不得不说四营都头真的值得这样的阴谋。
      
      往生军四营有三不收,不死不收,无胆不收,独子不收。也就是说,没做好死的准备不收,胆小不收,全家独苗不收。
      
      这是梁盛平将军的规矩,而这往生军四营就是整个淇阳战场的前锋部队。想来这里坐稳四营都头,他一定有所图。
      
      两人眼神交流了一下,随后便起身去了军师的营帐,不管怎么样,往生军四营容不得人污染,也做不得政治的牺牲品。
      
      ====
      
      梁自清和傅朔从靶场离开时,曲和老将军似乎已经离开有一会儿了。
      
      佘孟邺将两人送上马车,梁自清撩开帘子,“先生是个好脾气,梁自清今日若是有冒犯之处,还望海涵!我可不是个胡闹的人。”
      
      “歉傅朔已经道过了,我佘孟邺不是小气的人,回见。”
      
      “那下回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就不道歉了。”
      
      “什么?”
      
      “道歉这种事,得攒着,今日算我赚了,回见!”
      
      直到马车消失在山坡尽头,佘孟邺才明白梁自清的“攒着”什么意思,“这俩人……”
      
      马蹄哒哒地踏在地上,车里的两个人并排坐着,忽然傅朔的肩膀沉了一下。
      
      “有点困,到家叫我。”
      
      其实梁自清不是困,只是觉得这一路回家她不想说话,又怕傅朔觉得尴尬。
      
      颠着颠着忽然停了,梁自清一个不稳摔在傅朔腿上,忽然满眼的黑暗,是傅朔抱住了她。
      
      那样一个文弱书生,原来也会用身体去保护一个人,而刚好这个人还是自己。
      
      “大人,前面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人越围越多。”
      
      “下去看看。”
      
      梁自清伸手拍拍傅朔的肩膀,傅朔才放开了她,“吵醒了?”
      
      “傅大人抱我抱得那么紧,想不醒都难。”
      
      傅朔的耳朵又红了,梁自清露出了一抹坏笑,“不然你跟伯伯叫我小清吧。”忽然转折的话让傅朔一愣,她又说,“然后熟悉一下我叫你其琛,怎么样?这可不是我在调戏你啊,是傅伯伯说的,不要总是叫全名显得生疏。”
      
      别人儿子坑爹,他爹坑儿子。
      
      “此事容后再议。”说完傅朔就跳下了马车。
      
      “大人大人不好了,前面有个姑娘总是喘粗气看样子快不行了!”车夫慌慌张张地跑过来回报。
      
      傅朔皱眉正要他去找大夫,梁自清忽然从车里露出头来,“带我去。”
      
      拨开人群梁自清看到了地上的一主一仆,丫鬟有点眼熟。
      
      丫鬟抱着小姐急得眼泪都下来了,愣是不知道喊大夫,怀里的小姐大口喘气,眼睛都要翻过去了,一声声好像有话说就是说不出来。
      
      梁自清见了立马推开了丫鬟,“大家散散,别挡着!快点!”
      
      丫鬟不知所措下被推开,一下子就懵了,想抢回小姐,却被梁自清一眼瞪了回去,“让人群散散!快点,不然你家小姐出事你负责?”
      
      傅朔挤进人群拨开了拥挤的人群,梁自清用双手捂住了女孩的口鼻,“姑娘别着急说话,跟着我吸——好,呼——,对慢一点慢一点,不着急不着急。”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焦急紧促的脚步声,掺杂着市井的谩骂声,那个丫鬟好像认识那些人一样伸手就想扶起地上的小姐。
      
      “还想跑?再跑就出人命了!”梁自清怀中的姑娘呼吸渐渐正常起来,“快带这姑娘上马车!”
      
      车夫和丫鬟将人扶起来赶紧上了马车,与此同时人群被那些人挤出一条通道,“他妈的,谁敢掺和我的事!”
      
      那是一个很矮的地痞,一看起来就是地痞的那种地痞。
      
      梁自清心情不爽,往前一步就要打人,傅朔却站在她身前问道,“这位兄台,不知道那两位姑娘怎么惹到你们了?”
      
      “惹到我?她长得好看就是惹到我了!”
      
      梁自清一听那些俗人哈哈□□心里就憋着火,“傅朔你上车,这些人你不教训一次他不知道自己姓什么!”
      
      傅朔颇有些可怜地看了眼那个老大,回身对梁自清道,“别打死人了。”
      
      “放心,有纲。”
      
      马车里的小姑娘掀开帘子看出去,正巧看到梁自清抓着地痞老大的手腕狠狠地磕在一边的台阶上,霎时间就是鲜血洒出来,一点不含糊。
      
      “这位姐姐好厉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比个傅大人抱小清的臂弯心心给你们
    收藏在浪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5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