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遇上假锦鲤

作者:舒小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3 章

      “跑哪去了?”
      
      夏绵刚走进大厅,就听到身后有人叫她,回头一看是靳祁扬。看他额头鬓角湿淋淋的样子,应该是刚从外面回来。
      
      “你这是从哪回来?”夏绵看到他觉得惊讶,会议满满的人,怎么还出去了?
      
      “出来找你。”
      
      靳祁扬中途开会回来就没看到人,吃午饭时有没看到,电话不接,微信不回,要是再找不到,他就该报警了。
      
      他以为她无聊,所以去楼下常去的店里吃点心,可在那里并没有找到人。
      
      他站在公司的花坛前,四处寻找她的身影,没想到她会从人家车上下来,更没想到陪她下车的还有苏锦然。
      
      “我……”要不要和他说实话,夏绵有点犹豫。
      
      “饭吃了吗?”靳祁扬看着她被晒得微红的脸颊,脑门上和脸颊上的汗珠还没来得及擦。当下觉得从谁的车上下来暂时不重要了。
      
      “吃了,我中午遇上了苏家人。”
      
      ……
      夏绵把偶遇苏家兄妹的事告诉了他。
      
      “以后离那个苏程远一些。”
      靳祁扬皱眉,平心而论他挺欣赏苏程的。那人算得上真正的风光霁月,对人对事也不是那种两面三刀的人。他与苏程的私交算不上过密,也能称得上朋友了。
      但欣赏归欣赏,苏程请他女人吃饭算怎么回事。
      
      “你不喜欢苏程?”夏绵仰头问他。
      
      不是不喜欢,是觉得有危机感。不过靳祁扬没明说。
      
      虽然他信任夏绵,可信不过别的男人。这一个两个的,连他都觉得是好男人的人总往他女人身边凑合,他不得不防。
      
      “怎么不说话。”夏绵心里顿了一下,该不会他和苏程有矛盾吧。那可惨了,她这算不算吃里扒外。
      “是我做错了?”
      
      “你别多想,不是那么回事。”
      
      靳祁扬看着手足无措的她,只好捏了捏耳唇安抚。
      
      本意确实是安抚,但捏着捏着就变味儿了,手指尖的触感太好,忍不住就附过去,上下齿磨了一遍,轻声耳语,“就是不想看见有别的男人离你太近。”
      
      这话本是不想说出来的,总觉得说给她听是件很矫情的事。可不明着说,又怕她装傻充愣,不当回事。
      
      不是没有男人看得见她的好,只是明眼看到的那些,都被他有意无意给挡了。
      
      要说她现在的心思在他身上,那也是沾了孩子的光。靳祁扬苦笑,纵使不想承认,也不现实。
      
      想到这,牙齿觉得痒着,又对着肉嘟嘟的耳唇磨了一下。
      
      “呀,你属汪汪的啊!”夏绵捂住耳朵,瞪着他。
      
      幸好他们是边走边说的,这些小动作都是进了电梯才做的,不然让人看见了,夏绵妥妥地成了别人眼里那种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女人了。
      
      他这又捏又咬的,还是在电梯里,夏绵生怕头顶的视频传出去,伸出两手推开他。
      
      “都被人看见了。”小手指了指电梯里的摄像头。
      
      “放心,靳氏的安保都是路家负责的,不会有人传出去的。不然,咱们去找路千霖算账。”靳祁扬可不担心这事,看见了又能怎样。
      
      “要是再跟野男人单独出去,另一只耳朵就乖乖洗好了送过来吧。”靳祁扬但是没有再动手动脚,但还是低头说了这么一句类似……恐吓的话。
      
      啧啧。
      
      原来是小心眼儿病犯了啊。夏绵低头撇了撇嘴又叹气,这病不好治啊。
      
      两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办公室,靳祁扬站在门后等她进来后,伸手关上门顺便上了锁。
      
      “你还有会要开,锁门干嘛?”夏绵折腾这一趟挺累的,进门后直接把自己丢进柔软舒服的沙发上,随手抓了一个靠垫抱着。
      
      她其实是困了,虽然上午不顺心,但架不住中午请吃饭的人会说又会劝,她现在就是水足饭饱思睡觉。
      
      “下午的会议,挪到明天上午了。”
      
      夏绵突然清醒,“你因为找我,所以挪了?”
      
      “当然不是。”靳祁扬坐在一旁充当靠椅,时不时地捏着软乎乎的小手,“高层会开了,但技术部和工程部出了些问题,我给他们半天时间补救。”
      
      只要不是因为她就好,夏绵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眼角都染上了微红。
      “我睡一会儿哈。”
      
      夏家的事,夏绵是隔了两天才跟靳祁扬提的。
      
      她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毕竟他们能在一起,也是因为她有这么个不靠谱的家庭。
      
      “你觉得你家人会主动来找我?”靳祁扬抱着刚洗完澡的夏绵,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看似随意的问。
      
      “说不好他们会怎样。”夏绵摇摇头,湿哒哒的发丝蹭到靳祁扬白色的浴袍上,看到他没注意,又故意贴上去蹭了几下。
      
      “顽皮。”靳祁扬确实不介意,在他面前夏绵越是随意,越表示她认真了
      
      被抓包的夏绵更嚣张地嫌弃他动作慢了,“好累啊,不擦行不行?”
      
      “不行,湿头发睡觉对身体不好。”靳祁扬拱起食指,在她脑门敲了一下,“我动作快些,你继续说夏家的事。”
      
      说就说嘛,干嘛弹脑瓜崩啊!夏绵抓起那只手指嚣张地咬了一下。看到不算明显的齿痕,才心满意足地送来。
      
      “我是觉得他们现在还不知道照片上就是你,估计暂时就是威胁我,逼我就范吧。”
      
      “那你想怎么做?”
      
      “我……”夏绵突然想起病房里她爸爸拦住她妈的那句话。
      似乎,包括夏妍在内,都不想让她妈继续说。
      
      “我需要想想。”到底是什么不能让她知道的事呢。
      
      靳祁扬以为她为这事发愁,抱到腿上揉了揉头顶:
      “别多想了,你这小脑袋还是留着干别的,这点小事交给我。”
      
      靳祁扬还真没把夏家当回事,别说照片了,就是弄个视频出来,他也能找人清掉。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有件重要的事。
      
      “绵绵。”靳祁扬靠着床头,怀里搂着正在给游戏中的女儿搭配衣服的夏绵,“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
      
      “说呗。”夏绵继续挑选适合的裙子,“这个太好看了。”
      
      “下周我要去趟纽约,那边有个项目需要我亲自过去。”
      
      出差啊。
      
      夏绵听到他要出差,游戏都没心情了,放下手机,轻眨水眸,小手抓着他睡着的口袋,一副依依不舍的可怜相。
      “去多久呀?”
      
      看到这副小可怜,靳祁扬觉得好笑也欣慰,总算在她心里有一席之地了。听到他不在家,都不开心了。
      
      “大概一周,我尽量早去早回,不会让你一个人待太久的。”虽说不是第一次哄人,却是哄得最熨帖的一次, “每天都和你视频,好不好?”
      
      夏绵扑进他睡衣里,耳朵紧紧贴在他心口,听着他的心跳。
      
      从前一个人惯了,突然再次一个人,突然无所适从,这种感觉让她怕。
      
      “早点回来吧。”
      
      “好,等你生完宝宝,以后都陪我出差吧。”
      
      其实靳祁扬也舍不得她,但他这次出去,不止是为了项目,也是想去那边办一件很重要的事。
      
      就在夏绵做好准备等着那家人来找麻烦时,竟然遇上另一件事。
      
      靳祁扬说好的出国一周就回来,没想到纽约那边的合作出了些问题,还要延迟一周。
      
      夏绵一个人住在靳祁扬的公寓,挺无聊的。习惯有人陪伴的她,总觉得屋子空荡荡的,每次想给他打电话听听声,时间都不太对。正好差12小时呢,除了早晚视频外,其余时候都挺孤单的。想回自己那住,可刘然她们又出差了,想法只能作罢。
      
      她自己都感慨了,习惯真可怕。
      
      然而周末这天,她窝在家里,满怀期待等着和靳祁扬视频时,突然出现在靳祁扬家门口的人,突然打破了她的希望。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加班一周了,明天再一天就好了。呜呜X﹏X,终于能更新一章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