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总裁的玩物

作者:槿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3

      第三章
      
      颜家定制店铺在全国几个一线城市都有分店。申城这个最小最古老的铺子是总店。
      
      当天晚上回去后,颜俏立刻订了去魔都的机票。刚好她要去那边找布料,有了今天这一出,她决定顺便去巡店。
      
      只不过这次准备去得久一些,确定沈轻寒那边没有动静后再回来。
      
      第二天下午两点,颜俏已经坐在魔都装修精致的店里喝茶。与申城的冰天雪地不同,在这里她只穿了一件米白色薄衫,贴身的款式衬出玲珑有致的身段。
      
      午后阳光穿透玻璃窗,在她身上映出明暗交错的光影。颜俏放下茶杯,思来想去还是联系了司言柏。
      
      别说沈家是颜家店铺几十年的老客户,就是冲他们在申城的地位也是不能得罪。
      
      司言柏接到电话的时候刚从总裁办公室出来。他今早去接沈轻寒的时候听管家描述了当时的情况。知道是闹了不愉快,尺寸没量成。
      
      颜俏在电话里先是表达了歉意,接着又询问是否还在颜家店铺定制西服。
      
      “如果沈先生还需要,看他什么时候方便店里会派人过去。”
      
      司言柏倒是不像沈轻寒那样难缠。客套几句,又查了沈轻寒的行程,告诉颜俏后天上午十点到十一点有一个小时的时间。
      
      颜俏记下,表示他们的人会准时到达。
      
      挂电话前,司言柏想起今天早上管家给他的那件大衣,便问:“颜小姐的衣服是不是落下了?”
      
      那端静了一瞬,颜俏略微谨慎的声音才在话筒里响起:“我现在不在申城,司助理方便的话到时把衣服交给去量尺的人就好。”
      
      交流过程非常顺利,通话结束时颜俏一颗心稍稍落了地。
      
      前世她跟司言柏接触的不多,只觉得他像沈轻寒的影子一样无所不在。自然,那时候对司言柏也没什么好印象。
      
      这回两次接触下来,感觉司言柏真是好说话得多。
      
      沈轻寒不仅霸道还有些偏执。他说喜欢自己身上的味道,就一定要把她绑在身边。这件事就能看出来这个人的执念有多深。
      
      前世颜俏知道这个荒谬的理由后天天往身上喷香水。每次看到沈轻寒阴沉的脸心里就有一种变态的快感。
      
      这一次在她有意躲避的情况下,希望事情不会再朝那个轨道行驶。
      
      颜俏将杯里的茶喝完,决定晚上去路边摊多买几瓶香水回来用。
      
      面对沈轻寒这样的人,有备无患总是没错的。
      
      ☆
      
      傍晚,天边一缕残阳苟延残喘。将地面上的雪映红了一片。
      
      劳斯莱斯稳稳停在别墅前院。司言柏跟在沈轻寒身后走进去,一丝不苟地报备明天的行程。最后,将白天和颜俏约定的时间报告给沈轻寒。
      
      沈轻寒没说同不同意,只淡淡瞥他一眼就上楼了。
      
      这个态度司言柏默认就是同意了。
      
      沈轻寒上楼后直接进了浴室。无论去了哪里,回到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没过多久,他穿着柔软的纯棉质浴袍走出来。利落的短发没怎么擦,水珠一滴一滴落下来,V领里喉结清晰凸出,两根锁骨间的小窝格外性感。
      
      私人电话响了十几遍,他似没听到一般径直去吧台倒了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终于,不知疲倦的铃声停了。沈轻寒讥讽地勾了勾唇,端着酒杯慢悠悠走到棋盘前。
      
      透明玻璃杯被他捏在指尖,他垂眸去看棋盘。片刻,唇畔若有似无掀起一个弧度,漆黑的眼瞳莫名透着一股凉意。
      
      昨天那两个人一定都没注意,这边的墙面有茶色镜面做装饰。即使他在床边也能将这边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这上面的每一个子,都是那女人摆上去的。从一开始的毫不迟疑到故意放慢速度,最后在他的催促中迅速把剩下的棋子归位。
      
      所以,那位第一次进到这里的“师姐”是怎么知道棋局的?
      
      沈轻寒轻轻抿了一口杯里的酒,忽而轻笑了一声。
      
      ——
      
      颜俏不在,再去给沈轻寒量尺寸的人就要重新找。周扬肯定也是没胆子去了,所以这回找了店里一个老裁缝。
      
      颜俏五岁跟奶奶学习的时候杨姨就已经在颜家店铺里做事。现在二十年过去,颜俏成了传承人,杨姨依旧本本分分的做裁缝。而且她性格非常温和,想来应该触不到沈轻寒的雷区。
      
      当天上午十点,杨姨准时到了沈氏集团。司言柏接到电话,准备出去接人时被沈轻寒叫住。
      
      他坐在皮椅里,翘着腿,懒洋洋道:“我不想看见那小子。”
      
      司言柏:“……”所以您看不上的,都让我去得罪对吗?
      
      然而司言柏压根没见到颜俏,更没见到“那小子”。他想,估计人家也不想看见那个大魔王。
      
      所以司言柏直接把杨姨带进了办公室。
      
      “沈总,颜家店铺的人到了。”
      
      六十来平方的大房间里,沈轻寒坐在办公桌后,桃花眼慵懒地看向门口。
      
      司助理身后跟着一个中年女人。穿着简朴,又瘦又小,面对沈轻寒强势的目光有些局促不安。
      
      司言柏察觉到沈轻寒渐冷的目光,心里不由一抖。回身对杨姨介绍:“这位就是我们总裁。”说完借着去拿颜俏的衣服离开了这个危险区域。
      
      门缓缓关上,办公室一时只剩沈轻寒和杨姨两个人。
      
      杨姨跟沈轻寒问了声好便没再多话。从随身带的袋子里拿出软尺准备干活。
      
      干这行二十多年,各式各样的人见识不少。但是单凭坐在那里就让人心生畏惧的人真没遇见过。
      
      杨姨拿着软尺,站得不近不远,轻声问:“可以开始了吗,沈先生?”
      
      沈轻寒隔着宽大的办公桌冷眼看她,蓦地轻笑一声。
      
      “颜小姐呢?”小师姐三个字被他含在嘴里,转了一圈又咽了回去。他不知道颜俏的名字,但既然是传承人,姓颜是跑不了的。
      
      杨姨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实话实说:“颜俏去魔都巡店,短时间不会回来。”
      
      沈轻寒靠着皮椅椅背,手撑着下巴,神情所有所思。半晌,薄唇轻扯:“您回去吧,今天不量了。”
      
      杨姨一怔,“不量了?”
      
      他的语气不容反驳:“让司机送你回去。”
      
      杨姨想问那是不是要重新改时间。但人家说不量她也没法勉强,只好点点头收拾东西离开。
      
      司言柏进来的时候,看见沈轻寒老神在在坐在椅子里,手撑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量完了?”这也太快了,五分钟还不到。
      
      沈轻寒没理司言柏的问题,长眸瞟向他手里的黑色布袋,抬抬下巴,“什么东西?”
      
      “颜小姐的衣服。”司言柏尽量把话说得含蓄,“那天她把外套落在别墅客厅。”
      
      沈轻寒挑了挑眉,盯着看了几秒。他忽然站起身来,倚在办公桌边缘,好像真的有些困惑:“怎么你从来不把衣服落在别墅?”
      
      “因为我做事有条不紊。”话落,见沈轻寒嘴角嘲讽的笑,司言柏改口:“我又不像颜小姐那么着急。”
      
      沈轻寒一哂。
      
      所以,是有多急才会在大冷天把衣服忘了,而且宁可挨冻也不回来拿?
      
      他冷笑着对司言柏说:“衣服放下,你出去。”
      
      司言柏欲言又止,心想已经答应颜小姐今天要还回去的。但最终还是屈服于沈轻寒的淫威,将黑色布袋放到办公桌上,带上门出去。
      
      刚才见到颜家店铺的人后,沈轻寒心中莫名其妙冒出一个想法:那女人在明目张胆地躲他。
      
      她昨天急匆匆跑到二楼大概是因为听见了那小子的惨叫。现在加上这件落下的衣服,“在躲他”这种荒谬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沈轻寒挑了挑唇,将袋子里的衣服抖出来。
      
      一件卡其色的长款大衣,内里面料都非常舒适。后颈处没有标签,沈轻寒将袖口翻过来,看见了颜家店铺的标志。
      
      目光下移,一张白纸的边缘从衣服口袋露出来。沈轻寒微微弯腰,衣服内里淡淡的檀木香钻进鼻腔。他脊背一僵,又轻轻嗅了嗅,眼色渐渐加深。
      
      将衣服搭在臂弯,他把折叠的纸展开。看清了上面的内容,并且注意到日期是五天前。
      
      沈轻寒按下内线,没多久司言柏敲门进来。
      
      “去查查,这个费用是给谁缴的。”
      
      司言柏接过一瞧,是市三甲医院的缴费单。他点点头,“我明天安排人去查。”
      
      沈轻寒拿眼看他:“立刻去。”
      
      ☆
      
      司言柏办事效率一向高。在沈轻寒交代这件事后一个小时,就把事情摸透了。顺便,还连带着一些重要信息一起拿到手。
      
      但凡是沈轻寒要求的,不用交代他从来都会做得尽善尽美。
      
      办公室里,司言柏把信息完整地报告给沈轻寒。
      
      “住院的人是颜小姐的姑姑。因为前段时间从楼梯滚下来导致脚踝扭伤,正在治疗。”
      
      “你说她姑姑是个老赌棍?”
      
      司言柏点头:“嗜赌成性。如果不是颜小姐,她连住院的钱都没有。”
      
      干净修长的指尖轻点桌面,沉吟片刻,沈轻寒嘴角一掀,一双桃花眼里映出凉薄的笑意:“带点东西过去看看,就说是我的一点心意。”
      
      饶是司言柏也要摸不透这里面的意思了。
      
      “……这是?”
      
      沈轻寒意味不明:“让她快点回来,给我做衣服。”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沈总今天是心机boy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