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遇上假锦鲤

作者:舒小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她她她……她被强吻了!
      
      这一刻的夏绵惊到了极点,甚至都忘记了对付登徒子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巴掌呼过去。
      
      这算是她人生中第一个有意识的吻,幸亏对方的吻技一般,不然她真会沉醉其中。
      
      夏绵觉得唇像被什么碾压过似的,尤其是她挣扎时还不小心撞到了牙齿,这个吻,简直不要太难过。
      
      “躲什么,又不是没吻过。”靳祁扬把她按在自己怀里,身影略带沙哑。
      
      不躲,难道任由你非礼!
      
      夏绵脑门儿贴在他胸前,透过薄薄的衬衫能清晰感受到内里的温度。
      
      “长教训了吗?”
      
      微怒的声音再次自头顶响起,扎到后面的马尾,在亲吻过程中也被他散了下来。长长的散发垂在耳际,像一层绸缎挡住了怒气,同时发丝的轻触,也唤醒了失神的自己。
      
      夏绵双手按住他胸前,用力推开他:
      “就算我说错了,误解你,也不需要这样的方式吧。”
      
      还教训?当她是他闺女呢!
      
      “生气了?”靳祁扬没想过自己会被人推开,心生不悦,但她微红的瞳孔,他心底又隐隐觉得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划了一下,隐隐有些痛。
      可一本正经惯了的人,说句安慰都显得生硬:
      “你污蔑我喜欢男人时,怎么不考虑一下我会不会生气。”
      
      “那不是污蔑,外面这么传的。”夏绵嘟囔。误信传言,还宣之于口,她自知理亏,也就没再闹下去。
      
      “那你呢,相信传言?”靳祁扬这表情,大有一副你敢说是我就弄死你的意思。
      
      “也不是,但我确实没见过你和女人走得近啊。”满楼层都是男员工,不想歪才不正常吧。
      
      “那晚的事,你一点印象都没了?”靳祁扬觉得不能再和她纠结性取向的问题,容易被气吐血。而且他想知道两人的那次,到底是她故意不认识,还是确实忘记了。
      
      索性就从两人的初次相遇开始回忆。正常男人或许对自己的初次并不会记忆尤深,但靳祁扬不一样。多年的困扰,逼得他已经放弃的事情,终于如铁树开花。这件事,他非但不会忘,反而会珍惜。
      
      “我大概记得,但不记得具体了。”那是一辈子不愿回想的记忆,也是最屈辱最灰暗的记忆。
      
      “那夜,到底发生了什么?”靳祁扬还记得她眼底的迷离和动作的急促,根本不像个有经验的,很明显是药物反应。
      
      那天她喝下带料的酒后,被人带到了楼上客房。在客房门口不小心撞到了头的时候,得到的曾经的记忆。
      
      那时候的她很慌,看到了那间曾经让她殒命的屋子,第一反应就是逃离。
      
      她挣脱那个人的束缚后,顶着头晕,死命地跑到走廊,看到电梯还没合上,一下子冲了进去。然而电梯并没有向下,而且继续上升,直接到了靳祁扬的那层。
      
      至于她为什么进了他的房间,只是因为她腿脚酥软突然倒下时,刚好在他房门口,而那时候他又刚好开了门,仅此而已。
      
      夏绵醒来的时候,靳祁扬是背对着她的。但彼此身上的衣服没了,痕迹斑斑,连抬手抬腿都觉得浑身酸痛。一个一点经验没有的女孩子,遇到这样的事,可以用连滚带爬形容当时的狼狈了。她只能趁着他没醒,赶紧溜了。
      
      “所以,当时你选择我,只是因为凑巧。”
      
      夏绵无措地点头后又摇头:“我也不知道。”
      
      靳祁扬不知道自己什么感觉,庆幸?还是郁闷?
      
      大概庆幸多一些吧。起码她无可奈何的选择,彼此都利大于弊。
      
      只是她家的那些所谓的亲人,还有那个油光满面的色鬼,他是不能轻易放过的。
      
      “因为这件事,所以就离开那个家了?”
      
      提到家,夏绵的笑比哭还难看。“没有家,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你有,夏绵。”靳祁扬板正她的肩,两人面对面,不许她逃避,“我们在一起,你就有家了。”
      
      “一个有爸爸妈妈和宝宝的家,下班回家宝宝像小火箭一样冲到你怀里,你想想那个温暖的画面,有没有心动?”
      
      “靳总,你这叫趁人之危。”
      
      “不,我这叫迎难而上。”靳祁扬抽了纸巾擦去她脸颊的泪,“以后那些让人恼火厌恶的事,我都帮你处理,嗯?”
      
      他说的未来很美好,勾起了她蠢蠢欲动的心。或许她可以用一用自己为数不多的赌运。
      
      “如果不合适,还能抽身吗?”夏绵小声地问。
      
      “不试一试,你怎知不合适?”靳祁扬干脆把埋头的人抱在腿上,“试一试?”
      
      半天都没有回应,就在他按耐不住想伸手抬起她下巴时,突然觉得怀里的小脑袋轻微地点了下。
      
      悬着的心终于放下,靳祁扬笑了,原来他也会紧张。
      
      “以后不用再怕那些人了,有我。”
      秋后算账这个词,今天他有了新的理解,也准备好好实践一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昨晚发的是因为定时,真正的稿子在电脑里,只是家里停电,停网,停暖气,我啥也做不了。再看一遍吧,这个才是完整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