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遇上假锦鲤

作者:舒小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2 章

      
      靳祁扬以孕吐不放心为由,再次把夏绵扣在了自己家,美其名曰“照顾”。
      
      不过已经正式在一起了,又有了宝宝,夏绵也就没太多顾忌,只要求他在公司一如既往,他是老板,她是秘书,关系暂时不公开。
      
      这件事靳祁扬并没有异议,毕竟他们还没结婚,说出去对她的名声不好。
      
      但他是不会这么直白地告诉她,而是抓住了来之不易的机会,让夏绵私下里好好求了一番。
      
      至于怎么求的,大概夏绵的脸有多红就能知道了。
      
      其实他倒不是非要她求才有用,只是她求他时的感受实在太美好,时娇时怒,总是比平时相处的时候情感更丰富些,也更有活力些。
      
      以前看父母之间黏黏糊糊的,总觉得腻歪受不了,如今他倒是了解了平时一丝不苟的父亲为何能放任母上大人哭哭闹闹了,大概就是夫妻情-趣。
      
      靳祁扬庆幸,当初遵循了心里的一股执念,把人弄到眼皮底下,不然他可能这辈子得不到这样的感受。每次闹过后,夏绵都会沉沉地睡着,而他还是会紧紧抱着,吸取她身上特有的清香,亲密柔软。这种从前不能奢望的感觉,夏绵都给他了。
      
      也有夜深人静睡不着时,他抱着早已酣睡的人,大手覆在她小腹上,感受着一家三口的岁月静好。
      
      “幸好,有你。”他很喜欢和夏绵在一起的感觉,她静且暖,空气里都透着舒适。
      
      # #
      
      三个多月大的肚子,本来就看不出什么。顶楼的工作都是由程齐分发,老板和总助一起假公济私,她的工作量就更小了。现在每天上班,就像是饭后运动一样,悠悠哉哉地。
      
      又是周一,例行的高层会议,夏绵再次被程齐以总裁办公室报告杂乱为由,留在靳祁扬办公室整理资料了。
      
      坐在办公室的夏绵,忍住不看茶几上的零食。那是靳祁扬亲手准备的,都是她爱吃的。家里公司都备着,就怕她低血糖。
      
      捏捏自己微微松软的小腹,夏绵再次别开了眼,不能吃,就是不能吃。她不会去刻意减肥,但也不想随时随地增肥。
      
      眼不见为净,索性扭过头直接走到办公桌前。
      
      既然让整理,夏绵还是很用心地把办公桌上唯一散放的一支笔插-进笔筒里。
      
      但除此之外,整个办公室一尘不染,哪里需要整理?!
      唉,这个理由已经用两次了,真不知道下周一程齐会不会找个新理由。
      
      夏绵看着摆放整齐的办公室和并排放在桌面的两台电脑,想起了自己还有一份文件要校对,干脆抱着文件坐在他的椅子上核对起来。
      
      她其实是想着回到自己位置上,毕竟座位上没有零食诱-惑。可外面工位上还有其他同事,她只进来五分钟,好像说不过去,毕竟程齐说的是“极其乱”。
      
      在她屏气凝神做完了手里的工作后,桌子上的电话响了。
      
      以前她都是把手机揣进口袋里,而靳祁扬说口袋离孩子太近,辐射强,她就改了习惯,不是随手握着就是放在桌面显眼的地方。
      
      只是这个号码……夏绵不想接,直接按掉了。
      
      和靳祁扬相处久了,或多或少沾染了他清冷随心的性子。喜欢就多看两眼,不喜欢连个眼神都懒得给。
      
      但对方不达目的不罢休,夏绵甚至想,干脆关机算了。可她的工作不允许她关机,只能不停地按掉,打进来。再按掉,再打来。
      
      终于换了一个号码,一个她犹豫了一下才接了电话。是她父亲的号。
      
      “喂。”太无奈了,前一个号码挂八十回她都不眨眼,这个号是她父亲的,就没那么容易了。
      
      “夏绵,我是你姐姐。”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她,夏妍。
      之前的号码是她姐姐夏妍的,最后一个是她父亲的。离上次不欢而散的通话,算起来快两个月没联系了。
      
      除非她换号码,这个电话她是避不开的。
      
      只不过她没想到,父亲的电话会交给别人,哪怕是他另一个女儿。
      
      听着里面熟悉又烦心的声音,夏绵接电话的手一顿,半晌才说话:“我说过,不要再找我,我不会答应的。”
      
      “等等!”对方很急地打断,生怕她挂断。
      
      “爸爸病了,你也不管了吗?”夏绵的姐姐,那个从小明里暗里欺负她的姐姐。
      
      “在哪家医院?”到底是她父亲,夏绵没办法当不知道。
      
      “南暨。”那边继续说,“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们,但爸爸想你了,总要见一面,以尽孝道吧。”
      
      孝道,这个借口用烂了,激不起什么波澜了。但探病,还是要去的。
      
      那边的夏妍听不到回复,以为夏绵又要拒绝,
      “就算不回家,也要来医院看看吧。”
      
      医院总好过那个没用温度的家里,夏绵看了下手表,又走到会议室门口,听了一会儿,连第一场会都没结束,看来没三小时,是完不了的。而她到南暨医院走个来回,也不会超过两小时。算算时间,刚刚好。
      
      夏绵回到座位上拿起包,从便签上撕下一张,写了几笔贴在了靳祁扬的办公桌上,才离开。
      
      南暨医院。
      
      孕妇不能提重物,所以夏绵只在楼下买了一个品种丰富的小型果篮,轻便种类多,适合探病,最重要的是她抱得动。
      
      她一路抱着果篮到病房门口,门是虚关着的,夏绵推门的手突然沉重了。
      
      有一种想把东西放下就走的想法,隐隐觉得推开这扇门会很压抑。
      
      来不及多想,门被从里面拉开了。
      
      “夏绵!?”是她妈妈,那个曾经想推她进深渊的妈妈,“你……进来!”
      
      夏母张琴乍一见她有些惊讶,随后就一把拉她进去,力道大得差点撞到洗手间的门。幸好她穿得平底鞋,及时站稳了,不然一定撞到宝宝。
      
      夏绵深吸一口气,把果篮放在病房的茶几上。
      
      夏家不算高门,却也不会屈就自己很别人共用病房,夏父虽然是急诊住进来,也找人弄到了单间。
      
      “爸爸,你身体怎样了?”她只是来探病,根本不想理会其他。
      
      “心绞痛,有些心肌炎的症状。”夏父看着脸色正常,只是说话有点慢。而一旁的夏母立刻接了话。
      
      “你爸爸这病就是着急上火愁的,要是你懂点事,人家吴总的资金早点打过来,你爸爸就不会住院了。”
      
      “所以呢?今天叫我来,不是探病,而是旧事重提?”
      夏绵抱着胳膊,冷笑。
      
      “什么叫旧事重提,吴总那么好的条件,还委屈你了?”
      
      从她进门开始,她病重的父亲只说了一句话外,便倚着床头,看着她们。
      
      呵!这就她的家人。
      
      一个推她入深渊,一个袖手旁观。
      
      她就静静地看着,看看她所谓的家人到底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
      
      “夏绵,你要是觉得吴总不合心意,你的老板似乎也是个很好的对象。”
      她的姐姐夏妍踩着小高跟,推门进来。
      
      “连班都不上了,就为了一起来堵我?还真看得起我啊。”脸皮已经扯过一次了,就可以不在乎面子了,何况夏妍直接点明了她和靳祁扬的事。
      
      夏绵最初要求来医院,就是不想节外生枝。能用自己的方法绝了家里人对她不切实际的想法,那最好。毕竟除非她离开这个城市,否则是躲不开的。只是没想到他们一家三口竟然用这种方式,把她堵在了病房。
      
      真的,看着并排三张相似的脸,夏绵再次觉得自己可能是捡来的。
      “原来,还是不肯放弃。”
      “你们的要求,我做不到。”
      
      “做不到?”夏妍手里拿了两张照片丢在夏绵面前,“你觉得你的老板男友看到这样的照片,还会要你?”
      
      “什么照片?”
      
      照片上是一男一女缠在一起接吻,虽然照片在夏妍手里,她只能模糊的看到两个背影。但她也知道那两个人是谁。
      
      只不过夏妍这照片的角度,倒像是偷-拍的。
      
      夏绵全当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她不会说出照片上的男人是谁,更不会给他们幻想。
      
      比起那个吴总,他们应该更想攀上靳家。
      
      她是不会给他们机会的。
      
      夏绵捡起照片,嘴角冷冷地勾起。
      “你觉得单凭两张不知道哪里p的图,我就会信?”
      
      “你信不信有用吗?关键是靳总会不会信。”夏妍不在乎地讥笑。
      
      是个女人攀上了靳祁扬那样的人,都要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对方。想嫁进靳家,总不能有污点吧。
      
      夏妍自以为拿捏住夏绵的短处,毕竟任何一个女人都不敢把自己醉醺醺地在酒店和人拥吻的事,让男朋友知道。
      
      照片确实是那天晚上的照片,实实在在地记录了夏绵当时的药物反应,更是拍到了男人开门后的背影。但夏妍没搞清楚的是,照片上的男人就是靳祁扬。
      
      “要不你拿着照片去试试?”别说她没做过,无愧了。单说让靳祁扬看到自己被人偷-拍这事,估计也不能轻饶了始作俑者。
      
      靳祁扬的隐私感,可不是一般的重啊。
      
      “你不怕?”夏妍一向认为她性子如名字,怂软胆小。
      
      “怕什么?”夏绵觉得累了,想拉过椅子坐下。可觉得这地方太闹心,最多再说几句话。索性,就靠着墙倚靠着。
      
      自从宝宝过了三个月,她就觉得手脚用没什么力气,最近都没走过这么多路,双脚都觉得酸胀。
      
      夏绵不经意就走神了,想着要不要再去医院做个检查。她是那种想到什么做什么的人,想要检查那就得先挂号吧,所以这会儿她一点都不想再说下去了。
      天大地大,宝宝最大。
      
      “难不成,你们想故技重施?从医院把我弄走?”要是真能光天化日把她弄去,这还是法治社会吗?
      
      酒店用药那件事,说起来很丢人的。张琴因为这事已经被夏父私下说过两回了,如今当着夏绵的面儿再次提起来,整个人都炸了。
      
      “看到没,这就是你养的好女儿,凡事只顾自己,吃里扒外。当初就不该……”
      
      “张琴,闭嘴!”这是夏绵进门后,夏父第二句话,没想到竟然是呵斥的。
      
      “我说错了吗?”张琴在夏父面前嚣张一辈子,第一次被训斥闭嘴还是当着夏绵的面儿,自觉下不来台,也不让夏父好过。“你看看她过得多滋润,胖了不知多少。”
      
      一旁被diss的夏绵默默地摸了摸下巴,好像确实胖了。不过她真就不明白了,两个女儿即便做不到一碗水端平,也不用差距这么大吧。
      
      虽然她不祈求父母的爱了,但她就胖了一点点,很招人讨厌吗?
      “妈,从小你就不喜欢我,无论胖了瘦了,你都看不上。”
      
      “我当然看不上,贱人生……”
      
      “闭嘴!”夏父再次打断了张琴的话,换上一副略微和蔼的表情,对夏绵说:“你妈妈这人刀子嘴豆腐心,说话急躁了些。”
      
      京剧变脸的速度也不过如此了,夏绵心里冷笑。
      但心里起了疑惑,转头看向张琴,“妈你刚刚想说什么?”
      
      “我……”
      “妈一向说的都是气话,你又不是没听过。”这次打断张琴的是夏妍,直接把人拽到一边。
      
      “爸爸向来开通,你既然和靳家少爷谈恋爱,爸爸自然不会阻碍你。”夏父继续以慈父的面孔说:“可绵绵,想嫁进靳家那种望族,娘家的助力不可少。”
      
      “所以,您是为了我着想,让我去求靳祁扬帮你,然后你在作为我的助力?”
      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绵绵,你仔细想想,爸爸不会害你。更不会让你姐姐把照片的事透露出去,我们是一家人啊。”
      
      这是帮她还是威胁?
      
      ……
      
      她的家人用这种方式威胁她,真是气笑她了。
      可生气有用吗?
      
      夏绵觉得外面的热空气加剧了她胸口的烦躁,像是什么东西堵在心窝处,上不来出不去,憋得要命。
      整个人手脚发软地坐在路旁的长椅上。
      
      “夏助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苏小姐。”竟然是苏锦然和她堂哥苏程。
      
      “都说了不要太见外,叫什么苏小姐,直接叫我姐姐就行。”苏锦然双手挽上夏绵,“对了,这是我堂哥,上次开会你见到的那个。”
      
      “苏总上午好。”苏锦然她接触过,但苏程只是远远见过一眼,礼貌还是要到位的。
      
      “上次说好了叫我姐姐了,那就叫他哥哥吧。”
      
      夏绵眨眨眼,苏家都这么自来熟吗?
      
      自从上次她和苏锦然交换微信后,虽然时不时地聊过几句,但没有很熟吧。
      
      “既然如此,那就叫哥哥吧,一口一个苏总,总觉得我已经是我叔叔的年纪了。”
      
      得!还真是兄妹一样的自来熟。
      
      “来来来,绵绵咱们先进去再说,外面太热了。”苏锦然看夏绵脸上全是小汗珠,忙不迭地拉着她去了就近的冷饮店。
      
      “绵绵,这么热的天外出办公,你怎么没坐车啊。”
      “这么热的天,先来三杯冰水吧。”
      不愧是兄妹,语速一样的快。
      
      “有点私事,就请假出来了。”夏绵觉得自己需要休息了,也没驳人家的好意,直言让把冰水换成常温的。凉水都不能喝,何况冰水啊。
      
      “你是不舒服吗?”苏锦然看着夏绵脸颊的汗,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叫住了服务员点了一杯朗姆酒冰淇淋和一杯热的红枣茶。
      
      “这里的红枣茶,没有添加,都是现榨现磨的,我每个月都要来喝呢。”
      
      原来……苏锦然以为她是大姨妈来了。
      
      夏绵觉得误会了挺好,不然这种事挺尴尬的。
      
      和两个自来熟的人会面的好处就是,有吃有送。夏绵心底里已经给苏家兄妹贴上了好相处的标签。
      
      看着夏绵进了靳氏大楼,苏锦然回到车上,打开了音乐,放了一首极其舒缓的钢琴曲,然后就仰在了副驾。就像精神紧张后的放松一样。
      
      “哥,既然确定了,我们什么时候告诉她啊。”
      
      苏程深吸气,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指微微颤动,“不急,总算找到了,不是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未来几天要加班,估计不能按时更新了,所以今天这章特别肥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