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遇上假锦鲤

作者:舒小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5 章

      
      靳祁扬一刻没停,搭着红眼航班就回国了。
      
      一路上,靳楚扬像只欲言又止的鹌鹑,想讨好自救,却被一次次瞪了回去。
      
      “哥,嫂子那边我一定解释清楚。”
      
      “不清楚,你就等着辞职回家接手靳氏吧。”
      
      靠!人间惨剧了。
      
      哥呀,你鲨了我吧。靳楚扬祈祷未来嫂子还没发现,或者一下子就能解释清楚,他不想放弃当医生啊。
      
      十几个小时的航班终于落地,靳祁扬连行李都没取,直接揪着倒霉弟弟的领子离开机场的。
      
      他们走得急,并没看到身后有人同他们一起下飞机,又跟着他们出了机场,一直看着他们坐进车里。
      
      “小姐,去哪里?”司机扭头问。
      “跟上前面的车。”
      坐在车上的女人摘掉墨镜,盯着靳家两兄弟的车。
      学长,我终于回来了。
      
      靳祁扬风尘仆仆回到家,真的扑了个空。哐当的踢门声,还把屋里的人吓了一跳。
      
      “祁扬哥哥,你……你们怎么一起回来了?”
      
      “……”路思也是刚从外面回来,逛了趟商场,满载而归。刚进家门还没倒口水,就被踢门声吓得掉了杯子。
      
      “扬哥哥,祁扬哥哥他怎么了?”路思悄悄扯了扯靳楚扬的袖子,有点不敢看黑脸阴翳的靳祁扬。
      
      “我问你,嫂子呢?”
      
      纳尼?哪来的嫂子?路思说:“除了那个看房子的女孩子,我没看到别人啊。”
      
      看房子?看什么房子?
      
      “你走的时候不是找了个女的来看房子吗?难道是小偷?骗……”话没说完,就被靳楚扬用手捂住嘴了。
      
      靳楚扬心说,我的小姑奶奶,这是大嫂啊,你再多说两句,绝对会立刻被踢出去。要说大嫂是骗子,就直接从楼上踢下去了。
      
      “唔……唔……”路思突然被捂住嘴,下意识就去挠人。
      
      靳楚扬一着急就捂得严实,嘴巴鼻子都捂住了,路思差点背过气。要不是用新做的指甲,在靳楚扬手背划了两下,脸都憋白了。
      
      “哥,都是误会,嫂子一定是误会了。”靳楚扬甩甩手,心里喊疼啊。用力瞪了那个恩将仇报的人一眼。
      
      然而靳祁扬看都不再看他们,抓了车钥匙就往外走。他联系不上夏绵了,只能亲自去找。
      
      “哥,你去哪,我陪你。”靳楚扬也没落下罪魁祸首路思,顶着他哥的愤怒一起坐进车里。
      “带着她,才好解释啊。”
      
      路上,靳楚扬小声地事情原委讲了一下,路思知道了差点没捶死他。
      “你不想帮忙就算了,干嘛给我祁扬哥哥的地址啊。被你害死了……”
      
      三个人从公寓找到出租屋,从出租屋到了靳氏大楼,又翻遍了夏绵平时去过的店子,连个人影都没找到。
      
      “千霖,帮我找人。”靳祁扬愤恨地砸了车窗,拳头都砸得红肿。看着街边熙熙攘攘的人群,他拨通了路千霖的电话。
      
      路家在寻人这块还是有一手的,只不过后座的那个小姑娘听到了路千霖的声音,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了。
      
      路思,是路千霖最小的堂妹,一直住在纽约。因不满家族婚约,所以跑回国求援。本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原则,她投奔的对象自然就是自小认识的靳楚扬。
      
      车后面是两个紧张得不敢正常喘气的人,谁也不想惹到前面是那个愤懑痛苦的靳祁扬。终于在两个小时的焦急等待中,得到了夏绵的位置。
      
      襄粤酒店,××××室,景书!
      
      靳祁扬悬着的心微微放下,和景书在一起,总不会有危险。
      
      车速仍旧飞快,平时这里到襄粤酒店四十分钟的车程,靳祁扬只用了二十分钟。
      
      “扬哥哥,我还活着吧?”车速太快,路思一路上紧紧抓着靳楚扬的胳膊,直到车停下,她才松手。
      
      嘶,靳楚扬揉揉自己那条肿了的胳膊,这丫头手劲儿真大啊。
      “你还完好无损,我的胳膊就要废了。”
      
      “哇,我看到嫂子了。”路思急着将功补过,打开车门冲出去。
      “嫂子,嫂子……看这里……”
      
      靳祁扬看到夏绵一个人坐在酒店门前的喷泉边上,正抱着一瓶水,看着前方正在弹吉他的演奏人。
      
      “是你?”夏绵看到呼哧带喘的路思,平静的心再次起了波澜,起身想离开。
      
      “嫂子嫂子,你别走。我不知道……那个……我当时是瞎说的。”路思一把抱住要走的夏绵,生怕一不留神人不见了,靳祁扬一气之下活剥了自己。
      
      “我怎么成你嫂子了?”靳祁扬的未婚妻叫她嫂子,什么情况啊。
      太讽刺了。
      
      “我叫靳祁扬哥哥,你就是我嫂子,我之前不认识你,昨天说的话都是随口胡诌的。”
      
      “小姐,你先松手。”路思不知道夏绵怀孕,箍得有些紧,夏绵觉得喘气费劲。
      
      “我不!松了我上哪找你啊。”路思哭唧唧的,她可不想被冻死后再遣送回去。
      
      “路思松开!”靳楚扬跑过去,把路思的紧紧抓住夏绵衣服的爪子掰开,“嫂子肚子里有宝宝,快松手。”
      
      “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路思想哭,自己再惹一点祸,估计就得被靳祁扬毫不留情地遣送回去了。
      
      “嫂子好,我是靳楚扬,你家的小叔子。今天时机不对,弟弟还有事,下次我请嫂子吃饭。嫂子再见!”
      靳楚扬本想多和未来长嫂套套近乎,但散发冰冷的大哥就在身后,只好熄了套近乎的心思,大体解释了误会后,就不准备当电灯泡了,还顺带着把罪魁祸首拎走了。
      
      夏绵终于看到了盯着自己的靳祁扬。
      哎,她心里叹气。
      虽然说是误会,但有些潜在的不安,就此浮现了。
      她,需要再想想未来。
      
      “绵绵。”靳祁扬一脸疲惫地站在她面前,拉住她的手,“别走。”
      
      “你……”夏绵看到他,形象很狼狈。
      
      “我刚回来没看到你,很急。”确实很急,西装外套没穿不说,就连衬衫都是皱着的,还领口还扯掉一颗扣子。
      “还有,那个是路思,路千霖的堂妹,不是我未婚妻。”
      “靳楚扬说的都是事实。”
      
      “唉,也不是你的错。”刚靳楚扬和路思一起解释了,这件事靳祁扬确实无辜。“但是我觉得我们还是分开一下,彼此考虑考虑未来会好些。”
      
      他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加上昨天苏家兄妹说的事,也让她难以接受,琐事叠加,更是烦心。
      
      “不,不分开。“靳祁扬挡在夏绵前面,一双深眸带着焦急,恳切地说:“和我回家,你也能思考。”
      
      夏绵摇头,“我想一个人。”
      
      “那,我送你上去。”靳祁扬知道她钻牛角尖,心疼她也有些气她。他们的关系,难道就不如楼上窝着的景书?
      
      他知道景书就在楼上客房,可放任夏绵一个孕妇独自下楼,他很有意见。
      
      “景书在,你就别上去了。”所有人都以为他有未婚妻,这会儿他上去,面临的绝对是挨揍。景书绝对是二话不说,先揍了再说。
      
      “我不放心,送到走廊行吗?”靳祁扬说什么也不会让她一个人上去,他知道上去见了景书会发生什么,但也没什么畏惧。当面单挑,景书也未必是对手。
      
      “唉。”夏绵也算了解他,油盐不进,也是一大特点了。只能同意,不然她也别想上去。
      “走吧。”
      
      夏绵一个人走在前面,双手揣在背带裤的兜里,杜绝了他牵手的妄想。
      
      “绵绵,我很想你。”
      
      听了这话,夏绵也是有触动的。她也想啊,就刚刚之前,以为他有未婚妻还欺骗她的时候,也是想的。
      
      “其实我……”也……
      夏绵停住回头,想说话,但刚开了个头,就被人打断了。
      
      “祁扬,我回来了。”一个高个子,披着乌黑浓密的长发美女,微笑着走过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着就狗血了,撒狗血小能手,诶嘿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