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总裁的玩物

作者:槿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0

      第二天一早店里刚开门,司言柏就跟个讨债人一样站到了颜俏面前。
      
      他身高和沈轻寒相当,颀长的身型往面前一戳,也有不小的压迫感。
      
      颜俏淡淡瞥他一眼,继续交代周扬事情。
      
      司言柏将皮手套摘掉安静等待。直到周扬点着头走远,才噙着淡淡的笑意同颜俏打招呼:“早安颜小姐,我来接您去沈总那边。”
      
      颜俏用木尺扫平铺在工作台上的面料,问了个有点莫名其妙的问题:“司助理觉得我身上有特别的味道吗?”
      
      司言柏一顿,并未回答。只是说:“那边什么都有,你只要带上给沈先生做衣服用的料子就可以。”
      
      颜俏继续问:“为什么沈轻寒对这个味道这么执着?”
      
      活了二十五年,除了那个男人外从来没有人说她身上有特别的气味。对于这个问题,颜俏从上一世就始终不得而知。
      
      她天真地想过:找到原因,或许可以消除沈轻寒奇怪的执念。
      
      “颜小姐想知道什么,直接去问沈总比较好。”司言柏好心提醒,“你对他来说比较特别,也是第一个让他主动想留在身边的女人。”
      
      颜俏只想冷笑。
      
      这完全不是一件令人感到愉快的事好吗?骄傲个什么劲儿?
      
      眼看快要到时间,司言柏不得不明说:“颜小姐,时间差不多了。”
      
      他的温文尔雅跟和善的笑容让颜俏生出一丝希望,她抿了抿干涩的唇,低声同司言柏商量:“我有点不舒服……”
      
      “沈总说颜小姐如果不想自己去,他可以过来亲自接你。”
      
      “……”
      
      她深吸一口气,面色冷然地穿上大衣。回身指着工作台上的一捆料子,沉声道:“你拿吧。”
      
      司言柏轻松将布料捧在手里。颜俏拉开门,换上一副讥诮的表情,“司助理肯定对一个词特别了解吧。”
      
      “什么词?”
      
      “衣、冠、禽、兽。”
      
      “这……”司言柏轻咳一声,竭力压住上扬的嘴角,“以后颜小姐肯定要比我体会深刻。”
      
      颜俏:“……”敲里们吗!
      
      二十分钟后,奔驰车开进沈氏大楼的地下停车场。接着颜俏被带进总裁专用电梯。
      
      上一世,沈轻寒从来没有带她来过这里。去的最多的就是他的私人别墅。
      
      颜俏望着明亮的钢化门,总觉得跟前世比,哪里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电梯很快在六十五楼停下,司言柏十分有礼数地挡住电梯门,出声示意:“颜小姐,到了。”
      
      走廊里灯光明亮,一尘不染的大理石墙面将灯光折射得璀璨耀眼。地面铺着上好的羊绒地毯,踩上去柔软细腻,听不到一丝脚步声。
      
      低调庄重的深红色大门在走廊尽头。到了跟前,她好像脚步生根,怎么也迈不进去。
      
      “总裁在开会,颜小姐有其他要求可以直接联系秘书室。”
      
      司言柏立在门口,静静等着颜俏进去。
      
      熬不过眼神轰炸,她走进了这个危险区域。
      
      “这里的任何东西都属于您,颜小姐请便。”
      
      颜俏站在办公室中央,被凭空而出的“工作室”震惊到说不出话。
      
      距沈轻寒提出要求不到十二小时,原本宽大的办公室已经重新“装修”过。透明玻璃门将整个空间一分为二,隔出了一个单独的区域。
      
      颜俏走近,电动门自动打开。她脚步停了一瞬,走到隔间里面。
      
      二十来平方的空间摆满了做衣服要用到的工具。工作台、缝纫机以及各种颜色的线。专业程度一点不输店铺的操作间。
      
      再往里,还有一个小套房。门敞着,可以看到摆放着舒适的床,酒吧台和巨大的屏幕投影。
      
      东西齐全到无法想象。
      
      回身看到关闭的电动门,颜俏心里忽然涌上一阵慌乱。有种再也逃不出去的诡异感。
      
      敲门声将她的注意力引过去。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走进办公室,脸上妆容精致,穿着一套精良的象牙白OL套装,长发利落盘起。
      
      她将手里的文件夹放到办公桌上,转身时,看到了站在玻璃门后的颜俏。目光从她白皙精致的面容滑过,等对上那双晶莹水润的眼眸时,眼底情绪微微一沉。
      
      昨天就听闻这个房间里会多出一个女人,现在看见真人,才确定不是传言。
      
      韩柠将文件夹放在身侧,踩着八厘米高跟鞋走进隔间。那高傲的姿态像一只睥睨丑小鸭的白天鹅。
      
      “她就是颜家那个裁缝?”
      
      司言柏从隔间走出来,淡声纠正:“颜小姐是颜家店铺的老板。”
      
      韩柠目光含着挑剔,将颜俏从头到脚打量一翻。叠起双臂,下巴微微抬起。
      
      “架子还挺大,竟然弄了一个单独的隔间。大总裁还真是有闲心。”
      
      沈轻寒名声在外,主动扑上来的女人数不过来。韩柠十六岁就认识他,对这种事自是不少见。
      
      结果都是无一例外。
      
      她牵起嘴角,看着颜俏的眼神立时变得轻蔑。
      
      颜俏轻轻拧起眉头。她不认识眼前的女人,却觉得她的声音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一起出去吧,颜小姐还要做事。”司言柏率先走向门口。
      
      韩柠朝她的方向乜了一眼,嘴角弯起个讥讽的弧度,扭着细腰跟了上去。
      
      说话声顺着还未合拢的门缝传进来——
      
      “沈轻寒也是心大,让她在这里做衣服,就不怕有什么机密泄漏出去。谁知道手脚干不干净……”
      ——
      会议室。
      
      气氛凝滞,偶尔响起翻阅报告的声响。
      
      沈让西装革履坐在桌边,懒洋洋点着前面的文件,“财务部统计了去年一整年的情况。单单一年,公司就损失了五十多个亿。”他幸灾乐祸地望着沈轻寒,“今年的项目看来沈总要适当缩减了。”
      
      “实在不行就引入外部资金嘛。”张静柔摸着新做的手指甲,适时插话进来,“美国一家金控公司对于跟我们合作非常有兴趣。既然总裁带我们赚不到钱,可以多一个选择啊。”
      
      说完,意味深长地跟沈让对视一眼。
      
      其他股东也交头接耳地小声议论。沈轻寒抬手,司言柏立刻将一个文件夹递过去。他漫不经心看了一眼,薄唇轻扯:“只建度假岛就亏损了三十几个亿,没记错这个项目是你负责的?”
      
      沈让脸色一变,“这明明是你提出来的!”
      
      这个话一出,各个股东脸色也跟着微妙起来。
      
      “我们可不看是谁提议的,但盈亏肯定是要执行人来负责!”
      
      这个说法引得张静柔不乐意了,她冷冷哼到:“王经理这话说的,是不是以后的项目都不要沈总同意啊!”
      
      沈轻寒嗤笑,顺势而上,“就按刚才提出的,今年缩减沈经理手上的项目。”
      
      “凭什么!”
      
      “凭我说了算。”他将报告扔到沈让面前,锐利的视线扫视一圈,用不容反驳的语气说,“以后沈经理和张经理手里的任何项目必须经过董事会审核。私自决议后果自负。”
      
      张静柔顿时怒火中烧:“沈轻寒你别欺人太甚!”
      
      沈轻寒起身,修长的手指慢条斯理将纽扣系上。没再多看一眼阔步离开。
      
      会议室里几位股东接二连三走出去。张静柔气急败坏地发飙,“那贱种绝对是故意的!他想架空我和阿让的权利!爸,就任他这样欺负我们?阿让可是您亲外孙!”
      
      坐在她右手边的老人倒是淡定。他拍拍张静柔手背,镇定地说:“你继续和金控公司联系。如果继续维持这种亏损状况,沈轻寒迟早要让位。”
      
      张静柔听出这话里的引申意思,像吃了颗定心丸。她咬着牙,恨恨到:“早晚有一天把他赶出沈家!”
      
      从会议室出来,沈让一改刚才的剑拔弩张,手插着口袋走在沈轻寒身边,暧昧地说着不干不净的话:“听说你弄了个小美人放进办公室。要不要一起玩玩?反正我们有那么多共同的东西。”
      
      沈轻寒停下脚步,冷冷看着他。良久,很轻地笑了一声:“你放心,很快就没有了。”
      
      电梯门缓缓关闭,司言柏一脸严肃地幸灾乐祸:“再来两次他们要坐不住了。”
      
      “司助理现在可以多看看他们。”
      
      “为什么?”
      
      钢化门打开,沈轻寒抬步走出去,“以后想看也看不到。”
      
      司言柏摸摸鼻子。
      
      他并不想看好吗!谁闲的没事爱辣眼睛。
      
      走到办公室门前,沈轻寒凉凉看他一眼。就这一眼,逼得司言柏退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隔间里,颜俏正低头画纸样。太过投入,完全没注意到有人进来。
      
      这样静谧的场景竟让沈轻寒产生一股熟悉感。好像以前他看过这种画面无数次。
      
      冷硬的心奇妙地感受到几分柔软。
      
      他薄唇微扬,走过去摸上那张软滑细腻的脸。
      
      颜俏脸色一沉,一把将他挥开。却没想到手中锋利的剪刀划破了他的手掌,血顺着细长的伤口冒了出来。
      
      时间凝滞几秒,沈轻寒看着自己的手,长眸微微眯了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沈总把人叼回自己窝,以后的日子就处于“天天看得见但是吃不到”的折磨中。
    沈轻寒:“闻得到就行。”
    颜俏:变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