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妖怪 现在投降还来不来得及?

作者:克娄巴特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生宿敌

      靛君是个好孩子,非常非常好的好孩子,从小到大尊老爱幼、遵纪守法、热爱和平、热爱祖国。除了眼神凶恶、不喜欢负责之外,真的是个好孩子。毕竟,人或多或少都有几个缺点(比如年轻时候的心高气傲,任性妄为到后来吃了哑巴亏后,才收敛一点)。
      
      不过也许是因为以前太过于挫折,造就了现在胆小怕事的靛君。今天的她……又在躲避挑战者的路上走地越来越远。
      晴空当头,缩在春日芬芳,一切如耀眼如常。除了缩在墙角破坏气氛的某位。
      
      “闪电,那个孩子走了没?”紧紧挨着墙壁的短发女人头都不敢转,她压低声音问着躲在通风管道内的自家精灵·原神兽·现怂逼·闪电鸟。
      闪电鸟小声,急促地叫了几声,表明对方已经走了。
      不大不小的楼道内,只见两人一前一后从通风管道爬了出来。爬出来之前还特意四处张望几下,确认那个锲而不舍的小子真的走了。
      
      在确认安全之后,两人松了一口气,一人一精灵像做贼心虚一样,踮起脚尖一步一步走到自己办公室门口,快速打开房门溜进去。
      闪电伸出翅膀拍了拍靛君背后的灰尘,靛君捋了捋闪电鸟头顶的羽毛。
      
      说来也巧,就在几星期前,靛君第一次遇到那个戴着红色棒球帽的少年是因为帮朋友送东西。
      那时天气晴朗。
      靛君纵咯吱窝夹着快递,一个梯云纵从闪电鸟身上蹦下来,一不小心踩到了某位正好路过的10岁的男孩。
      那个男孩从地面爬起来,板着脸看了看眼神凶恶的靛君,再看了看同样眼神凶恶的闪电鸟,最后拿着精灵球直接决斗。
      吓得靛君稀里糊涂也反射性地拿出红□□灵球。
      这场战斗可谓是打的天翻地覆、日月无光。
      围观的精灵联盟的工作人员拿着零食,在战斗范围外围了一圈,观看了这场惊世决斗!
      最后,靛君凭借和闪电鸟的默契合用肮脏的战术取得胜利。
      “现在的孩子这么恐怖了吗?!”曾经的关东地区电系天王瑟瑟发抖。
      这还仅仅十岁啊!我这是在欺负小孩子,小孩子,小孩子……
      但是周围的人群的欢呼声远远盖过了靛君·弱小、可怜又无助的颤抖身影。
      “靛君!恭喜你打赢新任冠军!”
      “啊!”一脸懵逼刚刚给自家精灵们喂好伤药的靛君僵硬着身子,不可置信地看着曾经的同伴点了点头。
      “你们都输了?”靛君后退一步,看了看出来围观的人中熟悉的面孔。
      “柯拿,你也输了?”
      “嗯。”水系女王扶了扶眼镜,看着一脸我受到惊吓的靛君。
      接着,当着众人的面,红色短发的女人和她的精灵互相对视一眼。女人以超越常人的敏捷度一跃而起,抓紧闪电鸟。闪电鸟一个展翅就飞了起来,当着众人的面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怎么跑的这么快?”联盟新开的职员好奇的拍了拍前辈的肩。
      “靛君当初就是这么逃联盟大赛的。”资深员工看着天边的小黑点,默默叹了口气。
      遥想当年靛君意气风发,一人围殴一群人,结果被一个红毛小婴儿一声“妈妈”吓破胆。放着众人的面快速结束战斗,一个百米冲刺跑的无影无踪。
      
      又一次逃跑成功的靛君,开心地喝着可乐。本想着不就是赢了一次,没多大关系的她,摸了摸闪电鸟粗糙的毛发。
      结果,几天后,超市门口,她再次遇到那个孩子。
      只见少年头戴棒球帽,肩扛皮卡丘,手持精灵球,顺便唯一的通道已经被喷火龙堵了。
      这下子可真的吓到靛君了,闪电鸟一眨眼间便察觉到危险后,迅速挡在她面前,凶神恶煞地瞪着面前的战斗狂。
      “不好意思啊,我已经退休了。”一手抱着面包袋,一手拿出法棍,直接一个法棍直击将人击倒在地。
      “上回真的不是有意的。”靛君话语诚恳,动作熟练,边边角角都显示出专业素质。
      行云流水般做完一套动作的靛君,在所有精灵惊诧的目光中,收回法棍,无奈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说:“习惯了。”
      靛君无奈的笑了笑,她本人不知道的不是,她现在的这一套动作,跟她前夫一模一样。也许,这就是所谓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两人的梁子差不多就这几次三番后结下来了。也不知从何时起,那名戴着帽子的黑发男孩总是出现在她面前(无论是她找精灵,做研究,跑步还是上厕所,都TM地能看到一双鲜红的眼珠子,吓得靛君差点回了前夫家),然后又被她一次又一次的溜掉。
      
      某天风和日丽,靛君在打倒一个刺猬头男孩后,开心地放出了最后一个精灵球内休息(不想动)的闪电鸟。
      “你就是赤口中靛君。”那个刺猬头指着她说道。
      “?”
      
      后来在深度交流后,将人坐在咖啡厅里你一言我一语的抱怨声中。从那个刺猬头(绿)口中爆出,那个名为赤的男孩差点将她的祖宗十八代都翻出来了。
      
      靛君表示十分震惊,并表示这侵犯隐私权!但是这不妨碍她继续躲~已经不是天王的靛君没心没肺,除了口袋中的精灵外,她没有任何家人,整日在野外露宿。
      
      “人生只有几十年,想那么多又没钱。”几年前,收到一封邮件后神情大变后的靛君辞职前,开玩笑般对着当年刚伤人的龙天王·渡说。
      
      又是和平的一天,空旷的荒野上,两个撒丫子跑的人影一前一后并排出现在视野中。
      “前面那个,有本事别跑。”后面肩抗皮卡丘的少年向前面的青年大喊。
      “……”在前面疯狂奔跑的靛君咬紧牙,从口袋中掏出红白球召唤出快龙。
      
      又是几个月后,当冒险家靛君开始攀登白银山。
      穿的严严实实的她围着围巾,戴着护目镜,躲在山洞里美滋滋的煮着羊肉汤。
      然后!谁能想到,她就一回头,居然看到乘着喷火龙的赤居然穿着短袖追到白银山!
      “不就是打赢你一次吗?!有必要吗?!”靛君冲出山洞外,一把从喷火龙那里接过冻得差点成冰雕的赤,不甘心地将他抗回洞穴。
      
      “现在的男孩子啊。”靛君无奈地叹了口气。
      “要是我儿子这样,我早揍死他了。”山洞的篝火光下,靛君那张原本尖锐打脸也柔和了几分,终于有了点女人味。
      
      “……”好不容易醒来的赤裹着毛毯,默默咽了咽热汤。
      所谓的打打不相识,狗血狗着就有深感情,从那以后,名为赤的少年再也没时刻追踪她。
      靛君也扔掉了失败就回前夫家,这条备用选项。
      
      几年后,老早成为朋友的靛君和绿一人一只手提着肉罐头上了白银山。在山顶,除了那些熟悉的面孔外,还遇到了一个她怎么也没想到的人。
      “小银?”靛君的脸抽搐着,瞪大眼。
      “妈?”红色及肩发的男孩转过头,原本凶恶的眼神一下子放空,全身麻木,只余下单薄的外套在风中凌乱。
      两人相顾无言,瞬间,山顶上的其他人觉得暴风雪越来越冻人了。
      “等等,你妈?”上山送物资的绿一下子懵逼了,手中提的袋子也咣当一声掉到地上。
      靛君无辜的笑了笑,表示大家不要在意这些小问题。
      
      靛君,女,奔三,曾经有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和一个学习她离家出走的儿子。
      现在正在白银山上吹冷风的她裹了裹羽绒服。
      人生路真是艰难呢,靛君。
      
      白银山已经够冷了,赤看了看周围快要冻僵的大家,一声“阿姨好。”瞬间打破了现场气氛,所以已经认识靛君的新人训练家默默咳嗽几下。
      想想自己居然当阿姨了的靛君悄悄的捂住脸,终于意识到她是这群人中年龄最大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别纠结逻辑,就是为了装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