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遇上假锦鲤

作者:舒小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夏绵从来就不是个悲秋惜春的林黛玉性子,更不会右脸被打觉得不对称,主动送左脸的人。之所以对夏家容忍,无非就是想得到些亲情的温暖。
      
      若是以往她还能压抑自己,勉强应下一些不喜欢的事。然而从那天起彼此的面皮已经扯破了,希望破灭,她死心了,也就不会再妄求了。
      
      她哭,是哭自己的傻,哭自己的笨,哭自己长久以来的看不透。
      
      不过哭过了也就过了。
      
      一场痛哭算作是为自己二十年来没有意义的执着做个了结。
      
      可她没想到大周末早上,公司就有人来。更没想到来人会发现消防通道里的她。
      
      突然消防门被推开了,一条纯白的手帕递到眼前。
      
      “擦擦。”一道清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怎么会有人啊?
      
      夏绵惊讶后,用手背蹭蹭脸,微微抬头,隔着水汽看到的是一张俊郎清隽的脸,和一条洁白的手帕。
      
      这人挺好看的,雅人深致。
      有那么一刻夏绵觉得心跳加快了,但仅仅一刻就低下头,更多的是不好意思。
      
      “谢……谢谢……”虽然道谢,却没伸手接下。
      
      因为那双眼睛好像能透视一样,能看到她心里那些繁杂的阴郁,让她有些……羞吧。
      哭还被外人看到了,真挺丢脸的。
      
      手帕向前移了移,停在她眼前。“擦。”
      
      夏绵还是没有接,“不用了。”
      她一手按着膝盖,一手扶着墙站了起来。
      
      散着的头发有些贴在哭湿的脸颊上,此刻的狼狈尽显对方眼底。
      有点尴尬,夏绵想离开。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位置变化,感觉那条手帕被递得更进了些。
      
      “你……”靳祁扬想问她为什么哭,可没怎么接触过女人的他,也不知道该不该直接问,脱口而出就是一句“哭什么。”
      
      他声音一贯的清冷,话问得也生硬。
      
      哭还能有为什么?
      她哭碍着他了?
      习惯性地想回嘴,话到嘴边又顿住了。
      
      初到公司,她不想惹麻烦。
      
      夏绵用力眨出了眼里的泪,用手背蹭干,“没什么事的,就是心情不太好。”
      
      “所以就在这哭?”女孩子真是麻烦,哭能解决什么问题,倒不如静静地找地方想辙。
      靳祁扬是个没表情的人,加上生硬的问话,就像班主任训学生似的。不用怎么说话,学生就不敢抬头的那种。
      
      虽然刚哭过,夏绵脑袋有些晕,但别人说话的态度好坏,她还是能敏锐察觉到的。楼梯间本来就阴凉,又有这么个自带凉气的人在眼前,夏绵觉得盛夏穿的短袖下起了一层小疙瘩。
      
      她是新来的,还不太了解公司情况。可能遇上了不好相处的同时。夏绵想着职场不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公司那么大,估计以后也见不着。索性就当自己误闯禁地,下次不进来了。
      
      见她垂着头没反应,靳祁扬为数不多的耐心即将告罄,“擦。”
      
      看着逼近眼前的手帕,夏绵想后退。
      这手帕她真不好接。要是个女同事的就接了,或者认识的人也能接了。
      
      但这个人虽然长得好看,可也太冷了,她下意识不敢接。就是接了以后就会很麻烦,还不起手帕债的那种感觉。
      
      何况她刚刚哭得狠了,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自己都嫌弃。要真给人家弄得太恶心……这个不太高兴的人恐怕不好交代吧。
      
      万一人家递手帕,只是遇上了不得已客气……
      
      夏绵此刻的内心戏,靳祁扬是不明白的。只看她有些躲闪的眼神,误以为她在提防他。
      
      靳祁扬有些不悦,第一次好心递个帕子,就被拒绝了。
      
      他是长得不像好人?
      
      幽深的瞳孔似乎更暗了。这女的不太识时务啊。
      
      手帕在两人中间,像是两军胶着的战事,敌不动我不动。
      
      楼上传来脚步声和小声的对话,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去。
      
      “那个,同事你挺早啊,那就不打扰你工作了。”夏绵趁着靳祁扬抬头的功夫,迅速闪过他,从侧面推开门出去了。
      
      听着门关上的声音,而且还没有跟上来的脚步声,夏绵吐了口气,拿出手机点开老黄历,“诸事不宜”。
      
      “难怪今天一大早就不爽,原来是日子不好。”
      
      ……
      
      “同事?”他像吗?
      
      靳祁扬看着手里那块没被接受的手帕,“就这么走了,还真是和那次一样,够快。”
      
      不过,她是真没认出来自己,还是装着不认识,或者说是压根就不认识?
      
      没认出来或是不认识,只能说那晚她真是被陷害,醒来后是吓跑的。
      
      要是装着不认识,那这心机就不一般了。
      
      靳祁扬眉梢上挑,手指轻点着楼梯扶手。
      
      那晚后,他承认自己很烦躁。然而烦躁过后更多的是窃喜。整件事虽尴尬,但结果令他惊喜。
      
      喜的是,他……正常了。不再是曾经那个有心理疾病,且需要远离女人的不及格男人。
      
      悲喜交加的是,他的正常只限于她一个。比如刚刚四目相对的时候,他并不排斥。
      
      所以靳祁扬希望对方是个单纯的,不然以后会有些麻烦。
      
      不过从最近的汇报来看,好像不会太麻烦。这女孩除了那个家庭他很不屑,其他的都还在他的容忍范围。
      
      反正已经在自己眼皮下了,也惹不出什么麻烦。
      
      “靳总?”
      
      巡逻的保安从楼梯走下来,冷丁看到大老板有些愣。
      
      靳祁扬为人虽冷些,但并不高傲。遇上打招呼的员工,大多会点头回应。一如既往,靳祁扬点头后推门出去,但听到身后两个保安的小声嘀咕:
      “老板真早啊,整栋楼除了昨晚那个被雨隔住过夜的小姑娘,就属他最早了。”
      “有钱人有钱,那也是因为人家更努力啊。”
      
      靳祁扬倒没因为这种夸奖有什么反应,反倒是听到小姑娘被雨隔了一夜的话时皱了皱眉,随手拿出手机打给程齐:
      “让安保部门把昨晚的监控送到我办公室。”
      
      “祁扬表哥?”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女声,显然对方有些愣。
      
      “瑶瑶?”靳祁扬按电梯的手暂停,声音沉下,“你在程齐家里过夜?”
      
      “是,啊不是你想的那样。”刚睡醒的莫瑶瑶突然觉得耳根发凉,“昨晚我闺蜜聚餐,他替我挡酒来着,喝多了我送他回来的。”
      “哥,我是睡床的。他睡沙发,真的。”莫瑶瑶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做着发誓的动作,声音大得连醉宿的程齐都给叫醒了。
      
      “瑶瑶?你怎么在我家啊?”床上醉宿的程齐懵懵地问了一句。他确实喝太多了,完全断片了,说的话也是不过脑子的。
      “上来陪我睡吧。”
      
      陪-睡?
      
      “瑶瑶!”靳祁扬声音提高了些,“我立刻派人去接你。”随后挂断了电话。
      
      完了,解释不清了。莫瑶瑶欲哭无泪,气得光着脚跑进浴室沾湿了毛巾丢到程齐脸上,转身跑出去了,边跑边嘟囔,“死定了死定了,老天保佑表哥不要告诉我爸啊。”
      “不行,我得先去找表哥解释。”
      
      # #
      
      “哎呀。”
      
      莫瑶瑶着急找靳祁扬,直接在大厦外面下车,拎着“贿赂”的咖啡就冲进大厦。
      
      “对不起对不起,撞到你了。”
      
      一路小跑的莫瑶瑶呼哧带喘地进了大厅,一下子就和要离开的夏绵撞到一起。莫瑶瑶手里拎着的咖啡,也随之散在地上……还有夏绵的身上。
      
      “啊。”又烫又疼啊。毕竟是夏天,夏绵露在外面的胳膊腿也各红了一片儿。
      
      “完了,完了,咖啡现磨的,很烫的。”她拎着小纸袋都觉得热气外涌呢。
      
      莫瑶瑶没管咖啡,焦急地拉着夏绵的手腕跑向洗手间。
      
      进了洗手间才发现,夏绵的手臂小腿都通红的,“快点快点,用冷水冲啊。”
      
      “啊,谢谢啊。”
      
      “这太严重了,我送你去医院吧。”看着就疼。
      
      莫瑶瑶边贴着耳朵打电话,边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这姐妹儿性格也太好了吧。换做是她,早就甩脸子了?
      
      其实夏绵没怨莫瑶瑶,因为她也有责任啊。
      
      莫瑶瑶是莽撞往里冲,而夏绵是困倦睁不开眼睛往外走,速度还都不慢。两个没防备的人如同横冲直撞的两颗星,都快撞出火花了。
      
      先是装,又是烫,这会儿被冷水冲,夏绵这会儿算是彻底清醒了。
      
      她是不太爱生气的人,最近所有的怨念都在今天早上哭出去了。所以碰上外伤,还真没觉得是多大事。
      
      再痛有心痛?夏绵真觉得没什么,她皮肤白,平时碰一下也会出印子。所以这红就是看着吓人而已。
      
      “我真没事,就是看着红。”
      
      “那也不行。”
      
      这会儿的夏绵没有莫瑶瑶力气大,就这么被拉着她往外走。
      
      “真不用,我买点药自己涂一下就好了。”夏绵不想去医院,又不是什么大事,真没必要兴师动众。
      
      莫瑶瑶终于停下回头,双手搭在她肩上,很认真地说,“我得负责啊。”
      
      “你负什么责?”靳祁扬接到司机电话后,一直没等到人,以为这丫头心虚溜了,就亲自下楼抓人。
      
      远远就看到表妹拉着人横冲直撞地跑,靳祁扬才快步跟过来的。
      
      “我烫到人了。”莫瑶瑶看着面色不虞的表哥,不自觉后退一步,指了指正喘着的夏绵,“我要送她去医院。”
      
      靳祁扬看着茫然的夏绵,也有些吃惊。当他看到夏绵身上的红痕后,眉头随即皱起。
      
      “司机送你回去,我送她去医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靳·闷s版·扬:拒绝得了手帕,还想拒绝别的?天真!
    小白兔·绵绵:我不想吹冷气啊。
    莫瑶瑶:带走带走,我终于解脱啦。
    ·
    昨晚后台打不开,也不知道为什么,始终进不去。
    宝宝们,这次考完试,能安心回来写一阵啦。
    放心放心,在我这不会有坑哒!
    ·
    还有昨天某dd推荐的小说真好看,那个我是个做事情全神贯注的糖!看小说停不下来呀。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每天都在蹲更的Delia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女王家的 9瓶;每天都在蹲更的Delia 5瓶;叮咚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