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遇上假锦鲤

作者:舒小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1 章

      
      靳祁扬一改之前的淡然无所谓,以一种暖心且霸道的方式,把人揽在怀里。
      
      这样的事,他是第一次做,虽然不算是无师自通,毕竟身后还有那么几个出馊主意的人。但他也没想到自己能如此熟练的把一个女人箍在胸前,更没想过原本那种将就和无奈,可以消失如此快,只剩下一腔的心动。
      
      没错,靳祁扬自从十年前在国外发生那件意外,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心动。
      
      刚发生的时候只有灰暗,如果不是好兄弟们一直在身边,他一个人很难挺过来。因为兄弟们的开导和陪伴,他顺利度过那关。可只有他自己知道,除了心理外,身体上也出现了问题。
      
      他不能随便靠近女人了。
      
      十年来,除了女性长辈,自小当做亲妹妹的带大的莫瑶瑶外,他下意识远离每一个靠近自己的女人。当然,也有一两个微乎其微的意外。
      
      如今,夏绵就是那个最大的意外。
      
      一个他不想再排斥的意外。
      
      “困了?”靳祁扬发现怀里的人呼吸慢慢平稳,小脑袋比刚刚低了些,那双无处安放的小手此刻也静静地贴在自己的胸前。不再挣扎,不再退离。
      
      “唔。”
      
      夏绵伏在他心口,听着他不算动听,却很暖的话,有些心动,有些欣喜。这个时候,不管他的言语是为了孩子,还是其他什么,她实在不想去深究。
      
      起码在她最累的时候,最羸弱的时候,很动听。
      
      她昨晚就没怎么睡,她不确定靳祁扬会怎么对她,怎么对孩子,心底像沉了一块滚动的巨石,碾压得她喘不过气。好不容易熬到早上去上班,又被他抓在车里一起上班,心情忽高忽低,这会儿算是放松了些,自然就困了。
      
      “睡吧。”靳祁扬单看她眼底的青痕,就知是没睡好。也知自己有些急躁,不该在她没安全感时就把事情挑开。
      
      之前还能循序渐进的事,在半路弄出个男人后,靳祁扬彻底没耐心了。
      
      只是那男的,有些眼熟。
      
      “真是不让人省心。”
      
      餐桌旁就是沙发,但低头看她已经闭眼了,扇形睫毛已经安然地卧合,靳祁扬低头就这么看着她睡,一动不动。
      
      直到桌面上夏绵的手机开始震动,靳祁扬伸手拿过来,看到上面明晃晃的“景书”两字后,直接按掉。
      
      可是那人实在锲而不舍,不管按掉多少次,都会在下一秒继续打进来。
      
      靳祁扬把手机揣进裤兜,看着睡熟的脸庞,轻轻地把人抱起,放到旁边的沙发上,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盖住后,开门走出去。
      
      “绵绵,你怎么才接电话啊。”他是关上门后,才接电话的。这电话一接通,里面就传来了夹着关心的质问。
      
      “我是靳祁扬。”
      
      “……”
      
      电话那端半天没声音,静得彼此的呼吸都听得到。
      
      还是靳祁扬先开了口:“若不是急事,就先挂了。”
      
      “等等!”
      
      “你是夏绵的老板?”景书确定是靳祁扬的,声音便沉了下去,质问道:“她的电话怎么在你手里,她人呢?”
      
      “睡着了。”
      
      “你们在哪?”一听睡了,景书炸了。
      
      “路名私菜。”
      
      景书:“?”
      
      他这个一年只回来一两次的人,哪知道什么私菜在哪。
      
      “给我发定位。”
      
      “没密码,解不开。”靳祁扬觉得这个理由非常好,绝对的双赢,还只是他自己赢。
      
      妈的!景书怒了,明知道那人是故意拖延,可他担心那丫头吃亏,只好就范:“0817!赶紧给我发过来!”
      
      四十分钟后,一辆飞车停在路名私菜门口,只见车上下来一个人,气急败坏地摔上车门,把钥匙丢给一旁等候泊车的保安,径直走进餐厅直奔靳祁扬所在的房间。
      
      “靳祁扬,靳总。”景书远远就看到靳祁扬站在包房门口,冷哼着:“还是那么拽。”
      
      显然,景书是认知靳祁扬的,走到他面前就直接停下了,斜眼瞭着他,张口一句英文:“别来无恙啊,面瘫学长。”
      
      “你是亚力克?”就他印象中,敢当面叫他面瘫的人,只有读博时的那个红毛小学弟。
      
      只是这一头黑头,一身正装,他真是没认出来。
      
      他们两人是认识的,在国外读书时,同一个教授。景书比靳祁扬小两届,但景书是混血,在国外一直用的是亚力克这个名字,所以靳祁扬根本没想到这个情敌会是自己的学弟。还是个他很不喜欢的学弟。
      
      “学长贵人多忘事,不记得我也正常。”景书嘲讽。
      
      靳祁扬毕业前,景书才入学,两个人本来就交集不多,又十分看不惯对方的言行。一个死板,一个活跃,简直就是鲜明对比。
      
      因为见面少,看着不爽,所以记忆也浅。一下子认不出,也属正常。
      
      “你就是景书?”
      
      亚力克就是景书,难怪他总觉得医院门口的那个背影熟悉,只怪当时心情不好,不想多看一眼。
      
      嗯哼。
      “随便接别人电话,算侵犯隐私吧,靳总。”景书本来就不是什么绅士风格,遇上几年前就看不顺眼的人,更不会留情面。
      
      不过他也懒得跟他多说,跟面瘫交流,简直浪费口水,直接要推门进去。
      
      “夏绵还在睡。”靳祁扬拦下他。
      
      “那行,换一间我们。”景书叫人开了靳祁扬对面的那间房,开着门刚好能看到这边的情况。
      
      景书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这个讨人厌的家伙恐怕和他家绵绵关系匪浅。
      
      “可以,好好聊聊。”靳祁扬眯起眼。
      
      两人一齐坐下,开始了眼神交流,你不说,我也不说,但彼此的目的基本上都透过萧飒的眼神传递出来了。
      
      老僧入定式的交流,到底不太适合景书的性子,弹指叫来了服务生,点了瓶红酒。
      
      “真没想到,再次见到学长竟然是这个场合。”景书倒了两杯红酒,推到靳祁扬面前一杯,嘴角斜勾,“既然他乡遇故,怎能少了酒。”
      
      景书对靳祁扬有那么一点点了解,就是这人不嗜酒。
      
      怎么说呢,不是对酒很厌恶,一口不动的那种。而是他体质问题,特别容易醉。
      
      他记得靳祁扬毕业前,教授在家里办了一场送别宴,有个同学把杯子放错地方了,靳祁扬误饮了杯中酒后,没多久就醉倒了。
      
      景书掐住这点,必须灌醉他,不然他今天很难带走夏绵。
      
      “是想不到。”靳祁扬拒绝了景书递过来的酒,“一会儿夏绵睡醒了,我要开车送她回去休息。”
      
      “我家绵绵有我送,何必劳烦靳总呢。”景书不介意他拒绝饮酒,不能趁醉带走,大不了明抢。
      
      “哼!你家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景书:小爷我的妹子,你离远点!
    靳家醋桶:什么你的,那是我专属的。不仅碰了,还染了,咋地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