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总裁的玩物

作者:槿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1

      剪刀的前端还沾着血痕,刺目又有些吓人。而沈轻寒手上的伤口很长,从虎口一直延伸到手腕。并且她刚才用足了力气,伤口应该也比较深。
      
      而真正让她害怕的是沈轻寒阴冷的脸色。
      
      他兜着颜俏,目光凛冽,“跟我耍什么脾气?”
      
      颜俏嗫嚅几秒,压着呼吸反问:“不想被你碰就是耍脾气?”
      
      她把剪刀扔到桌上,将轻颤的手收进袖口。脑中迅速运转,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沈轻寒的目光压迫感太重,让她头皮发麻。
      
      “不想被我碰?”他很轻地重复着她的话。
      
      沈轻寒越是生气就会表现得越是风轻云淡。颜俏强装镇定的心理瞬间就崩塌下来。她抿了抿唇,将椅子往沈轻寒的方向一推,拔腿就跑。
      
      然而沈轻寒的手脚要比想象中灵活得多。他踹开滑轮椅,长臂一伸,颜俏便被他扣着腰肢抵在冰冷的墙壁上。
      
      沈轻寒钳制住颜俏的双手,将整个人压在她身上。
      
      “你总是喜欢挑战我的耐心。”
      
      她睫毛轻颤,因为被高大的身躯压住,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现在最理智的做法就是软下声,跟沈轻寒好言好语道个歉。因为他最喜欢她温顺的模样。
      
      但新仇旧恨加在一起让颜俏心里极为不平衡,硬是憋住了这一口气。
      
      “我不喜欢跟你有关的任何事。”
      
      “呵。”他却只是凉凉一笑,用受伤的那只手捏住她的下巴,毫无预警地低下头咬住她细长的脖颈。
      
      这种咬不夹杂任何情·欲,就是在惩罚。对沈轻寒这种掌控欲强的人来说,一切他不爱听的颜俏都不能说。
      
      但颜俏被逼的犟脾气上来,就是不想服软。她脖子上吃痛,连哼都不哼一声,任由沈轻寒唱独角戏。
      
      沈轻寒嘴角挂着森寒的笑意,大手伸进衣摆窜到她光·滑的脊背上。
      
      他手掌上冰凉的温度激得颜俏一僵。她大惊,用尽全力去挣脱面前的男人。
      
      沈轻寒怒极反笑,粗粝的手指向上摸去,找到搭扣的位置指尖一捻,绷直的两根带子瞬间松掉。
      
      “放开我!”
      
      身后是坚硬的墙面,身前是他沉重的身体。颜俏根本无法挣脱开,只能胡乱挥动双手捶打他的后背。
      
      沈轻寒呼吸微乱,垂眸瞧见她泫然欲泣的模样,眼眸一动。嘴上更加肆无忌惮。
      
      胡乱挣扎间,颜俏尝到了些微的腥味。然后她了然,那是他的血。
      
      然而两个人的感觉是一个地狱一个天堂。
      
      柔软有弹性的肌肤在沈轻寒嘴里像是可口的甜点。味道太好,让人欲罢不能。嗜血的啃咬逐渐变成了绵密的亲吻。
      
      她带着哭腔的声音,细致嫩滑的肌肤都刺激着他的神经。沈轻寒喉结一动,手从颜俏的背后移到她身前,慢慢朝某个地方探去。
      
      颜俏察觉到他的意图,颤声大喊:“不要!”
      
      “我偏要呢?”他眼中充斥着满满的征服欲。
      
      颜俏的脖子因为他的啃咬而浮现红痕,衬着雪白的肌肤有种别样的诱惑。沈轻寒目光越来越沉,动作竟然变得轻柔起来。颜俏心里的不安也越来越大。她知道,这是沈轻寒动情的征兆。
      
      直到那只大手覆盖在那一处,颜俏紧绷的神经彻底断裂。
      
      泪水不受控制地涌出来,卷长的睫毛被打湿,脸颊上一片晶莹。这幅梨花带雨的模样,活生生是被欺负惨了。
      
      沈轻寒冷眼瞧着她低声抽泣,讥讽地捏了捏她的下巴,“最不值钱的就是眼泪。”
      
      颜俏吸了吸鼻子,一眨眼眼泪又落了下来。她抬手抹掉眼泪,轻轻喘了几口气。等情绪稍稍平稳,缓缓抓住沈轻寒的袖子。
      
      颜俏垂下眼眸,仿佛没察觉到沈轻寒僵硬的身体,哑着声音说:“我……给你上药好不好?”
      
      时间仿佛凝滞住。良久,头顶才传来男人沙哑的声音:“松开。”
      
      他没发现自己的小心思,颜俏心中松了一口气,她放开手,虚脱搬地靠在墙壁上。
      
      沈轻寒沉沉看了她几秒,手从衣服里抽出来,板着脸走出去。
      
      颜俏像滩烂泥,颓然坐进椅子里平缓情绪。
      
      上一世,沈轻寒在看到她和秦恪一起出现在酒店的时候也曾这样爆发过。那次更激烈,差一点就强上了她。而这一次简直是飞来横祸。一层阴影又加上另一层阴影。
      
      这样一想,连呼吸都带着气恼。坏心眼地觉得撞死沈轻寒那场车祸为什么不在她出现之前来。
      
      这样可以一了百了。
      
      沈轻寒拿着药箱走进来的时候,颜俏正在发呆。听见关门声连头都没抬。
      
      将药箱往她怀里一丢,沈轻寒淡淡开口:“上药。”
      
      颜俏垂着眼眸,挣扎半天起身走过去。
      
      冬天的阳光总能让人无限欢喜。光束穿透玻璃窗,金灿灿的光影斜铺到地上。颜俏和沈轻寒相对而立,刚好被光线分开。
      
      她站在明亮的那一块,美好而夺目。沈轻寒立在阴影里,阴郁且孤独。
      
      他抓着她的手腕,微一用力,她便到了自己的世界。
      
      阳光有什么好?那是最不能直视的东西。沈轻寒从不迁就人,所以颜俏只能跟他一起沉沦。
      
      他抱着人坐到沙发上。她绷着身子,仿佛坐在了炸.弹上面。
      
      沈轻寒看着她用酒精棉给伤口消毒,还哄小孩一样轻轻吹了几口气。
      
      因为哭过,她脸上透着淡淡绯红,唇上还残留着他的痕迹。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尤其能激起男人的兽性。
      
      沈轻寒抬指拂掉她睫毛上的泪珠,话里听不出什么情绪:“我说过,别惹我。”
      
      “沈轻寒。”颜俏轻轻抬头,乌黑水亮的眼睛望着他,仍有些惊魂未定,话音轻颤,“你放过我不行吗?”
      
      重活一次,她实在不想将精力都放在他身上。并且,她最怕的是有一天真的疲于应对了,她会败给沈轻寒的执念。
      
      温水煮青蛙很可怕。更何况他是一把烈火。
      
      沈轻寒垂眸看到颜俏耳根下方的点点红痕,眼色蓦地加深:“怎么放?”
      
      “……你去喜欢别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