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总裁的玩物

作者:槿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

      第二章
      
      沈轻寒脾气不好是出了名的,再加上周扬的叫声有点惨,颜俏脑海中第一反应就是出事了。
      
      她闭了闭眼,松开门把快速走向楼梯。路过沙发后又折回来,脱掉大衣将周扬的羽绒服套在身上。
      
      如果上辈子真的是她身上的味道刺激到了沈轻寒,现在颜俏只希望他的鼻子别像狗一样那么灵。
      
      羽绒服套在身上又肥又大,她拉上拉链,用围巾堵住领口,三步并两步跑向二楼。
      
      耀眼的水晶灯照亮狭长的走廊,厚实松软的地毯将脚步声吸收掉。颜俏长长喘了口气,待呼吸平稳抬步走向沈轻寒的房间。
      
      沈轻寒被车撞死前,经常在晚上带她回来这里吃饭。吃完饭有时候会看看电影下下棋,更多的时候是抱着她在卧室里耳鬓厮磨。
      
      沈轻寒对她做尽了强人所难的事,只差最后一步真要了她。
      
      颜俏最烦的就是被人强迫,而沈轻寒最喜欢强迫她。所以直到他死,她也没有对那男人产生出一丝感情。
      
      沈轻寒房间的门敞开着。颜俏走过去,看清里面的情况呼吸都下意识收敛住。
      
      沈轻寒背对光亮,面容隐在阴影里,深邃又凛冽。身上的白色衬衫扣子全开,隐约露出精壮的身躯。他眼色森寒,右手死死掐住周扬的脖颈。
      
      周扬像个鹌鹑一样被提着脖子抵在墙上,瞪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国际象棋的棋子散了一地,棋盘倒扣在桌脚边,敞着门的浴室里还在哗哗流着水。
      
      几乎是一瞬间颜俏就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眼皮不受控制一跳,心想周扬动哪不好,偏偏去动这一盘未下完的棋。
      
      周扬看到颜俏像见到了救星。从嗓子眼里挤出“师姐”两个字,委委屈屈,似带着哭音。
      
      这样一喊,沈轻寒的视线也转了过来。狭长的眼睛带着凉意落在颜俏身上。
      
      “师姐?”尾音上扬,说不出的嘲讽。
      
      颜俏顺了顺呼吸,稳住声音:“我是跟周扬一起过来给沈先生量尺寸的。”
      
      不用去看也知道他的目光有多凌厉。她没敢去直视,只淡淡瞥了一眼脸憋得通红的周扬,蹲下身将棋子一个个捡起来。
      
      两个“第一次见面”,沈轻寒都以这样残暴的形象开场,颜俏怕他真的一点都不冤枉。
      
      上一世,颜俏来这里的时候,他正把沈让往死里打。
      
      偌大的大厅里没有其他人,她心惊胆战地站在门口,想走又不敢,直到沈轻寒打够了才发现她。他眼中的戾气还没完全消退,唇畔却痞痞一扯:“看够了?”
      
      在颜俏表明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后,他跟没事人一样,还沾着血的手朝她一勾,“正好我打累了。”
      
      后来颜俏才知道沈让挨打是因为出言不逊侮辱沈轻寒的母亲。而沈轻寒散打格斗都很拿手,打断了沈让好几根骨头。
      
      这次的情况没有上次血腥,但更加让人打怵。因为得罪沈轻寒的人换成了他们。
      
      颜俏硬着头皮将棋子全部捡起来,捧在手里又一个一个摆到棋盘上。
      
      原本的一个残局,是沈轻寒母亲去世前跟他下棋留下的。颜俏会下国际象棋,前世也被他压着下过。她快速将黑白棋子分好,摆成了开局的模样。
      
      她知道沈轻寒的目光从她捡棋的时候就没有离开过。颜俏无声叹息,真是命中注定遇到一只狗,躲都躲不开。
      
      她起身,直接看向周扬,“还不道歉!”
      
      周扬完全不敢直视沈轻寒,垂着眼眸困难地挤出一句话:“对不……起……沈先生。”
      
      “呵。”沈轻寒没理周扬,看着颜俏唇边邪气一勾,“你让他五分钟内把棋局给我恢复了,这道歉我就收了。”
      
      周扬一听这摆明了难为人的话,脸色瞬间从猪肝色转成石灰色。他又不是过目不忘,怎么可能还原成一模一样。
      
      说到底周扬也才刚满二十岁,顿时眼圈就红了,“我……”
      
      “好。”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握紧,颜俏哑声说,“就按沈先生要求的做。”
      
      沈轻寒瞧出她极力保持淡定,桃花眼一弯,眼中却没什么笑意。手从周扬脖颈上移开,两步走到颜俏面前,拇指轻轻擦掉她额头上的汗。
      
      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促狭:“祝你好运,小师姐。”
      
      颜俏知道不能躲,硬生生受了这一下。忽略掉额头火烧火燎的感觉,她转头去喊周扬,“快点过来。”
      
      周扬不敢踌躇,三两步走到颜俏身边,手不自觉地拉了一下她的袖子。
      
      这个小动作让沈轻寒眯了眯眼睛。但两人只专注对付棋局,谁都没注意。
      
      周扬对着棋盘一筹莫展,而颜俏则是等着沈轻寒走远。手里的棋子已经被捂出汗,他终于动了。
      
      他从床头柜上拿起烟盒,慢条斯理地磕出一支。手中一根长杆火柴,呲一声火焰升腾,在低气压的房间里增添了一抹暖色。
      
      颜俏臃肿的身影被烟雾映得模模糊糊。她的身高在女人里算中规中矩,目测差不多有一米六五左右。腿很细,也直。一头短发乌黑亮泽,发尾刚好落在格子围巾上。
      
      侧脸线条完美又漂亮,纤长的睫毛上下轻扇时像两把小扇子。穿着一件不合身的羽绒服,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但只看脸,也能猜到身上应该是白皙嫩滑。
      
      沈轻寒咬着烟猛吸了一口,大剌剌坐在床边,看着那两人的背影。
      
      周扬对着一盘散沙的棋子完全没有头绪。他刚才进来的时候沈轻寒在浴室,等得无聊发现了这盘棋。只是对着比划比划,根本没想上手去碰。谁想浴室门忽然开了,背对着的他吓了一跳。转身的时候手不小心刮到棋盘,反应过来时棋子就散了一地。下一刻就被沈轻寒单手抵在了墙上。
      
      周扬咽了咽口水,轻声叫颜俏:“师姐……”
      
      “嘘。”颜俏将棋子塞进周扬手里,声音压得极低,“我说哪你放哪。”
      
      不听颜俏的,周扬自己也没主意。他偷偷回头看了一眼,沈轻寒正翘着腿,手里玩着火柴盒,好整以暇地望着这边。
      
      周扬手一抖,棋子掉到了地上。
      
      颜俏叹口气,只好往周扬身边靠过去。两人之间没留一丝空隙,刚好挡住沈轻寒的视线。颜俏用最快的速度还原棋盘。
      
      轻拿轻放,没发出一点声音。
      
      周扬看得傻眼,但似乎被颜俏的沉稳感染,不再像之前那么害怕。
      
      剩最后几个棋子的时候,颜俏有意放慢速度。这盘棋她陪沈轻寒下了无数遍,闭着眼睛都知道位置。全部还原可能会引起他的猜疑。
      
      但,猜疑总比栽他手里好。
      
      身后催命般的声音悠哉响起:“还有三十秒。”
      
      颜俏脊背一僵,继续把剩下的棋子放回原处。
      
      放好最后一个棋子,沈轻寒走了过来。他兜了眼眉目低垂的颜俏,视线转而落在棋盘上。
      
      目光停在上面良久。
      
      在沈轻寒沉默的时候,时间仿佛都凝滞下来。颜俏看着棋盘上那只骨节分明的手,一颗心微微提着。周扬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
      
      半晌,沈轻寒伸手拿起一颗棋子放到另一个位置。他淡淡睥睨颜俏,眼神意味不明,“这里错了。”
      
      颜俏瞳孔一缩。
      
      除非上一世和这一世的棋局不一样,不然沈轻寒就是故意耍诈。但知道也无可奈何,这里所有东西都是他的,他们无法证明对错。
      
      他懒洋洋问:“你说,怎么办?”
      
      “沈先生说错就错,我能怎么办?”
      
      这话说的平铺直叙听不出一丝委屈,却十分耐人寻味。
      
      沈轻寒手指勾住她脸颊旁的发丝,语气轻挑:“不如你求我试试?”
      
      颜俏知道这时候顺着他反而会让他索然无味,想也没想就开口:“求沈先生大事化小。”
      
      果然,沈轻寒眉眼冷淡下去。收回手,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颜俏背后的冷汗应声而落。
      
      ——
      
      坐上车,周扬才如大梦初醒。
      
      他怕沈轻寒不是因为他有权有势,而是他那个难以捉摸,阴晴不定的脾气。
      
      以前只是听说他不好惹,今天见识到了,发现真的不是传言。
      
      回过神,颜俏想起来自己还穿着周扬的衣服。将羽绒服脱下来后,她面色一僵。
      
      出来的匆忙,自己的大衣落在别墅的客厅里没有拿回来。
      
      她抿了抿唇,淡淡说:“开车吧。”
      
      那件衣服就算不要了她也不想再回去面对沈轻寒。
      
      周扬欲言又止,车开出去好一会儿才问:“师姐,你是怎么知道那个棋局的?”
      
      摆棋的时候他根本没插上话,每一个子都是颜俏摆回去的。
      
      颜俏静静望着前方被雪铺盖的道路,有气无力说:“你就当上辈子我和沈轻寒下过这盘棋吧。”
      
      周扬:“……”
      
      他劫后余生道:“那我看这辈子你还是躲开他好了。”
      
      “是要躲开。”
      
      上一世量完尺寸后,沈轻寒不定时会去店里。不说话也没其他动作,就只安静地看她做衣服。
      
      那时候颜俏还不知道后来自己会变成他的宠物,对他的到来没有那么反感。
      
      直到那次在酒店偶遇,沈轻寒看到她和秦恪一起后彻底爆发,将她掳到顶层。那之后她的生活完全被沈轻寒笼罩。
      
      颜俏回神,心里打起了算盘。
      
      惹不起就躲。只见了今天这一面,沈轻寒总不至于追她到天涯海角。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