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媳妇撩已是日常

作者:覆新衣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无头碎尸案(九)

      随着时间的推移,曲小将军被关之事传得越来越远,竟也越来越邪乎,有说是因为冒犯了圣上,有说是军务不正,居然还有说是意图造反。
      
      这流言都有一个特点,总会传到当事人耳朵里,坐在家里的曲和老将军本来正跟王家小辈下着棋,谁知房门忽然被狠狠地推开了,然后就见到徐泾一脸不服地站在门口,也不进去。
      
      曲和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突然袭击,倒是坐在对面的王霜有一瞬被吓到了,手中的棋子都掉在了棋盘上。
      
      “莫怕,这些粗人就这样,今日这棋就下到这儿吧,改日再来。”
      
      王霜自然是知道军中事务不便外人听到,便起身套上外套,“那晚辈先告辞了。”
      
      “管家,送送!”
      
      待王霜消失在院门口后,曲和才看向徐泾,“又怎么了!你这脾气就是舒洁惯得,小小年纪不知道进门要敲门吗!”
      
      “将军要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未必比卑职坐得住!”
      
      曲和白了他一眼,“说啊,什么事!”
      
      “小将军被关了!”
      
      “关关挺好的。”
      
      “被圣上关起来了!”
      
      曲和喝水的动作停了下来,缓缓闭上眼睛叹了口气,“怎么就……忍不了这一时呢?”
      
      “将军知道为了什么?”见曲和不愿说,他急忙走上前,“梁将军一早就教过卑职,他若是死了,照顾不到曲毅将军就要卑职来,将军是卑职的恩人,他即便不在了,说过的话,交代的事,卑职桩桩件件都要做得明明白白,不然……寝食难安。”
      
      曲和看着徐泾的眼睛,那是一双往事里飘满风沙的眼睛,当年若不是舒洁执意要留他一命,怕是现在他早就惨死铁骑之下了。
      
      “圣上这是逼着老夫交兵权。”
      
      徐泾默了声息,这事,还真不是他能管得了的。
      
      “行了,你回吧,这事老夫要好好想想。”
      
      ====
      
      师阁在富渊算是个一众书生景仰的地方,这里人才济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骄傲,当然也有一些顽固的老头子坚守着自己那一块怎么也不会动摇的任务。
      
      “傅大人你莫要为难老朽,这回来晚了就是晚了,没什么好说的。”
      
      “刘老,本官告了假,告了假,你还要本官说几次!”
      
      “没有评书就说告了假,那这师阁里几十位先生都不要来好了,一人一句就能把老朽唬了!”
      
      “不是没有评书,是本官还没有去销,这里面的事情刘老不是最清楚吗,怎的今日如此为难本官!”
      
      “说了不行就是不行,等傅大人拿着评书来老朽自然会更改记簿。”
      
      “这……”
      
      正当傅朔一肚子不服气时,一只手搭在了傅朔的胳膊上,“今日圣上查岗,刘老被说了,虽然没怪罪也是好一顿说教。”
      
      抬头看向来人竟然是许久未见的王霜,“你何时回来的?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傅朔的眼神惊讶却也是挡不住的惊喜,他扯着王霜的手腕转了一圈上下好一个打量。
      
      “哎呀!光天化日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王霜笑着推掉了傅朔的手,“我昨日夜里回来的,今早本想去找你,谁知曲老将军不知哪里得到我回来的消息,一早就给我叫去下棋,他那棋瘾你又不是不知道,刚刚才放我回来。”
      
      “昨晚那么大的雨你怎么也不知道躲一躲。”
      
      “王雪病了,赶着回来的。”
      
      “他怎么又……”
      
      王霜抿嘴不说话了,王雪是王家七姨娘生的,比王霜整整小了三岁,身体一直不好,两兄弟之间的感情也是一言难尽。
      
      “对了,你怎么来师阁了?太医院不用复职?”
      
      “瞧我这脑子,一见到你竟把正事给忘了,靖宇被圣上关进了忠义祠,当时在场的只有你父亲,谁都不知道为什么。”
      
      傅朔微微皱眉,早上见时还好好的,这又是哪根弦搭错了?
      
      “既然是忠义祠,想来不会出大事,父亲没有求情自然有他的道理,应该是无甚要紧,不然,就靖宇那老来子的身份曲老将军一早就入宫了。”
      
      “话是这么说,你还是去问问的好,你家府邸现在怕是被围得水泄不通。”王霜话里话外不无说笑的成分。
      
      傅朔看了一眼刘老手中的记簿,“算了算了,反正都已经这样了,也不怕他再记一笔。”说着便拉王霜出了师阁,身后悠悠响起刘老的声音,“太子少傅傅朔正月十七无假。”
      
      傅朔听了气得牙痒痒,王霜却还在一边笑。
      
      上了马车,王霜拉起车窗的帘子,傅朔见他心情不太好,“这次去郢城可有什么收获?”
      
      “还好,跟着各位大人也算没少学东西。”
      
      马车静默了一阵,傅朔又问,“回来之后可有去看乔家小姐?”
      
      这回王霜不说话了,本着试探的原则,傅朔又说,“莫不是出了变故?你走了才两个月吧。”
      
      “好事,也不是好事。”
      
      “何解?”
      
      “王雪……见了安歌,好像……喜欢她……”
      
      傅朔惊得眼睛都瞪起来了,“之前的婚事是他退的,现在他这样,岂不是陷你于不仁不义?他太过分了!”
      
      王霜看着车窗外来往的人,表情里有一丝的茫然,“安歌今年已经十九了,纵然有着京师第一才女的称号也抵不过闲言闲语说她嫁不出去吧。本来这次回来就是要去乔府提亲的,现下王雪如此这般,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傅朔轻轻叹了口气,“乔家小姐与你是两情相悦,论家世也算门当户对,本以为你二人应该从此是一段佳话才对。”
      
      “我还没有去见她,王雪的事情也不清楚她知不知道。”
      
      “我觉得……这话不知道该不该说,但你是我兄弟,我想看到你平安喜乐。王雪虽然是你弟弟,但毕竟不是嫡子,就算是你父亲再喜欢他,也不能让外界知道。所以,即便这场婚事从前是他的,现在也要老老实实地交出来。”
      
      傅朔的话虽然有些难听,但是字字都是真的,王霜只是太顾及家里人的情面了,可事实上,整个王家的人,哪里有一个顾及过王霜。
      
      自从王霜十岁时母亲病重离世,整个王家就如同没有王霜这个人,王羿洲作为父亲只是在太医院给他谋了一个官职,便从未管过他,不然凭着王霜那一身医术,早就侍奉御前了。
      
      “我会好好想想的。”
      
      很快马车停了下来,王霜看了看街面,“没到呢,怎么停了。”
      
      傅朔起身掀开前帘,一时间惊讶地苦笑起来,“不知道还真以为圣上派兵把尚书府围了呢!”
      
      王霜闻声也钻了出来,“这……靖宇入宫述职时怕是都没这么大的阵仗吧。”
      
      “唉,这不是帮倒忙吗?”傅朔边下马车边嘀咕着。
      
      傅府门前被往生军围了三圈有余,前面的四位还都骑着马,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傅朔一介书生站在期间毫无存在感。
      
      “借光?”傅朔试探地拍了拍外围一个当兵的肩膀。
      
      “谁啊!”那人转过身一脸不耐地看着傅朔,见他身穿官服却又没见过这样的官服便未放在眼里。
      
      师阁文官的官服这些武将没见过倒也正常。
      
      “这是我家,我回家。”傅朔仍旧笑着,一脸和气。
      
      “开什么玩笑,这是尚书府,你算哪根葱。”那人转过身竟然再不看傅朔。
      
      王霜用袖子掩着嘴,“这往生军还真是好脾气!有家不能回,傅大人可开心?”
      
      “你这人!”傅朔白了他一眼,“走后门吧。”
      
      管家给开了门二人才得以进来,“少爷你可算回来了,老爷一个人在那里下闷棋呢。呦,王公子回来了。”
      
      “嗯,昨日刚到。”
      
      三人疾步进了厅堂,傅蒙见到傅朔回来了,也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管家,准备饭菜吧。霜儿留下来一起吃吧。”
      
      一顿饭吃得半声不响,王霜从未在傅家这样吃过饭,实在待不下去了,只好草草吃完起身离开。
      
      傅朔吃的差不多了便放下筷子,“父亲不见外客,不是为了躲祸患。”
      
      傅蒙用方巾擦了擦嘴点点头,傅朔见了又说,“父亲只是觉得外面的人没必要知道这里面的事情,而且希望他们早些明白早些离去。”
      
      “你也知道这里面的事情?”
      
      “不知道。”
      
      傅蒙轻轻叹了口气,“怕是靖宇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关了起来。”
      
      “圣上现在是连理由都懒得找了?”
      
      “圣上心急,老将军又在置气,谁也不愿意妥协。”
      
      “置气?”
      
      “往生军近来在城外颇得民心,圣上坐不住了,可老将军对烈士一事一直耿耿于怀,那个前锋将军还有几十万的烈士,连名字都未进忠义祠,老将军自然是心中有愧,对圣上也多多少少有些气。”
      
      “所以父亲不是没求情,只是根本没处求情。”
      
      “都说这世上最难为的是谏臣,君王错了,说是罪不说也是罪,本分难为啊。”
      
      “可若是不说,一错再错怎么办?父亲,往生军现在就是富渊的骨,若是骨碎了,这富渊还有万里江山吗?”
      
      傅蒙眼神诧异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心里装下了富渊的江山,从什么时候起,他的眼光看得这么长远,从什么时候起,他长大了。
      
      “傅朔,你可知这话有多少分量,可知若真的谏言圣上,你肩上担着多少人的性命。”
      
      “为人臣,为人子,若是做不到担当两个字,还做什么人?”
      
      如此,是为父浅薄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5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